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41章 祭品
  龟裂的土地, 炽热干燥的空气,祭坛上燃烧着的烈火映出一张张枯槁而麻木的面孔。

  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被黑袍祭祀抓到祭坛上的瘦弱的小男孩——男孩看上去只有四五岁大,浑身都很瘦弱,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一点, 但他却有一双无比纯净的圆圆的黑色眼睛, 懵懂地看着祭坛下被两个成年男子挟制住的女人, 小小扭动着,试图摆脱掉抓着他的黑袍祭祀的干树杈一样的手,尚不清楚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这是这片广袤而富饶的大陆上一个偏远而贫瘠的小村庄, 依然依靠古老的耕作和种植为生。因为远离大的都市和城市,所以一直传承者在整个世界看来都离经叛道的邪神崇拜。他们已经干旱了三个月了,在村中祭祀的主持下, 他们打算为神献上祭品, 以请求神的恩眷。

  女人的儿子是祭品的最佳人选。女人还很年轻,没有其他家人,在年前刚因为那场席卷整个村子的疫病而失去了丈夫,她的新丈夫自己也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儿子,并不喜欢女人带来的这个小拖油瓶,也并不想承担抚育这个孩子的责任。把他送去做祭品是趁此摆脱这个小麻烦的大好机会——而一向逆来顺受的女人并不敢反抗村子和祭祀的决定。即使再不舍, 再心痛,她也只能在健壮的丈夫和其兄弟的压制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幼子被当成祭品走向死亡——古老而残苛的火刑,献给邪神的祭礼。

  石台的四周,火燃了起来。

  被束缚在石台之上的小男孩惊惧地看着自己四周的火焰,感受着灼人的高温, 怔怔地睁着眼睛,黑色的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他好难受,妈妈为什么不来救自己……

  天突然阴了下来,乌云迅速聚拢,巨大的青紫色的闪电横贯整个天空,伴随着轰隆的雷鸣,迅速撕裂了整个苍黑色的天空——“哗”的一声,豆大的雨点滴了下来,很快呈倾盆之势,密密地连成一片。

  天地之间一瞬间暗得什么都看不见,恍如末日一般,只有爆开的闪电映出一张张苍白恐惧的脸。村民们在祭祀的带领下一个接着一个对着祭坛的方向跪了下来。

  燃烧的烈火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浇熄了。等到乌云尽数散去,天地间重新恢复光明,抬起头的村人们才发现——石台之上作为祭品的孩子已然消失不见了。

  *****

  十五年后,埃尔法大陆上最为历史悠久名声显赫的斳商学院又迎来了新一波的新生——他们大多家世显赫或是天资卓绝,每个人来到这里时都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和对未来无尽的期盼,在家仆佣人的前呼后拥中或是在亲朋好友的陪伴下一个个显得青春洋溢,充满自信。

  和他们比起来,孤零零站在校门外的黑发青年一点都不引人注目。说是一个人也不恰当,至少他的身边还有一只鸟——一只黑色的,形似乌鸦的让人觉得不祥的鸟。

  “听我说,迟筵,你最好马上回去,这对你是最好的。”黑鸟在他耳边不停地聒噪着,“在艾默尔大人发现之前……不,我想大人肯定早就已经发现了,但是大人他应该不会介意你稍稍溜出来这一会儿。”

  偶尔路过的人都会回过头来对这只鸟多看两眼——他们并听不懂黑鸟在说什么,他们只是觉得这只鸟太能叫了。

  “闭嘴。”青年对黑鸟道,绷紧的脸显示出他在这一事件上的坚决,“该反思的人是叶迎之,不是我!没有人能受得了他那样,没有人。任何生灵都受不了他那样……那样不合理的掌控欲和独占欲。在他做出反思和悔改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就算他亲自来抓我也没用。”

  黑鸟哀叹一声垂下了半边的翅膀:“好吧……你说了算。要我说,你可真是大胆,太大胆了。简直是,彻头彻尾的被艾默尔大人宠坏了的,无法无天的小混蛋。”

  “你尽可以自己回去。回去告诉叶迎之我的意思。”青年昂首进入学院大门,“不要再来跟着我了。”

  一人一鸟的交谈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

  对于迟筵而言,似乎自有记忆以来,他就生活在空渺、浩瀚、精致而优雅的神殿之中,他被许许多多的神仆包围着,可他生活的中心永远就只有那一个男人——被神仆与其他神界生灵尊称为艾默尔大人的男人。他还有另外的名号,在下界的人类认知中,他是神,邪神艾默尔,统领一切死亡、灾厄、瘟疫、战争等邪恶神祗的至邪之神。

  可那些都和迟筵没有关系。男人亲自告诉他,自己的真名叫做叶迎之,他要求迟筵用这个名字来称呼自己。

  作为不老不死的神,男人在他的记忆中几乎从未变过。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对方会亲自给他喂饭、替他洗澡、哄他睡觉、甚至是给他讲睡前故事;等他稍大一些,男人会牵着他的小手,带他去神界各处遨游……男人在他心中一直是最重要的,如父如兄般的存在。

  可是随着他年龄日长,少年的身姿渐渐拔开,露出属于成年人的优美线条和朗润的面部曲线,这一切渐渐发生了改变。邪神看向他的目光开始和从前不同,他不再像是看着一只惹人怜爱的需要依附自己的幼崽,而像是看着自己精心呵护而成的恋人——不知不觉中迟筵的发顶已经长到了男人的鼻梁高,这个年纪再用少年来形容其实都已经有些勉强,他可以称得上是一名青年了。

  在那一段时间里,那样的目光曾让迟筵不知所措,脸红心跳。他开始有意地避开和邪神的接触,总是躲在自己那个带一个小小花园的寝殿里读书。他知道自己来自于下界,他是一个人类 ,他是被作为祭品送给男人的,因为一直以来男人几乎是百依百顺的娇宠,他从未因此自卑过,却也总好奇地想要了解下界中的一切。

  他依稀记得自己有一位母亲,也依稀记得那个破败、凋敝的村庄和燃烧着的烈火,可时间过去了太久,这些画面在他脑中只有一个朦胧的印象,并无法提供更多的含义。

  然而这样刻意的生分和疏离并没有让神祗远离他,在餐桌上或者神殿中不可避免地遇见的时候,邪神的眼眸总是愈加幽深,隐含着迟筵看不懂的深意。他会用一贯如常的低沉而平静的声音呼唤迟筵的名字,召唤他过去,温柔地把他抱在自己的腿上,轻轻亲吻他的后颈和额发。

  那样的举动对于已经长大的迟筵来说实在是过于羞赧且难为情,但他无法躲开——他无法拒绝男人的任何要求;他也不舍得拒绝男人这样的亲昵和宠溺。他只有依然装作完全懵懂一无所知的样子,顺从地依附着对方,予求予取。

  这样暗潮汹涌的日子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叶迎之带迟筵去时光女神处做客。在这里,迟筵通过时光女神殿中的回廊看到了自己来到神界之前的下界生活,看到了自己苦苦挣扎却无能为力的生身母亲。在这里,他还看到那个干枯瘦弱的女人躺在一张破败的草席之上,奄奄一息。

  那些和他一直以来的生活迥然不同的画面刺痛了他,他不管不顾地冲出神殿回廊,夺走了时光女神殿中的白色云马,驾着这匹可以穿越人神两界的神兽瞬息之间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个地方。

  对于任何一个生活在上界的人类而言,这样的做法都是足以魂飞魄散的大罪。可是迟筵根本不会顾忌这些,他什么都不会顾忌——或许黑鸟说得对,这些年来,邪神把他宠爱得太过了。天上地下,从来从来一切都要遂了他的意。

  迟筵用神界的术法把自己和村子中的一切隔开,只留下他和那位垂死的,熟悉而陌生的妇人——这同样是该受到惩罚的,但他不在乎。

  在神界被神惯养地过于娇嫩的青年穿着白色的圣袍,用白皙修长的双手缓缓握住妇人枯槁的毫无生机的黑黄色的手,放在手心轻轻摩挲着,慢慢捧起来,让它们贴近自己的脸颊。他黑色的眼睛浮上深切的哀伤,眼眶也渐渐泛红。

  妇人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面前陌生的青年,喉头动了动,又慢慢地闭上了那双浑浊的眼睛——最后一抹生气也从她的身上消散了。

  年轻人可以感应得到,但他却抓不住,他终究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他知道那个人、那位神祗或许可以做到,可以做到让眼前的老妇人起死回生,但他不会因为这种事去恳求对方——他明白这世间的规律,他明白生死有命,他明白当一条生命走到尽头时就该让对方无牵挂地去而不能徒做挽留。

  所以他只是缓缓垂下头,无声地,沉闷地把自己埋入妇人干瘦的怀里,沉默地哽咽着。

  直到他的视野中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邪神亲自降临,将他抱回了神界。

  却没有把年轻人抱回他的寝殿,而是将人直接抱进了自己的寝殿——属于邪神的,恢弘磅礴、肃穆庄严的云上宫殿。

  依然沉浸在悲伤中的青年终于发现了自身的处境,不安地从邪神的臂弯处探出头来,被压在黑色的神床之上时还怯怯地偏着头躲着:“……叶迎之。”

  其实暗自里,他早料想到会有这样一天,甚至会在一些夜晚因此而感到不可名状的躁动难安。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突如其来。

  邪神吻着他:“你骑走了时光女神最钟爱的云马,我不得不赔了她三只。”

  神祗彻底禁锢住自己轻轻躲闪着的爱人,落下又一个吻:“……该罚。”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丹穴鸟、小二的瓜、青丝远山长、柒痴、yucca、困了、一个狗子、岚雨、阿西吧、鸿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今天依旧没有小龙虾、雪夜涵尘、女王陛下、折扇、三千花杀、kagomeraku、汀珊_sally、今天诚哥撩我了吗、hentai、方方左手比心右手、雪川清柳、桃夭、云小妖、夏无姑娘们的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八个地雷,采菊东篱下和野花不要采姑娘的三个地雷,黛千秋、吃瓜路人、远岫、我要吃糖!、saeki姑娘的手榴弹,翡冷翠姑娘的五个地雷和一个手榴弹,顾怀阙、一只小琵琶姑娘的火箭炮,青裳姑娘的三个火箭炮、一朵蘑菇姑娘的浅水炸弹和祁焕之姑娘的长评~

  下面就开始彻底无下限傻白甜的蜜月番外生活了~可以理解为两人在各个世界旅游记事,同样没有记忆,但都会在该次旅行结束回到永恒后简单解释一下两人之前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个世界来旅游。

  第一个是之前说过的邪神的祭品,因为按照设定叶三和迟迟是能去各种各样不同的世界的,所以番外中的世界观和正文中的现代灵异还会有许多差别,姑娘们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篇章看~这个世界是有高等生灵“神”存在的异世大陆。

  对于叶三和迟迟的性格和行为稍稍解释一下~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他们都没有过往的记忆,所以虽然本质和本性不变,但具体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还是会受到当世成长环境和具体身份的影响。比如迟迟在邪神番外这世是被最强大的神宠大的,肯定和第一世被鬼吓大的不一样,会更娇纵无法无天,也不会像被鬼吓大那样小心谨慎。

  感谢姑娘们的支持、喜欢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