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43章 神眷
  “好问题, 不过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神学史老师严肃的褐色眸子扫向迟筵, “首先我默认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邪神是高于其座下战争、瘟疫等神祗的上位神, 而我们出于敬意,会尽量避免过多地谈论上位神明的事情,这也是其他在位神灵的旨意。”

  通俗来讲, 就是说这位神是一般神明都惹不起的存在。所以其他神祗都会指示自己的信徒少谈论关于这位的消息。

  “其次, 埃尔法大陆不公开宣扬邪神信仰,这也是你们应该知道的。”

  “如果这两点众所周知的解释还不能满足你们的好奇心,鉴于这是第一节课,我不在意多说一点,说一点你们可能没有从其他地方听说过的。”他说着摘下了自己的眼镜, 直接放在自己黑色的外袍上面擦了擦, 再戴回去,重新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座下的年轻人们, “在所有神祗的神谕中, 邪神艾默尔都被奉为最邪恶最强大也最难以揣摩的神灵,祂不需要信徒, 但是甚至没有神明敢于挑战祂的权威。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无知有时是一种幸福,不要在不该好奇的方面好奇。一个令其他神祗都感到畏惧的神明显不是一个好的好奇对象。”

  下课铃在这时候响起,神学史老师最后看了迟筵一眼,宣布下课,夹着自己的教案匆匆走出了教室。

  也有可能是他反应过度了。

  他暗自摇着头, 两道浓眉在额间深深皱起。但就是这么凑巧,昨天刚发生了那样的事,今天就有学生问起邪神艾默尔的事情,这让他实在无法安心。

  班上的这群新生大多还不知道,他们的这位神学史老师,霍奇先生,其实也是斳商学院神学院的副院长。如果不出什么差错,他也该是板上钉钉的下任院长。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更令人肃然起敬的身份——他是侍奉春天女神的虔诚信徒,也一名神圣学者。这里“神圣学者”的含义不同于一般的神学研究人员,而是和“神术士”“神武者”等类似,都是对神眷者的一种敬称。指的是霍奇先生虽然是一名专注于学问研究的学者,但却受到神的庇佑,不仅在本职工作上会事半功倍,而且在必要时甚至可以借用神的力量。

  因为这两重特殊的身份,他知道一些常人不可能知道的绝密消息。

  比如整个下界中邪神艾默尔的神像数目都不会超过十个,但恰恰有一尊邪神神像就被供奉在斳商学院的禁地黑塔之中。据传这尊神像也是蕴含着最强最醇正的邪神力量的一尊,因为它里面封着邪神的一样东西——有传言说那是一根头发,也有传言说是一滴血。

  而就在昨天晚上,禁地黑塔被人从外暗自潜入了。对方的行动很是谨慎,明显经过周密的规划,在被发觉之前就已经悄悄离开,并为迷惑他们的判断布了一些障眼法——对方聪明地拿走了一些有价值但又无关轻重的东西,这样就不容易被他们发现其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损失的那些东西也不值得斳商学院大张旗鼓地去追缉入侵者。毕竟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学院并不希望禁地被潜入的消息流传出去。

  得到禁地失守的消息后老院长第一时间赶到了黑塔,拄着青桂木法杖在禁地中缓缓环绕了一周,最后平静地宣称道:“侵入者失手了,他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他的目标是那位大人的神像。”

  虽然老人看不见,但没有人会轻易怀疑他的判断。因为这位霍奇先生的上司,神学院的老院长是一名罕见的神预言者——神眷者虽然罕见,但是斳商学院神学院的院长历来全部由神眷者来担任,这也是斳商学院傲立于世的骄傲和资本之一。

  那位大人的神像……走在学校的走廊上,和一群群年轻学生擦肩而过,霍奇先生又在心中缓缓念了一遍这几个字,终于渐渐从昨晚的事件中回过神来。他当然知道“那位大人”指的是谁,也清楚这一行为可能意味着什么——有人想要借用邪神的力量。传说中最强大的,毁灭性的神的力量。

  但无论潜入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至少都应该和那些刚入学的新生无关。

  所以我刚才果然还是反应过度了,或许我应该请求仁慈的春天女神给予我一些指示。这样想着,他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

  开学已经有两周的时间,迟筵也渐渐和自己身边的同学熟悉起来。神学史课上坐他旁边的预备魔法师安迪就是他新结识的朋友之一。

  安迪出身在欧米伽帝国的一个小贵族家庭,家中还有一个兄长和一个姐姐,为人腼腆,做事有些一板一眼,但对自己的新朋友十分坦诚,从他这里迟筵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斳商学院之所以享有如此名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能给每位入学的学生提供“神光检测”的机会。而神光检测就是用来判断一个人能否有望被培养成为神眷者的方法。

  如果不是在斳商学院,一般人只能请已知的神眷者或是每个帝国最主要神殿的神殿祭祀来进行这项检测,显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为自己的孩子提供这样的机会。由此也可见斳商学院能够做到这点是多么难能可贵。

  而学校针对新生的神光检测就安排在开学一个月后的周末,据说对来自神界的神光感应亲和敏感的学生会被挑出去做进一步测试。

  “这些神眷者是天生的吗?”迟筵问道。他其实不太能理解神界的光和人间的有什么不同。

  “可以这么说。”安迪知道他这位新朋友从偏僻的银索山脉来,很多情况都不了解,特意详细解释给他,“大多数人天生就无法接受来自神界的纯粹的光,随着年龄渐长,在神界的光芒之下,每分每秒都感觉像灼烧一样,所以自然无法成为能和神交流、接受神的力量的神眷者。”

  “但是也会有例外,澳门赌博网站:也有人可以通过后天培育成为神眷者,比如现在欧米伽帝国曙光女神神殿中的大祭司。她还很年轻,但她的外婆就是上任大祭司,所以她从小就在神殿中长大,直接沐浴曙光女神的光辉。只要神不是很排斥或是讨厌这个人,这样长大的人对于神光的亲和力和感应力当然不会低,也自然会变成和神沟通的最佳人选。不过这都需要非同一般的出身或是机缘,普通人羡慕不来。”

  安迪所讲的内容对于这里大部分学生而言都可以称得上是“常识”,没谁会觉得有什么问题。迟筵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深一层含义,眉毛不由微微蹙了起来:“……你是说,和神亲近,沾染神的气息多,能够被检测出来,认定为是神眷者?”

  “是这样没错。我哥在神殿做过见习骑士,我听我哥说过,和神越是亲近,越容易获得神的气息,也能由此获得更多的力量。所以有很多探险者执着于去各种失落的遗迹探险,就是为了发现神遗留的痕迹和气息,从而获得神的力量。如果能够得到神遗留在人间的物件,那可就是走大运了。”

  “嗯……我说,我是说我打个比方。”迟筵迟疑地看向自己一无所觉的朋友,“按照你这种说法,如果有一个人和神接吻过会怎么办?到时候那个检测能检测出来吗?”

  安迪不赞同地瞥了他一眼:“你怎么总会有这种这样奇怪的想法。迟筵,我说,不要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了,这是渎神。严重的话会受到惩罚的。”

  别提惩罚了。

  迟筵闭了闭眼。

  这才不是渎神。是神在渎我。

  天,他简直不敢想象。

  如果那个检测真的像友人说的那样神奇,连从小在神殿长大,靠近神的光辉都能被判定为亲和的话——他一定会被查出来的——全身都是叶迎之的气息。

  从内到外。

  是以在所有从未接受过神光检测的新生们满怀期待跃跃欲试的同时,还有这样一个年轻人,在为一份无法言说的烦恼而苦恼忐忑着。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鸿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thauasn、mag、rainlin、啦啦啦、三尺之上的神明、一朵蘑菇、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雪川清柳、踱步、camilla、芒狗、孙雪依、薯片丶、暮九、火花、萌哒哒的雪碧呦、雾散见青山、快乐的斑马、沉默寡言黄少天、忧郁的霸天、kikiko、madao9095、兮染、艾蕾亚西儿姑娘们的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五个地雷,哈喽姑娘的十四个地雷,冬困姑娘的手榴弹,正是小道姑娘的地雷和手榴弹和一只小琵琶姑娘的火箭炮~

  快考试了还在上学的姑娘们好好复习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