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8章 角色
  “他是怎么被发现的?”迟筵的眼中滑过一丝恻隐与隐隐的恐惧, 他的手轻轻颤抖着,忍不住偏过头去看叶迎之。

  叶迎之的神情依然淡漠而镇定, 他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正在发生的一切, 甚至没有给身边的爱人一丝余光,然而他的手却对迟筵的问题给出了回应。

  迟筵坐在叶迎之右边, 叶迎之将右手轻轻搭在他的腰上,然后慢慢下滑, 揪开他整齐的衬衣, 从下摆处轻轻探进去,再沿着裤沿深入,一直伸到他尾椎的位置才停下, 用食指和中指在他尾椎处轻轻按着,点着打着转儿:“这里。”

  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在如此心惊肉跳的关头, 迟筵因为他的动作涨红了脸, 轻微摆动着腰身, 却因为担心引起旁边观众的注意而不敢大幅闪躲,只能小声用略带责备的语气叫着叶迎之的名字提醒他:“叶迎之……”

  叶迎之依然是冷静沉着的表情,依然不回头看他,只是用云淡风轻的语气不紧不慢地继续解释道:“你注意到没有?这里是恶魔长尾巴的地方。上半场演唱那首带有南亚风情的歌曲的时候, 舞蹈中有一个捂着这里扭动的动作。其他四名恶魔其实都在握着自己的尾巴,只有那名人类的动作不对,他的手很僵硬,没有那种尾巴随着旋律上下摇摆的感觉——他观察力和表现力都比一般人类强很多, 否则应该也不敢应征当演员冒极大的风险来赚这笔点数。但是恶魔即使化形成了人类,尾巴也依然存在;人类即使努力想装成恶魔,没有尾巴刻意假装的样子也还是会露出破绽。”

  所以说恶魔早已发现了疑点,却依然不露破绽地在演戏,在配合着进行“游戏”,在观察着印证自己的猜测,甚至不着痕迹地向其他三名同伴们传递着信号——只有人类被蒙在鼓里,甚至可能直到最后一刻之前,还以为自己伪装得天衣无缝,浑然不知自己才是舞台上被唯一蒙在鼓里的人。

  此时舞台上的四名恶魔已经露出原貌,对着观众席上再次鞠躬谢幕便一起嬉笑着架着绝望地求救挣扎的人类跑向后台,人类一直向观众席的方向呼喊着求救,却得不到回应——在恶魔镇的人,第一步学会抛弃的就是人类社会中的美德;或者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心中本就潜藏着强大的黑暗**,又怎么会吸引恶魔,收到邀请?

  即使是一心只希望救回自己的叶迎之,也有着天生黑暗的吸引恶魔的灵魂。

  或许这个岛上,唯一真正无辜的就只有需要续命而被叶迎之带上岛的迟筵了。

  迟筵呆呆地看着那名人类被架往后台,觉得心里不是滋味,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和他那时看到中心广场的天使喷泉和“这是真的天使”一样难受憋闷。这次的感受甚至更强烈,因为对方和他一样,也是一名活生生的人类,而不是一尊不知真假的雕像。

  舞台落幕,观众纷纷离席,每个人离开时手腕上的电子腕表都会闪过一道点数变动提醒。叶迎之和迟筵各自获得了五十点数。买票时的五十点都是从叶迎之的腕表中扣的,所以现在各加五十点后相当于叶迎之点数不变,迟筵获得了五十点。

  恶魔剧院都是提前十天开始放出准备筹备的演出信息并面向人类和恶魔招募演员,演出当天开始出售观众票。叶迎之拉着迟筵出来后就开始看已放出的演出信息——大致了解剧院的运行方式后,他想演一出戏,因为只有当演员才能一次获得大量的点数,而点数正是他迫切需要的东西,那代表着阿筵的命。

  是以叶迎之挑演出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报酬高、成功后奖励的点数多。因此酬劳五千点数以下的演出他都不会考虑,五千点以上报酬的演出他才会看一下详细情况。

  迟筵看见叶迎之开始看招募演员的演出信息就猜到了对方的打算,他也知道对方都是为了赚点数给他续命,他不舍得叶迎之这么辛苦给他养命,自己却什么都不做,就也在一旁看起招募演员的信息。他不敢像叶迎之一样只挑酬劳高的,而是仔细看演出描述,试图找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比较稳妥不出岔子的。

  结果叶迎之看见后直接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笑着点点他鼻子:“你就别想了,你的表演连我都瞒不过,等以后有适合你的游戏项目你再上。”

  迟筵知道爱人说的也算实情,但还是不甘心地为自己辩解道:“……我哪有那么容易被看穿。”

  “是么?”叶迎之一边继续浏览信息一边随口道,“那一会儿回旅店后你和我先试着演一演,我看看你有没有长进。演神话剧好了,我演商纣王,你演试图诱惑我祸乱朝歌的妲己,怎么样?”

  一听就没安好心,迟筵气得不理他了。

  这时候叶迎之也找到了报酬最高的一个演出,是一个讲述地狱故事的舞台剧。这个舞台剧一共需要二十五个演员,其中二十个角色面向恶魔应征,五个角色面向人类应征,其他四个角色都已经被应征走了,只剩下一个角色还处于空缺中,报酬是一万五千点点数。

  为了保证游戏性,这些演员招募信息只会放出面向人类/恶魔各招募多少名演员,每个角色需要的是男演员还是女演员,相应的酬劳是多少这三项信息,而不会透露每个角色在剧中的身份和在舞台上的戏份。应征的演员要到在演出当天进入剧院的单人准备室后才能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身份,并拿到相应的剧本。

  这意味着在这场话剧中,每个人或恶魔只知道舞台上有二十个恶魔和五个人类及自己的身份,并不知道其他二十四个演员对应的身份是人类还是恶魔。

  所以叶迎之此时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要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只知道这个角色至少不会以女性形象出现。但可想而知,如此高的酬劳,必然对应着极大的风险和极高的挑战。

  事实上他和迟筵都不知道,在恶魔镇的人类中流传着一种说法:报酬超过一万的角色,一定不要去挑战,因为那一定是对人类而言很难的挑战,没有人类能做到不露出破绽。点数固然诱人,但如果风险太大没有生还可能,那相较之下当然还是命更值钱一些。毕竟谁也不想有命进去演戏,没命出来领点。

  更何况这个角色开价一万五点数,难度系数更是飙升。所以这个演员招募信息已经放出八天了,其他四个人类角色都已招满,这个角色还是无人问津。

  恶魔剧院□□有五个剧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不同的演出在上映,叶迎之所应征的这部叫做《恶魔降临》的舞台剧的演出时间被安排在后天的晚七点,剧目持续两个半小时,预计九点半结束,演员需要提前三到五个小时进入对应的单人准备室做准备。

  为进一步熟悉场地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第二天白天的时候迟筵和叶迎之特意买了《恶魔降临》所在剧场的演出票,依然是最便宜的席位。

  在恶魔剧院中“演员”和“观众”遵循的是不同的游戏规则,二者的生死互不影响。如果说演员还可以通过自身的应变、表演、模仿、伪装等能力来误导恶魔争取生机,观众的生死则全部都是看运气。

  每场演出都会抽取0~3名幸运观众,迟筵和叶迎之所看的第一场阿卡贝拉演唱演出时全场运气极好,竟没有一名观众被抽中,但这样的普遍好运不会次次降临。在这场话剧的中场休息时,就有两名观众被抽为了“幸运观众”,抽奖结束后很快就有恶魔工作人员来带他们离场。

  两个人表情麻木地默默跟着离开,没有呼喊,没有求救,没有抗争,仿佛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而这一次被抽中只不过是终于给他们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时刻担心死亡来临的日子画上了一个句点。

  而无论第几次看见,可能是同理心起作用,迟筵还是会觉得心中难受不适。

  《恶魔降临》演出当天,迟筵一早就买好了最便宜的观众票——他其实真的想买最好最贵的位次,毕竟这可是叶迎之第一次登台演出,但考虑到最好的位置也意味着被抽为幸运观众的概率最大,为稳妥起见,他还是不得不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直到离演出开始只剩三小时的时候叶迎之才低头吻了吻迟筵的额头,轻声和对方告别。叶迎之希望迟筵回旅馆去,等演出快开始的时候再出来,毕竟只有那里才最安全——挂绿色招牌的建筑免除一切恶魔游戏,旅馆前台的老恶魔更不会允许人类恶徒在自己的地盘上行凶。

  迟筵不会在明知险象环生的环境下做节外生枝的事情,事实上他的打算和叶迎之一样,即使对方不说他也会选择回旅店等待演出时间的到来。因而回吻了叶迎之的下唇和下颌,目送着爱人走进剧院之后,他就动身向旅馆方向走去。

  而按照对应号码进入属于他的单人准备室,拿到剧本的叶迎之则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的身份——《恶魔降临》这部剧中最强大的恶魔,来自地狱的上位恶魔,地狱的联合统治者之一。

  这样的大恶魔,即使是由普通恶魔来扮演都有些勉强,很难表现出这个角色的气质和威势,更何况是由人类来扮演。几乎没有人类能不露出破绽,怪不得一场戏的酬劳就高达一万五千点。

  叶迎之随意扫了几眼剧本,就将其放在一边,笑了笑,开始端详起准备室的其他部分。

  既然来了就试一试。阿筵可在底下看着他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ltx、zz0528、okita、一朵蘑菇、我老公叫陈信宏、爱吃糖的小甜甜、24134537、小趴、芝麻小僧、红领巾、可爱!想日^_^、阿曼、舟弋清明、无光自华、临渊、作者大大我爱你、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姑娘们的地雷,墨墨墨小鱼、21775554姑娘们的两个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三个地雷,南丁红叶姑娘的手榴弹和地雷,一个冷不防姑娘的两个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