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50章 下界传言
  迟筵没想到自己调用叶迎之力量的事情居然已经被四分之三的队友发现了。小说他思索了一番, 决定采纳雷云的建议, 先去图隆那里打探一下情况。

  迟筵过去的时候霍奇先生刚离开, 两人正好错过。迟筵走进图隆老院长的办公室中,还没开口,对方就像是已经知晓了他的来意,眨眨眼微笑道:“霍奇已经来过了,我告诉他那是我给你的护身的法器的效果。”

  迟筵愣了一下, 一时没能反应过来:“老师……?”

  图隆向他挥挥手:“所以没事了,回去吧。记得和我统一口径。我相信你。”

  迟筵回到寝室, 见到了黑鸟, 黑鸟一下子扑棱着翅膀飞到了他面前:“迟、迟、迟迟,我知道你上次说的那个测试到底是测试什么的了。”

  迟筵坐在床上, 黑鸟开始详细地给他讲关于那个测试的事情。

  迟筵听完后点了点头:“这样就都说得通了。”所以说, 上次就像这次一样,也是图隆老师帮自己遮掩逃避的。

  再稍一转念,他就想到了那个流言的出处。对黑塔和混沌之门的事知道得很清楚,故意把自己编造进流言中以转移注意力……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那天晚上混沌之门外的那批人所为。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潜进黑塔中试图打开混沌之门是要做什么,但他们既然没能达成目的, 应该不会轻易放弃,极大可能还会再试图潜入。

  迟筵自小被娇惯着长大,自然对对方把自己立出来做靶子的行为很是不快。他热血上头, 立马做了个蠢决定——他决定从今天晚上开始天天都去祭坛守着,等那群人再来就悄悄看他们到底是谁,然后匿名举报给图隆老师。

  他一连七个晚上夜夜去祭坛, 潜入者没有等到,反倒是邪神很高兴。第八天的时候迟筵就觉得撑不住了,在神界的时候起码还有玉露和神酿喝,那些都可以帮助他的身体迅速恢复,消除疲惫,在人界毫无补给的情况下这么折腾,他可受不了。

  只有两人在的时候他也不在乎什么形象面子,像小时候一样可怜兮兮地抱着叶迎之撒娇,叶迎之心疼得不行,特意回神界给他取来了玉露喂他。迟筵喝下,觉得身体状况瞬间好了不少,亲昵地抱住叶迎之亲了亲。

  结果骗完玉露喝的迟筵第九天不去了。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守株待兔的行为是多么得愚蠢,多么得难以实行。可怜邪神大人还巴巴地在神界揣着玉露等着自家祭品宝贝的召唤。

  第十天的时候迟筵去上神学史课,依然坐在安迪旁边。

  安迪兴奋地告诉他:“今天终于不是霍奇先生了!霍奇先生外出参加学术会议了,二年级的杜金老师来给我们代课!”说完一脸期待的表情。

  迟筵有些疑惑:“有什么区别吗?”

  安迪道:“我哥和我姐都是在斳商学院念的,高年级里对杜金老师的课评价很高,都说他的课很有意思。会讲很多神界诸神的逸闻和小故事,不是像霍奇先生那样照本宣科。”

  就在他们说话间,杜金先生进来了。

  迟筵一开始还满怀期待地认真听着,慢慢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我们刚才说到艺术之神爱上了声音之神,却求而不得。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猜霍奇先生一定没讲给过你们,一直以来在下界受到敬畏的上位神邪神,他的爱人是一个人类,而且邪神很是宠爱他,宠爱到整个上界都人尽皆知。有一次,邪神带着他的宠儿去参加艺术之神举办的展览,有神看见他们躲在艺术之神的花园的雕像之后亲密地亲吻,邪神眼中充满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宠溺与占有欲……”

  迟筵悄悄拍拍安迪:“我说……”

  安迪正听着津津有味,目不转睛地盯着杜金老师,头也不回地道:“等等,下课再说。”

  迟筵只好自己痛苦地回忆了一下,发现杜金所讲的关于艺术之神的展览那件事居然是真的!并不是胡乱编造的。可是他那时候被叶迎之搂着躲在雕像之后的角落里,根本没有发现有别的神看到……叶迎之应该能发现吧,可是他根本不管这些事,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只图自己舒服愉悦!简直气人。

  比起霍奇先生的平板无趣,学生们显然更喜欢杜金老师讲的这些逸闻故事,讲到激动处还会不停地催促他讲下去,讲更多的,一节课上完,所有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下课后安迪终于顾上回应自己的友人:“迟筵,你刚才找我什么事?”

  “就,就想打听一下杜金老师一直都是这么讲课吗?……讲邪神和他的爱人的故事之类的。霍奇先生不是说过邪神是上位神,出于尊敬,所以下界很少议论他的事吗?”

  安迪坏笑着看着他:“你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叫做‘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邪神和他家的小爱人就属于这种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啦。这是杜金老师最拿手的故事,他给每届学生都讲过,我们升上二年级后上他的课还可以听到更多的。霍奇老师是春天女神的神眷者,他的行动会牵连到春天女神的,所以他平常也会格外谨言慎行,注意不出差错。但杜金老师只是普通人类,本身也比较不拘小节,所以反而可以随便说无所谓,没有哪个神会刻意对付一个凡人的,哪样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说得好像他很了解神一样。

  “杜金老师既然不是神眷者,那他是从哪里听来这些传闻的?”

  “你这样想,像邪神宠爱一个人类,还宠成这个样子这种料,神祗们是会忍不住和自己的神眷者信徒分享的;神眷者们听到这种消息,也会忍不住私底下告诉自己亲近的人。杜金老师可是在咱们学校的神学院工作,人缘还很好,当然能听到很多这种故事了。”

  安迪还以为迟筵这次突然这么多问题是因为对邪神和他的爱人感兴趣,毕竟下界人类想象中最强大的、象征着邪恶的神祗居然宠爱一个人类,这件事天然的容易引起人的兴趣和关注。

  难得友人对什么事表现出这么大的兴趣,安迪开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给他继续讲起来:“……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我们上了二年级的课后杜金老师可能会讲,也有可能不会讲,毕竟神界有意思的事太多了,每年都有新鲜事。我哥没听过这个故事,我姐听他讲过,又讲给我们。邪神的爱人的性别也有些模糊,大部分传闻中他都以男性的模样出现,但是据说有一次邪神在自己的神殿中举办宴会,有人见到他的爱人穿着一袭银色的长裙,独自坐在花园的长椅上,好像睡熟了一般,白色的花瓣轻轻飘落在他的身上,美得不可方物……”

  这件事也是真的。但迟筵发誓只发生过一次!没想到就流传到下界了。月光女神有一定的性别认知障碍,以为他是女孩子,所以在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用月光织了一套华美的长裙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

  全神界都知道月光女神有性别认知障碍,最经典的故事就是她自己和战争之神的爱情历程。月光女神是一个比较传统保守的神,一直以为战争之神是一位英武的女孩子,所以对对方动心后纠结犹豫了好久,才终于下定决心要勇敢地追求她眼中的“美丽的姐姐”战争之神。两人最后虽然是喜剧收场,也解除了误会,但中途实在是闹出了许多笑话,为神界茶余饭后闲谈增添了很多话题。在这种情况下,迟筵自然只能心领女神的这份好意,再澄清自己是男性,而不会对月光女神送来裙子做礼物有什么不满。

  可不知道叶迎之发什么疯,突发奇想说想看迟筵穿上那件衣服的样子,还说自己也可以穿裙子给他看。迟筵才没有爱人那么多奇怪的爱好,并不想看叶迎之穿裙子的样子,最后答应他自己只穿一晚上给他看。

  迟筵记得自己穿上裙子后也不是安迪描述的那个样子,而是一看就是很好欺负的模样。不同于时光女神的端庄或是春天女神的自信,他穿上那件月光长裙后就是显得整个人很单薄,有些弱气,好像可以被人纳入掌下肆意欺负的样子——叶迎之当天也的确变着法地狠狠欺负了他一通,不过他被欺负狠了,觉得叶迎之实在过分,第二天也反打了回来。那天叶迎之自知理亏,就一直老实任打。

  没有想到这件事下界居然也知道了。不过好像幸好下界还不知道他打叶迎之的事。

  安迪说完后有些唏嘘地道:“也不知道邪神的爱人到底是有多美多迷人,居然能把一位神祗迷成那样。不过据说邪神对自己的爱人占有欲很强,基本不放他一个人出神殿,我们大概是看不到了。”

  迟筵默默看着他:你醒醒,你嘴里说的就是你面前的老同学。你不要自我催眠,睁开眼看看我好吗?

  然而安迪并听不到迟筵内心的声音,只听他继续道:“……对了,还有特别刺激的邪神的人类爱人打邪神的故事。据说有神目击到,说是那位人类特别义愤填膺地在神殿花园里打邪神,和小奶猫用肉垫拍人似的,邪神就一脸宠溺特别享受地坐在一边让他打。人类打着打着脚下一滑就被邪神搂进怀里了……”

  迟筵:……你们听说的和我经历的好像不是一个版本。你们的旁观者滤镜有点重。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绵小绵、花开荼蘼落雪成白、゛姽婳、saeki、千夜浮夕、泪璑心、梦夜寐、_沐也、阿鱼鱼、花花、紫蝴蝶、无光自华、葫芦呼噜、一朵蘑菇、雪川清柳、okita、黑糖麦子、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姑娘们的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小趴姑娘的两个地雷,山有木兮木有枝、司南捧着糖水草莓姑娘们的三个地雷,取瑟而歌、么一熬姑娘的手榴弹,一个冷不防姑娘的三个地雷和火箭炮~

  作者:旁观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