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63章 盲拍
  其实叶迎之还考虑过一种方法, 就是自己直接和迟筵换抽到的签,他和健壮男子一同去一层, 让迟筵留在相对安全的二层, 等他想办法脱身后再回来找迟筵。但他最终还是不放心让迟筵离开自己视线范围之内,所以选择了换另一个人手中的签, 陪他一起去一层。

  亚伦并不在意究竟是那两个人随同他去一楼,对于他而言, 只要能带两个人类下去就算完成任务, 见迟筵和叶迎之两人准备妥当便示意他们跟上,当先向一层走去。

  而健壮男子尚处于震惊之中,他愣在原位, 呆看着叶迎之的动作,一时失了反应。

  其实他也并不是完全失去反应能力,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打心眼里, 他当然是希望能有人替他挡掉这一劫, 能让他多活一些时候, 但任由叶迎之换取纸条又让他生出一种“让别人替他去死”的负疚感,令他觉得不安。两相交织之下的矛盾心情令他做不出反应,只自欺欺人地看着两人离开,捏着手中的空白字条, 心中滋味难明。

  迟筵没有穿鞋,幸好剧场内处处铺着厚厚的紫色地毯,光脚踩在上面还很舒服。一层第五排中间一大列座位靠左的地方果然空着两个座位,这两个座位原本坐着剧场工作人员, 等到旅行团选出人类后他们就会离开,把座位空出来。此时是中场休息时间,周围很多座位的主人都不在,也有一些恶魔留在座位上,但他们或者和身边的恶魔攀谈着,或者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过分留意这两个人类的到来。

  迟筵坐下后叶迎之从背包中拿出一块白色手帕,轻轻抬起迟筵的脚给他擦干净,嘱咐道:“别再弄脏了。”

  “……你为什么要脱我的鞋?”迟筵小声问道。

  叶迎之却避开了这个问题,只是低声回道:“等下走的时候我抱你离开。”

  这时候演出即将开始,恶魔们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坐在前四排的上位恶魔们几乎全都得到消息——第五排的座位上坐着两名人类,这两名人类将采取盲拍的方式出售。

  劳伦斯今天准备演奏七组曲目,所以中间设有两次中场休息,他们可以提前在一张单子上写好自己想吃的部位和愿意出的价格,在第二次中场休息时将自己的单子交给剧场内的工作人员。最终出价最高的人将获得他想要的部位,而没有恶魔买的部分则会在演出结束后面对参加演出的全体恶魔出售。

  一般而言,灵魂的价格是最高的。就其他部分而言不同的恶魔爱吃的部分也不同,有的恶魔偏好内脏,有的恶魔偏好精瘦紧实的,有的恶魔则偏好肥美的。如果出现一个特别诱人的人类,恶魔们还会愿意出高价来对这个人类整人进行竞拍。

  场内的灯光暗了下去,舞台上的灯光亮了起来,坐在前排的上位恶魔纷纷向第五排的观众打量着,试图找到他们中的人类,再寻思一下哪部分会比较好吃,要出多少钱和其他恶魔竞争。

  在众多恶魔之中,没有魔角、没有骨翼也没有尾巴的人类很容易直接通过外表被认出来,坐在第五排最中央的迟筵和叶迎之实在是非常明显,但这一次恶魔们心中却不免生出了几分疑惑——因为其中一个人类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更确切地说,两个人类的表现都和他们以前看见的人类不一样。

  坐在左面的人类穿着黑色的斗篷,一直面色平静地看着舞台的方向,仿佛真的是来欣赏一场演出,嘴角甚至挂着淡淡的笑意;右面的人类同样裹着一件同款黑色斗篷,脸上盈着难以掩饰的畏惧——畏惧,却无处逃脱,只能被迫承受,这样恐惧的神情是恶魔们在人类脸上常见的,只是这名人类显然不是畏惧于自己接下来的被分食的命运,而是畏惧着他左面的那名人类。

  剧场内灯光很暗,但恶魔们的五感都十分灵敏,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自如视物。借着舞台上的灯光,他们可以隐约看到左面那名人类虽然看似认真专注地看着舞台的方向,实际上他的手已经隐入了右侧人类身上的黑色斗篷之中,右侧人类脸上的隐忍和无措显而易见,他向左侧偏着身子,微微垂着头,黑色明亮的眼睛却向上抬着,眼眶发红,蒙着一层水光仰望着面前的人类,似乎是在向对方小声恳求着什么。黑色斗篷之下,隐隐露出他因紧张而绷紧的粉白色脚趾,一看即知他之前一定被人保护着养得很好。

  劳伦斯还没出场,坐在第二排的恶魔贵族忍不住向一旁的友人喃喃道:“好奇怪,这两个人类……好奇怪。”

  “我也这样想,”他的友人蹙了蹙眉,忍不住又向后看了一眼,“要是说左边那个人类其实是个恶魔,我倒觉得他们这相处模式很正常。”

  “你说得对!”恶魔贵族原本就是觉得奇怪,却说不上究竟哪里奇怪,被友人这么一提点就想起来了,“他们那个样子,就像是恶魔在恶劣地玩弄自己的人类小点心,玩够了再一口吃掉。你看那个人类那害怕又可怜又不敢反抗的模样,像不像在祈求恶魔不要吃掉自己?”

  坐在第一排的莫纳原本并没有注意第五排的人类的情况,听见身后两个恶魔的交谈才有些好奇地回过头去。

  他是劳伦斯的王宫总管,已经跟在劳伦斯身边几百年了,曾陪同劳伦斯和特苏尔及艾默尔商谈联合统治事宜,在地狱君主的身旁亲历了地狱联合统治局面的建立及第三次天堂地狱之战,欧亚维斯的上位恶魔和恶魔贵族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更没谁敢对他不敬——所有恶魔都知道他对劳伦斯忠心耿耿,很多时候,他的意思其实就代表劳伦斯的意思。他虽然没有贵族头衔,本身也不是力量强大的上位恶魔,但劳伦斯信任他,委任他打理王庭内的一切事宜,这份信任就代表了他在欧亚维斯非同一般的地位。

  而这回头一看,莫纳便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里坐着的那个人类模样的人,是……艾默尔陛下?艾默尔陛下已经有七八年不在地狱公开场合露面了,据说在他自己的领地上都很少看见他的身影,又怎么会突然不打招呼出现在欧亚维斯?他身边那个人类又和他是什么关系?

  莫纳能够在地狱众多普通恶魔中脱颖而出,成为劳伦斯有力的左膀右臂,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在第三次天堂地狱之战中,同样的险恶环境之下,比他强大十倍的上位恶魔都难以生还,莫纳却总可以凭借自己的冷静、细心、果敢、过人的洞察力和灵活的头脑一次次逃出生天,为地狱一方立下汗马功劳。

  这一次他也注意到了,旁边那个人类对于艾默尔陛下的意义恐怕并不一般。不要说以前从未有人见过艾默尔陛下同任何一个人类或恶魔如此亲密过,单看眼前的情景也可以很容易发现这一点,艾默尔陛下一直状似专注地看着舞台,把被欺负得可怜兮兮的人类晾在一旁,但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其实地狱统治者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这个人类的身上。

  莫纳倒是对地狱君主这副人类模样丝毫不感到吃惊。即使是在从前,艾默尔陛下在非正式场合也总是喜欢以一副人类的模样示人。传闻中他总喜欢通过地狱独一无二的迷途泉注视人间的景象,劳伦斯陛下和特苏尔陛下在私下喝酒闲聊的时候都笃定地认定艾默尔一定是被某个人类迷去了心神,并打赌看这位总是冷静禁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地狱大恶魔要过多久才会受不了,忍不住把他的人类小宝贝掳到地狱关起来。这些事情莫纳只敢听一听,他自己却不敢妄议有关地狱君主的事情。

  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劳伦斯陛下和特苏尔陛下私下喝酒时说的那些话很有可能的确是真的。至少莫纳从前从未见过艾默尔陛下这副开心而恶劣地欺负人的样子,以前的艾默尔陛下就像是地狱最高的西翠蓝雪山上永不融化的冰雪,高不可攀,难以接近,没有一般恶魔那样强烈的**,也缺乏正常的情感。在地狱三方还处于敌对的时候,劳伦斯陛下就骂过他“长着一张天堂才有的死人脸”。

  想到这里,莫纳突然发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不放心地又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来回看了两遍坐在第五排的观众——没错,除了艾默尔陛下和被他逗弄着的人类,整个第五排都再没有看上去像是人类的人了。

  他当然也知道剧院那个盲拍人类的活动。因而突然感到了一丝绝望。

  但愿这帮蠢货不要蠢到去竞拍艾默尔陛下带着的那个人类,更不要蠢到去竞拍艾默尔陛下——他简直分不清这两种做法哪种更蠢哪种更惨一些。

  舞台上,他的劳伦斯陛下又再次全身心地沉浸在了音乐演奏之中,这个时候肯定不能指望劳伦斯陛下还有闲情逸致向台下看一眼,发现艾默尔陛下的存在。

  莫纳当下下了决定。他悄悄地离开座位,亲自找到血色黄昏剧院的负责经理道:“紧急情况,今天有关于人类的活动全部取消,必须确保所有人类都安全离开剧院。”

  他可不希望有任何恶魔不开眼到在欧亚维斯找艾默尔陛下的麻烦,不过现下看来他能做的也不多,他不能派人跟踪艾默尔陛下把那些以为地狱君主是普通人类就上去找麻烦的愚蠢恶魔拦下来,但至少要保证陛下带着他的人类安全离开血色黄昏剧院。

  在不知道艾默尔陛下的意图之前,他可不敢自作主张地暴露另一位地狱君主扮成人类来到欧亚维斯的消息。

  不过这件事还是得马上通知劳伦斯陛下。第二次中场休息的时候,莫纳赶快来到后台告知他的劳伦斯陛下在一层观众席上看到艾默尔陛下的事。

  相较于艾默尔突然出现,劳伦斯反而更关注艾默尔身边带了一个人类情人这个消息。

  在莫纳的指点下,他兴致勃勃地从在后台暗中向观众席的位置打量,露出了一个戏谑的微笑:“这就是艾默尔一直从迷途泉看着的那个人类吗?他终于忍不住把人抢到地狱来了?我就说艾默尔这个家伙一直禁欲地不像个恶魔,现在看来他那个人类小宝贝可惨。不过艾默尔这家伙空长了一副欺骗性的外表,根本不懂得该怎么追求讨好人,你看看他把他的小甜心吓的,我猜人类根本不知道他在地狱看了多久忍了多久,现在完全就是被艾默尔强迫的。”

  说话间,劳伦斯已经瞬间在脑中自动补全了一个“地狱大恶魔、地狱统治者之一如何利用自身的权势和力量恐吓逼迫他看上的人类小宝贝跟在他身边讨好他侍候他,但得到了人类的人却得不到人类的心,忍了多年又求而不得的恶魔君主无望之下只能继续用各种方式占有爱人的人”的香/艳虐恋故事。

  而台下的恶魔们也在此时得到了本场的人类盲拍活动突然取消的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ltx、愚者、ieiks、小趴、ya、一朵蘑菇、宅繁脑洞大如天、安琪莉可柯蕾特、丹穴鸟、妃妃、阿烬、okita、沙沙沙茶酱、生气吃葡萄、糖心梨子、泪璑心、黑糖麦子、好书就爱看姑娘们的地雷,只途径了盛开、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两个地雷,小五姑娘的三个地雷和深水鱼雷~

  《邪祟》会准备出个人志,现在微博上正在做印量调查,我微博晋江_大圆子就可以看到,想收实体的姑娘可以关注下。现在工作室还在筹备阶段,不确定具体什么时候能出预售,我估计至少得等到□□月。个志会增加一个独家番外,古代背景,简单剧透下:鬼帝王娇妻叶三vs迂腐书生半狐妖血统小迟。小迟亲娘是狐妖,因为人妖相恋有违天道所以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小迟亲爹娶了继室后开始冷落他。小迟发奋用功读书,赶考路上在山间一豪宅借宿,被迫娶了鬼叶三做夫人;后上京赶考高中,在朝中被人刁难,竟发现自家鬼娘子是当朝摄政王,而自己拥有一半狐妖血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