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31章 快递
  即使时隔多年, 当年的事依然是迟筵挥之不去的梦魇。同时他的心中还有许多难以消解的疑问——那个山洞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如此诡异?那位老妇人所说的“伥鬼会引活人去山里喂邪灵”是什么意思?以及那些模糊又遥远的私语声, “祂要醒了……”洞穴里那些东西所恐惧的“祂”究竟是什么东西, 又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最重要的,表哥他们丧命于彼,是会如人们常讲的那样“人死如灯灭”, 还是会有更坏的后果?

  而自己……真的从那个洞穴里逃出来了吗?

  这些年来这些疑问常常困扰着迟筵,让他不得安眠。但是他却没有再去求证的勇气。他有时候宁愿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表哥他们是因为山崩死的,那个洞穴, 那些鬼影,还有六顺什么的全部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叶迎之提出这个建议之后迟筵并没有马上答应。

  他了解叶迎之, 对方宠他、爱他、见不得他受委屈, 行动力强, 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一直被人们视作天之骄子, 从未受过什么挫折。自己那个样子那么凄惨地向他哭诉在那个洞穴里遭遇的一切, 不管是真是假, 是真实发生过还是他的幻想, 按照叶迎之的一贯作风当然是要尽快把这件事解决,把他从噩梦中拯救出来。

  可是这件事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那些神鬼之事,非人力所能及。他不能接受更不能承受任何让叶迎之受伤害的风险。

  然而叶迎之的行动之迅速是他始料未及的。

  实际上因为叶迎之各方面都显得比他成熟,能力也强, 在他们这段关系中迟筵大多数时候都处于较为幼弱的受爱护的一方,更因为他性子宽和,对爱人的决定往往不会反对,所以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由叶迎之做主。

  这次也是一样。叶迎之认识迟筵的上司,那位上司也隐隐知道两人的关系。一个星期后迟筵知道的时候叶迎之已经给两人都请好了年假,并买好了去往桂省的机票。

  迟筵第一次难以抑制地和叶迎之大发脾气——叶迎之根本就不知道,澳门赌博网站:这件事根本不像他所相信的那样简单!他宁愿做一辈子的噩梦,一辈子心中难安,也不要让爱人再同他踏上那片土地。他承认,在面对那些未知的妖魔鬼怪时,自己是一个极为怯懦丝毫不敢抗争的人。

  叶迎之变着花样地哄他,类似“就当是出去旅游了,我回国后还没去过桂省,我们顺带着去那个地方看一看好不好?”“宝贝别气了,你相信我绝对不会有事的”之类的话说了一箩筐。但迟筵在这件事上出奇地执拗,坚决不肯妥协。

  迟筵一开始硬气着不答应的时候叶迎之还能招架,后来迟筵软下来,搂着他特别可怜地趴在他怀里撒娇,小声唤着“迎之”,问“我们不去好不好,请假在家里休息也好啊。我就要在家,你在家陪我”,甚至讨好地舔他亲他,叶迎之就根本抵抗不了,分分钟丢盔卸甲连自己要干什么都忘了,迟筵说什么就是什么,全然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能力。

  他总算是明白了人说的枕边风一吹耳根子就发软是怎么回事。迟筵那样央着他,他根本就拒绝不了,只恨不能把这小宝贝哄得舒舒服服妥妥帖帖的。

  迟筵盯着叶迎之在网上退了订好的机票,这才安心睡了觉。

  然而噩梦并未就此终结。

  第二天一早他收到了一封从桂省省会寄来的快递,收件人写着“迟筵”两个字,地址就是他和叶迎之现在住的家的地址。而寄件人一栏处全部都是空的。

  迟筵记得自己最近没有从网上买过东西,在桂省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拿到快递的一瞬心中不禁泛起了疑惑。事实上在看到桂省时他的心中便“咯噔”一下,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忍着心中隐隐的不安,迟筵用小刀划开了快递纸袋——里面装着两张火车票,实名制,左下角分别印着他和叶迎之的名字和打码的身份证号。是他们假期开始那天开出的车次,起点是他们所在的城市,终点到桂省省会。快递袋里还有两张不记名的大巴车票,到红图村——过了这么些年,红图村已经有直通市内的大巴了。

  迟筵一下子瘫坐在了沙发上。

  这些年来他心中一直躁动着不安着的那份最深的恐惧终于成真了——他的确从来没能真正从那个洞穴中跑出来过,那些东西不会放过到嘴的血食。而这次甚至搭上了他的爱人。

  叶迎之正在卫生间里洗漱,听见响动后匆匆走了出来,看见迟筵失魂落魄般饱受惊吓的模样便心疼地走了过去,把人搂进自己怀里。

  他只随意扫了一眼茶几上的快递袋和火车票,就像是已经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没再管那些东西甚至没仔细看过那是什么,只悉心哄着自己的爱人:“别怕,没什么可怕的,有我呢。那些东西伤不了我。管他什么东西,咱们去看看就是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轻吻迟筵的额头,眉梢眼角溢满了无法作伪的宠爱与心疼,犹如一个最完美体贴的情人。

  迟筵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生出来一股勇气,推开叶迎之站了起来,一把拿过桌子上的两张火车票和长途汽车票,直接连同快递袋一起撕成碎片,扔进垃圾箱里,喉咙动了动,也不看叶迎之,绷着脸似自言自语般道:“我们不会去的。最坏也不过是这样了,不会比去那里下场更糟,我倒要看看它们能怎么样。”

  接下来一天迟筵竭力表现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尽力去忽略自己收到过这样一封诡异的邮件。

  然而第二天一早,迟筵又从快递员手里收到了一封一模一样的快递。一切都和他昨天撕掉的那份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的寄件人一栏上多了两个字——王盛。

  迟筵记得,那正是他表哥本人的字迹。

  他拿着两张车票,说不出话了,甚至无法动作。

  看到这个名字这个字迹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不能不去了。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王盛拼死拦住那东西,他们两人都得折在那里;更往坏处想,如果王盛把他推到那东西面前顶替自己,也不是没有逃出去的可能,那样活下来的那个人就会变成表哥。可是生死关头,王盛选择的是自己顶住那东西,把他推了出去。

  理性上知道不去管,继续缩头乌龟一样藏在自己的安全区内,忽略这件事是最好的选择;感性上却没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他想回去看看,他得弄明白那个洞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迟筵告诉叶迎之自己要回红图村查探当年的情况后叶迎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简单问了问他为什么突然转变想法,随后就理所当然地表示要陪他一同回去。

  迟筵早想到叶迎之绝对不可能让他单独去红图村,因而也没有再多费力气劝阻,只是很平静道:“咱们不能就这么过去,我要做些准备。”

  于是接下来几天时间里,叶迎之就看似非常淡定实则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迟筵通过网络和自己现实中的人脉关系联络各种可能联络得上的看起来比较靠谱的高人大师,和他们咨询相关情况,购买各种所谓的能够驱邪除鬼的道具法器。

  叶迎之看迟筵又一次准备下单付款时终于忍不住道:“阿筵,虽然你高兴就好,家里钱也够用,但是也不能这么挥霍给这些江湖骗子啊。”你难道忘了根据前几辈子的经验教训,再厉害的高人对我也没用?忘了哥哥上辈子自己就是最厉害的天师?这些抱怨他也只敢在心里过一过,毕竟他也知道,他的阿筵现在是真的都忘了。而这种有苦难言的日子,他也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他的心中总有一些些微的不安,迫不及待地想让迟筵亲自兑现上次许下的承诺。就像是考生在发榜前的焦灼一样,哪怕自我感觉考得不错不会落榜,可如果不看到确切的结果也总免不了忐忑不安。

  迟筵不赞同地看着他:“咱俩都不懂这些东西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到时候能真的管用,只能多备一些,说不定到时候用得上呢。”毕竟没什么东西能比保命更重要。

  叶迎之此时不能拿出任何证据来反驳他,只能沉默着任由迟筵买买买。

  临出发前一天夜里迟筵告诉他,自己还请了两位有口碑的大师和他们此次同行。

  价格不菲,但迟筵认为值得。

  叶迎之第一次后悔这辈子为了给迟筵提供安逸的生活条件,给自己按了这么一个年纪轻轻功成名就潇洒多金视金钱如粪土一掷千金只为博爱人一笑的出场身份。如果他穷一点,两人的存款少一点,阿筵应该就请不起电灯泡了。

  至少不会请得这么豪气,一请请俩,亮度倍增。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ieiks、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一朵蘑菇、雪川清柳、红领巾、远岫、明祠姑娘们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