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WwW.lwxs520.Com第160章 幸运观众
  奇异化妆间是会把演员装扮成吻合其所扮演的角色的设定的模样, 通常来讲,这个角色的模样都会和演员现实差得十万八千里, 所以并不会被人认出。

  比如冷心外表看上去像是一名娇小可人的少女, 却被化妆间化装成了高傲狠毒的恶魔贵妇,外貌和她本人没有半分相似;老乔治的扮演者是一个一米九高圆脸恶魔青年, 却被装扮成了一个老了几百岁的身高只有一米七的固执傲慢的方脸中年恶魔。

  但叶迎之的样貌却没怎么变。他原本就是偏贵气雍容的贵公子长相,不笑的时候有些冷漠难以接近, 有时候随意地笑起来却又显得温和淡然, 特别是对着迟筵的时候,眉眼都柔和下来,楚楚温柔的样子很有蒙蔽性。在这场演出中化妆台的塑料手只在他脸上简单勾勒涂抹了一些, 抹去了他那些蒙蔽性的样子,并没有多加修饰,还是能看出他的本貌的, 不过他和迟筵都是初来乍到的新人, 并没有人认识他们, 因而也不算大问题。

  此时尤里斯的扮演者坐在道具泉水的边上,心中无力地唾弃着《恶魔降临》这不靠谱的剧情——故事中的尤里斯是要有多么得后知后觉,反应迟钝,缺乏常识, 才能一直都没有发现地狱君主的身份,反而把对方当做可怜的力量消退的普通恶魔。

  上位恶魔、特别是地狱统治者之一的大恶魔的气势和普通恶魔怎么可能一样,即使艾德亚斯隐藏了自己的恶魔特征——角和骨翼,其气质和威压也不是一般恶魔可以比拟的。

  比如他身边这位艾德亚斯的扮演者, 即使他已经按照游戏规则要求收敛了自己的全部威压,即使他现在按照剧本要求化装成了人类的样子,也没有露出骨翼和双角,自己也不会错认,对方一定是一位来自地狱的上位恶魔,可能还来自传统而有权势的恶魔贵族家族,因为对方身上的上位恶魔气质实在是太明显了。

  不过这位大人物可能不常来恶魔镇这样低劣的游乐场所玩,对于一些恶魔扮演者间通行的暗语还不是很熟悉,甚至他可能是第一次来恶魔镇,第一次来恶魔剧院玩。

  “尤里斯”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尊贵而强大的上位恶魔们在地狱就能找到各式各样的乐子,并不会想他们一样辛辛苦苦工作一年,省吃俭用攒一些钱,只为了来恶魔镇狂欢放松一下,好好吃几个人——还是最劣质的人。恶魔镇上的人虽然会因为心里黑暗且强烈的**而吸引恶魔,但他们往往灵魂污浊,并不好吃。恶魔最喜欢吃的是灵魂干净清澈的人,可惜根据地狱法规定,恶魔不得私自潜入人间,更不得私自捕捉、吞食人类,否则将被投入地狱深渊。

  但是像上位恶魔们,一定能每天都享用好几个灵魂纯净美味的人类吧!——“尤里斯”在地狱中并未真正接触过上位恶魔,所以这些也仅仅是他毫无根据的臆测。

  就像冷心和里亚多夫确认了彼此人类身份后互相在暗中用舞台表演动作给对方传递消息商量策略一样,恶魔间也有自己的暗语。但无论人类还是恶魔间的“暗语”都是不固定的,否则很容易就会被另一边发现且露出破绽,也容易被另一边学会模仿,且违背可游戏规则。这些“暗语”必须结合当时的表演环境和传递消息的人的神态动作等来理解,也就是说必须先互相确定了身份,再仔细观察彼此才有可能发现并读懂这些消息和暗示。

  愚蠢的恶魔会遭到同伴的排挤;驽钝的人类在恶魔镇上很难活得长。

  尤里斯已经可以确认对方的身份,因而在肢体表现上表达出了充分的对对方的认可——这和剧本中尤里斯可怜突然出现的恶魔,因为对方的弱小从而对对方产生亲近和信任的表现是相合的,所以不算违反游戏规则,但是对方如果是有一定经验的扮演者就肯定能明白他的意思。

  然而“艾德亚斯”却迟迟没有给出回应,他只是很完美地还原了剧本中艾德亚斯冷漠、沉默、不易接近却又宽容的样子——虽然尤里斯觉得那不是宽容,只是高高在上的地狱君主对这些小事并不在意。

  所以对于对方没有回应,尤里斯只能理解为这是因为上位恶魔大人不常来低端的恶魔镇玩,不熟悉这边的情况和通常的玩法流程,却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和对方的身份。

  这位艾德亚斯的扮演者肯定是恶魔,自己肯定是恶魔,那么按照常理而言,克里斯汀和老乔治之间至少会有一个人类。不过那两个家伙演得可都真好,一时也不好分辨哪个是人类,尤里斯苦恼地想着。和人类正相反,恶魔来参加游戏都是要缴纳地狱币作为入场费的,办了恶魔镇的会员卡后还可以享受八折优惠,对于恶魔而言恶魔镇就像是他们的主题乐园,是纯玩纯休闲享受纯消费的场所。所以恶魔们当然不乐意花了钱却吃不上人。

  这一场的情况有些扑朔迷离,人类一方始终无法确认己方的“王牌”是谁,恶魔一方则是找不出主要角色中的人类。因为克里斯汀、老乔治、尤里斯和艾德亚斯四个人都表现得太像是恶魔了,恶魔们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场的人类全部都混在次要角色中,开始更多关注那些没有多少戏份的龙套演员。

  冷心和里亚多夫都很有经验,且判断很准,在他们的带领和推进下,四个混在次要角色中的人类已经全部彼此确认了身份:他们分别是克里斯汀的继母、市政厅官员、克里斯汀的人类朋友以及给尤里斯传达去王宫觐见消息的王宫使者。在王牌发挥很好且始终没有主动和他们取得联系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先确定由只有两场不重要的戏份且演技精湛的里亚多夫承担隐者的角色,并确定保隐者的策略——不管王牌最终是否被发现,他们都要保证里亚多夫不被恶魔识别出身份。

  不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有些非常自信、演技强大的人类扮演者担心被同场的其他人类拖后腿,并不愿意和其他人类合作,只是尽力不露破绽地演好自己的戏份,和恶魔们周旋。冷心猜测他们今天遇到的王牌就是这样一位扮演者。

  很快到了最后一场戏,在王宫使者的带领下,尤里斯和克里斯汀父女先后来到王宫,之后王宫使者退下,王府总管出场,让他们在此等候陛下的接见——其实这也是艾德亚斯这个角色价值一万五千点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最后一场戏中,全场除了艾德亚斯的扮演者,其他角色的扮演者都是恶魔,场上没有任何人类可以为他提供掩护和配合。

  在所有人的等待中,艾德亚斯出场了。此时的他已经在奇异化妆间的帮助下换了全套的恶魔君主装扮。

  冷心和里亚多夫同时在心底喃喃了一声:没有任何疑问了,这一定是恶魔。

  所以他们的王牌应该就在老乔治和尤里斯之间。

  而除了因为对戏中有接触所以一早就断定艾德亚斯是恶魔的尤里斯,克里斯汀和老乔治此时也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他们中的另外两人。他们心里转着同样的念头:艾德亚斯一定是恶魔,甚至是一位他们惹不起的上位恶魔,那么尤里斯/克里斯汀/老乔治中很有可能混着一名人类。

  只见在宫廷侍者的随侍下,地狱的统治者穿着黑色庄重的宫廷礼服出现在舞台上。

  他的头上长着两只彰显强大力量的强壮有力的黑色魔角,背后两肋之间托着诡异而华美的黑色骨翼,不难想象,当那两扇骨翼张开时必定会遮天蔽日,令日月无光。

  地狱的王者神情淡漠地高坐在王座之上,骨翼微微张开,安静地俯视着座下的恶魔,他周身带着浑然天成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王者风范,仿佛一名真正的君临天下的地狱君主,尊贵、高高在上不可接近、邪气逼人。

  一瞬间,场上的恶魔几乎都有了跪拜的冲动。他们几乎以为自己看见的不是《恶魔降临》中的艾德亚斯,而是他们真正的地狱统治者,地狱君主艾默尔陛下。

  《恶魔降临》是地狱中一部较为经典的舞台剧,但把这部剧搬到恶魔镇上的恶魔剧院,并把艾德亚斯这个角色分配到人类一方的设计者明显有着恶劣的趣味——孤立无援的人类坐在王座之上,面对满场的恶魔,惴惴不安,却又不得不强自镇定地演戏;而恶魔们可能早就发现了王座之上的是一个人类,一面表面恭敬地演着戏,一面在心里嬉笑着、互相传递着消息、盘算着怎么把高高在上的人类分吃入肚。

  可这一幕注定不会在本场发生。

  艾德亚斯陛下端坐在王位之上,百无聊赖地宣布给尤里斯和克里斯汀赐婚,尤里斯等三人战战兢兢地跪在下首,连大气都不敢出,见到真正的地狱统治者的畏惧和不安甚至压过了尤里斯和克里斯汀得知他们能够顺利在一起的消息时的喜悦。

  可是尤里斯那一刹那却觉得,如果《恶魔降临》这个故事真的存在原型的话,那个真正的园丁尤里斯的反应就应该是这样。

  在地狱史的记载中,从地狱深渊中孕育而生的大恶魔艾默尔在深渊的最底部醒来,张开巨大的黑色骨翼穿越深渊来到地狱。而彼时地狱正处于混乱之中,北方的恶魔公爵劳伦斯和南方的大领主特苏尔都想争夺地狱的统治权。但是来到地狱的艾默尔迅速凭借自己的力量在地狱东部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庞大势力,他的迅速崛起引起了公爵劳伦斯和领主特苏尔的注意,他们决定暂时联手来消灭艾默尔。

  可是对抗过程中,劳伦斯逐渐被艾默尔的力量和能力所折服,特苏尔也认识到艾默尔是一位极其恐怖的对手,而他们也发现艾默尔虽然实力强大,却没有吞并一切的野心和权力**。所以最终在劳伦斯的牵头和提议下,地狱的三大巨头达成了联合统治地狱的共识,地狱中通行的规则由他们共同协商拟定,而一般情况下他们就主要负责管理自己之前拥有的领地,彼此互不干涉。地狱也由此迎来了稳定发展的繁荣时期。

  这样一位迅速崛起,雄踞地狱东部,让两大恶魔首领都要避其锋芒的上位恶魔的威压和气势绝不是一般恶魔可以承受的。在台上的艾德亚斯扮演者可能不过是一名在恶魔镇少见的上位恶魔就能给他这么大的压力,可以想见,如果真的面对真正的地狱君主艾默尔,他肯定会连站都站不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尤里斯、克里斯汀和老乔治一同感谢艾德亚斯陛下的旨意,准备退场去准备婚礼。就在这时,同样换上了一身夸张的地狱宫廷演出服的小丑先生恭敬地走上舞台,向王座上的君主行了一个宫廷礼:“陛下,请您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的小丑剧社为尤里斯先生和克里斯汀小姐准备了几位新鲜的幸运人类,准备作为送给两位的婚礼礼物。请您允许我现在将他们选出并带上来。”

  因为这场演出没有中场休息,所以他临时为抽取幸运观众设计了一个场景。

  艾德亚斯只是垂眸看着他,没有说话,片刻后才微微偏过头看了王宫总管的扮演者一眼。

  迎着那样的目光,小丑竟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僵了一下。

  但是他是知道内情的。作为引导新人上岛的恶魔镇工作人员之一,他能认出来,王座上的艾德亚斯其实是那天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个人类,他只是不能在舞台上表现出这点而已。可明明知道对方是一名人类,他却依然不由自主地想要表示臣服,小丑先生低了低头,压下心中冒起的些许不安,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王宫总管此时也很入戏,很快就反应过来陛下的意思,上前一步对小丑道:“陛下答应了你的请求。”

  小丑这才站起来,开始例行的抽取幸运观众环节。只是这次的抽奖很安静,没有背景乐,全场都在静默地等着结果。

  小丑先生拿着凭空出现的写着抽奖结果的白色卡片,好像拿着一张礼单,他用郑重的语气道:“我们这次准备给尤里斯和克里斯汀两位的结婚礼物是两名幸运礼物,他们分别是16号和470号,恭喜他们。”

  猝不及防的宣告。

  一直专心致志观看演出的迟筵看着手中写着座位号和编号的票据,瞬间僵住了。

  16号在一楼第三排,很快就脸色惨白地被一名恶魔工作人员带去了后台同时。另一名恶魔出现在二楼,强迫不幸被抽到的年轻人类站起来。

  与此同时,王座上的恶魔缓缓从王位上站了起来,抬起了手,双眸幽深。

  “等一等。”他沉声说着,指向二楼被抽中的人类,凝视着那鲜活的血肉之躯,迷醉地眯起了眼,黑眸中隐隐燃烧着暗色的火焰,他用笃定而不容拒绝的语气轻声呢喃道,“……我想要他。”

  随着他的声音和动作,尤里斯和克里斯汀他们也不约而同地同时看向二楼的那个人类——干净的灵魂,皮肉鲜嫩,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怪不得甚至会引起这样一位上位恶魔的兴趣,让他第一次动容到出手要人。

  幸运观众本来就是要被奖励给当场演出参演的恶魔演员的,恶魔工作人员点了点头,鬼使神差地服从了命令,直接把470号人类带上了舞台,献给了这里的王。

  迟筵还没有从突然被抽中的惊吓和恐惧中缓过来,脸色有些苍白,满脸的害怕用不着过分伪装。他不知道叶迎之要做什么,但他明白他们俩现在的处境都很危险,一着不慎则满盘皆输。

  所以他装作不认识眼前的“恶魔”的样子,身子轻微颤抖着,惊怯地看着他,黑色的眼睛中甚至盈着淡淡的水光。

  叶迎之眯起眼睛打量着他,缓缓露出他在今晚全场的第一个笑容,他伸出右手流连地抚摸上迟筵的脸颊,微微倾身贴近了他,低声笑着道:“真可怜,吓成这个样子,小可怜儿,我都要不忍心吃掉你了。”

  这样说着,他的嗓音里却溢满了掩不住的愉悦和不作假的渴望,那是发现令人无比心动的珍贵猎物的愉悦。在场所有恶魔都不会怀疑,这位恶魔大人已经克制不住地想吃掉这个人类了。

  迟筵身子颤得更厉害了,却向恶魔的怀里的方向缩了缩,他始终仰着头,祈求地柔软地看着面前的恶魔,仿佛在恳求对方真的能大发慈悲地放过自己。

  克里斯汀忍不住舔了舔唇。这个人类太会诱惑恶魔了,即便是恶魔可能都会忍不住再为他堕落一次。可惜,看这个样子,这份大餐应该是没她的份了。

  果不其然,见多识广的上位恶魔大人也克制不住地一把将人类搂进自己怀里,一口咬上人类的后颈和耳垂,放在嘴里含了很久再恋恋不舍地吐了出去。

  舞台灯光的照耀下,人类的眼眶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睛湿漉漉的,只是这种程度,就已经被欺负得怕得哭了。

  恶魔的眼眸变得愈发幽深,突然一伸手直接将人类横抱在自己怀里按在胸前,难以抑制一般瞬间张开巨大的骨翼,回头看向舞台上其他演员们,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轻声道:“你们继续玩,我先带着我的小宝贝回去享受……可以吧?”

  没有人有异议。没有人敢有异议。

  老乔治已经在心里盘算起来,还有一个幸运观众,舞台上还有五个人类,只要他们把那五个人类都找出来,他们十九个恶魔就能平分六个人类,也挺好的。反正大概也没谁敢干涉这位上位恶魔大人。直接把最好的一份让给这位恶魔大人也很公平合理,甚至如果恶魔大人想要独占所有的战利品他们都不敢反对,毕竟地狱就是这么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恶魔之间等级分明,力量相差悬殊,普通恶魔需要赢得游戏才能吃人,但上位恶魔杀死普通恶魔甚至不需要理由,也很少会因此受到惩罚。

  抽完幸运观众后,剧场内关于观众的游戏就结束了;而舞台上其实就是演员们之间的游戏,只要其他的游戏参与者都不反对,参与者之一当然可以提前离场。

  艾德亚斯陛下心满意足地抱着怀中的人类,收拢了背后的骨翼,步伐优雅不紧不慢地下场离开。

  尤里斯艳羡地看着他的背影——当一名强大的恶魔就是好,可以独占最好的,还没人敢反对。可以想象,赢得了那样一名诱人的人类,这位大人今夜一定会过得充实、餍足又享受。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艾德亚斯陛下在走出剧院的刹那,便褪去了所有恶魔装扮,恢复了人类样子。同时他左手腕上的电子腕表闪过了一行数字:“15000”。

  《恶魔降临》舞台上的恶魔们此时大概也想不到,他们今晚将注定找不到第五个真正的人类。他们将注定输掉这场游戏。

  *****

  站在恶魔剧院的门口,叶迎之把迟筵放到地上,迎着夜风凑过去亲了亲他湿润微红的眼眶,低下头笑了:“小笨蛋,真被老公吓哭了?”

  他放低了声音,贴到迟筵耳边道:“怎么?是不是真怕我吃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怀揣一只猫、一朵蘑菇、ltx、ya、小趴、阿诺-lancy、okita、远岫、我是一只大梨子、我嘤咛一声、卷心喵、蕾和我、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泪璑心、黄油脆饼、安琪莉可柯蕾、老纸不傻只是萌、我老公叫陈信宏、19256757姑娘们的地雷,沙沙沙茶酱、花花花姑娘们的两个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四个地雷,百里烟城姑娘的九个地雷,一个冷不防姑娘的手榴弹和奶迟今天吓到老叶了吗姑娘的火箭炮~

  大圆子今天六千字

  大圆子今天相当于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