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39章 归去
  “你不会觉得……寂寞吗?”

  “寂寞是什么?”那个声音反问他。

  “就是一个人, 很孤单,很孤独。”

  “不会。”那个声音道,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我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

  而今他终于体味到这种感觉,却是在那个人离开之后。

  不会再有另一个声音呼唤他, 不会再有另一个身影存在于他的领域之中——那人所创造出的天空、陆地、海洋还兀立在那里,与四周的黑暗是那么得格格不入,但创造出它们的主人却不见了。

  人类坠入轮回, 却把永恒独自拋向了孤独——从未体验过的孤独。

  在明悟情爱之前, 他先体悟了何谓寂寞、何谓孤独。

  他试着离开他的领域,离开永恒,游走于无尽无数的万千世界之中。

  他尝试着去了解那个人曾拥有的生活, 尝试着融入其中, 由这无尽的生灵来化解无边的孤寂。

  他的意识在芸芸众生中穿行而过,看人生百态,看霓虹闪烁, 看茶米油盐……一切生灵都无法察觉他的存在,他就默默站在一旁, 做一个旁观者, 从一个世界看到另一个世界。

  但是如果不是那个人,觉得空的地方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无论如何都是错。

  再次回到永恒之后才蓦然惊觉——他在那么多的世界中穿梭, 脚步匆匆,不肯停留,做一个过客, 其实不过是希望在下一个转角处能够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不曾目标明确地去找他,却下意识地想在这亿万世界中偶遇轮回的他。他想见到他。

  他开始思念他。

  我会回应你,我会拥抱你,我会亲吻你,我不会再扔下你一个人,你回来好不好?

  他开始想,如果历经如此多的轮回,他已经忘了回来,忘了回来的路呢;如果他的灵魂已经太过虚弱而不能归呢;甚或是他已经太厌倦了这里,宁肯神魂消失永远消失在这万千世界之中,也不愿意再回来,再回到他身边呢。

  经过在世界河中穿梭的日子里他才知道,原来像他那样的人类,爱人分别之前,一方要对另一方说“早点回来,我等你”。

  而他那时候没有和阿筵说“我等你”,那么他的阿筵,还会回来吗?

  彻底厌倦、神魂消失、不再回来、永不相见……他将永远离开他,他们将永不得见。

  他再也听不到他的呼唤了。

  他再也看不见他了。

  他再也找不到他了。

  直到最终神魂消失,即使是自己也无能无力。

  他的心中突然涌现出巨大的惶恐与慌乱,永不得见的念头一旦出现就一直纠缠着他,如同扼住他喉咙的一只手,让他不得喘息。

  一瞬间,百念生,百感生。情生,爱生,而忧怖生。

  痴念丛生。

  突然明悟的感情瞬间重得他几乎无法承受,他渐渐凝出了实体——他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默默地想着,他就是想让他用这双手抱一抱他么?他就是祈求这样一个拥抱么?

  他想他要去找他,在他再也找不到他之前。

  即使世界河中的世界有亿亿万,查明阿筵会出现在哪个世界并先一步追去也并不困难。轮回的规则是任何生灵都不能拥有非本轮回的记忆,这个规则一直运行得很好,叶迎之无意破坏或改变他——即使这意味着他真正进入轮回后也会失去记忆。

  没有关系。

  他是他的,他总能找到他。

  *****

  迟筵渐渐从一片黑暗中睁开眼,记忆中最深刻的依然是那片璀璨的光海,以及黑暗中,越离越远的那个存在。

  他期盼了,守望了上万年的存在。

  而后轮回种种纷至沓来:他是被鬼祟缠身朝不保夕的体虚青年,对方就是被他偷拿了骨灰就此缠上的苦主恶鬼;他是无辜招惹妖邪的普通人,对方就装得若无其事,扮成他的好室友来讨他欢心;他是独自漂洋无依无靠的交换生,对方就是无法无天夺他血液的血族亲王;终于有一世两人能年少相伴,对方还是先走一步,却成了整个世界阴阳颠倒的祸源……

  迟筵终于明白,每逢半梦半醒之时那句“疼不疼”的含义——他问的是,上一世他刺向自己的那一刀疼不疼。

  一世一世相携走来,他做不到与他同生,却一次次陪他共死。

  迟筵睁开眼看向自己的爱人,无比熟悉的,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的爱人,轻声唤他:“……叶迎之。”

  他们依然站在那处洞穴之中,叶迎之站在他的面前,身后是一条黑色的通道——迟筵已经能隐隐猜到它会通向何处。

  一切的初始,一切的终结。

  “我在。”叶迎之平静地搂着他,低头看他,缓缓为爱人讲述那之后的事情,“上一世,因为你最后使用的术法的原因,我和你一起来到这个世界时没能像你一样进入轮回,而是直接被吸引到了这个世界的邪极,在这里陷入了沉睡。这里的邪气很正,也很浓,沉睡中我慢慢想起了一切,直到感应到你的气息才有了苏醒的迹象,但那时候我也没能彻底醒来,直到几年才真正苏醒,之后我马上离开这里,出去找你。”

  事实上他第一次在轮回中遇见迟筵的时候,迟筵的神魂已经很弱了,如果不是他附在上面的气息迟筵大概早已撑不住了。即便如此,那时候阿筵虚弱却又沾染着最醇正的邪气的神魂还是受到各种妖魔鬼怪的觊觎和窥伺。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世,再想到这件事时他还是会后怕不已。

  差一点,只差一点。如果他醒悟得晚一些,他就要永远失去他的阿筵了。

  “轮回中不允许有除现世之外的记忆,这是轮回的规则。但是在这里我就可以打开通往永恒我的领域的通路,从而让你恢复记忆。所以我必须带你再次回到这里。”邪把自己的爱人深拥进怀里,“对不起,阿筵,对不起。我总是吓到你。但是现在我们该回家了,陪我回家好不好?”

  他退开一步,低头认真地凝视着面前的人类,握着对方的手却始终没有放开。

  “你答应过我的,下一次,陪我到永恒。”

  迟筵闭了闭眼,眼前仿佛又出现吸血鬼染着血的手和温柔缠绻的面庞——“下一次,陪我到永恒好不好?”

  “好。”他听见自己喃喃着,搂上对方的脖子,印上他的唇。

  他等了他万年,他追了他五世。这期间种种纠缠,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他只知道自己爱着他就够了,他只知道如果对方是他,那么无尽的永恒他也愿意陪他一起。

  他只知道,对于叶迎之,他永永远远都不会愿意放手。

  “别再抛下我了。”他听见叶迎之轻声的叹息,“别再让我一个人了。”

  “你知道的,我是永恒,我存在于永恒之中。如果我爱上什么,那就是永恒不变的爱。”

  “迟筵,是你闯进了我的领域,你要负责。”

  黑色的,通向永恒的通道已经在叶迎之身后打开。

  “我负责。”迟筵仰起头,眼睛微微弯起来,望着他笑了。

  曾经他丧命于古老的祭坛之上,却被无意卷入其中,那时候惶恐不安,不知归处;后来他爱上那处的主人,相守万年,求而不得,黯然离开;却没想到兜兜转转,最终最终,他还是要和自己的爱人相归于斯。

  永恒再长再寂寞,他们都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们相携着,慢慢踏入其中,迈入纯粹的永恒,迈入属于叶迎之的领域。

  “这不太一样。”迟筵惊诧地看着眼前的景物,阳光、蓝天、远山……以及眼前熟悉的房子——这看起来像是第一世的时候他和叶迎之最后终老的那个家。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房子二楼还要一间屋子是叶迎之的灵堂。

  他确信这一切不是自己布置的。但叶迎之的领域以前是一片无垠的黑暗,根本不是这样。

  正疑惑间,他听见叶迎之站在他的旁边,用一种平淡而自然的语气道:“这里是我的心的映像,心是什么样的,这里自然就会是什么样。无情自然无心,所以以前一直是一片黑暗。阿筵,只有你,在它空无一物的时候就进来了。”

  在我还没有心的时候,你就闯进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雪川清柳、一朵蘑菇、青歌、桀骜、小二的瓜、之子于归、红领巾、家有菊花来泡茶、五黥、kagomeraku、观茶园、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湿蚊香、子书月白、毒奶之王、青丝远山长姑娘们的地雷,珑俊世界第一甜姑娘的六个地雷,爸爸等我、南丁红叶、19520959、二黄、夏无姑娘们的手榴弹和一只小琵琶的火箭炮~

  差不多这就是结局了~明天还有一章,然后开始番外~

  突发急性荨麻疹,从昨天起超级难受,昨天的稿子还是前天晚上设好的存稿箱(庆幸自己有存稿);今天去打针,打完针后勉强好了一点,爬起来写完了这章qaq

  姑娘们注意身体啊,身体不好真的超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