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2章 邀请
  迟筵不知道该怎么和朋友们解释, 不过是过了一晚上的时间,自己的身份就变成一个帝国的继承人了。

  不过很快就该放冬假了, 他想邀请安迪他们去东暗帝国做客, 所以委婉提到:“你们要去我家玩吗?我叔叔、也是我名义上的干爹想要见见你们,他说如果你们去的话, 会好好招待大家。”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他最终还是接受了叶迎之的这个设定。

  其实说起来, 迟筵小的时候叶迎之都不许他叫自己叔叔, 一直让他叫自己名字。迟筵暗自猜测邪神大人可能是怕自己从小产生“邪神叔叔比我老很多”的错觉。现在两人从外表看上去差不多大,他倒是不怕迟筵嫌他老了。

  “你叔叔?”安迪疑惑道,“迟筵, 你不是被隐居的老魔法师收养长大的吗?”

  “……我家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之前隐瞒了一些信息。你们去了之后就明白了,我叔叔他人很好的。”

  有同样情况的雷云倒是很理解迟筵的做法, 而且从镜中看到的景象早已猜到迟筵来历不凡, 闻言并没有过于惊讶, 反而帮着解释了两句。

  芙蕾达则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个,听说之后就一直喊着要去。

  就这样,冬假的第一天,一行四人一起利用埃尔法大陆的大型传送魔法阵传送前往东元大陆, 再从大陆中央传送至东暗帝国。

  刚从东暗帝国王都中心的魔法阵踏出没多久,就有一队甲胄齐整、军容整肃的黑甲骑士骑着毛色统一的黑色骏马踢踢踏踏地向他们行来。

  四人齐齐停住脚步,互相看了看,安迪低声道:“……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 为首的骑士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利落地带头下马,恭敬地单膝跪地道:“奉陛下之命,来接殿下回宫。”

  后面的骑士也齐齐地跟着下马单膝跪地行礼。

  其他三个人顿时都齐齐看向迟筵。

  迟筵先让骑士们起来,然后才看着友人们小声解释道:“就是这个情况。我叔叔是这里的王。”

  “东暗帝国的……王?”雷云重复了一遍。

  东暗帝国无疑是整个东元大陆,甚至是整个下界最强大的帝国之一,虽然一直低调行事,但却没有哪个国家敢小觑。雷云没有想到迟筵居然是这个神秘帝国的宗亲,而且看样子颇受帝国皇帝的重视和喜爱。

  他突然想起来,迟筵介绍他这位叔叔的时候,说的好像是“我叔叔、也是我名义上的干爹”……

  这时就听到迟筵继续道:“我叔叔一直没有婚配也没有子嗣,所以过继我去做继承人。我就是他一手抚养长大的。”

  *****

  叶迎之是真的在帮迟筵实现他“想当国王”的愿望。

  接下来的日子里,迟筵就一面继续在斳商学院学习,一面跟随叶迎之学习各种治国之道。渐渐的,叶迎之开始让他独自尝试处理帝国中的各项政务,只在必要时于一旁提出指导意见。迟筵的思想慢慢变得越来越成熟、务实,在东暗帝国朝野之间也更加有威望。其间他帮助和自己理念一致的雷云夺回了本应属于他的王位;也帮助安迪揭穿了欧米伽帝国王庭之中的黑暗和阴谋,间接帮他的母亲报了仇;并且帮助芙蕾达实现了她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武馆的愿望。但图隆老师却在他们毕业前夕长睡不醒,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叶迎之以他叔叔的身份陪他一起去参加了图隆老院长的葬礼,安慰他说图隆是时光女神的忠实信徒,死后灵魂会归向时光神殿,等到他们回到神界后就一定还能看到他。

  五年后迟筵从斳商学院毕业,没过多久叶迎之就正式退位,将帝国全权交给自己宠信的“侄儿”打理。

  迟筵在这个位置上做得很认真,也很出色,但他很快就开始有些厌倦人间的这种王权贵族生活,开始怀念起自己之前和叶迎之无忧无虑的闲逸生活,于是他开始按照心中的设想着手推动政治改革——由帝国原本的君主□□制度改革为君主立宪制。

  这项逐步推进的改革用了他十年时间,期间也有内忧外患,有层出不穷的动乱和质疑。好在他最后成功了,终于可以功成身退地放手离开。并且东暗帝国的改革也辐射并带动了整个东元大陆的政治变革,东暗帝国的成功成为了其他国家学习和参照的样本。

  只可怜黑暗之神拿回自己的国家之后发现整个国家已经全部变样,自己这人间帝王也是做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又不敢去找邪神讨要说法,所以只好咽下苦楚,委屈地跑去西元大陆偏僻地带又建了一个国家来满足自己当国王的爱好,而彻底对东暗帝国放手不管。

  是以在东暗帝国的人民眼中和历史记载中,就是迟筵退位之后,由议院拥立另一位皇族宗室称帝,但此时的帝王已经没有往日那般至高无上的权力。而迟筵因为在大陆上推行了具有重大意义的改革又在改革成功不久后主动退位,而成为了下界历史上一位很有传奇色彩的君主,包括他与上一任皇帝、他的堂叔之间隐约流露出的暧昧都为其本身增添了一丝神秘和戏剧色彩。也有传闻说,他退位之后是被神带上了神界,享受上界的荣华。这之后又有传闻流出,说他就是被邪神所宠爱的那个人类,他在人间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他和邪神无聊之时的消遣和把戏……

  但这一切都和迟筵和叶迎之没关系了,因为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

  他们在神界度过了悠长而甜蜜的时光,终于有一天,一直被邪神捧在手心宠爱的人类躺在神床上睡着了,并且再也没有醒来。

  邪神在他的身边守了他三天,最终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让自己意识消散,重新回归为无意识的,仅仅代表邪神的能量体,用磅礴强大的能量将整个神殿包裹封存起来。

  ——直到这个世界毁灭,没人能再去打扰他们。

  *****

  度完蜜月旅行的迟筵和叶迎之一同回到永恒之中。

  迟筵气得家暴,捉住叶迎之按着捶打,骂又骂不出口,最后只能恨恨憋出一句:“叶迎之,你,你不能这么耍赖!”

  叶迎之笑着把他按进怀里哄他:“阿筵,你之前不是说没有见过神,想去一个有神的世界看一看吗?所以我才安排咱们去这个世界度假。”

  可是让我当你的祭品,整个人被你宠着娇惯长大所以天天就对你撒娇什么的……分明就是你无赖的恶趣味吧!

  迟筵靠在他胸膛上,想了想道:“我不管。轮回这么多世也是,出去度蜜月也是,都是你是各种邪物欺负我。下次出去玩我要早死,早死变成大魔鬼然后吓唬你。”

  “好好好,都答应你。”叶迎之纵容道,“不过就算你变成了鬼,我也不太可能是人,怎么会被你吓到?”

  “不管不管,”迟筵在神界这一世中养成的骄纵脾气短时间内还改不回来,在叶迎之怀里扭动着胡乱蹭着撒着娇,“你就算不是人也要想办法以为自己是人。让我吓一次嘛,好不好,迎之——”

  “好。”叶迎之闭了闭眼,忍耐地把他抱起来,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咬着他鼻子尖道,“……真是心肝宝贝了,这么能磨人。什么都好,怎么都依你。”

  虽然他在轮回中除非遇见邪极那样的特殊情况一般没有记忆,但他的意识即为规则,他在带迟筵出去玩的时候确实能影响一些两人的设定,比如去什么样的世界玩,玩完之后马上一起回到永恒,这些都是可规定可操纵的,只要他提前安排好就可以。

  但是即使已经安排好一切,一些事情可能也不会如迟筵所希望的那样顺利发生。

  比如——如果他在死之前就已经遇到叶迎之,彼时的叶迎之不管是什么身份,又怎么会轻易地愿意让他去死?

  那必然会是不惜一切代价地牢牢抓住,绝不放手。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分开他们。

  *****

  俊美的男人安静地坐在病床前,静静地看着床上熟睡的爱人,半晌后犹豫地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对方的头发,但在接触到的前一秒却又小心翼翼地收了回来,似乎怕惊扰到对方一样。

  阿筵这些天治疗很不舒服,难得能睡得这么安稳,他实在不忍心碰一下。

  他的目光从爱人瘦削苍白的脸上滑过,最后落到那双同样苍白的,可以清楚看见青色血管的细长的手上,眸中闪过了一丝痛楚。阿筵又瘦了,听护士说这两天因为难受根本吃不下饭。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代替对方承受这一切痛苦;但是不能,非但不能,他甚至没有丝毫分担的能力。

  别人都以为他叶迎之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只有他自己清楚,在他最看重的这件事、最心念的这个人这里,他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可即使男人已经尽可能地不发出任何声音,病床上的人还是自然地醒了过来,一双纯黑色的眼睛渐渐睁开,在看清自己旁边的人的时候整张面孔都泛起了亮色:“迎之,你回来了。”

  “嗯,忙完了就回来了。”叶迎之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把爱人的手放在自己手中轻轻握住,“阿筵有没有想我?”

  “没有。”嘴上说着没有,迟筵却用眼神示意叶迎之离他近一些,然后勉力抬起身子,在对方脸颊上印上一个柔柔软软的吻,许久才不舍地放开。

  看着迟筵这样乖巧信赖的样子,叶迎之忍了又忍,才维持住了表面上的镇定,至少不会让爱人发现异样。他这次离开,其实是亲自去s国拜访一位在该领域极有名望的医学专家,向他询问迟筵的病情,因为不想影响迟筵的心情才假称是去国外分公司谈生意。但是结果依然不理想,对方坦率地说,按照现在的情况,迟筵可能活不过今年六月。

  这两年里他已经延请了无数名医,四处寻求能为迟筵治病的方法,甚至亲自学起了相关方面的医学知识,现在叶迎之甚至可以毫不谦虚地说,他在这个领域也算是小半个专家了。但是请得医生越多,尝试的方法越多,随之剩下的希望就越来越小——至今为止,对于迟筵的病,没有一个人给出过乐观的结果。

  这次s国的那位医生甚至更加直截了当地说:“只有神祗或是魔鬼才有可能救迟先生的命。”

  神祗或是魔鬼……

  叶迎之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自己挂在一旁的外套。

  迟筵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还是在忧心自己的病,便执起他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好了,迎之,没有关系的。我这一生能够遇到你,已经觉得很快乐很值得了。”

  他的话全部出自真心,并不仅仅是对爱人的宽慰。他是孤儿出身,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叶迎之给了他爱,给了他家,让他觉得这一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听他这么说,叶迎之心中更是翻江倒海,酸楚难言。他闭了闭眼,站起来倾身在迟筵嘴角吻了吻,沉声道:“别瞎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要献出我的灵魂,我都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是我此生最珍贵的,死都不会放手的宝贝。

  迟筵精力不济,醒来不过一会儿就又觉得倦了。叶迎之坐在他身边哄着他入睡,等他睡熟了才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拿着自己的外套离开。

  回到公司后一路上都有人向他问好,他也没什么心思回应,脚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从外衣内部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黑色的请柬样式的卡片。

  卡片的样式很方正,也没有多余的装饰,打开后可以看见里面用银色的笔写着几行字——

  尊敬的叶迎之先生:我们诚挚邀请您来参加恶魔的游戏,在这里,您可以得到一切您想得到的东西,权力、地位、财富、爱情……甚至生命。如果您愿意参加,请在卡片上签上您的名字,于三日内将此卡放回收到它的信箱之中,我们会进一步联系您。

  作为一个相信科学的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叶迎之一向对这种所谓的“神”“恶魔”等不屑一顾。如果是往日收到这样一张卡片,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地扔进垃圾桶里。可是当他的目光看到“生命”那两个字的时候,卡片就像拥有魔力一般,让他再也无法轻易扔掉了。

  权力、地位、财富、爱情……这些常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都不缺。但是生命……如果阿筵不在了,他拥有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只要能救阿筵,只要有一丝希望,即使是一个拙劣的骗局,他也愿意尝试。

  他就像是一个绝望的溺水之人,又像是一个即将失去一切的赌徒,不肯放弃任何一丝可以获救或是翻盘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加更~第二个番外啦~

  所以如文中所说,这一次的叶三依然不是人,但目前正因故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