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19章 迁村
  本文已采用晋江最新防盗功能, 不会影响正常正版读者阅读。<し

  等他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天色已经全黑了, 车窗外的夜幕黑沉沉的,合着远处更加暗沉的山的轮廓一同向人压过来。迟筵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已经十点二十了, 估计已经离苏民市不远。回来这条路和去时候的路不一样,他也不认识。

  车上只剩下零星七八个人,应该都是和他一样去苏民的。之前坐在他旁边的大哥可能是嫌挤,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搬到前面的空座去坐了。他坐在倒数第二排,后面就是最后一排比较高的连座, 如今除了他之外,其余人都坐的比较靠前,在车厢内零散分部着。

  迟筵翻了一会儿手机,觉得困倦, 就关掉了屏幕准备收起来。不经意间手机黑色的屏幕衬着窗外昏暗的路灯散发出的昏黄光芒倒映出坐在他后面的人的脸——面容惨白,五官平板,木讷毫无表情, 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

  迟筵当即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又拿起了手机,手轻微哆嗦着, 一时吓得不敢动,也忘了思考,仿佛思维也瞬间冻结了。

  迟筵缓了一会儿, 故作镇定地悄悄从口袋里摸出张道长画的平安符——平安符共有两张,一张被他用来包了骨灰,另一张一直贴身收在兜里。

  他看了一眼, 随即不由心中一凉,黄色的符纸边缘不知何时已变得焦黑,如同被什么东西烧过一般。

  他装作一直没有发现后面那东西,澳门赌博网站:背上双肩包扶着车扶手挪到车前面,坐到了之前坐他旁边那中年男人的后面一排。

  他把包放在旁边座位上,汽车已经进入市区,窗外的景色也变得繁华起来。附近有其他人让他感到略微安心,迟筵拿出手机暗暗看了一眼,搭在屏幕上的手指顿时僵住了——那个“人”还坐在他的后面,它跟着他一起挪到了前面!

  以迟筵个人的经验来讲,人的胆量是不会被吓大的,他每次遇到这种东西,特别是明显指向自己跟着自己的东西还是会感到害怕、慌乱、惊惧,这么多年来唯一学会的一点是至少保持表面的镇静,不会被吓得手足无措、方才大失而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他知道不管张道长所说的叶迎之的骨灰是否真的能起作用,至少他的玉还能再保护他一段时间,因而力持镇定地挨到了汽车到站。

  然而那个东西跟着他下了车。

  苏民市比不上世明市夏夜里直到凌晨也依然车水马龙的繁荣,下车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从汽运站停车场在的这条路比较偏,走到主干道上也有七八分钟的路程。

  迟筵紧跟上早他一步下车的中年男人,鼓起勇气主动搭讪道:“大哥家住哪里?”

  根据他的经验,这种正值壮年的成年男子身上阳气旺盛,那些东西都会离得比较远。比如他大学时三个室友都是青春年少的大小伙,当时住寝室时撞邪或是被鬼怪纠缠的频率就比他现在一个人单住要低的多。

  男人不着痕迹地往旁边错了两步,稍稍离迟筵远了些,才有些迟疑地回答道:“天隆苑。”

  天隆苑离迟筵住的小区挨着,他心下一喜,和男人慢慢聊着走到了主干道上。

  迟筵挺怵自己孤身一人深夜打车的,如果是走在路上,就算碰见什么东西装没看见赶紧跑远也就是了,但要是打车碰见司机不是人可不是那么好跑的。到了大路上他就趁势提出两人拼一辆车回去,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

  出租停下后迟筵坐了副驾驶,男人坐了后座,迟筵特意看了看,自从他们上了车,那个东西就停住不跟了。

  迟筵报了地名,去花榕新区,这块是新开发的cbd,也算是苏民现在最繁华的地方,迟筵的单位和住处都在那儿。

  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提醒迟筵道:“帅哥系安全带,怎么不坐后面,副驾驶没后面宽敞。”

  迟筵向后座看看,笑笑道:“没事儿,省的挤。”

  司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地发动了车。

  自从上了车那位大哥就没说过话,不过两人本来就不熟,迟筵也没在意,也沉默地看着窗外熟悉的街景。

  到了地方迟筵拿出皮夹付款,他回头一看,那位大哥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站在车外等着。天隆苑离这里还得步行十分钟,不过也不算远,迟筵也没觉得奇怪。

  司机小哥拿着人民币看了两眼,又抬头看看迟筵,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闭了嘴。

  迟筵下了车,那位大哥对他点点头道:“谢谢了啊。”

  迟筵以为说的是打车车钱的事,便笑了笑,摆摆手道:“没事。”说起来还该他说谢谢才对。

  中年男人道:“小兄弟,那我回家看看了,就此别过。”

  迟筵也笑着和对方道别,转身准备往自己小区里走去。

  就听对方小声嘟囔了一句:“你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不敢离你太近。”

  迟筵来不及收回的笑意顿时僵在了脸上。

  他僵着脸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中年男人远去的背影,小区门口明亮的橘黄路灯映照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它没有影子。

  迟筵手哆嗦着,几乎拿不动钥匙,他迅速跑进楼里,电梯门开了之后甚至不敢进去——他怕再遇见什么。

  小时候的事印象已经淡了,自从外婆把玉送给他之后,他虽然也撞过邪,但几乎没有过最近几天这样接连地“看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的时候。

  他摸了摸胸前的玉,不经意间又碰到那装着叶迎之骨灰的小瓷瓶,默默安慰自己不管看见什么,装没看见不搭理就行了,至少它们还不敢直接来害自己。

  这样自我安慰着终于顺利到达了家门口,疑神疑鬼地左右看了看,才打开家门进去。

  打开灯合上门的那一刻,他几乎整个人完全脱力瘫在地上。

  但很快迟筵又坚持着打起精神,找出准备好的牌位和香炉,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客厅一个几案上。这场景滑稽中透露着几分诡异,不过迟筵单身汉一个人住,平时家中也没客人,因而也不在意。

  按照张道长的说法,他要携带叶迎之的骨灰以保护自己,从携带当天起就得每日早晚各一次供奉叶迎之牌位才行。

  他不敢怠慢,既然叶迎之的骨灰已经带在了身上,回来就点燃了三炷香给牌位供上。

  定做的牌位通体玄黑,上面刻着六个金色字“叶氏迎之之灵”。

  迟筵手里拿着香低头恭敬地拜了拜,随后将香插进了牌位前的香炉之中。

  他的身后,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形,沉默地看着他做着这一切。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身边冰凉的气息,他知道有一个“人”跟着自己,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隐隐颤抖着。他已经猜到了那会是谁。

  是叶迎之,他还是找来了。

  迟筵仿佛还能听到他的轻笑声,感受到他冰凉的吐息。

  唐光远的手渐渐无力地垂下,进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只有眼睛还一直看向迟筵的方向。

  迟筵再也看不下去,目睹一个人因为他而生命流失偏偏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感觉逼得他几乎要频临崩溃。他强自支撑着,凭着感觉转向旁边看不见的“人”,甚至伸出手试图去拉他的手,就像以前在家里叶迎之生气时他故意示好时一样。

  他原以为自己只会碰到一团空气,什么也抓不住,却碰到了触感冰凉的身体。

  他让他看不见他,却让他碰得见他。

  迟筵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他想起了方才对方那句如叹息般的话——

  “为什么不回家,我等了你一晚上……”

  唐老爷子的生机依然在迅速地流逝,只有一丝气息尚且支撑着他,使他看起来犹如垂死挣扎之人。

  迟筵别过了眼不敢再看,却缓缓地靠近了自己身边的“人”,像从前撒娇认错般摸索着抱住了叶迎之的腰,把自己的身体靠过去,紧紧贴近对方。

  姿态亲密无间,泪水在不知不觉间却已经糊了满脸——有惊、有惧、有恐、有忧,完全是人在面对极限状况时的本能反应。

  他抱紧了叶迎之,哽咽地央求着:“迎之,你放了他吧,求求你放了他好不好……所有的错都是我铸下的,不要再连累别人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迎之,求求你……”

  他已经语无伦次,大脑完全反应不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只是一味地不住地求着,攀着对方努力用尚且沾着泪的唇不住去亲吻对方冰冷的脖颈和面颊,到最后已经连不成完整的语句,只有嘴里小声喃喃喊着对方的名字,反复哽咽地说着“迎之”“求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