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3章 登船
  迟筵渐渐从梦中醒来, 微微动了动身体,便发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因为病床不够宽, 叶迎之又怕扰了他, 所以只是压着一个床边蜷在那里,眉头微微蹙起, 仿佛在梦中也不甚愉悦。

  迟筵只是看着他便觉得心中满满的,暖暖的, 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笑, 努力向床的另一边挪了挪,然后伸出手,试图将爱人向床中央推一推。

  可是他力气太小了, 非但没能把叶迎之挪向自己这边,反而将本就睡得不□□稳的男人惊醒。叶迎之睁开沉黑色的眼睛,坐起身来, 微微倾身凑过去在迟筵眼皮上印下一个早安吻:“怎么不再睡一会儿?”

  迟筵弯着眼睛, 轻轻摇了摇头。他现在每天有一半多的时间都被拿来睡觉, 能见到叶迎之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他有时候疲倦得很了,也要拉着爱人的手强撑着听对方说话。怕的就是有一天,自己再也听不到了, 是以越发珍惜最后这段时光。

  其实他昨天晚上睡得不是那么熟,叶迎之离开的时候他是有感觉的。但他却不知道叶迎之是什么时候回来睡到他身边的。他知道叶迎之很忙,很累,每天都有无数的工作要做, 有数不尽的事情要打理,昨天也一定是哄他睡着后赶去公司处理事务了。但就是这么疲累的情况下爱人还要抽出大量的时间在病房里陪着自己,这份爱和关怀让迟筵心中酸软成一片,却又自私地不舍得拒绝。

  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他自己清楚。他知道自己最好的结局恐怕就是突然在某一天睡着了,然后再也醒不过来。没有痛苦,永远怀抱着第二天醒来再看见叶迎之的希望,就也不会那么不舍,那么放不下。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短,所以忍不住就想霸道地多霸占一会儿,忍不住就想让叶迎之再多陪陪他。

  “……迎之,多陪陪我好不好?”这样想着,他倚靠在叶迎之胸膛上,轻轻喃喃出声。

  我舍不得你,我真的,舍不得你。我不怕死亡,我只怕死亡让我们永远分离。

  “一直陪着你呢,小宝贝。”叶迎之轻声笑着,温柔地啄吻着迟筵的脸颊,从眼睑一直吻到耳垂,再吻到脖颈,感受着爱人单薄的身子软软的、完全的偎依进他的怀里。不由自主地将人搂得更紧。

  “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不会让你有事的。信不信老公……”

  “不仅要陪着,还要多亲亲我,多抱抱我。”迟筵半闭上眼睛,随口嘟囔着。

  “好,都听你的。”叶迎之听着他任性的话却只觉得心里越发柔软,把爱人抱到自己身前,从后面环抱着他坐着,“乖,再睡一会儿,养好了精神我帮你洗澡。”

  “迎之,我不想住院了,我想回家,回咱们的家。好不好?”迟筵小声求着,偏过身子反搂住叶迎之的腰。虽然这一整层就只有他一个病人,各方面环境布置也并不比家里差,但感觉总是不如家里好。

  他和叶迎之的家……这两年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他是真的很想回去。

  叶迎之黑眸愈深:“好,不过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海了吗?我带你去海上玩好不好?玩完我们就回家,不住医院了。”

  两人贴在一起,相互依靠着喁喁私语。直到迟筵最后实在支撑不住地闭上了眼睛,叶迎之看出他的疲惫,才哄着他睡着,把他轻轻放到枕头上,摆了个迟筵习惯的舒服的姿势,给他掖好被子,自己退到一边坐到凳子上,像昨天那样安静而专注地凝视着自己熟睡的爱人。好像能这样一直看着对方他就心满意足,永远不会腻了一样。

  其实有一点迟筵一直不知道,自从两年前他的病确诊之后,叶迎之就把公司的全部事务丢到一边,也不再出席任何社会活动,除了在医院陪他治病,其他那些借口“外出开会”“去分公司处理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外奔波着为迟筵求医问药。因为不想让爱人心里有负担,兼之一直以来得到的都是负面消极的消息,希望愈加渺茫,他更不敢让迟筵知道影响心情,所以从没有和迟筵说过,全部以工作为托词掩盖了过去。

  等迟筵彻底睡熟过去之后,叶迎之才轻手轻脚地取下自己的外套,从里面翻出一张黑色卡片。打开反复看过几遍。卡片的样式和昨天那张完全相同,只是里面的文字变了——“请您和您想为其续命的人一起,登上本月十六日早上十点从维克多港的银波号游轮,一直坐到终点”。

  他昨天派人在信箱附近安装了两个专门监控信箱的监控器,又特意雇人守在信箱附近,看是什么人来放的那张黑色卡片,然后才把自己签了名字的黑卡放回到信箱之中。

  一个小时之后,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一手举着棒棒糖,一手拿着黑色卡片,奔跑着把新的黑色卡投进了他的信箱中。

  男孩是街口便利店老板的儿子,什么都说不清楚,只说是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给了他十块钱,让他把这张黑卡投进那个信箱里。

  然而叶迎之调了附近几条街的所有监控录像,都没有发现男孩口中的那个可疑的黑衣人。

  更为诡异的是,他放回到信箱中的那张签有自己名字的黑色卡片不见了,而监控录像和负责看守信箱的人都清楚地表示,这期间除了男孩之外再没有其他人接近那个信箱。

  叶迎之拿着黑色卡片沉吟了片刻,笑了笑,把卡片收回到口袋里。

  他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船作为接应。不管对方耍什么花招,他都不怕。如果这真是一个特意利用阿筵引他上钩的骗局,他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他已经立好了遗嘱,安排好了一切后事。

  如果阿筵还是救不回来,他就会独自驾着船带着阿筵驶向远洋,等阿筵停止呼吸之后就让船沉下去,陪着对方永远永远在一起……他已经做好了陪着爱人一起死在大海之中的准备。

  但是内心深处,他还是渴望着,真的有奇迹发生,他能带着他健健康康活泼黏人的阿筵一起回家,回到属于他们两人的家。

  *****

  五月十六日,银波号停靠在维克多港,等待着她的客人们上船。

  在来这里之前,叶迎之早已经将这艘邮轮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却没发现什么异样。银波号隶属于国内一家公司,主要用来承接一些出海多国游的休闲旅游项目。这次她将从维克多港出发,历经十一天十夜,途径四个国家的港口,最终到达位于南美洲的k国,澳门赌博网站:再组织乘客们统一从k国机场乘飞机飞回国内。

  无论是拥有银波号的那家公司,还是此次旅行行程的相关方叶迎之都派人查过,但都没查出任何疑点。他甚至查不到,到底是什么人为他和迟筵办理的登船手续,然而两人的名字确实出现在银波号系统中的登船名单中,所有资料全部正确,对方甚至为他们垫付了每人两万余元的预定费用。也就是说只要签署了那张黑卡,至少可以免费获得一趟出海游的机会。只是不知道像他这样收到卡片的人有多少,这是不是一个只单独针对他而设下的局。

  真是慷慨的魔鬼。叶迎之勾起唇笑着。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查不到对方的信息这件事非但没给他带来挫败感,反而让他对这次旅行越发期待了,心中泛起隐隐的热切——在此之前,他还没有遇见过做事情能滴水不漏到让他发现不了丝毫马脚的对手或是人,他甚至开始有些相信对方可能是真的恶魔了——那也就意味着,对方可能真的能给他他想要的东西。

  对方可能真的能救阿筵的命。

  这个想法让叶迎之的心隐隐膨胀起来。

  只要对方有能力,让他用什么换他都愿意。他怕的是对方也根本无能为力。

  在了解到银波号的情况之后,叶迎之就在暗中通过第三方为四名自己信赖的手下也办理了登船资格,并让秘书给两名可以照顾迟筵的医护人员同样购买了船上的席位。他和迟筵带着两名医护人员上船办理手续;其他四人则分开上船,只会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接应和支援。此外叶迎之私人的船也会一路跟随,在有突发情况时提供支持。

  银波号地上共有七层,其中第三层船头是船长室,是整艘船视野最好的地方,船长室下面一层对应的地方则是总统套房。套房拥有一整间环绕了整个船头的半扇椭圆形的阳台,可以全方位地一览海上的风景。此外套间中还有两间带浴室卫生间的卧室,一间书房一个客厅和一个小餐厅。

  黑卡只说让他们上船坐到尽头,并没有规定他们的房间,叶迎之就提前定下了总统套间。两名医护人员就住在他们隔壁房间,便于随时照顾迟筵的身体;其他四人则分散在船的各层之中。

  迟筵什么都不知道,他真的以为是叶迎之也知道他身体情况不好所以特意陪他出来玩,对这一次旅行满怀期待——他已经两年没有和叶迎之一同出门旅行了。叶迎之当然要尽全力让他玩得舒舒服服开开心心的。最安全方便的办法当然是直接和对方公司洽谈把这艘船这次行程整个包下来,但是想到那张神秘的黑卡,叶迎之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迟筵在登船这天精神头好了许多,看上去人也精神活泼,回到房间里换了衣服就扒到阳台上去看海。

  叶迎之怕他被海风吹着,拿了衣服出去给他披上,陪他看了五分钟,就把他抱了回去。

  迟筵这两年来透气的机会一直比较少,心里有些舍不得,巴巴地回头看,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就乖顺地窝在叶迎之怀里,叶迎之抱他回去他也不反抗。

  套间通向阳台的是一整套环形透明玻璃门和玻璃墙,玻璃门内侧挂着遮蔽性很好的窗帘,拉开窗帘就可以透过玻璃门直接看到船外的景色。

  叶迎之把迟筵抱到客厅沙发上,将窗帘全部拉开,然后坐到迟筵后面,把下巴轻轻搭在他肩头,从后面环住他轻声道:“在屋里看吧。阿筵,等你好了咱们开我们的船出来,你就可以在甲板上随便吹风随便跑了。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鸿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远岫、珩哑、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一朵蘑菇、珩哑、camilla、saeki、sai16384、一朵摇曳的小花、爸爸等我、ciu、殿下怀了朕的龙种!、蛋卷、泪璑心、禾小平、壹零、savages、我是傻白甜我怕谁、伊予姑娘们的地雷,squirrel、okita、舟弋清明姑娘的两个地雷,小趴姑娘的三个地雷,一个冷不防姑娘的手榴弹和临渊姑娘的手榴弹和火箭炮~

  发完这章我的专栏总字数就突破200万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