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32章 伥鬼
  按照寄来的车票那一班次坐火车到桂省得将近二十个小时, 叶迎之果断地让迟筵忘了那两张车票,重新给两人买了机票。

  出发那天, 直到飞机落地之后迟筵打开手机才收到一个极为不幸的消息——他请的那两位大师不约而同地在出发前接到了一系列凶兆, 从而决定推掉这桩生意,并赔付给他违约金。

  事到如今,肯定是来不及再请别的人了。即使他再请, 别的高人听说这两位大师的表现也未必会愿意跟着来。迟筵咬着下唇,心中的不安越扩越大。正如有未知的力量一直在推动甚至说逼迫他和叶迎之踏上这次旅程一样,很明显也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阻止其他人和他们一起同行。

  他犹豫地看向叶迎之:“迎之,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叶迎之搂着他向机场外面走:“来都来了, 咱们至少也得玩一玩才能回去吧?”

  他指了指自己身后背着的大包:“再说了,那两个人不来也没关系, 咱们还有这么多东西呢。不是知根知底的人, 关键时候未必会护着咱们, 说不定为自保还会害其他人, 不来也好。”

  迟筵略略想了一下, 觉得叶迎之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迟筵陪着叶迎之又把当年他们游玩过的景点逛了一遍, 最终回到省会。这期间他也被叶迎之说动了, 决定去红图村看一眼——去红图村又不等于进山, 红图村毕竟还有不少村民,应该不会出问题, 说不定还能发现些蛛丝马迹的线索。只要不进山,应该就没有问题。

  就像当年那位被村人称为“疯婆子”的老妇人,迟筵觉得她就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而村子里像她这样的人说不定不止一个。那样即使只从这些人身上他们也能挖掘到不少信息。

  村子里第一家正在办白事。

  不大的屋子里设着一个简陋的灵堂, 摆着简单的应季水果,偶尔有村人停下来站在门口看一看。

  在迟筵印象中这是那位老妇人的住处,因为正好是村口第一家,房子又比其他村人的都破旧,所以印象格外深刻。他拦住了一位看上去比较面善的中年妇人,问道:“大娘,向您打听一下,这是谁家在办事?我记得这屋子里以前住着一位婆婆,那位婆婆现在怎么样了?”

  “就是她家。”妇人点头道,“人是前两天才没的。”

  她看迟筵外表干净漂亮,令人心生好感,自己又正闲着没什么要紧事,见迟筵感兴趣,索性招手把他领到一旁,把自己知道的相关情况全讲给他。

  原来老妇人丈夫早逝,也没有留下子女,所以多年来一直一个人孤零零地过,身边称得上亲人的只有她丈夫的弟弟一家。但弟弟弟媳并不怎么和她来往,也不管她,她去世后弟弟家的儿子也就是她的侄子才简单料理了后事,村里人背地都说那个侄子之所以愿意这么做图的还是她名下两块地还有那个破房子。

  迟筵听了很是唏嘘,含糊说自己当年旅游时来过红图村,老妇人帮过他的忙,再次过来本来想探望一下,没想到人已经没了。

  村里人对于当年那件事可能还有些印象,但那时候迟筵刚高中毕业,稚气未脱,穿着打扮等各方面看起来都像是一个没离开过家的半大孩子。而如今他工作多年,外表气质和那时候比又有了很大的差别,村里人即使有人依稀觉得面熟,也认不出来他。

  因为已经到了家门口,迟筵便让叶迎之在外面等他,打算独自进去祭拜那名老妇人一下。他们家乡那边对这种红白事有讲究,叶迎之和老妇人毫无渊源也无交集,如果没有办事人家的子侄领着,是不方便贸然去祭拜的。

  没想到这时候灵堂中已经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花甲之年的老人,穿着一套清凉透气质地柔软的黑色唐装样式的衣服;另一个看上去像是老人的助手,穿着一套黑色西装,一直恭敬地在他身后站着。这两人都穿着讲究体面,和这个稍显闭塞落后的村子显得格格不入,但老人却浑然不觉,只泰然自若地祭奠着亡人,面容上露出深切的悲伤。迟筵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他们过多的关注。

  迟筵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身份又和那老妇人是什么关系,也没惊扰对方,只自行在灵前拜了拜,默默在心中感谢老妇人当年告诉他“伥鬼”这一信息。

  拜完之后他转过身去正想离开,只见自己身后三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穿着一件有些老式的黑色卫衣,一条普通的牛仔裤,戴着深蓝色鸭舌帽,背着一个书包,看上去像是一个学生。

  见他回过身来,那人主动向他搭话道:“想进山吗?”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像不经常说话一样,听起来不好听。迟筵微微蹙起眉,他觉得这嗓音有些熟悉。

  事实上这个年轻人整个人都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迟筵率先想到了他为什么觉得那个嗓音熟悉。因为当年六顺也是用这样好似砂纸打磨一样的粗粝嘶哑的嗓音说话的,王盛当时觉得他声音不太对,还问过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六顺解释说是小时候嗓子被伤过。

  当年的记忆瞬间回笼,迟筵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年轻人了——这身打扮,分明和当年的程涛一模一样。

  迟筵愣在了那里,那个名字堵在嗓子眼里,却吐不出来,只觉得浑身发冷。他努力想看清楚这年轻人的脸,却觉得仿佛有一层雾气伏在对方的脸上,让他始终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却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一点。

  当年也是一样,他被救出来后起初还有人问他那个“六顺”的长相,他努力去回忆,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或者说不曾注意过六顺的样子。

  这时候和程涛打扮一样的年轻人又问了一遍:“要进山吗?山里风景很好。”

  鬼使神差的,迟筵没等对方再说别的,直接答了一句:“要。”

  对方点了点头:“明天早晨,我在你们住的地方等你们。”

  那个东西很快就从视野中消失了。迟筵只觉得浑身脱力一般,从脊柱上冒出的冷汗几乎浸透了整面衬衫后襟。

  那个老人却在这时转过身来看向迟筵,道:“你刚才不该答应它的,我没看错的话,那东西不是人,是只伥鬼。”

  迟筵倏地看向老人,脸上浮现出痛苦和后悔之色。他抚着额角道:“我知道,但我刚才就是没法拒绝……我以前来过这里,我的同伴都遇害了,只有我活了下来,刚才那只伥鬼的样子和我当年遇害的同伴之一一模一样。所以那时候我就像中邪一样,忍不住就答应了。”

  从老人一眼就能窥破那东西的身份,并且好像和那位老婆婆关系匪浅这两点来看,迟筵判断对方应该也懂得一些这方面的东西,说不定能帮他解决目前的困境,所以也是有意借此机会把自己的问题讲给对方听。

  他说的颠三倒四,老人却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没关系,小伙子,你慢慢讲。或者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和秀云是什么关系,你不像是这里的人,为什么要来这里祭拜她。”

  迟筵并不知道“秀云”是谁,但也猜到应该是那位老妇人的名字。他也没隐瞒,也没添油加醋,只是照实把当年的事、自己又回来这里的原因及老妇人对他的那句提点全部讲给老人。

  老人听后连连点头,又主动给迟筵讲起了自己的故事。人老了之后往往喜欢向后辈回忆、倾诉自己经历过的生活,这位老人显然也不例外。

  原来这位叫秀云的老妇人的父亲在他的年代是当地一位很有名的阴阳先生,这位老人是一个孤儿,被阴阳先生收到膝下做徒弟,从小抚养长大。因此他和秀云也是一同长大的,情同亲兄妹。

  后来政/治浩劫,这位老人当时才十七岁,在苗头刚有些不对的时候就跟随自己的朋友跑走了,而阴阳先生作为封建迷信的代表当然在当地受到了严酷的□□,后来不堪忍受夫妻双双自杀。秀云那时才十四五岁,目睹双亲自杀受到了刺激,从此精神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

  老人当时跟着朋友去了现在的特别行政区,他很聪明,凭借从阴阳先生处学到的本事很快在当地大受欢迎,不仅发了财而且很受尊敬。但他一直挂心着师父一家,情势变好后便开始托人打听阴阳先生一家的事情,想把师父一家接到自己身边,却只得到师父师母已经遇难,小师妹秀云精神受到刺激,而后不知所踪的噩耗。

  这几十年里他一直没放弃过追查秀云的下落,直到最近才得到秀云后来是嫁到红图村的确切消息,便马上赶了过来,但却没来得及见到自己师妹最后一面。

  迟筵听完后劝老人节哀顺变,没想到老人主动提出道:“谢谢你愿意过来送秀云最后一程,我见到你也是缘分。这样吧小伙子,我明天陪你一起进山,只要跟着那伥鬼找到山洞,在洞外我就能试着把你表哥他们超度了,算作对你来送秀云的答谢。只是有一点要切记,无论那伥鬼说什么,千万不要走进洞穴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ieiks、21775554、一朵蘑菇、爸爸等我、吃土、南丁红叶、雪川清柳、桃夭、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和夏无姑娘们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