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9章 策略
  剧院中的单人准备室中会放置有该场演出需要的演出服装, 相应的表演剧本和帮助记忆的记忆药水,一个化妆台, 一个特殊化妆间以及一个排练室。从外面看不过是小小的一间, 走进去才知道别有洞天,据说是恶魔们使用空间魔法的结果。

  恶魔的记忆力普遍比人类更好, 越高等的恶魔脑力越强,并不需要记忆药水, 所以这瓶绿莹莹的东西是特意为人类演员准备的。叶迎之拿起瓶子看了看, 并没有喝。他对自己的记忆力一向有信心,只是记剧本还难不倒他。

  他拿起一旁的演出服装穿好,坐到了化妆台前, 化妆台正面墙上悬挂的镜子两旁突然伸出了两只白色的塑料手,开始拿起化妆台上的各种化妆用品在叶迎之脸上勾勒涂抹起来。

  叶迎之微微蹙了蹙眉。不过塑料手的动作准确而迅速,所以还在忍耐范围之内。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 无聊之下叶迎之又翻开剧本看了起来。

  《恶魔降临》这个舞台剧讲的是一个老套的地狱爱情故事, 叶迎之所扮演的角色虽然报酬丰厚, 却并不是主角——这也从侧面保证了游戏性,一般来讲,戏份越多露出破绽的可能越大,相应的报酬也会越高, 但某个角色报酬很高也不意味着这个角色就对应着主角。这样就提供了更多的猜测空间,避免因为每个角色的报酬高低而透露过多的额外消息。

  《恶魔降临》的主角是一对恶魔青年情侣。普通恶魔尤里斯偶然中结识并爱上了恶魔贵族的女儿克里斯汀,但是克里斯汀却被自己的继母所陷害,坠入人间失去记忆, 像普通人类一样生活。地狱对恶魔们进入人间有严格的限制和管理,一般恶魔只能申请来类似这个恶魔镇一样的地方度假,却不能进入大多数人类生活的现世人间。尤里斯是为地狱君主艾德亚斯的宫殿打理花园的园丁,有一双灵巧的手和堪比艺术家的丰沛情感及创造性,却没有过人的权势和强大的力量。他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去救克里斯汀,又抵不住对爱人的思念,于是凭借自己园丁的身份悄悄潜入了恶魔君主的后花园。

  恶魔君主艾德亚斯的后花园中有一口迷途泉,通过迷途泉的泉水就可以看到人间的景象,无论想看什么地方什么人都可以。但是这里是严禁入内的,如果被别人发现他的潜入,尤里斯可能会面对极其严酷的惩罚。然而对克里斯汀的思念超过了一切,自从第一次潜入成功在迷途泉中看见爱人在人间的影像后,尤里斯像是上瘾一般,开始情不自禁地日日潜入,只为了看克里斯汀一眼。直到有一天,他在迷途泉遇到了一个英俊的男人。

  在地狱中,一个恶魔是否强大是可以通过外貌判断出来的,所有恶魔头上都会长角,一般而言角越强壮越漂亮的恶魔力量也更强;此外普通恶魔会长尾巴,高级恶魔的尾巴退化不见,但会长出骨翼,根据尾巴和骨翼的外观也可以判断恶魔的能力。

  但是尤里斯在迷途泉边上遇到的这名恶魔虽然容貌俊美,却没有角、骨翼、尾巴这些恶魔惯有的特征,看起来和普通人类无异,所以他判断对方是最可怜的那种恶魔——遭遇变故力量彻底退化消失的普通恶魔,这些恶魔的处境往往连地狱地位最低下的下阶都不如。

  他不禁对对方动了恻隐之心,也并在苦闷驱动之下主动向对方倾诉了自己对克里斯汀的思念和爱恋,告诉对方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通过迷途泉看一看人间的克里斯汀。男人并不理他,但是也并不干涉他看迷途泉,只是总沉默地坐在迷途泉的另一边,无声地看着泉中的景象。

  一天尤里斯从迷途泉中看到克里斯汀在人间遇到了危险,按捺不住地要去人间救自己的爱人,一直沉默地男恶魔却在这时帮他打开了通往人间的通道。私自前往人间是违反地狱条约的,但此时尤里斯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便毅然决然地冲向了克里斯汀所在的地方,将她救了回来。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克里斯汀的继母因为谋害而被送上了地狱审判庭,但克里斯汀的父亲并不同意她和普通恶魔尤里斯在一起,擅自做主给她和另一名恶魔贵族青年订了婚,并将尤里斯私自跑去人间的事情揭发出来,尤里斯面临着入狱的危险。尤里斯和克里斯汀难以对抗克里斯汀父亲的势力,于是打算再次一起私自跑去人间,隐姓埋名伪装成普通人类生活在一起。

  就在他们打算逃跑的前夕,王宫园丁尤里斯,克里斯汀的父亲和克里斯汀本人突然收到一份特殊的传召,王宫使者传来地狱君主艾德亚斯的命令,让他们一同去王宫觐见。三人一头雾水,但又不敢不从,只好战战兢兢地跟随使者入宫。

  而在作为地狱联合统治者之一的艾德亚斯出现之后,尤里斯才惊愕地发现,这位长着强有力的黑色双角和遮天蔽日的巨大黑色骨翼的强大恶魔君主,原来就是那位他在迷途泉时遇到的沉默的青年恶魔!

  原来一向冷漠的大恶魔艾德亚斯早已被园丁先生真挚而热烈的爱情所打动,所以特意为他和克里斯汀做主,钦定了两人的婚事。没人敢反对这位陛下的旨意,兼之能被艾德亚斯指婚是极有面子的一件事,克里斯汀的父亲这次也不再反对,反而对两人的婚事十分支持。最终尤里斯和克里斯汀顺利成婚,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在叶迎之看来,这个故事简直无聊、老套又愚蠢,很多地方明显不合逻辑。不过整场故事中他的戏份并不多,只需要在迷途泉那场戏里安静地坐着,然后在最后一场戏里说一些指婚的台词就可以。他本身没有双角和骨翼,所以在最后一场戏之前他还得回到单人准备室,让特殊化妆间中的塑料手帮他安一对假的角和翅膀——值得欣慰的是恶魔剧院的道具质量和化妆水平都很高,他用不着担心自己会因为这些因素而穿帮。

  *****

  在独自回旅馆的路上,迟筵突然听到了混杂在喷泉水声中的细微的声音:“……救救我,救救我。”

  他脚步略微一顿,左右张望了一下,他的身后是恶魔剧院,身旁是天使喷泉,再往前是恶魔商店,只要从恶魔商店旁边的路口进去,走一百米就是恶魔旅店。而他的身周空荡荡的,并没有说话的人。

  迟筵迟疑了一下,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恶魔镇上有不少以行骗、抢劫为生的人,他们的花招层出不穷,叶迎之曾经给他讲过从胡图那里了解到的几种主要骗术,伪装得脆弱无害的人可能会在下一刻要你的命。所以他并不敢轻易同人搭话,更不敢在这种自己孤身一人,而对方像是在故弄玄虚的情况下滥用好心。

  在他走出了一段距离后,那微弱的呼救声就和喷泉水流的声音一起渐渐消失,听不见了。

  迟筵推开旅店沉重老旧的绿色大门,向守在前台后面的老恶魔略微点头致意,踩着嘎吱作响的木制楼梯走到他和叶迎之的房间门前,直接用自己的电子腕表刷卡门。他走进去,转身将门锁好,然后把自己甩在大床上,轻轻吁出一口气——还有两个半小时叶迎之的演出就要开始了,他必须保证充足的体力和充沛的精神,如果迎之在舞台上除了意外,他得想办法做好接应把叶迎之救出来。

  这样想着,迟筵用电子腕表上了闹钟,缓缓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成了一个国家最英勇的骑士,爱慕着王国中最美丽的公主叶迎之,有一天叶迎之被一只强大的恶魔抓走了,他就奋勇杀上了恶魔的城堡,将叶公主救了出来。他顺势向自己心仪已久的公主求婚,澳门赌博网站:公主娇羞地低下头,答应了他的请求。他欣喜若狂,搂住心爱的叶迎之公主的腰正准备吻上去的时候,叶迎之头上突然长出了两只黑色有力的角,唇间也探出两颗恶魔特有的尖牙,他轻笑着反搂住迟筵的腰,将他按在自己胸前,笑道:“宝贝,我才是真正的恶魔。”……

  就在这时,闹铃响起,梦醒了。

  迟筵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坐了起来。他想一定是因为自己来到这个奇怪的恶魔镇上之后过于紧张了,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叶迎之既不可能是公主,也不可能是恶魔。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迟筵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发前往恶魔剧院。

  恶魔剧院有两条不同的入场通道,一条留给人类入场,一条留给恶魔入场。迟筵由人类通道进入,刷电子腕表入场的时候发现通道墙壁上贴着一张醒目的告示,上面写着“由于演出时间关系,本场将不设中场休息,抽取幸运观众环节将会安排在演出之中,具体情况请听从主持人安排”。

  迟筵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电子腕表——他是二层10排17号,编号470,最廉价风险最低的席位,而今天是在一个大剧场里演出,最好的座位票价要八百点,他被抽中的可能性并不大。

  观众纷纷落座之后,场内灯光变换,演出很快就开始了。

  迟筵此时也不知道叶迎之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所以一直极其认真地看着场上众人,希望找到自己熟悉的身影。

  事实上剧院的特殊化妆间和化妆台可以从外表上把一个恶魔伪装成一个和其自身面目、身材迥异的人类,同样也可以把一个人类伪装成如假包换的恶魔,并且演员上场前都要喝一种可以混淆、调整其母语和声音的药水,使得所有人都无法分辨演员本身说的是人类语言还是恶魔语。所以想从声音、外形这些外在因素入手来认出自己的熟人,推断出对方是人类还是恶魔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迟筵还是相信只要叶迎之上场了,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自己都能认出来。

  游戏如果太过简单,很快就会让人失去兴趣;游戏如果失去了公平,也会让人觉得索然无趣。世上事物大抵如此,只有保持相应的难度和挑战才能让人乐此不疲。而恶魔从来都不喜欢过于简单的游戏。

  所以恶魔剧院的游戏规则虽然是由恶魔们规定的,却并没有偏袒恶魔一方,对恶魔们也提出了相当大的挑战。游戏规则规定,在场上有多名人类演员时,恶魔们必须准确认出了所有的人类演员时才算获胜;反之则算人类扮演成功,台上所有人类都可以顺利离开剧院,拿到点数。

  人类也由此创造出了许多应对策略,在多人舞台上,一种常见的策略是会把一个人设为“王牌”,其他人会尽力去保证这个人不被恶魔发现,只要这个人能一直不被认出,那即使其他人都被恶魔认出身份也没有关系,最终还是所有人都可以平安离开。

  一般人类一方会挑扮演技巧最好、经验最丰富的扮演者当“王牌”。但王牌在舞台上的角色通常比较重要,会是恶魔重点注意对象,所以在人类扮演者数量比较多的情况下他们还会选一个不容易引起注意的角色做“隐者”。隐者算是人类团队的次保险,也是台上所有人的重点保护对象。根据场上情况不同,人类形势非常不利的时候也会出现类似“弃王牌保隐者”弃或是“隐者保王牌”的策略。

  因为有这层关系,人类需要知道自己应该掩护谁配合谁,所以不仅是恶魔演员在猜到底哪几个人是人类,人类也在寻找着自己的同盟。

  恶魔只知道这场演出中有五个人类角色,却看不到各个角色对应的报酬;而台上的五个人类却都知道每个角色的报酬,特别知道有一个角色的报酬高达一万五千点,所以他们提前就锁定了范围——

  《恶魔降临》□□有二十五个角色,但除了尤里斯,克里斯汀和她的父亲,恶魔君主艾德亚斯,其他角色都是类似克里斯汀继母、和尤里斯共事的老园丁、为尤里斯通风报信的克里斯汀的侍女、王宫侍卫随从等等这样不值一提的小角色。而克里斯汀是女性,一万五千点的角色却限定由男性扮演,所以说前面提到的其他三个角色中应该有一个是由人类扮演的。

  由人类扮演戏份颇多的恶魔,长时间和其他三个恶魔直接对戏,的确值得一万五千点数。这个演员既然敢接下这个角色,如果不是自暴自弃想赌一把,就说明他对自己很有自信,应该可以被当做本场的王牌。

  故事从男主尤里斯和女主克里斯汀初遇相爱开始讲起,很快三个比较主要的角色:尤里斯、克里斯汀和克里斯汀的父亲老乔治就都出过场了,只剩下地狱统治者艾德亚斯还没出现。

  克里斯汀继母的扮演者是一位化名叫做冷心的人类,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扮演者,继母这个角色酬劳点数算是比较高的,相应在前期的戏份也比较多。她已经和恶魔市政厅官员的扮演者里亚多夫彼此确认了对方人类的身份,并开始仔细观察场上的演出,试图分析推测尤里斯、老乔治和艾德亚斯中谁才是那个人类——他们可能的王牌。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之后的策略。毕竟他们是想来这里赚点数的,还没有做好丧命给恶魔的准备,那就需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冷心在演完陷害克里斯汀的主要剧情后做了一个高傲地抱臂站着的动作,她是在向里亚多夫传递自己的判断信息——她认为老乔治和尤里斯都不太像是人类,现在还无法判断情况,需要等艾德亚斯出场才能做进一步的推断,所以先静观其变。

  很快,就进行到了尤里斯潜入迷途泉的剧情。

  迟筵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个出现在泉水旁的男人——那一定是由叶迎之扮演的。他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着,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心高高地提了起来。

  与此同时,恶魔们也在做着推论和判断。

  他们首先根据常理做了一个简单判断,就是按照一般的角色分配规律,人类之中应该会有至少一个人扮演比较主要的角色,而扮演这个角色的人类一般最为狡猾、经验丰富,所以他们会试图先将这个人找出来,再顺藤摸瓜寻找其他人类。

  可恶魔的信息比人类更少,他们不知道出演主要角色的人类的确切人数,也不知道那个角色是男是女,所以尤里斯、克里斯汀和老乔治在之前的演出中也一直在彼此试探着。他们的结论和冷心类似,也还尚且无法断定自己的搭档是真恶魔还是演技极为高超的“假恶魔”,是以也在等着看艾德亚斯扮演者的表现。

  在这场演出中,恶魔们还掌握着一些人类不知道的信息:他们知道《恶魔降临》的故事中的恶魔君主,地狱统治者,大恶魔艾德亚斯其实是有明显的原型的,其原型就是现在地狱真正的三位联合统治者之一,地狱广袤的东方地带的君主,传说中从地狱深渊中化生而出的最为强大的恶魔,艾默尔陛下。

  所以他们不认为一个人类能够不露破绽地演出这个角色,即便是由普通恶魔来演这个角色也很勉强。只要艾德亚斯的扮演者一出场,他们就能很快判断出对方是人类还是恶魔。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泪璑心、ltx、阿喀琉克、微微一笑可熏人、小趴、lordd、踱步、临渊、一朵蘑菇、okita、我老公叫陈信宏、saeki、寻空酱、ya、末年花未开、没钱施舍点呗、suicide、独步看花、珑俊世界第一甜、bluebell759、21775554、喜欢六爷姑娘们的地雷,解风尘姑娘的三个地雷,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姑娘的两个地雷,一个冷不防、bassment、冬困、尤里卡、南丁红叶姑娘们的手榴弹~

  没存稿箱,每天现写,写完就发qaq今天本来想写到抽幸运观众那里,结果写写写刚写到叶三出场……一写到恶魔游戏的游戏设定和规则就好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