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47章 流言
  在下界的刻板印象中, 春天女神大胆活泼,喜欢和信徒们分享神界的事情;时光女神却恬静而寡言, 从不和信徒说多余的话。

  但实际上, 寂寞无聊的时候这位女神也会悄悄和自己喜爱信赖的信徒分享一些秘闻。以前图隆也的确听女神讲过邪神是如何地娇纵他神殿中的那个人类孩子,并唏嘘不已, 想象不到那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说完这三句话后时光女神的气息便再次消失了,只留下震动不已的图隆。

  就像她说的那样, 她这次特意传话只是做一个提醒, 她不愿意看着侍奉了自己一生的忠实信徒因为缺少关键的信息而被卷入什么无妄之灾中。她也知道很多神祗明知道这个消息但却静观其变,因为拿不准邪神大人的意思而并没有向自己的信徒透露任何消息,比如一向被认为是乐于分享信息的春天女神。

  而后图隆迅速回到东主楼会议室, 便有了之前发生的一幕。

  会议室中,图隆沉默地扫视着自己的同僚们,无声地闭上眼睛。情况越来越复杂了, 但他什么都不能说。如果他领会的意思确实没错……天, 太可怕了。

  旁边近战学院的院长略有些不满般道:“可是我们这次只检测出了那年轻人一个人对试纸有反应。不从他入手的话就什么线索都没有了。”

  “我一早就不赞成这个方法。”图隆睁开眼睛, 淡淡道,“兴师动众,容易出纰漏,未必有成效, 反而会给对方透露太多的消息。我早说过,如果对方早有准备的话,他们也一定有不止一种法子能逃过这套检测。”

  近战学院院长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总院长加时看向图隆道:“神有其他关于这起事件的启示吗?”

  图隆再次闭上眼, 轻轻摇了摇头。

  他听见总院长似是无意般轻声嘟囔了一句:“……这可真是奇怪,神对妄图闯进邪神祭坛的入侵者毫不表示,反而刻意去关注一个年轻人为他解围。”

  神不会对自己的信徒说假话,但信徒本身却未必如此。图隆明白间隙已经不可回转地造成了,在场诸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类似的疑惑,现在选择信任他不过是因为他多年来积累下来的名望和声誉。他知道事情的原因,但他什么都不能解释。

  老院长的嘴中泛起淡淡的苦味。他觉得自己好像接下了一个无比沉重的担子。

  *****

  接下来几天迟筵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有人悄悄打量自己。他也没有太在意,可能只是因为他在新元素检测中被挑出去了而已——而那次检测也确实没有什么后续影响,只有那位图隆老院长时不时把他叫过去帮忙做一些实验工作,工作不多,每次去还有丰富的茶果可以吃。

  很快就到了神光检测的日子,迟筵和安迪相约着一同向检测的会场走去。

  迟筵总觉得今天的安迪有些不对。果然,过了一会儿青年便忍不住吞吞吐吐地对他道:“迟筵,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学院里传的那个关于神光检测的传言?”

  “什么传言?”

  “他们说,有一个学生为了获得神眷,潜入了学院位于后山的禁地之中,亲吻了邪神的神像……”

  “什么?!”迟筵几乎整个人都要跳了起来。

  安迪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友人为何是如此反应,惊诧之余,好像还有一些……愤怒?

  他试探着继续道:“他们还说前两天那个元素测试只是托词,其实就是为了测试到底是哪个人进入禁地接触了邪神神像……”

  说到这里他又小心翼翼地看向迟筵:“……所以,迟筵,你真的有亲吻邪神神像吗?”

  “当然没有!”迟筵立马否认,强自掩饰自己听到这个传言后的惊慌失措,“我怎么会干那种事。而且这个传言如果是真的,芙芙夫人他们怎么可能好好地放我回来。”

  他才不会亲吻邪神神像,毕竟那个神像只是一块石头还和叶迎之长得不像。

  他都是直接亲吻邪神真身的。

  虽然流言很不靠谱,但是流言的主角最终还是指向了自己,感到麻烦之余迟筵竟还心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被安抚感——即使是流言,即使只是神像,亲吻叶迎之的嫌疑人还是自己。

  安迪吁出一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些传言一定是无稽之谈。”

  迟筵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天把他叫去东主塔会议室时霍奇先生问的那几个问题。安迪所说的话给他提了个醒,他得查一查那份检测到底是什么,这个传言虽然有不实的成分,但那天的检测很可能也不是检测新元素亲和力那样简单。

  神光检测的会场中,霍奇先生他们自然也听说了这个流言。

  流言半真半假,借由大家都关注的即将到来的神光检测在学生中迅速流传着,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所有人都模糊地有了印象——学校里有一尊蕴藏着神力的邪神神像,而有学生暗中打着他的注意。

  “我早说过上次的做法并不稳妥。”图隆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那些人一定知道那次检测的真正目的和作用是什么,并且这样做就直接把迟筵暴露了出来。他们现在就是在利用那个孩子来转移注意力。”

  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了。图隆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因为上次的检测结果,很明显那群人已经在暗中盯上了迟筵,并且他们毫无忌惮,并不知道这位看似普通的年轻人背后有着怎样可怖的依仗。但如果真的因此惹怒了邪神,那可就不是几个人或是一群人的事情了。

  神光检测的会场分为两层,从二层可以直接看到一层检测场上的情况,图隆老院长、霍奇先生他们都坐在二层的座席之上,看着下面新生们的检测情况。

  一层检测厅则有东西两条通道,新生们在学校教务老师的组织下从东侧通道鱼贯而入,依次进入神光区接受神光检验,不满足条件的人直接从西侧通道离开,满足条件的学生则会被留下,有的还会当场被二层的神眷者收为弟子。

  因为大多数人无法承受神光,特别是无法承受神光中隐含的神的威压,真正的检测时间非常短也非常简单,只需要学生走近神光区就可以了,大部分人都本能地难以靠近这一区域,而能靠得越近就说明对方的神光亲和力越高。

  和往年的情况相差无几,有潜力成为神眷者的新生寥寥无几。

  很快,图隆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看见迟筵毫无障碍地靠近神光区,沐浴在神光之中,犹如真的神祗一样,神色平静和淡然,神光轻柔地落在他的身上,为他晕出淡淡的光晕。

  毫无疑问,和他所预想的一样,这个年轻人有着超乎寻常的神光亲和度。

  ……毕竟是,真正被上位神宠爱着长大的人。

  图隆知道迟筵并没有完全展现出自己的能力,他应该是能在神光中自如活动的,但他并没有走进神光区中心,只是停在了有神光照耀的边缘地区,可即使这样的表现也是比较少有的了。

  看见这一幕的学生们却情不自禁地窃窃私语起来:

  “看,他真的对神光很亲近……”

  “难道他真的潜入禁地偷吻了邪神的神像?不会吧?如果是真的总院长他们怎么可能会放任?”

  “说不定只是没有证据……”

  就连站在一旁的芙芙夫人等人都发出了惊叹之声:“这样契合的亲和度……就像是他原本就该住在神界一样……”

  图隆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和原因的人。可他依然不能说。不仅如此,按照时光女神的召示,他可能还需要帮年轻人做一些掩饰,避免对方惹上更多的麻烦。

  想到这里,神学院老院长面色平淡地开口道:“难怪,之前吾神就对他很是关注。以后就让他跟着我修习吧。”

  每一名有成为神眷者潜质的人都会跟着一位神眷者修习,直到其本人也成为被神所认可的真正的神眷者。

  芙芙夫人等人都知道上次时光女神特意为这名年轻人解围的事,听到图隆这么说反而不觉得奇怪。而下面的学生则都暗自羡慕迟筵的好运气,毕竟图隆老院长是一位极有名望的神眷者,更是一位罕见的神预言者,其声望甚至隐隐超过斳商学院的总院长。

  迟筵也很喜欢这位总给他准备茶果的老人,开心地接受了这一安排。

  他想成为神眷者的目的很简单,他想学习更多的下界人类召唤神的方式和咒语,如果每次都要那么召唤叶迎之也太难为情了。可这方面的相关记载很少。他仔细了解之后才知道有关神的东西和咒术都是神眷者们口口相传的。

  但也有为数不少的人想起了之前的流言,看向迟筵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疑惑和不确定——亲吻邪神的神像什么的听起来就有些不切实际,是以之前也没有太多人当真,但面对这一罕见的结果,他们却开始怀疑这名新生是不是真的做了类似潜入禁地亲近神像的事情……

  令图隆没有想到的是,他从会场回去后再次受到了他的神的召见。

  时光女神的声音轻柔依旧,却多了一丝哀愁:

  “图隆,你那时候不该那样说的……”

  “你知道吗,现在神界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在背后议论我,说我是鬼迷了心窍,胆大包天,老牛吃嫩草,居然突发奇想想要和邪神大人抢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半宅一半腐、小趴、maverick、winnie、一朵蘑菇、阿诺-lancy、二十三、抱住嘟嘟不撒手、舟弋清明、殷寒、珑俊世界第一甜、okita、雪夜涵尘、微末之光、蔚蓝色的时光海、荼途姑娘们的地雷,取瑟而歌姑娘的手榴弹和一个冷不防姑娘的火箭炮~

  评论区被广告占领的事我私信了晋江的管理大大求助(这对于有些社恐的我来讲实在是需要勇气的一步qaq),但还没有回应。只能请姑娘们和我再一起忍忍。

  祝姑娘们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