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35章 回忆
  作者写作不易, 请支持正版。  刘大爷看了看妻子的脸色,没说话。

  等跟着丈夫进了屋,刘大娘才拍拍胸口,小声伏在丈夫耳边道:“那个后生早就被更厉害的东西缠住了。”

  刘大爷大吃一惊,看看左右,也小声回道:“那你也没提醒他一声?”

  刘大娘垂着头,半晌道:“不敢。”

  过了一会儿从方才的惊惧中缓过来一些, 她才提点自己丈夫道:“你没看到那个后生的举动?好像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样, 而且他还觉得那就是个‘人’。咱们还是和孩子们说严了,离那后生远点, 免得冲撞了。”

  自家扫取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他们也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过日子的普通人家,哪有本事管得了那许多?老胡家财迷心窍, 明知道那房子有问题还租出去, 他们遇见体质比较虚镇不住的有缘人,能提点就提点一句,权当为子孙积德。但像今天这年轻人这样的,即便是看出了些许端倪, 又哪里敢多说一句。

  说破了你身边的那位不是“人”,那报复恐怕他们承受不起。

  ————————

  夜幕渐渐降临, 迟筵想拉叶迎之去吃饭, 叶迎之却道:“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那边有一家店,卖活鱼和新鲜蔬菜,咱们买回去我做给你好不好?”

  迎之好像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不过这里的餐馆手艺确实有限, 胜在食材新鲜而已,澳门赌博网站:买回去做也一样。

  迟筵从不会拒绝爱人的要求,这次同样笑着答应了。他心中失笑地想着,叶迎之说不定是给自己下了蛊。

  晚上两人照例缠绵了许久,最终迟筵抵挡不住疲累和困倦得到空隙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他隐约听到水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而那东西正

  离他们越来越近……

  他的心猛然跳快了一拍,悚然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偏头望望窗外,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可以清楚得看到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在沉沉夜色中反射着银色的光芒,

  这是一个晴天,月朗星稀,一切都清晰可见。万籁俱寂,没有丝毫异状,分明是一个美好祥和无比的假日夜晚。

  迟筵舒出一口气,权当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他看了一眼安详地躺在自己身侧,呼吸平稳的叶迎之,有些担心惊扰到熟睡的爱人,缓缓的,试图尽量不发出动静地重新躺下。

  叶迎之却已经醒了,缓缓睁开眼看见正半坐着的迟筵,同样坐起来搂住他的肩膀,声音犹自带着睡意中的低沉和沙哑:“怎么了?”

  迟筵摇了摇头,转过脸对上对方黑沉的眼眸:“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叶迎之就着坐着的姿势把他搂在怀里,轻轻他耳边吻了吻,安抚道:“别怕,有我在。”

  可能是夜晚太凉太寂静,迟筵竟觉得叶迎之洒在他耳边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寒凉,不过对方的怀抱却一如既往的温热而有力。

  他点了点头,勉强压下心中隐隐的不安,拉起被子准备躺下继续入睡。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扣扣”的敲门声。

  迟筵心里一惊,莫名地觉得此情此景有些熟悉,下意识转头去看叶迎之。

  叶迎之看出他睁大的眼眸中盈着的惊恐与不安,心疼地亲了亲他的眼睑,迫使他闭上眼睛。

  迟筵感受到那羽毛般落下的吻,连同着对方的声音:“没事,我过去看看。”

  突如其来的浓烈的不祥预感一下子攫住了迟筵的心脏,他下意识地出声:“别,迎之,别去。”

  他想像往常一样牵住叶迎之上衣下摆,发现对方睡觉根本没穿上衣后只好改为抱住他的腰。

  又埋在他腰腹处小声说了一句:“别去。”

  那一声声敲门声依然未止,如在耳边,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尤为刺耳,而更为奇怪的是这虽然平缓却一下一下始终均匀地敲击着的声音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叶迎之含笑顺势摸了摸他的头发,手下滑抚在他的脖颈处,失笑道:“怎么了这是?”

  迟筵也察觉出来自己这个举动和动作都过于小孩子气,涨红着脸微微抬起头看着叶迎之。

  叶迎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好好睡觉。”说罢迅速翻身下床穿上鞋,没再给迟筵挽留的机会。

  迟筵望着叶迎之走向玄关的背影,似曾相识的恐惧如阴霾般浮上心头——青白色的眼睛、惨白色的灯光、永不停息的有节律的敲门声、黑色的牌位……

  门外的……不是人!

  就为了防这些东西,他好像听人指点特意供了谁的牌位在家里,可是那是谁的牌位,上面写的是什么……那是,谁的名字……

  这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却没有旁的声音传来。

  对爱人的担忧瞬间压过了所有奇怪而昏乱的思绪,迟筵一下子跳到了地上,冰凉的瓷砖激得他瞬间从混沌状态清醒了过来,再一抬头,看见的是叶迎之的脸。

  叶迎之拉着他上床往被子里塞,一边塞一边数落:“我说了就去看一眼你怎么又下来了?还不穿衣服。这里晚上凉,冻病了怎么办?”

  迟筵老实地被他塞回去,看到爱人脸的刹那方才那些纷乱而诡异的念头已经烟消云散。他戳戳躺在自己身边的叶迎之:“迎之,怎么回事?”门外的敲门声在叶迎之打开门的刹那已经消失了。

  叶迎之道:“不知道,我打开门外面没人,估计是有人喝醉了,找错门了,我开门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就走了。”

  迟筵忍不住道:“可是明明你开门前一秒还有人敲门的,咱们在二楼,就算你开门的时候马上离开你也不会看不到人啊。”何况会有喝醉的人那么平稳有节律地持续敲门?甚至……会有人那么敲门吗?

  下午那位大娘说的话突然钻入脑海——“老胡家房子不干净……”

  迟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又往叶迎之怀里缩了缩。

  他示弱的依赖的寻求庇护的动作显然取悦了叶迎之。叶迎之将他搂得紧了紧,吻了吻他的发顶,手掌安抚地滑过他光滑的背脊,含糊道:“……外面太黑了,可能是我没看清楚。没事的,晚上小心一点就是,有坏人也打不过我。”

  迟筵没有出声。

  叶迎之突然笑了,左手抬起他的脸看向他的眼睛:“宝贝,你不会真的信了下午那个老太太说的话以为有鬼吧?”

  哪有什么老太太,人家大娘分明不老。被戳破心结的羞恼和叶迎之促狭的态度让他不由得又红了脸,别开眼睛道:“哪有,我才没信。”

  月光透过百叶窗缝隙洒进来,映得迟筵脸上淡淡的绯色格外动人,叶迎之忍不住吻了上去,嘴里喃喃道:“你看我像不像鬼……像不像恶鬼,天天把你含在嘴里,拆吃入腹……”

  叶迎之正吻着,突然抱着他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

  迟筵被扔到床上,伸出手勉强挤出一抹笑来,推拒着面前就要压下来的“人”:“……迎之,先吃饭,我饿了。”他强迫自己看向叶迎之,睫毛却一直不停地轻轻颤抖着,仿佛被惊扰到的蝴蝶。

  叶迎之不满足却又无可奈何地放开他,准备再抱他起来,看到他一直握着拳,问道:“阿筵,你手里拿的什么?”

  迟筵张开手,勉力笑了笑:“是我外婆送我的那块玉,我想给你。”

  叶迎之笑道:“好啊,你给我戴上?”说着坐到了迟筵身边。

  迟筵点点头,摸索着把玉挂在叶迎之颈间——和他猜的一样,这玉对三公子根本没用。叶迎之日日就睡在他的床上,灵玉就放在床头柜里,若是有用,早就起作用了。

  叶迎之摸了摸玉,看向迟筵:“我还是摘下来收起来吧,我怕我不小心把它弄坏了,你又要心疼,毕竟是外婆留给你的东西。”

  迟筵点点头,看着叶迎之熟门熟路地摘下玉佩,收进床头柜里。

  他刚才找借口说饿了,真对上一桌饭菜却又失了胃口,吃进嘴里也觉得味同嚼蜡,唯一欣慰的就是过往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吃食上没有作假。排骨是他昨天亲自去买的,一块块都是他自己挑的,今天和其他菜烩在一起,味道还不错。

  难为叶三公子还真的天天做饭给他吃。随着这个念头一同浮上的还有一股酸涩之意,但很快就被那挥之不去的恐惧压下去了。

  吃过饭迟筵心不在焉地洗了碗,擦干净,站在厨房里发呆;坐回客厅里不停地换着电视频道,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心里越发地焦灼不安,五脏六腑都紧张得缩成了一团。

  今天又是周五,按照往常,他是不会拒绝叶迎之求欢的。

  他不敢让叶迎之看出端倪,此时也就更不敢拒绝。

  叶迎之坐在旁边拿着迟筵给他买的手机看新闻,偶尔抬起头来看迟筵一眼,见他窝在沙发另一角,耷拉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不停换着台,好像满怀心事,委屈又可怜。

  叶迎之忍不住坐起来过去把他抱进怀里:“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不想看的话我们回去休息吧。”

  迟筵抿了下唇,没说话,任由叶迎之抱他起来,按关掉电视。

  屋子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叶迎之抚摸着他的背脊,凑在他耳边说:“紧张?身子僵成了这样?”

  他笑着把人抱回屋里放到床上:“都多少回了,怎么现在开始紧张了?”

  迟筵感受到背脊触碰到柔软的床铺,眼皮不受控制地跳动着,理智绷成了一条线,身体却习惯性地做着微小的回应——那是他熟悉的动作、熟悉的怀抱和碰触,却再没有伪装出来的呼吸、心跳和温度。

  他清清楚楚地不可逃避地一面认识到那个正压着他向他求/欢的那个东西并不是人;一面无可逃避地不可抗拒地承受着一切,甚至从中得到本能的欢愉和快感——叶迎之太了解他了,他的一切都尽在对方掌控之中。

  他死死闭着眼睛,偏过头不去看上方的“人”,脖颈向上扬起,眼角禁不住地沁出泪珠——已经说不出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

  叶迎之俯下身,轻轻吻掉他眼角的液体。

  吐息冰凉。

  迟筵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为了掩饰般,自暴自弃地主动伸出双臂拥上和他紧密相连的“人”……

  半夜迟筵又睁开了眼,他的眼眸平静而清醒,没有丝毫睡意。他小心翼翼地偷偷看了一眼躺在身旁貌似睡得深沉的叶迎之,用被子把自己缩紧了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朵蘑菇、雪川清柳、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吃土、观茶园、爸爸等我姑娘们的地雷,南丁红叶姑娘的手榴弹和宫安姑娘的火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