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62章 血色黄昏剧院
  不得不说, 亚伦的确是一位称职的导游,在来到血色黄昏剧院之前便已将本场演出的情况介绍给他们, 哪怕他也清楚对于车上的许多成员而言, 这可能会是他们这辈子看的最后一场演出。

  “劳伦斯陛下酷爱音乐,人类很多音乐家在去世之后都会被他特意邀请到地狱来做客, 投其所好地为他们提供人间罕见的珍馐美食,为他们举办各种演出。比如人类中的著名作曲家舒伯特只活了三十一岁, 在去世后就被劳伦斯陛下邀请到自己的宫殿之中, 在那里逗留了五十年,又留下了许多优秀的乐曲篇章。所以来到地狱,来到欧亚维斯, 大家很有可能听到这些艺术大师遗留给地狱的,人间闻所未闻的音乐杰作。我为什么要提起舒伯特呢?因为根据小道消息,今天劳伦斯陛下的开场曲就是舒伯特在地狱时所作的两首即兴曲, 陛下一直钟爱它们。”

  “这里还有一个逸闻趣事, 可以印证劳伦斯陛下对音乐的痴迷和狂热。众所周知, 在地狱联合统治的局面正式形成之前,地狱现今的三位统治者尚处于敌对状态,彼此提防试探。有一次因为天堂作乱的缘故,劳伦斯陛下和特苏尔陛下一起去地狱东部拜访艾默尔陛下, 希望与之商议暂时停战协议,在艾默尔陛下的宫殿之中,本来在会客厅等待的劳伦斯陛下听到了极其震撼人心的琴声,他便按捺不住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结果发现两扇紧闭的白色大门,琴声就是从大门里面传出来的,劳伦斯陛下不敢打扰里面人的演奏,就这样站着门外等着听完,等到琴声结束后才问王宫中的仆从里面弹琴的人是谁,结果得到答复说那就是艾默尔陛下本人。”

  “特苏尔陛下听说艾默尔陛下把他们晾在会客室里,本人却在不紧不慢地弹琴,感到非常气愤。作为他的老对头对他脾气一清二楚的劳伦斯陛下回到会客厅后却劝慰他说‘我仿佛从艾默尔的琴声中听到了天堂坠落,地狱毁灭;听到了一个又一个世界消失破灭不见,又有无数新生的世界在破灭中诞生。即使还没有和对方会面,我也能通过琴声猜到他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恶魔。现在天堂虎视眈眈,我认为我们应该暂且搁置争议,联合起来。’就这样,在此之后三方便商议着达成了地狱联合统治的协定,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而就在地狱联合统治的局面达成百年之后,果然很快就爆发了第三次天堂地狱之战。因为地狱已经形成稳定统一的局面,所以天堂没能讨到什么好处,很快就铩羽而归。是以一直到今天地狱都流传着是艾默尔陛下的琴声加快了地狱统一进程的故事。艾默尔陛下也被劳伦斯陛下奉为自己最敬佩的音乐家之一,不过艾默尔陛下一直比较低调,很少公开露面,也不会像劳伦斯陛下这样定期开公开演奏会,所以真正听过艾默尔陛下的琴声的人实在是寥寥可数。”

  在亚伦滔滔不绝的讲述之中,车厢很快抵达地狱的第一站——劳伦斯治下的首府欧亚维斯。

  作为地狱的三大首府之一,又有地狱艺术明珠之称的欧亚维斯堪称真正纸醉金迷的不夜城,只要你有资本,在这里可以不间断地享受到各种不同花样的乐子。翡纳河穿城而过,河岸边最为引人瞩目的便是一幢淡金色的斜扇形建筑——这也是欧亚维斯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血色黄昏剧院。

  据说血色黄昏剧院是为了纪念在第二次神魔之战中牺牲的恶魔们所建,每当黄昏落日的时候,夕阳余晖铺满了剧院的外穹顶,使得整面扇面都像被血染红了一般,直直的、张扬热烈又不屈无畏地始终朝向天堂的方向。

  夜幕刚刚落下,华灯初上时分,剧院外已经是车水马龙,人潮涌动。

  血色黄昏剧院是恶魔镇上的恶魔剧院的十倍大,光地下就建有七层,在这里你可以欣赏到不同种类不同口味的各色演出,有难得一见的经典艺术表演,也有直接刺激观众感官的各种秀场,此外在剧院内部还设有各种娱乐俱乐部,可以为客人们提供各种游乐设施和社交环境。不管是什么类型,这里唯一可以保证的就是所有演出绝对物超所值、值回票价,让观众大呼过瘾、尽兴而归。所以血色黄昏剧院一直都是欧亚维斯居民日常休闲娱乐的首选,也是外地游客们的必游之地。

  但今天剧院外的气氛却和往日不同。那些呼朋唤友,澳门赌博网站:在剧院门口相互嬉笑着推搡着叫嚷着等待入场的恶魔们不见了,所有恶魔们都排着整齐的十八列纵队,依次等待入场,只偶尔有人低声和身边人交头接耳地小声交流一两句,很快就又恢复了安静。原因无他,这一切只因为今天晚上劳伦斯陛下将在血色黄昏剧院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英雄史诗演出厅举办钢琴独奏会。很多上位恶魔都会出席演奏会,整个欧亚维斯都以能拿到一张演出入场券为荣。

  恶魔镇旅行团早已在导游亚伦的带领下坐在了剧场二楼为他们预留的位置上。迟筵和叶迎之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迟筵坐在叶迎之右边,他左面坐着那位坐在他们后面的健壮男子;叶迎之的左面临着过道。自从入场之后,他始终紧紧地扣着迟筵的右手。

  “别怕,”叶迎之小声安抚着自己的爱人,“说到底这也只是一场游戏而已,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通关方法,和在恶魔剧场一样。”

  两人此时已经穿上了从恶魔商店购买到的黑色斗篷。地狱的风很厉害,所以很多恶魔会穿这种斗篷来防风,店员小姐向他们推荐说穿上这种斗篷遮住头脸,走在路上的时候就不容易被发现人类的身份。进入剧院后还穿着斗篷显然有些奇怪,但叶迎之还依然穿着,只把自己的兜帽拉了下来,他把迟筵身上的斗篷脱了下来,改为从前向后地用斗篷裹住他的身子,然后把迟筵的鞋袜都脱掉,收进临出发前他们从恶魔商店里花费一千点数购买的大概有一个登山包大小的空间戒指里——这个空间戒指虽然便宜,但却有时间限制,只能使用七天,七天后戒指中的空间魔法失效,空间也会随之消失。

  迟筵对叶迎之的举动不明所以,在剧院这样的公共场合赤足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睁大看见看了叶迎之一眼,连忙把脚往斗篷里缩了缩,幸好斗篷够长,这么裹住他之后下面还有一些富余。

  这时候叶迎之贴近他,附在他耳边小声道:“阿筵,还记得我们在恶魔剧院演戏那天吗?今天还和那天一样,你可要乖乖配合我。”

  迟筵转过脸看向叶迎之,认真地点了点头,剧院昏暗的灯光下,澄澈明亮的黑色影子里映满了面前男人的样子。

  叶迎之看着忍了又忍,没忍住,把他揽过来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四周都坐满了黑压压的人,偌大的可容纳五六千人的剧场内座无虚席。突然之间,舞台上金色的灯光亮了起来,舞台正中优雅华丽的黑色大三角钢琴反射出明亮的光,台下爆发出了一阵阵热烈地掌声,所有恶魔都站起身来开始鼓掌,旅行团众人也跟着站起来鼓掌。

  在浪潮一般的掌声中,一名恶魔从容地走上了舞台。他生得高大健壮,肩膀比一般恶魔还要宽一些,头发是灰色的,并不茂密,稀落的头顶上长着两只长而粗壮的灰色魔角,魔角顶端部分向脑后的方向略作弯曲,背后则长着一双深灰色的骨翼。即使以恶魔的标准来看,他应该也已经称不上年轻了。

  劳伦斯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致意,双手在胸前交叉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待到剧场内气氛平静下来,便大步走向舞台上黑色钢琴,在琴凳上落座,开始了演奏。

  演奏一开始他便彻底沉浸进去,随着音乐的旋律摆动着身体,身子时而后仰时而前倾,手下动作极快,有时双手交叉在琴键上按出一串调皮灵动的音符,有时又抬起手,按下几个有力的重音。一首进行曲演奏完毕,他身体微微后倾,闭眼休息片刻,接着便又睁开眼睛,继续以饱满的激情投入到下一首演出之中。

  按照之前车厢上健壮男子的说法,至少在劳伦斯演出的时候,他们是可以保证性命无虞的,还没有恶魔胆子大到会在劳伦斯陛下演出的同时吃人,即使是在人间,观看演出都是不允许带食物和水入内的。所以他们只需要提防有上位恶魔在演出中盯上他们,演出结束后直接将他们拉走。

  而剧场共有三层,普通恶魔不敢随便吃人,有随意吃人权力的上位恶魔大多集中在一层前排和三层包厢之中,他们坐在第二层,只要能尽量不引起上位恶魔的注意,趁乱平安跑出的机会还是有的——恶魔镇上的游戏向来具备游戏操守,不会一点逃生空间都不给他们留,况且欧亚维斯才只是地狱旅行的第一站,总不可能让游客们在第一站就全部失去继续旅游的机会。

  但是也不可能让他们都顺利地跑掉,否则旅行社就要经营不下去了。

  两组曲目之后,剧院内重新亮起灯光,导游亚伦拿着一把小纸条走到旅行团众人的座位之前,微笑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为给我们旅行团提供良好的观光体验,剧院特意给了我们两个升位的名额,因为名额有限,所以按照惯例我们还是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这两名幸运游客是谁。被抽中的游客就可以坐到第一层第五排最中间的位置,从最佳角度领略劳伦斯陛下的风采。”

  众人知道躲不过,纷纷站起身从亚伦手上抽了一张小纸条打开。

  迟筵的纸条上画着一颗红色的心型,叶迎之的纸条上一片空白。

  就听亚伦道:“抽到红心的就是今天的幸运游客了,请准备一下马上随我到一楼入座。”

  坐在迟筵左边的健壮男子看着手中的红心,脸色惨败成一片——谁都知道被抽中坐到第一层前排的意思,那里坐着的都是上位恶魔,坐去那里,就是十死无生,演出结束后一定会被恶魔带走分食。

  迟筵看着手中的纸条,也有些怔愣。他也想不到,自己这些天运气竟然会差到这个地步。

  这时叶迎之拉着迟筵站了起来,走到健壮男子身前,随意抽走他手中画着红心的纸条,将自己的空白纸条轻轻放到他的手上,微微低下头看着对方平静道:“阿筵被抽中了,但我想和他一起去,所以这次这个机会让给我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个冷不防、明媚女王受、喜欢六爷、小趴、ltx、taetae、一朵蘑菇、宅繁脑洞大如天、我是一只大梨子、关霜、我老公叫陈信宏、okita、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生气吃葡萄、泪璑心、沙沙沙茶酱、哭泣的彼岸、happy together姑娘们的地雷,九年十年、花花花、伊予姑娘们的手榴弹,奶迟今天吓到老叶了吗、好想被作者叫小妖精姑娘的火箭炮,bassment姑娘的手榴弹和火箭炮~

  真没存稿qaq,刚写完,先发,一会儿再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