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23章 照片
  迟筵有些懵, 小声确认道:“您是说……许瑞已经不是人了?”

  老人沉重地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突然回来了,他只希望自己的小孙子能摆脱这些妖魔鬼怪, 平安顺遂到老。

  迟筵脚步僵硬的回到客厅。

  从许瑞方才的表现来看,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罹难了。他认为自己是许家“成功逃脱”的唯一一个人。

  许瑞正在客厅按着手机,见迟筵回来就顺口解释道:“我出来的时候先给小欣发了消息,然后就坐车来找你了, 她还挺担心的,问我许家的情况。”说到最后, 语气中多了一丝黯然。

  “许家人到底怎么了?”迟筵问道。

  “全死了。但就像之前迟容那个样子,只要魂魄还在,在隐山那样鬼气阴邪气浓重的阴阳世就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出了鬼气笼罩的区域就会容易显出原形, 发现自己已经死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其实也已经死了?迟筵没有说话,胸中却忍不住涌上一股悲哀,紧接着便觉得浑身一凉, 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一下子闪现在脑海——许瑞出现在自己面前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去世,宋锦接到的诡异的、和林柱马天他们情况类似的案子、外公明明已经去世却又回到自己身边, 甚至那些晨练的老人也变得能看见他……是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所生活的地方,也已经变成了类似何家村、类似隐山一样的鬼气深重阴阳颠倒的地方?

  他想的出神,只听许瑞继续道:“对了, 迟少,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迟筵侧头去看他,许瑞道:“叶迎之明明把你宠进了心窝子里, 你上大学那年他就当上了叶家家主,自然有能力把你接回去或者亲自过来看你,为什么却放任你这么多年在外面,一点表示都没有?”

  迟筵一时没反应过来,也没有接话。

  许瑞续道:“我以前也不明白,可是刚才突然想通了。因为他早就死了,但那时候他新丧,鬼气没这么浓重,他怕露出马脚,被你发现他已经死了。而现在他将整个世界都快倒了过来,自然敢肆无忌惮地和你在一起。”

  “你说这样阴阳颠倒的局面都是迎之哥哥造成的?”迟筵摇摇头,“不会,迎之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无故伤害旁人的。”

  许瑞苦笑一声:“是,他是不会无故伤害旁人。但是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子而死,阴阳颠倒之下,恶鬼滋生,害人性命,无可超度,最终成为人间地狱。林柱、马天那些人当然不是你的迎之哥哥害死的,但出现那样的局面,他却脱不了干系。”

  “迟筵。”他沉声叫了迟筵一声,“你摸着良心告诉我,你不知道叶迎之在乎的是什么?他不会害人,但你觉得他会在乎旁人的死活?他只要他想要的东西,根本不在意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看明白的事,你又怎么会不了解?”

  迟筵一时沉默。许瑞说的没错,他喜欢叶迎之,日日夜夜和对方同床共枕,当然知道对方是怎样的性子,他喜欢对方,就觉得叶迎之没一处不好,但客观理性来看他也不会强自反驳许瑞说的都是错的。

  “他想活着,他想和你在一起,这是他的执念,也没什么错。可他用来实现这一切的代价太大了。”许瑞的声音里透出苦涩,“这么一尊恶灵,我们许家上下都没什么办法。我就想告诉你,你或许有办法让他放下。当然,信与不信,选择权还在你自己手里。”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叶迎之携着一身冷意推开门进来。他左手拎着一个黑色的纸袋,里面装着施法要用的东西。

  他看见许瑞的时候眸子微微暗了一下,又看向迟筵:“原来家里来了客人。”

  “不过许公子好像已经不属于人世了。”

  迟筵一下子僵住了,外公已经告诉自己许瑞不是人了,叶迎之一眼就能看出来并不奇怪,但他没想到叶迎之会这么直白地直接说出来。

  许瑞也愣在了当场,看向叶迎之:“……你说什么?”

  “你已经死了。你自己忘了么?”叶迎之看着他,淡淡道,仿佛说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

  许瑞却没有反驳他的话,只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目光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独自喃喃着:“……我已经,死了吗?”

  叶迎之没有再说话,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走到迟筵身边占有性地搂住他的腰,轻声道:“阿筵,我今晚就一并送许公子一起离开吧?滞留人间对他们没什么好处。”

  迟筵视线移向许瑞。他此时好像已经陷入了混乱,一会儿喃喃着“是,我是已经死了”,一会儿又情绪激动地反驳自己“不,怎么可能,我不是还好好活着呢吗”……被叶迎之点破已经丧命的真相之后他就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迟筵叫了两声他的名字他也毫无反应。

  许瑞这个样子一直持续到叶迎之完成法阵,这期间他一直疯癫一般念叨着类似“死了”“还活着”的话,眼神发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前方,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外公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低叹一声道:“让他和我一起走吧。”

  迟筵和外公小声告别,随后走到了许瑞面前。他看着昔日意气风发的许二少爷变成这个样子,想到两人自幼相识的种种,闭了闭眼睛,没再说话。

  叶迎之也没再过问他的意见,做法时直接将外公和许瑞一同送走了。

  迟筵看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渐渐消失,脱力一般坐在了地上。

  叶迎之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轻声哄着:“阿筵不怕,还有我在。”就像小时候迟筵做噩梦醒来时那样。

  迟筵小声呜咽着把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低声道:“我上次从迟家走的时候,根本没想过再见面时许瑞已经不在了。迎之,隐山那里到底怎么了?你上次匆匆忙忙赶回去是为什么?”他叫他迎之,而不是从前那样依赖性的奶娃娃似的迎之哥哥,是已经站在长大成年的角度上去呼唤与自己完全平等相互依靠的伴侣。

  叶迎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没有回答迟筵最后一个问题,只是道:“迟许叶三家天师传承多年,但也做了不少见不得人也见不得鬼的阴祟事,澳门赌博网站:积到一个点总会爆发出来,现在就是自食其果了。那里鬼气太重,很多人都死了,许瑞只是没躲过。他们都已经往生去了,也就不用再惦念了 。”

  迟筵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许瑞刚才过来,和我说你已经死了,还说他们找到了你的墓。”

  叶迎之看着他轻轻笑了一下:“阿筵怀疑我已经死了?”

  迟筵连忙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点担心,还有些说不上来的害怕。”

  “许瑞受了鬼气迷障的影响,阴阳不分,连自己的生死都记不清楚,他的话不用放在心上。”叶迎之拉着迟筵站起来,牵着他走回卧室,“哥哥不是好好在这里吗,否则昨天晚上陪了你一夜的是谁?嗯?还要怎么证明给你看,小坏蛋。”说到后面,他的语气里已经多了几分情人间的暧昧。

  迟筵仰起头讨好地亲了亲叶迎之嘴角,眼睛睁得圆圆地看着他,没说话,整个人却都软了下来,像是卸去了所有的戒备,如一只蚌不设防地向对方彻底打开,露出自己柔软娇嫩的里肉。吸引着人把它捧在手里,肆意揉捏把玩那柔软水润的蚌肉。

  叶迎之看着他这副样子,沉黑色的眼睛里溢满了满足,低叹一声把他捞进怀里轻轻重重地吻着。迟筵双手环绕上对方的脖子,安静地闭上眼睛。外公和许瑞刚走,他其实没什么心情,但只要叶迎之想要他也从不会拒绝对方的亲近,只会乖顺着配合。

  这时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高亢的歌声,欧美男声沙哑的嗓音瞬间将迟筵惊醒。他睁开眼,手上稍稍用力将叶迎之推开一些,走出卧室去看。

  一只银灰色的手机正在餐桌上兀自震动着,悠扬的歌声正是从里面传出。

  是许瑞的手机。他把自己的手机带了过来,叶迎之将他送走,他的手机却留了下来。迟筵走过去,来电显示上显示着“小欣”。他停顿了一下,将电话划开接了起来。

  反复哼唱的男声戛然而止,听筒中传来熟悉的女声。听到是迟筵接的电话许欣有些意外:“小迟?怎么是你,我哥呢?”

  明明不久前许瑞还坐在这里和她发着消息,迟筵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许瑞已经没了,那个和她发消息的离开许家的许瑞已经不是人了。

  许欣从他的沉默中察觉了些什么,也沉默了片刻,随即便道:“没事,你说吧,发生了什么?”她的声音很镇静,只是呼吸有些急促。

  迟筵理了理思绪,开始向许欣讲从许瑞进门起开始所发生的一切,直到讲到叶迎之做法阵将许瑞和外公一同送走,却下意识地隐去了许瑞所说的那些关于叶迎之不是人的话。

  “抱歉,没有让你见到许瑞最后一面。”

  “没事,谢谢,我明白的,那时候让哥哥尽快顺利地离开才是最好的。”迟筵听出许欣的声音有些哽咽,“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休息休息就好了。”

  两人一时又陷入了沉默,过了有一分多钟许欣才重新开口:“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如果隐山那边的事解决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得回去,回去给哥哥他们收尸。”现在那边那个样子,她一个人肯定是回不去的。

  迟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郑重地应了,心情沉重地挂上电话。

  许瑞的屏保是他们一家四口过年时的合影,许瑞父母坐在前面,他和许欣一左一右站在父母后面,背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红色中国结,所有人都开心地笑着。

  迟筵看着这一家四口的照片有些怔忪,手无意识地在屏幕上滑动着。明明许瑞家四人都没做过什么恶事,可偏偏转瞬间却支离破碎,只剩下许欣一个人孤零零的。他不经意间点开了许瑞手机上的“照片”图标,顿时一排照片跳了出来,最近几张的主角都是一块石碑。

  小图看不太清楚,迟筵伸出手指把照片点开,熟悉的字迹顿时映入眼帘。一方简单厚重的青石碑上竖着刻着五个黑色大字——叶迎之之墓。字形清俊挺拔,一如其人,是迟筵最熟悉的样子。

  迟筵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叶迎之把他抱在腿上,写自己的名字指给他看,声音柔和:“哥哥叫叶迎之,看,叶迎之。阿筵一定要记住。”

  叶迎之之墓。那是叶迎之自己的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吃土、可是橘子真的超好吃啊、kagomeraku、观茶园、哈哈嘎嘎2856、一朵蘑菇姑娘们的地雷~

  姑娘们晚安~

  我觉得上一章一点都不可怕,结果看姑娘们评论里的故事吓得瑟瑟发抖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