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48章 怨魔
  邪神大人宠到无法无天整个神界都无可奈何的小宝贝居然跑到了下界, 而邪神大人还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抢回来,这可以称得上是整个上界近期最大的新闻了, 不知有多少神都在暗中关注着。

  “不, 您并不不老,您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年轻貌美的……老的人是我。”图隆赶忙说, 句句发自肺腑。法师战士都会比一般人更长寿,更不要说他还是一名神眷者, 他从少年时代开始侍奉时光女神, 至今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他一天天老去,垂垂老矣,而他的神依然青春依旧。

  “何况, 邪神大人才是真的……老牛吃嫩草。他们也没说过邪神大人。”为了逗自己的神开心,图隆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何况做了这么久的忠实信徒,图隆也更多地了解到神祗们的日常生活并不像很多人想得那样无忧无虑、庄严神圣。

  时光女神的声音里果然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话语中也多了几分俏皮:“……他们才不敢。他们只敢在背后编排我。”

  *****

  神光测试之后不久就是斳商学院传统的中期野外实践时间。这段时间内不同院系的学生们会被随机分为不同的小组, 学校会下发五十个实践探索任务, 每个小组随机抽取一个任务完成,根据完成的表现进行评定。每个学生会被分到怎样的队友、抽到怎样的任务都是完全不确定的,据说是因为斳商学院认为学生们应具备和不同的人合作、解决突发问题的能力。

  和迟筵一组的有使用双刀作为武器的红发武者少女芙蕾达,同为神眷者、跟随霍奇先生修行的药师雪莉, 以及人类弓箭手少年雷云和专精土系的魔法师开瑞坦。

  他们的任务是去埃尔法大陆上的霍顿荒原上寻找并探索一处废弃的要塞的遗迹,并带回他们冒险的证据。这意味着迟筵要至少离开学校一个月。

  所以在出发之前,他又偷偷溜去了禁地黑塔那个祭坛。

  这一段时间图隆恰好外出参加神学史研究的学术会议,迟筵也就没机会向自己的神眷者前辈请教其他召唤神的方法, 所以只好按照上次的办法躺在祭坛中,轻声念起献祭的咒语——他一定又会被那个献祭咒语形成的禁制屏障困住,只能留在祭坛上等叶迎之满意了才被放出来。

  不过想到将有一个月无法以任何形式见到叶迎之,澳门赌博网站:迟筵就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

  很快,同上次一样,祭坛中渐渐浮现神祗的身影。

  迟筵直接冲了上去把叶迎之扑抱满怀,压在了祭坛上,之后就那么趴在他胸膛上,被对方环着,开始絮絮叨叨地讲起了自己最近的生活和即将要开始的离校探索冒险。

  在听到“外面没有祭坛,我大概要有一星期见不到你”的时候,叶迎之状似沉吟道:“其实还有办法,我教你画一种简易法阵。你在野外的时候只要画出法阵,再念动咒文就能召唤我出现,只是效果当然没有邪神祭坛好。”总之不要暴露其实不用召唤他随时都能出现的事实,这个祭坛和这种献祭他都很满意,还没有享受够。

  迟筵很高兴地应了,把法阵记了下来,突然想到了什么般仰起头道:“迎之,这个法阵哪方面的效果不好?是你不能真身出现吗?还是出现的时间不够长?”

  不能真身抱阿筵的话感觉一点都不好,果断不能是这方面的效果不好;可是如果是出现时间不够长就不能和阿筵肆意温存,也不是个好选择。

  叶迎之一时想不到还有哪方面可供“效果不好”,考虑到迟筵外出冒险比较疲累,能和自己温存的时间可能有限,便忍痛选了后一种:“嗯,不如祭坛出现的时间长。用法阵的话不容易收敛身上的神压。”大不了到时候把阿筵哄着了,自己多抱他一会儿他也不知道。

  迟筵不疑有他,毕竟年轻玩性大,和叶迎之又是甜蜜的时候,很快便又笑着亲着闹着地和叶迎之玩了起来。

  叶迎之只笑着躺在祭坛上看他胡闹,等看他闹腾得差不多了玩够了才出手把他直接镇压。迟筵也有些倦了,就乖乖缩在叶迎之怀里,随便他处置,偶尔委屈又爱娇般地缩缩脖子偏偏头。

  最后叶迎之又把迟筵送回寝室,趁着他还没完全睡过去时亲吻他额头提醒道:“遇到危险时就用我的神力,宝贝你还记得怎么用吧?”

  迟筵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三日后五人小组便踏上了冒险旅途。因为一些贵族子弟的宠物是极为强力的魔兽,为尽量保证公平,学院要求所有学生都不许带宠物去实践,迟筵只好把黑鸟留在寝室里看家。

  虽然说是随机分配,但从非配机制上讲也会保证每支队伍实力的基本平衡,比如迟筵的队伍中只有他和弓箭□□云是新生,而刀手芙蕾达、土魔法师开瑞坦和药师雪莉都已经在学院中学习了至少一年,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探索实践活动。同时学院所布置的任务所在地也不会过于凶险,每个地方都有高级风系或空间系魔法师老师接应,一旦收到学生发出的求救信号就会迅速赶去。

  霍顿荒原以荒野平原为主,不容易隐藏,相应的也不容易被偷袭。荒原上当然也有棘手的小队难以对付的魔兽等生物,但只要小心一些避开就可以。因而他们一路行来也是有惊无险。

  出发十天后的一天,他们根据地图判断不出意外很快就能进入要塞遗迹了,便停下驻扎休息,准备养精蓄锐,第二日再进入要塞。

  这一路行来迟筵都没找到机会去见叶迎之,当晚小队安定下来之后便按捺不住,有些蠢蠢欲动。可心痒了很久也没找到单独行动的机会,最终只好作罢,窝进自己睡觉的帐篷中之后不甘心地用手在地上浅浅地描着叶迎之教他的那个法阵的图案。

  没想到他刚描完一遍,叶迎之就出现了!

  “……我还没有念咒语。”迟筵望着爱人愣愣道。每个人的帐篷都挨得很近,而且帐篷很薄,内部空间狭小,因为担心队友发现,迟筵并没打算真的召唤叶迎之出来。

  “……可是我感受到了有人召唤我。可能是召唤过程出了问题。”叶迎之掩饰道。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一直盯着迟筵看,随时找空子出现,一发现迟筵开始画法阵就急忙积极地应召。

  “阿筵,你最近太累了,你需要好好睡一觉。”神祗把爱人搂进自己怀里,没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像迟筵小时候那样用手轻轻盖住他的眼睛,“你睡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放心,没人会发现我在这里。”

  迟筵也没再抗拒。他太想念这个怀抱这个气息了,好像自己已经在这个怀抱中睡过了几个轮回,又像是再像这样在这个怀抱中睡多久都不会腻。他轻轻闭上了眼睛,双手下意识地抵在叶迎之胸膛处,很快就睡熟了。

  邪神看着沉睡的爱人,也慢慢轻阖上了眼。

  如他所说,近在咫尺的其他小队成员无一发现,就在他们将要进入要塞前的这个晚上,邪神混入了他们的队伍营地里。

  然而神祗短暂的出现并没有给这支队伍带来好运。

  从进入废弃的要塞开始,路途变得愈发危险起来。昏暗的要塞中危机四伏,随处可能潜藏着择人而噬的魔物或异化的兽类。它们比这支年轻的队伍更适应遗迹中阴冷昏暗的环境,这里是它们的主场,它们是天生的捕猎者。

  迟筵五人一路跌跌撞撞小心翼翼,终于在十五天后收集够了冒险探索的证明材料,准备踏上返校的旅程——行动快的小队这个时候已经回到学校交差了,如果他们没能按时返回,就会被扣除相应的分数。

  完成任务后潜意识的松懈感和迫切回程的紧迫感双重交织之下,他们没能及时注意到自己早就被一只他们惹不起的东西盯上了——或许这么说也不恰当,因为那东西很可能在他们进来时就盯上了他们,只不过此时才瞅准了最好的时机,准备行动。

  那是一只有智慧的魔物,是从遗迹中残留的强大的怨念中化生出的,可以称得上是这个要塞遗迹中最为强大的主宰。它有智慧,会思考,懂得该如何把猎物引进自己布好的陷阱。

  但由于是怨念所化,这种魔物还有一个特点——它不甘心只害死自己的猎物,它会在自己的猎物死前迷惑其心智,让其在心底呼唤自己最重要的人,再借由两人之前的牵绊和黑魔法将被害人最重要的人的影像就会出现在魔物由怨气所织成的怨镜之中。之后通过怨镜伤害对方,重则丧命,轻也会被魔气缠绕腐蚀,痛不欲生。让被害人清醒着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受到伤害后饱受痛苦后,魔物才会将其杀掉,并汲取其临死时强烈的怨念作为增强力量的食量。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抱住嘟嘟不撒手、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一个冷不防、一人静、了事拂衣,深藏攻名、桃夭、雪川清柳、kagomeraku、k、龙晴、小趴、一朵蘑菇、小白鲨、樨楝、okita、取瑟而歌、黑糖麦子、慕嗷嗷、背部抓痕、鱼跃、千圈差叉、泪璑心、司小南的鱼子酱姑娘们的地雷,kassy_kt、24133278姑娘的三个地雷和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五个地雷~梦话鱼姑娘的手榴弹和a小狐狸姑娘的火箭炮~以及谢谢姑娘们的营养液浇灌~

  雪莉:帝商大人,我要请假。

  帝商槐:去做什么?

  雪莉:去隔壁邪祟客串下路人。作者不仅找了我,甚至把三年前双向博弈里出过镜的炮灰魍魉魔又抓去当炮灰了,还让它化了化妆,这次扮演怨念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