|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69章 魔鬼的新衣
  作者写作不易, 请支持正版。  是叶迎之,他还是找来了。

  迟筵仿佛还能听到他的轻笑声, 感受到他冰凉的吐息。

  唐光远的手渐渐无力地垂下, 进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只有眼睛还一直看向迟筵的方向。

  迟筵再也看不下去, 目睹一个人因为他而生命流失偏偏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感觉逼得他几乎要频临崩溃。他强自支撑着,凭着感觉转向旁边看不见的“人”, 甚至伸出手试图去拉他的手, 就像以前在家里叶迎之生气时他故意示好时一样。

  他原以为自己只会碰到一团空气,什么也抓不住,却碰到了触感冰凉的身体。

  他让他看不见他, 却让他碰得见他。

  迟筵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他想起了方才对方那句如叹息般的话——

  “为什么不回家,我等了你一晚上……”

  唐老爷子的生机依然在迅速地流逝,只有一丝气息尚且支撑着他, 使他看起来犹如垂死挣扎之人。

  迟筵别过了眼不敢再看, 却缓缓地靠近了自己身边的“人”, 像从前撒娇认错般摸索着抱住了叶迎之的腰,把自己的身体靠过去,紧紧贴近对方。

  姿态亲密无间,泪水在不知不觉间却已经糊了满脸——有惊、有惧、有恐、有忧, 完全是人在面对极限状况时的本能反应。

  他抱紧了叶迎之,哽咽地央求着:“迎之,你放了他吧,求求你放了他好不好……所有的错都是我铸下的, 不要再连累别人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迎之,求求你……”

  他已经语无伦次,大脑完全反应不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只是一味地不住地求着,攀着对方努力用尚且沾着泪的唇不住去亲吻对方冰冷的脖颈和面颊,到最后已经连不成完整的语句,只有嘴里小声喃喃喊着对方的名字,反复哽咽地说着“迎之”“求你”“回家”。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神经极度绷紧的情况下对时间的感知已经模糊。他感觉到身边的“人”终于动了一下,勒住唐光远脖颈上的无形的绳索仿佛被突然放开了。

  唐光远瘫坐在地上,顿时如破风箱一样不停咳嗽喘息起来。

  随即迟筵感受到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那人微俯下身偏着头亲吻他的耳垂,声音低沉:“说话算数,我在家等着你。”

  然后那只手放开了,一切骤然间又都回归了平静。迟筵脱力地茫然四顾,只有耳畔和腰间还能依稀感受到隐隐的凉意。

  和他无声无息突然出现差点夺走一个人的性命一样,叶迎之又消失了。

  迟筵连忙赶到唐老爷子身边扶他坐好,帮他捶着后背助他喘匀气。过了许久唐光远才缓过来,他扶着迟筵的胳膊缓缓站起来,试了试,依然说不出话,只能用手势示意他扶自己回卧室。

  唐光远卧室床头上安有座机,旁边还有一个电话薄。他自己翻开写着桂姐电话的一页,示意迟筵打电话叫她过来,然后向迟筵摆摆手,露出一个悲哀自责的表情,嘶哑道:“你……走吧。”

  迟筵点了点头。

  老爷子继续竭力从喉咙里挤出声音道:“对不……起,暂时……帮不了……”

  迟筵连忙止住他:“您不要说话了。是我对不起您,连累您遭此大难。”

  唐光远摆了摆手,没说话。

  迟筵等到桂姐来才向唐光远告别。他此时看起来非常镇定,似乎之前慌乱无措前来求助的人并不是他。

  他道:“多谢您帮我这回。我已经想清楚了,本来就是我不问而取叶迎之骨灰在先,不问而取是为贼,何况我偷的还是象征人家肉身的骨灰。是我欠他在先,这次回去,他让我怎么还,我就把该还的都还回去。天理轮回便是如此,也不劳您费心了。”

  他勉强微微笑了笑,又向唐光远鞠了一躬以表歉意。

  最坏不过身债命偿罢了。他想着,垂下了眼睛。

  唐光远喘着气,看着迟筵向自己再三道谢道别离开,最终一个字没说。

  迟筵从别墅里出来已经将近十一点了,这地方比较偏,只偶尔有开回来的私家车,连出租都见不到。他也没有带手机,估摸着时间疾走几步,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

  快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辆公交停在那里,这里的车都能回到家附近,迟筵也没有细看,赶紧小跑两步投币上了车。

  司机一直目视前方,对于他上车也没有反应,车上很空,除了他之外只有三四位乘客,分散地坐在各处。迟筵扫视了一遍,向车尾处的座位走去。

  末班车等的时间稍长一些,他坐下两分钟后车才摇摇晃晃地开了起来。迟筵呆呆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街景出神。他不知道回家之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跑不走,躲不掉。

  叶迎之已经通过今天的事让他看得很清楚了,唐老对他毫无反抗之力,甚至差点搭上一条命。他从小拜见过的那些和尚道士连护佑他不受那些普通鬼怪的伤害都勉强,更何况对付能震慑诸邪的叶迎之?

  他一直心事重重精神恍惚,手边也没有手表手机等可以看时间的工具,只知道车一直在开,窗外始终黑漆漆的,似乎还没有离开这附近,却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突然之间醒过神后才发觉不对——这可是公交车,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都没到要停靠的下一站?一直没人要上车也没人要下车?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就警觉起来,暂时按捺下心中对家中叶迎之的忧惧之情,暗暗留心起车内里。

  他在心中默默数着,不疾不徐地数了三百下,车还是匀速向前行驶着,没有拐弯,没有变道,没有颠簸,好像这一条路上只有他们一辆车在行驶。甚至窗外的景色都没有变,依然是黑漆漆雾蒙蒙的,远处隐约亮着不知哪里来的苍白冷淡的光——迟筵之前一直以为那是市区方向的亮光。

  迟筵捏起了拳,注意去看前排的那几个乘客。他上车时心中装着事又着急,并没有注意这几个人,那种恍惚中略过种种异常的状态竟和之前被叶迎之迷了心窍时类似,此时才一股脑发现不对。

  他前面还有四位乘客,加上司机一共五人,全部穿着深色的长袖衣服,沉默地直挺挺坐着,动也不动,并不像一般公交车上大多数人都低头看手机。

  车顶的白炽灯光惨白惨白的,在灯光照耀下,他们全部没有影子。

  迟筵将名片装回兜里,把地址输入手机开始按照导航规划的路线行驶。

  苏民市前几年也大搞城市建设,城区扩大了许多,虽然比起临近世明市还差了不少,但也是今非昔比。迟筵小时候和外公外婆生活在老城区这边,对新区也不熟悉,开车走了一个半小时才找到名片上的地址——是一片近两年新建的别墅区。

  迟筵在门口登记过后开着车又在小区里绕了十分钟才找到名片上写着的那一栋,他有些惴惴不安地上前按门铃,开门的却不是昨天碰到的老爷子,而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

  迟筵拿出了名片,给对方看:“我找这位唐光远老先生,他昨天给我的名片。”

  妇人点点头,把迟筵让进门,对里面人道:“唐先生,是您的客人。”

  迟筵进门果然看见沙发上坐着昨天那位老爷子,还穿着相同款式的衣服,正架着老花镜看报纸。看到迟筵进来后他把报纸和眼镜都放下,站起来笑道:“我就猜到你会来。”

  两人落座,先前那位妇人沏好茶端上来,唐老爷子偏头对她道:“桂姐,今天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明天周日也放你假不用过来。”

  桂姐应了一声,很快收拾东西离开了。

  迟筵环视了一下四周摆设布局:“您住在这里?”他是很诧异苏民市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位高人而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

  唐光远摆摆手:“我这次来也是受人所托处理一件事情,朋友的房子,常年不住,正好借我住两天,没想到正好碰上你这桩事。”

  迟筵想起昨天老人着急的样子和那句“救人”,问道:“您的事情办完了吗?”

  唐光远点点头:“还要多谢小兄弟你帮忙,有惊无险。”

  解决了就好,毕竟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迟筵也不好多问。他满怀心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端起茶默默喝了一口,这才感觉到喉头干热——方才一路心急火燎开车前来,甚至无暇也记不得喝一口水。

  唐光远主动问询道:“我猜的不错,小兄弟昨天有了我的清心符,应该已经看破那东西了,才会来找我。”

  迟筵点点头,虽然早猜到昨天神智突然恢复清明肯定是因为这位老先生,但此时才醒悟过来原来他是趁自己不知不觉的时候塞了张清心符给自己。

  唐老爷子伸出手点点他胸前的小瓷瓶:“这瓶里装的就是那位的骨灰吧?”

  迟筵点点头,按照对方的吩咐把瓷瓶摘了下来。只见唐光远又取出两张符纸,一里一外将那瓷瓶卷裹了起来,放在一边。

  迟筵趁此时将自己从小体虚,张道长建议自己将叶迎之骨灰戴在身上、牌位供在家里等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他不傻,之前自己鬼迷心窍那么久都没人发觉,只有眼前这位老爷子看出了端倪,根据多年的经验他也能看出这位唐老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现下能救自己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唐光远听完痛心疾首地一拍大腿:“糊涂!怎么能指点给人这样的法子!他这是只学了皮毛,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啊!想也知道,那人生时就俱恶鬼之相,死后将其骨灰戴在身边,再日夜供奉牌位,怎么可能不招致恶果?”

  当初西青山那刘道长也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迟筵并未采信,事到如今却是后悔也晚了。

  唐光远问他:“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准备怎么做?”

  “怎么想……”迟筵苦笑一下,“当然是想送这位离开,只是不知道您可有什么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我老公叫陈信宏、虾仁乌冬喵、地瓜酱、ltx、铃铃铃铃铃铃铃、临渊、ari、一只小琵琶、想坐戎南suv豪华车、小趴、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奶迟今天吓到老叶了吗、爱凡凡、泪璑心、贺新郎、零0lin、少女糊姑娘们的地雷,明媚女王受、okita、青宇姑娘们的两个地雷,九言的诗姑娘的三个地雷,把奶迟抱在怀里姑娘的五个地雷,焦糖米布丁、奶仓妹姑娘的手榴弹,故事从这里开始姑娘的两个手榴弹和一朵蘑菇姑娘的火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