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28章 祂要醒了
  远处黑魆魆的, 看不见边际, 只有在接近他的地方亮起了不知名的昏黄的光。这光却丝毫没有缓解周围环境的恐怖和压抑,反而放大了场景中的诡异——左右两边墙壁在光的映照下出现了无数扭曲着的黑色影子, 靠前的还能勉强看出人形, 靠后的就只有模糊的黑影。它们挤动着,一点点向他被映在地上的影子迫近……

  迟筵呜咽了一声,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看见熟悉的天花板才稍稍缓过神,不管不顾地向身边熟睡的男人方向挤了过去。

  男人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他:“又做噩梦了?”之前明明是怀里这人嫌热不要他抱着, 结果一害怕就又躲了过来,真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心里数落着,却还是忍不住心疼,更放柔了声音道:“别怕, 都是假的,我在这里。”

  迟筵浅浅“嗯”了一声,更抱紧了他不撒手。

  他不敢告诉自己的爱人, 自己梦到的并不是单纯的梦,那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噩梦般的回忆。

  那是几年前,迟筵高中刚毕业的时候。

  他在家忐忑地等待高考出成绩,表哥王盛放假回家后看到他坐卧不安的样子便提出带他一同出去转一转散散心, 省得他每天闷在家里瞎担心。迟筵父母听说后也很支持,都鼓励他跟着表哥出去玩一玩。

  王盛是迟筵姑姑的儿子,其实也只比迟筵大三岁, 那年大三该升大四,他专业是和地理地质相关的,大三那年暑假学校要求他们组队出去做一个野外实践,开学回去后要写报告,还得展示。王盛就和自己的女朋友刘雨以及两个同系同学程涛和李锋凯组了一个四人小队。

  说是实践,但时间和地点都由自己来选,和外出游玩也差不了多少,提前给系里交一份计划安排的策划案就可以,所以王盛就和其他三人商量着希望能带上自己的表弟。反正迟筵也已经不小了,基本生活都能自理。刘雨虽然是王盛女朋友,但毕竟是女孩子,出门在外要单住一间房,迟筵还可以和王盛拼房睡。

  迟筵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另外三人听说后就都同意了。

  王盛等人选择去地形地貌较为独特的桂省去做实践,这片地域上广布着各种丘陵盆地峡谷,并发育有多种类型的喀斯特地貌,很多著名景点本身就是独特的地理风景,无疑是一个实践的好去处。

  几个年轻人在桂省玩了十天,比较有名的景点都转到了,也收集到了足够的用于写报告的素材,在回省会的火车上遇到了一个中年男人。

  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一个小桌两边有两排座位,可以坐六个人,男人正好和他们五人坐在一起,在最靠窗的位置,自然而然地和他们攀谈起来。得知王盛他们都是学地理的后男人大感意外,说自己也是做地质研究的,现在就在桂省省会工作,知道他们是来做野外实践的还热情地向他们推荐了自己的家乡,让他们搜一个叫做红图村的地方,说那里附近有很多未开发的鲜为人知的峡谷溶洞,景色比许多景区还漂亮,而且也更有研究价值。

  听男人这么一说,王盛四人都心动了。王盛和刘雨是想去看纯天然的风景,李锋凯则还有更实际的考量,他有听说这次实践报告的成绩会影响保研,他想留在本校本专业继续读研,所以想把实践结果做的出彩一些。他之前一直觉得他们拿到的素材还有些平淡,心里不太甘心,因而听说之后尤为卖力地鼓动队友们再去这个红图村看一看,反正最多不过多花费三四天的时间。他们这次因为暑期实践放假比较早,离开学还有将近两个月呢,根本不差这几天。

  就这样五人下火车后,通过上网搜索和沿途打听,辗转找到了红图村所在。

  在村里唯一的旅店里,他们又遇到了一个自称叫做六顺的年轻人,六顺和他们说这附近路不好走方向也不好找,他可以给他们当向导,带他们去想去的那些地貌地质特殊的地方,每天只需要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并不算多,均摊下来每人才二十,有当地人领路确实可以省很多麻烦,王盛他们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迟筵当时年纪最小,被父母嘱咐了要跟好表哥,也不拿主意,就一直像小跟班一样跟着王盛。

  五人在旅馆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六顺来叫他们出发进山。这面的山都不太高,但有很多幽深僻静的峡谷,六顺带着他们从一条峡谷走进去,走了很长时间,李锋凯他们又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素材,一路上走走停停捡捡拍拍,都很兴奋激动,深感这次来对了。到下午近三点的时候六顺带他们走到一个溶洞口,说里面的景致更特别,问他们要不要进去。

  五个年轻人其实都已经很累了,而且时间已经不早,原路返回也得六七点才能回到村里。但他们又被六顺所描述的溶洞里的景致所诱惑,觉得这次错过了,就肯定没机会再进去看了。

  程涛问六顺洞穴里面大不大,六顺说不大,也可以进去简单看看就出来。于是程涛他们就说进去看一看,最多转半个小时就出来,这样回程时天不会太黑也不耽误回村。

  洞里面很黑,程涛和王盛都打开了手电,没想到的是他们刚一进去,洞口外面就有大石落了下来,堵住了洞口。

  程涛大喊一声:“六顺,这该怎么办?咱们怎么出去啊?”

  却没有人回应。手电筒的光芒下,只有五个年轻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李锋凯才打破了沉默:“……他刚才好像落在最后面,没有跟进来。”

  进入峡谷时手机就已经全部没有信号,这时候想向外求救也是不可能的。众人心中都有了许多不好的设想,但谁都没有说出来。五人也试着推开堵在洞口的石头,却只是做无用之功。

  程涛打着手电筒走到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突然用光柱指着地下道:“这里有水,应该是有一条地下暗河,而且可以感觉到空气的流动,还有风。这里肯定不止这一个洞口,这片峡谷区不算大,洞穴也应该不会太长,咱们跟着水跟着风走应该就能找到出口。”

  站在被堵住的洞口继续推搡喊叫也不过是白费力气,所有人都接受了程涛的建议,沿着洞穴继续向里面走。

  洞穴中很是阴冷,迟筵穿上了薄外套,可还是觉得寒意沁入骨髓,不由抱紧了双臂。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有许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可四周明明只有他们五个人。

  走了一个多小时,五人都感觉更累了,而最为累人的是心理上的煎熬,他们完全不知之后的路还有多长,还要走多久。几人的手机也都只剩下不多的电量,为了保持照明,他们关掉了手机和手电,只让王盛拿着迟筵的手机在前面照明。

  突然,四周完全陷入了黑暗。迟筵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王盛急忙打开自己的手机,向四周照了一下,五个人都在,洞穴右方有一个不知深浅的水潭,前面是一个岔路口。

  王盛感受了一下风的方向,有点拿不定主意该走哪条路,程涛站在他旁边,沉默地抬起手指了指左边。五人便在王盛带领下向左边走去,迟筵和李锋凯落在最后面。

  迟筵本来走在最后,李锋凯突然慢了两步特意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小迟,哥问你件事,你刚才注意你程哥了吗?”

  迟筵摇了摇头。

  只听李锋凯似自言自语般嘀咕道:“可是我刚才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你哥重新打开手机的时候我正好看见程涛从水里爬出来,还冲我笑了一下。但他怎么什么都没说,衣服也没湿……难道是我看错了……”

  迟筵心里突地一下,却还是勉强笑道:“李哥你别吓唬人了,那些神神鬼鬼的事都是编出来吓人的,一定是你看错了。”

  李锋凯自己也不敢肯定,之后就默默走着,没再说话。

  这之后没过多久,澳门赌博网站:只听见一声响亮的落水之声,伴随着女子的惊呼声,李锋凯快速打开了自己手中的手电筒,和王盛一起向发出声音的源头照去。

  只见“程涛”泡在水里,只有一个头露在水面之上,向他们笑着,正往旁边一个水潭中拖刘雨,刘雨大半个身子已经被“他”拖到了水下。

  王盛赶紧把自己的包扔过去砸那个“程涛”,同时伸手去拉刘雨,但他的力气根本敌不过向下拖拽刘雨的那个力气,连他都被拽得快要掉下水池。迟筵和李锋凯也过去帮忙,但却于事无补。

  这时从水潭里又伸出了许许多多只雪白的手臂,伸出来够三人,想把他们拖进水里。刘雨已经只剩一个头露在水面上,见状哭喊着:“王盛你快走吧,你快跑吧,这地方太邪门了,别管我,别管我,你一定要跑出去。”

  李锋凯咬咬牙,率先松了手,而迟筵和王盛眼见着就要被那些白色的湿漉漉的手臂够到了。

  而就在这时,那些手臂却突然停住了,洞穴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从里到外层层叠叠地响起了无数微弱细小却又凄厉刺耳的窃窃细语声,那些声音重复着一句话,包括只露出一个脑袋的“程涛”也蠕动着双唇,脸上显出人性化的恐惧之色。

  那些声音在念叨着同样的音节:“祂要醒了……祂要醒了……”

  趁着这一停顿,迟筵拉着表哥脱离了那些白色手臂的范围,刘雨却也被彻底拖入水底。

  王盛还在望着水面愣神,那些手臂又活动起来,伸得更长来够两人,李锋凯大喊一声“跑!”当先向前跑去,迟筵也反应过来,连忙拉着王盛跌跌撞撞跟着他跑去。

  跑出一段距离后最前面的李锋凯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两人:“你说咱们还能跑得出去吗?”

  他的眼中透露出深切的绝望:“我记得刚才是那东西给咱们指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红湘、鱼儿、ieiks、家有菊花来泡茶、远岫、云小妖、今天诚哥撩我了吗、明祠、山长水阔、哈哈嘎嘎2856、红领巾、雪川清柳、一朵蘑菇、爸爸等我、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kagomeraku姑娘们的地雷和就是不吃鱼姑娘的深水鱼雷~感谢不吃鱼姑娘又投了一个深水,非常感动又恨惶恐,姑娘们不用一下子这么破费qaq

  这个回忆部分会比较短,下章应该就结束了,今天要全力肝论文了所以下一更预计会在周五下午六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