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38章 万年
  永恒中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迟筵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甚至很久都不会去关注计时器上的数字。很难界定这样的生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在这里他可以得到他想要到的一切东西, 只除了那一样——近在咫尺, 却求而不得。

  不是不给,而是没有。

  迟筵依然保持着做一个普通人的习惯,根据计时器为自己的区域定义了昼与夜,甚至分出了一年四季的变换。

  有一天他路过计时器, 蓦然发现代表“年”的单位下面的数字已经变成了五位数。

  他在这里, 在叶迎之的身边,已然待了上万年。如果在人间,也该走过了百世轮回。

  “叶迎之。”他轻轻叫这个名字, 唤他, “你在哪里?”

  “你应该知道的。”那个声音回他,依然平静无波, “在我的领域里,我无处不在。”

  “我想见你。”

  “你现在就在见我。”

  “不是这样的……”迟筵伸手触摸上眼前的空气,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悲伤, “我想碰你。”想要拥抱你,想要亲吻你, 想要……和你融为一体。

  叶迎之的领域之中没有空气,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在迟筵的区域中才有这些类人间的东西。

  他黑色的眼眸中盈满了叶迎之看不懂的东西。但是他莫名地想要把那些东西抹去, 他不想看见迟筵这个样子,他想让他快乐起来。

  但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

  最终他出声道:“你出来,到外面来。”

  迟筵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但还是顺从地来到外面的黑暗之中。

  方踏入黑暗的那一刻,就有一股轻飘飘的力道将他托了起来。迟筵只觉得自己像飞一样,被托得一直向上升,冲破层层黑暗,最终到达一个之前从未到达的高度。

  从这里俯身前下方,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条磅礴闪烁的“星河”。

  璀璨的星河缓慢向前“流动”着,细看可以发现,其实是那条带状区域之上无数明亮的星子沿着同一个方向在向前移动,因为星子太多而形成了一条光带,甚至给人以这是一条光的河流的错觉。

  而这些“星子”也没有真的在闪烁,只是看起来像闪烁的星星而已。它们一旦熄灭,就永远不会再亮起。但旧的星熄灭的同时,也总有新的星在光带中亮起。

  每时每刻都有旧的星子熄灭,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星子亮起。从他的角度看去,犹如一曲无比恢弘雄伟的光的交响曲。

  迟筵从未见过如此壮阔的景象,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

  直到叶迎之的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这就是世界河。那些亮着的就是存在的世界,世界消亡后就会黯下去。”

  每一颗“星子”都是一个世界。

  每时每刻都有旧的世界毁灭,每时每刻都有新的世界诞生。

  他们在这里云淡风轻,其实见证着无数世界的诞生和毁灭。

  迟筵彻底僵住了。万年来从未有过的无比强烈的悲伤和无望突然袭上他的心头。

  坐在祂的身旁,站在祂的角度,他第一次看到了祂眼中的一切。

  不尽生灵,亿万世界,在他眼中不过如蜉蝣,朝生夕灭。

  万事万物皆如过眼云烟,只有他是永恒的存在。

  在这一刻,迟筵突然觉得,心灰意冷,身心俱疲。

  他曾经一直坚定地认为,人是所有存在中最为坚韧执着的生灵,海可平,山可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没有什么做不到的。而他恰恰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只要他一直陪在他身边,只要他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天他会等到,总有一天他会回过头。只要有一线希望,无论十年百年、千年万年,还是百万年千万年,他都愿意。在这里陪着他,等着他,守着他。甘之如饴。

  可是他错了。

  从一开始,他爱上的就是一个永远不会回应,不会爱的存在。

  一个永恒的存在。

  “你不喜欢么?”他听见叶迎之问他,以一贯的平淡语气。

  “喜欢。”迟筵轻声应道,缓缓低下头,垂下眼。

  虽然嘴里说着喜欢,叶迎之也能感受到面前的人类更加低落了——他黑色的眼睛看上去很难过。他愈发地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他怕像这次一样,最终弄巧成拙。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闪烁的世界河之旁,他听见迟筵小声说:“我喜欢你。”

  “什么?”他问。

  “叶迎之……我爱你。”

  “……爱是什么?”

  “就是我想永远陪着你。”就是我想得到你。

  人类笑了一下,垂下头去,没有再说话。

  永恒的邪看见迟筵眼中有很亮的,比亮着的世界还要明亮的东西一闪而过,转瞬就黯了下去。

  他目睹过无数世界的消亡,却从不曾为它们抱憾悲哀,也不会心生怜悯。可是他看着迟筵黯下去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让它们重新亮起来——像从前那样明亮的、专注地、充满期盼地看着他。

  可是在那之后迟筵看起来一直都不快乐。他的眼睛里总像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让叶迎之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搞不懂人类的情绪。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要搞懂人类的情绪。

  他只能说:“你当然可以永远陪着我。就像现在一样。”

  迟筵笑着摇了摇头。

  *****

  一天迟筵突然再次请求他带自己去世界河畔。

  映着世界河中闪耀的微光,迟筵转过头轻声道:“叶迎之,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到世界轮回中?”

  他看不见这方领域的主人,但他可以感觉到对方就在自己身边。

  也许人类的一些构想真的已经接近世界的真谛。佛教中说人有三世轮回,现在世、过去世、未来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为现在世,过去种种皆为过去世,未来尚未经历之轮回为未来世。

  迟筵所知的情况同此类似。无尽生灵都有一个神魂,神魂不灭,他们就一直在这亿万世界中轮回穿梭,直到有一天神魂磨灭,彻底走向消亡。

  他原本就不过是这亿万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个生灵,生而为人,寿不过百年,轮回不过十世,神魂最多在世界河中存在千年,最终便与所有生灵一样走向消逝。身如蜉蝣,朝生夕灭。

  他是何其幸运,才能进入这绝对永恒之中,才能遇见叶迎之。

  曾经有一个问题问,《泰坦尼克号》中如果杰克早知道最终的结局,他还会不会选择去赢那张船票,会不会登上那艘巨轮。

  迟筵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从不后悔爱上叶迎之,即使是现在他也不能不爱叶迎之。

  只是这份爱,太无望了。

  永永远远的,在永恒之中,守候着自己最想得到却永远也得不到的爱人。

  他原本就是那轮回之中的一个人类,所以就让他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吧。

  “可以。”叶迎之没怎么犹豫就回答了,迟疑了一下才道,“……你为什么要走?”

  “这里太寂寞了。”迟筵嘴边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叶迎之,我太寂寞了。”这样等着你,太寂寞了。

  “可以送我走吗?”他又问了一遍。

  “好。”叶迎之答道,依然没有犹豫。迟筵说他寂寞,可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他看着人类在自己的领域中一点点消沉下去,却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只有达成人类的每一个愿望。

  听见平静而斩钉截铁的回答,迟筵的眸子暗了暗,随即泛起一抹苦笑。他还奢望什么呢?奢望叶迎之会挽留自己吗?

  他笑着仰起头:“叶迎之,我走之前,能不能再抱你一下?”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迟筵看见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形轮廓,澳门赌博网站:和当年所见的一样。他又笑了一下,走上去搂住对方的脖子,将自己深深埋入对方怀里。

  最后一次了。

  我爱你。

  即使我有一天神魂消亡,我也会爱你到永恒尽头。

  我永远爱你。

  迟筵放开叶迎之,向世界河的方向退后一步。

  面前的人形轮廓朝他抬起手:“我会把我的气息附着在你的神魂上保护你。但是每经历一个轮回我的气息和你的神魂本身都会被消耗,到最后你的神魂会变得非常虚弱,直至消失……在那之前,你要记得回来。”

  “好。”

  人类的身影仰躺着缓缓向世界河坠去。迟筵可以感受到身后那些明亮而璀璨的光点离自己越来越近,而那片无尽的黑暗则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缓缓地向那片光华闪烁的星河坠去,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伸向了那片黑暗——即使到了最后他还是在奢望着,奢望着那永恒中的存在会伸出手,将他拉回去。

  看着迟筵向着世界河飘落,叶迎之情不自禁地向他伸出了无形的手——在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伸出手的时候。却在将要触到人类的前一刻将手收了回去。只对着迟筵消失的方向低声喃喃道:

  “你可以享受亲情的温暖,你可以追求事业的成功,你可以体味友情的可贵……你可以获得你应得的一切。但是,你永远不能爱上任何人,你的心只能为我敞开。”

  因为你说过你爱我的。

  你说过,爱就是要永远陪着我。

  他正式说出的话就会成为轮回中的规则。

  多么霸道、自私而蛮不讲理的规则;只为一个人设立的规则。在他甚至不明白爱究竟是什么的时候。

  他不懂得爱,却已懂得占有。

  然而事实往往是因为爱,才会想要拥有。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五黥、明祠、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一朵蘑菇姑娘们的地雷,夏无姑娘的手榴弹和注销用户姑娘的火箭炮~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