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24章 告别
  迟筵看着手里的照片, 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到底是什么情况, 迎之哥哥为什么要给自己立墓,并亲自写了碑文。

  一片黑影笼罩下来, 男人悄无声息地接近, 亲密地搂住他的腰,附在他耳边轻柔道:“阿筵在看什么?怎么在这里站着不回去?”

  迟筵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赶快将照片关掉, 把手机握进掌心,转头看向叶迎之:“没事。”

  他思忖了片刻, 又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递给叶迎之看:“迎之,你为什么要给自己写墓碑?”

  叶迎之双手环抱着他,漫不经心地看着那张照片, 好像看的只是路边寻常的一个交通标志,而不是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他随意道:“叶家嫡系子孙都有提前给自己建墓立碑的传统,怎么了?”

  他这样自然随便的态度, 倒显得迟筵刚才的反应太过大惊小怪。迟筵犹豫了一下,接道:“许瑞说的去挖你的墓就是这个?”

  叶迎之点点头:“没错。我上次赶回去也是因为这个, 下面人说许家一群人突然毫无理由地潜入了叶家禁地挖我的墓,所以我才赶回去阻止。”

  听他这么说迟筵突然又产生了一个疑惑:“隐山那边也还有叶家人在吧……许瑞说许家人已经都没了,那叶家那些人呢?给你传消息的那些人呢?”

  叶迎之柔和地看着他, 轻声道:“自然也都已经死了。”

  迟筵的呼吸一下子滞住。

  叶迎之看他呆住的样子,安慰性地亲了亲他的眼睑,续道:“他们绝大多数人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就那样继续‘活’着,也没什么不好。”他的声音轻描淡写,仿佛说着一件最无关紧要的事情。

  迟筵愣住了,呆呆的任叶迎之牵着他走回卧室。离开迟家的那个时候,他还在想不知道迎之哥哥会怎么解决那里的情况,不知道他有没有办法,现在他才明白,对于隐山那种阴阳颠倒的情况,他根本无意解决,完全是顺其自然地任其发展。

  他第一次发现,叶迎之牵着他的那只手,那么凉。比当初迟容拉住他,许瑞握住他的手还要冰寒彻骨。只是他从前不觉得。他只会心疼叶迎之体虚,想办法用自己的身体给他捂热。就算两人所有亲密的事已经全部做过,他也不觉得对方有丝毫异样。

  叶迎之给他脱了鞋和袜子,揽着他躺在床上,细细地亲吻他的眉眼。迟筵闭着眼睛感受着那一个个冰冷而轻柔的吻,第一次兴起了躲闪的念头。

  迟容、父亲、外公、许瑞……他们的脸一一在他面前闪过。迟容说“别信叶迎之,不要为他留下”;父亲临走前,拼命地向远离叶迎之的方向向他摆着手;外公说“我看不清你那位朋友的样子,只能看到他身边全是鬼气和阴气”;许瑞一缕孤魂来到这里,告诉他“叶迎之已经死了”……为什么,他们所有人都让他远离叶迎之。而到头来这些人全都死了走了,他身边最亲的人,只剩下了枕边的这个男人。

  迟筵揪着被子,紧紧闭着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小声的呜咽,里面流泻出淡淡的苦楚和不知所措。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除了继续相信叶迎之没有其他的办法。除了这个人,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对了,还有宋锦一家。他仅剩的最亲近的可以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

  叶迎之听见他的呜咽,伏在上方小心地吻着他紧闭的眼睛,耐心地哄着:“阿筵别难过了,哥哥还陪着你,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乖。”

  过了许久,迟筵才闷闷“嗯”了一声,睁开眼睛紧紧搂住叶迎之的脖子,整个人贴在他身上。

  “迎之。”他有些委屈惶然地叫着这个名字,把脸埋进对方的脖颈轻轻蹭着,“你不要不要我……不要骗我。”

  过了几秒钟,叶迎之才轻轻应了一声,长长的眼睫垂下,遮住了黑色的眼:“才不会不要你。”他把迟筵从自己身前挖出来,压到身下低头用鼻尖顶着他的鼻尖,轻笑一声道:“再说了,小坏蛋,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两人呼吸交缠,迟筵轻轻“唔”了一声,抱着他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竟然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睡着了。

  叶迎之翻身躺到他左边,微微支起身子看着他,伸出手轻轻刮蹭着他的脸颊和鼻头,嘴角眼底都浮出一抹温柔无比的笑意。迟筵在睡梦中抓住他作乱的手,他就趁势反握住迟筵的手,倾身吻了吻熟睡中的人,小声呢喃着:“小宝贝,我最爱你了。”

  “不,”他笑了笑,把人完完整整地纳入自己怀中,“我只爱你。”

  ——————————

  这之后的生活像是恢复了正常,走在街上,每个人都像在按照自己的继续着每一天的生活。推着小车卖小吃、早餐的小摊贩和老顾客念叨着鸡蛋又涨价了,楼下小餐馆的老板娘和旁边水果摊的阿姨抱怨着老师又要叫家长,每天放学时间路上就充满了打打闹闹嬉嬉笑笑的小学生……一天一天一切一切都和之前没有什么不一样。

  迟筵和叶迎之也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生活在一起,每天一同吃饭睡觉,偶尔一起结伴出游,生活得很是惬意。迟筵去年的时候已经找到了工作,九月份才入职,这一段时间就变得格外清闲,和叶迎之厮混之余就给宋锦打打电话关心下他的工作情况和陶娟娟及孩子的健康情况。

  他和宋锦陶娟娟两人都是同学,关系都很好,有时候打电话过去陶娟娟听出是他就抢过电话和他抱怨半天宋锦只忙工作都不怎么管她和孩子,但也能听出来她不是真的有多怨自己的爱人,迟筵往往听得哈哈大笑,甚至和两人约好了等孩子出生后要给孩子做干爹。

  等他打完电话叶迎之就一脸既无奈又纵容地看着他:“你倒好,都不和我商量就给我认了个干儿子干女儿。”

  迟筵本想反驳,转念一想,自己认干儿女,可不是连带着叶迎之一起做干爹么?叶迎之说的的确没错。只好红着脸哼哼唧唧坐到一边不理他。

  再剩下时间里迟筵就拿着叶迎之送给他的那本笔记学习,笔记里记载着很多简单却有用的术法,迟筵翻到后面的时候看到一个术法,功效和在何家村傩神庙里那东西给他施用的那个很像,都是能让普通人看见世界的真实阴阳两面,看见鬼气阴魂那些东西。迟筵试着对自己使了使这个术法,可能是他修为不到家而术法比较高深的缘故,他试了几次也没有起效。迟筵也没有再坚持,又翻到后面去看其他的内容。

  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天气一天天地变热,迟筵晚上越来越爱扒着叶迎之睡觉,因为会比较凉快,叶迎之也全由他。叶迎之的身体情况也越来越好,据他自己说是一直吃药控制得比较好,上次回去的时候就顺便动了一个小手术,手术也很顺利成功。

  一天下午迟筵一个人在家,在床上昏昏沉沉地躺着,半梦半醒。吃过午饭后叶迎之突然来了兴致把他好生欺负了一通,迟筵被他折腾得不行,哭着说晚上要喝鲜鱼汤,所以收拾好给迟筵盖好被子之后叶迎之就出门买鱼去了,只剩迟筵一个人在卧室里躺着休息。

  屋子里有些闷热,外面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

  迟筵裹在被子里闷得有些难受,掀开被子看见自己身上的痕迹,扁了扁嘴扯过一边的睡衣套上,又下地走到阳台边把门打开,感受到有风吹进来才又回去把自己扔回到床上。刚才出了太多的汗,他不敢贸然开空调。钻进被子里又迷迷糊糊将要睡过去的时候他还在暗自唾弃自己这样的日子简直是太颓废太堕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过了几个小时,又像只过去了一瞬,迟筵窝在被窝里,只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仿佛有一个很凉的东西就站在他身边。他渐渐清醒过来,很快便意识到这并不是错觉,的确有什么东西站在他的床边,还在叫着他的名字。

  “迟筵,迟筵,迟筵……”轻轻的,像是怕惊扰到什么。

  迟筵猛地睁开眼,向声音的源头看去,就见宋锦站在他的床头处,样子和平时却有些不一样。有一点怪异,迟筵却说不上来是哪点不对劲。

  他一惊,疑惑地坐了起来,看着突然造访的友人:“大宋?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怎么进来的?叶迎之没锁门?”

  宋锦摇了摇头:“尺子,我是来和你告别的。娟娟还不知道,你先瞒瞒她,等孩子生下来她修养好了再告诉她。”

  迟筵察觉出不对,皱着眉看向他,提高了声音:“大宋,到底怎么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只见宋锦直直地看向他:“尺子,我已经死了,上星期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朵蘑菇、顾怀阙、爸爸等我、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哈哈嘎嘎2856、红领巾、梨让孔融x、七月七日晴、云小妖、夏无姑娘们的地雷~

  晚上还有一更作为前两天浪荡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