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44章 禁地
  迟筵不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发现自己和叶迎之过分亲密的关系, 自己灰溜溜地回去找叶迎之找办法求救, 还有再次翘学出走这三条路究竟哪条更好一些。し他当然有考虑过想办法逃开这个检测,但是研究后发现除非逃学否则并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开这个神光检测。

  走投无路之下他转而去向黑鸟求救。黑鸟毕竟在邪神的神殿中生活了那么长时间, 可能会有些办法。

  听完他的问题后黑鸟扑扇着翅膀,斜着脑袋看向他:“其实我有一个问题。在听到你问那个人类男孩的时候就想问了。”

  “你说。”迟筵点头道。他还很少见到黑鸟如此不爽利的表现。

  “就是……被艾默尔大人吻的时候很享受吗?别生气,别打我, 我看到过的。不, 不只是我,神界很多鸟都看到过的,你被艾默尔大人压在神殿花园里亲吻。”黑鸟扑棱着翅膀躲闪着,“我就是好奇,只是好奇。你要体谅一下我的心情, 毕竟我还没和其他鸟亲吻过, 但总能看见你们在亲密,很投入的样子。迟筵你要明白不是每个人和鸟都像你一样一成年就马上拥有一个爱人, 更多的是像我和艾默尔大人那样, 一直都孤零零的一个人。”

  “……不过艾默尔大人还是要比我幸运得多,至少他终于等到你了。”说到最后, 黑鸟丧气地垂下了头。

  迟筵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怎样来安抚自己这位伙伴,于是支吾地道:“喔,感觉还不错,挺好的……我是说我也没有比较过,反正我觉得叶迎之还挺好的。你以后一定可以等到的。或者我下次去其他神祗那里的时候带你一起去, 你就能认识更多的神鸟了。”

  黑鸟因他最后的提议而稍稍打起了些精神。

  迟筵趁机追问了一个他关心的问题:“你一直在神殿吧?所以,叶迎之以前是什么样子?在我去之前。他每天都会做些什么?”他以前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从未得到过明确的回答。想到叶迎之之前一直孤单地待在神殿,他就会觉得有些心疼。

  “唔,我想想。”黑鸟沉吟片刻道,“其实艾默尔大人从前是没有意识、没有具体形态也没有名字的,只是盘踞在神界之上的象征着邪神的强大‘能量’。在你出现前不久艾默尔大人才从他自己的强大的邪的能量中化生出来。”

  那么这样说叶迎之也没有等自己太长时间。迟筵心中略觉安慰。

  “按照我的主意,你现在最好的做法是主动去找艾默尔大人求救。”黑鸟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类,“你也想他了吧?听我的,别信剧院里那些赌气离家出走的戏码,爱人之间还是应该彼此坦诚才对。就算你暂时还不想回去也没关系,我想艾默尔大人都会理解支持你的。毕竟让你这么大的一头热血的年轻人天天老老实实待在神殿中也不现实。”

  “你连鸟都没亲过,你的话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可是我理论丰富!相信我,不会错的。”

  不得不说那句“想他了”确实戳中了迟筵的心事,因而他之后只是默默听着,并没有再反驳。

  黑鸟再接再厉道:“况且我猜艾默尔大人一定也在思念你。可是他是神,他想你的时候说不定随时随地都在看着你,晚上趁你睡着的时候还可以跑来搂着你睡觉,你甚至都不会发觉。你却看不着他,也抱不着他,想也只能干想,所以你不觉得这样的局面对你很不公平吗?”

  它绝不会承认前天晚上看见艾默尔大人悄然无声地出现在迟筵的卧室里时它一点儿都不惊讶的。所以昨天晚上艾默尔大人再次出现时它也没有惊讶。

  “你说得多。是对我不公平。可我不想就这样回到神界去求饶。那样也显得太没用太泄气了。”

  “嗯,那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办法。”黑鸟偏着头,一字一句地照原样说出神祗要它传达的方法,“你可以召唤艾默尔大人,让他来这里见你。”

  “这是人间常用的做法。”黑鸟道,“人间的神眷者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和他们侍奉的神祗见面或是交流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找机会问问你那位神学史老师,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是春天女神的神眷者。”

  天地良心,可真没哪位神眷者敢“召唤”自己的神来现世见自己的。黑鸟为自己泯灭良心说假话而感到心痛。它心底仅存的微弱的良心小声呼喊着,我会看好迟筵,尽量不让他对除了艾默尔大人外的其他神祗胡来的。

  “那好。”从小顺风顺水的经历养成了迟筵毫不优柔寡断的性格,他当下下了决定,“我今天晚上就想试着召唤一下叶迎之,然后和他谈谈。”

  他期盼地看向黑鸟:“你知道召唤的方法对吗?”

  召唤的方法是因人而异的。对于别人而言,就算摆出万人祭坛也别想见到邪神的影子;但你大概叫一下名字就够了。黑鸟在心中默默道。

  但它声音却听上去一本正经,很像一会儿事:“我知道。召唤首先需要一个祭坛。正巧我来的那天就发现这个学院里就有一个祭祀邪神大人的祭坛。我们晚上悄悄去那里就可以。”

  祭坛部分是它自由发挥的。它担心如果它说出的召唤方法太简单的话迟筵可能会生疑。而艾默尔大人昨晚离开时的吩咐只是说让它“想办法让阿筵主动去见他,比如让阿筵去召唤神祗”,并没有说具体方法。不过它坚信自由发挥的这部分是可以为它的业绩加分的!

  *****

  斳商学院主体坐落在埃尔法大陆最大的淡水湖泊圣湖的学院岛之上,另外还有一些学院建筑和场地散落在周围其他几个小岛之上。

  学院岛面积颇广,西面平坦开阔,修有主要的教学楼,主要供日常教学、集会、生活娱乐用;东面则是延绵起伏的山地,是天然的野外教学实践场地,同时建有学生和教职工的住宿区。由于山地内部林深凶险,校方一直严禁学生们私自进入山林腹地,在一定距离之外就会设置禁制屏障。

  黑鸟一直生活在邪神神殿之内,因而对相应的邪神气息感应十分灵敏,它也不是在骗迟筵,它确实在第一天到达这里的时候就感应到了邪神祭坛的气息,就隐藏在后面的山中。是以在迟筵提出要去“召唤”邪神后,它毫不犹豫地就带着人类去向自己感应到的那个地方——作为一只神鸟,它并不是很在意人间的禁忌,只要小心一点别让迟筵惹上大麻烦就可以了。

  迟筵倒是记得后山禁止入内的规定,小声提醒道:“这里不让进去。被发现了会受处分的。”他是真的不想违反学校纪律。

  你对着真的的邪神都从没这么乖过。你还记得你小时候非要拔瘟疫之神的胡子,瘟疫之神不给拔就大哭的事吗?黑鸟无奈地腹诽着,有些不明白神界无法无天的小魔王怎么到了人间反而当起了乖宝宝。但是当下当然是赶快让邪神大人见到他的小魔头宝宝比较重要。

  “我们不让他们发现就可以了。他们发现不了的。”黑鸟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在神鸟幼儿园上学的时光,澳门赌博网站:而自己就是带好鸟崽儿违纪的坏鸟崽儿。

  “哦。”迟筵本身没有经过人类系统的社会化教导,服从性和纪律性都不强,闻言也就没再坚持,继续跟着黑鸟向山林深处走去。经过禁制屏障的时候,透明的屏障如水一般在迟筵身上化开,丝毫起不到阻拦的效果——他身上叶迎之的气息太盛了,任何魔法都会对他无效。而学校工作人员并不知道这点,检测出他对魔法免疫后只以为他是罕见的天生免魔体,还因此在他的入学申请上给予了加分。

  禁地之前还有一个极为繁复的防护阵法,如果不知道正确的出阵方法,它足以让侵入者在里面困上半年。而且因为半个月前刚发生过潜入事故,这里的阵法都是才被加护加强过的。但这些对于有黑鸟带路的迟筵而言也没有用。一人一鸟很顺利地就来到了禁地黑塔之前。

  黑鸟用翅膀指着被掩映在浓雾和树木枝桠之中的黑塔,道:“就是这里。我可以感觉到,可以召唤艾默尔大人的邪神祭坛就在这塔底下。”

  迟筵的手按在了纯黑色的塔门上,突然顿住了,回头看向黑鸟:“对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用祭坛召唤。我记得祭祀神祗都是需要祭品的,可我们没给叶迎之带祭品。要不要回去取?”

  “没关系,不用祭品。”黑鸟笃定道,“你到时候按照我的办法去做就可以了。”

  相信我,把你自己献给艾默尔大人是最好的。

  邪神大人肯定无法抗拒这样一份主动送上来的小祭品。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云小妖、赤月、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阿月月有一盘芹菜、一朵蘑菇、叶小纸、檬夏、巫灵祭月、树爱的木头、明媚女王受、黑糖麦子、jojo、舟弋清明、雪川清柳、依依墟里烟纷霏、狐狸、壮壮大总攻、22877094、maverick姑娘们的地雷,camilla姑娘的三个地雷、一个冷不防姑娘的四个地雷和折扇、20898972姑娘们的手榴弹~

  本章又名:黑·不靠谱·专业坑迟·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