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1章 帝国
  迟筵不忍再继续听下去, 连忙以“讲座快要开始了”作为借口拉着安迪离开。

  斯特芬学院是学校中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其中的学生都是已经有一定修为甚至小有名望的魔法师、武者或学者, 并且和大陆上各个帝国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斯特芬学院由西元大陆上一名著名设计大师主持设计而成, 从外表上看平平无奇,整体建筑成“日”字形, 只有四层楼高,颇有传统韵味。但走进其中就可以发现别有洞天, “日”字上面的“口”部分向下深挖了四层, 且地下一层是完全挖空的,也就是说地下一层有一整片露天的庭院,可以直接看到整个天空, 接受阳光的照耀。

  学院中经常会请各界有名望的人士来做一些讲座,只要得到消息,其他学生也可以登记入内去旁听。

  今天的主讲人是欧米伽帝国的宫廷大魔法师。

  迟筵看见了雷云, 便和安迪在他旁边落座, 只是一听主讲人开口就愣住了——这个声音他记得, 就是那天晚上他在祭坛上听到的,外面试图进入混沌之门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因为十分尖细很有特色,他一直都记忆犹新。

  与此同时, 迟筵发现安迪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他问着自己的好友。

  “没事。”安迪抿起唇,轻轻摇了摇头,但是脸色依旧苍白。

  直到讲座结束,安迪才带头匆匆走向后山僻静无人处, 并在他和迟筵周围用魔法施了一个禁制屏障,然后崩溃一般捂住眼睛,轻声道:“那个人……就是那个人,我记得他的身影和施咒时的声音,就是他杀了我的母亲。”

  他父亲只是欧米伽帝国的一个小贵族,但他母亲却是当时一位刚刚隐退的著名帝国大臣的独女。他那时候才九岁,父母因感情不和而分居,他和哥哥姐姐趁着休息来母亲这里度假。那天他在哥哥和姐姐在外面玩受了委屈,便独自跑回母亲的房间寻求安慰。他的母亲也是一名魔法师,只是天资比较平庸,发现情况不对之后就把他藏在自己的床下,并施了一个藏匿魔咒将他隐匿起来。

  他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穿着黑袍遮住头脸的魔法师从窗户处闯入,用尖细的声音念着咒语杀死了他的母亲。

  更让他绝望的是,之后所有亲人、包括他的父亲在内都匆匆掩盖了这件事,在明知道母亲死于非命的情况下也只是象征性地追查了凶手,而并不没有真的用心去寻找缉拿真凶。

  一晃眼已经十年过去了,这件事已经变成埋在他心底的一根刺,一块霾,却没想到却在这样的场合下再次遇见凶手。

  迟筵安慰了友人许久,再把对方送回寝室后心情沉重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和黑鸟讲了这一天的见闻。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巧,他在祭坛傻傻地守了八天都没有发现线索,却在讲座上发现了嫌疑人,而对方还正巧是友人的血仇。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只匿名报告给图隆老师就算完,我想亲自去查一查,他们试图接近迎之的祭坛和神像的目的是什么。”

  “随便你,”黑鸟道,反正不管你怎么折腾都没关系,“不过你可以考虑把你那位叫安迪的朋友拉入伙,我相信他的目标和你是一致的。你也可以寻求图隆老师的帮助,我想他会支持你的。”

  黑鸟在得知图隆是时光女神的信徒之后就隐隐猜到,这位老人怕是已经知道了迟筵和艾默尔大人的关系。

  在黑鸟的帮助下,结合从安迪和图隆老师告诉他的信息,迟筵渐渐对下界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人间并不是他看到的那样祥和,下界有两块主要的陆地,被称作西元大陆和东元大陆,大陆上的帝国间彼此勾心斗角、吏治**,同时每个帝国都野心勃勃,试图吞并其他国家,重建曾经统一的神圣帝国的辉煌和荣耀,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同阶层的人们见生活差异极大,机会极不均等,迟筵出生所在的那种狭隘落后的小村庄并不是个例。此外还有一些小的陆地,比如他们所在的埃尔法大陆,是相对中立置身事外的地方,各方面矛盾也不如两大大陆那样尖锐,所以身处学院中的迟筵更是一直没有感受到现实中的那些问题。

  意识到这一切的迟筵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在他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的女人。他的心无端的越发沉重下去。

  而有了那个宫廷法师作为切入点之后,他们通过调查发现,那些人试图进入祭坛的目的是希望借用人间罕见的邪神的力量来实现发动战争吞并邻国,最终统一大陆的野望。这期间经过图隆老师的建议,孤儿出身被街上武馆师父收养长大的芙蕾达和隐姓埋名的蓝琴帝国五皇子雷云也被吸纳进了迟筵和安迪的队伍,和他们一起做这些调查工作。

  因为维护迟筵的事,图隆老院长受到了一些质疑,但同时这过程中他也不是那么相信自己身边的这些同事们了。这已经牵扯到了大陆上的帝国势力,他担心打草惊蛇,所以他宁愿这样不着痕迹地指点着孩子们“胡闹”——或许也不算是胡闹呢,他们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年轻人身上还有最朴素的正义和最蓬勃的热情。况且,他们的背后站着最强大的,或许还有些蛮不讲理地护短的神祗。

  迟筵晚上又悄悄溜去了祭坛。他向图隆老师请教过其他召唤神祗的法子,但老师说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平时都是主动听神召唤,从没试过“召唤神”。事实上听到他的问题后图隆老院长的表情还有一瞬间的奇怪,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所以迟筵还是不得不一直用老法子来召唤叶迎之。

  今天他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一直都没睡着,就悄悄在叶迎之胸口扒着,也不说话,好像很忧郁的样子。

  看他这幅模样叶迎之简直心都要碎成一片片的捧给他了,迟筵要什么他都会给,只恨不得把人揉进心肝里哄着。

  但迟筵什么都不说,他也只能一点点耐着性子地哄:“宝贝,阿筵,怎么了?今天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迟筵把脸埋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腰,闷闷道:“我在想,我要是国王就好了。我一定会让我的人民都过得很好的。”

  这话说得天真又幼稚,叶迎之却舍不得笑他,反而道:“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说着,直接牵着迟筵的手,拥着他离开祭坛,在天空中变化成一只黑色巨龙,载着他向远方飞掠而去。

  叶迎之带着他飞往东元大陆的最北边,迟筵向下看去,视野中渐渐出现了延绵不断的雪山、黑色的冷硬而森严的堡垒,和大片大片的松林。

  最终他们在一座黑色的庄严肃穆的城堡前停了下来,迟筵从龙身上滑下来,叶迎之重新恢复人形,牵着他向前走去。城堡移山而建,占地极广,气势磅礴,一眼望不到尽头,一路上所有身穿黑色甲胄的将士们全部恭敬地单膝跪在地上,低着头向他们行礼。

  “这是什么地方?”迟筵四处打量着城堡中的装饰和摆设,好奇地问。

  “这里是东暗帝国的王宫。黑暗之神的爱好就是在人间做帝王,所以建立了这个帝国,自己做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你说你想做国王,我就在刚才和他把这个国家借了过来。现在我是帝国的皇帝。”在神的法术影响下,下界的人类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皇帝已经换人了,也不会发觉其中的异样。

  “那我呢?”

  叶迎之微微俯下身子看着自己的爱人:“你还太小了,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我是不会让你直接在下界胡闹的。你先跟着父王好好学一学再说。”

  “父王?”迟筵看着叶迎之,瞪大了眼睛。

  “嗯,”叶迎之唇边泛起一抹笑意,“在我的设定里,我是一直独身没有婚配也没有子嗣的年轻的王,你是我从宗亲里过继来的继承人,下界的人眼里我是你的叔叔,也是你的义父。所以随便你,叔叔、父王、干爹或者义父,这些称呼都可以,我的小王子。”

  他黑色的眼睛里隐含淡淡的戏谑:“可别忘记喔。”

  迟筵快要被他的无耻气哭了。明明是一大把年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神,给自己还要设定成“年轻的王”,还要从关系上占自己便宜,坏透了。

  叶迎之看着他愤愤又说不出口的样子,笑着低下头在他眼睛上轻轻亲了一下,伸手将他抱起来直接抱到书房:“来,干爹今天先给我的小王子殿下讲讲我们国家的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趴、okita、一只滚筒、狐狸、虾仁乌冬喵、黑糖麦子、一朵蘑菇、泪璑心、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珑俊世界第一甜、爸爸等我、最爱你好二、蔚蓝色的时光海姑娘们的地雷,一只滚筒姑娘的两个地雷和一个冷不防的手榴弹和火箭炮~

  叶三可能真的是角色扮演有瘾==

  这个番外计划得不长,像之前说的一样就是比较小白宠宠宠没什么剧情,所以参照第一世应该会省略掉治国和征战的内容,所以大概下一章这个番外就要完结了~然后开启下一个番外。谢谢姑娘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