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08章 怪事
  叶迎之起初还颇为甜蜜享受地任由迟筵一个人胡弄着, 任他毫无章法地试图用自己的唇舌去“暖他”。撑了片刻后便忍不住了, 翻过身将迟筵压在身下吻他,半晌后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低喘着呢喃:“……我的阿筵真甜。”

  迟筵的脸瞬间就更红了,睁着眼睛怔怔看着他,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叶迎之重新倾身压了下去。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两人纠缠许久才搂着一同睡去。

  迟筵迷迷糊糊地只觉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别苑里也有一间房间是他的,可是他从没在那间房里过过夜,只要留宿在别苑, 就会和叶迎之一起睡在他的房间里。

  这感觉可真奇妙,两人明明分别了这么多年, 彼此都有了许多改变, 可是再次见面之后竟像是从未分开过,甚至对方怀抱的感觉都是那样的熟悉。许瑞说的一点都不对,他的迎之哥哥, 明明就还是他的迎之哥哥。

  迟筵搂紧了身边的人,脑海中模模糊糊地回想起外公说过的话“……男孩子要主动一点, 要不然都让别人抢跑了”。迎之哥哥这么多年下来身边也没人,可他愿意和自己这么亲热, 那自己再主动一些是不是就能把他抢成自己的了?心底却又有一丝不自信, 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泄气话。迟筵也听不太清那些话是什么,就这样在蠢蠢欲动和裹足不前间摇摆着、徘徊着,渐渐睡熟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屋里一片黑暗,早已熄了灯,走廊里却亮着灯,一丝灯光从门缝里透了进来,同时透进来的还有压低的人交谈的声音和一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他听出一个声音好像是福伯的:“……三爷,迟老爷子要没了,要不要让迟少回去看一眼?”

  还有迎之哥哥冷冷淡淡的声音:“看什么看,阿筵现在和他们有关系?”

  然后那些声音就都消失了。男人走了进来,卧室门被阖上,锁住。迟筵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落在自己额头上,然后顺着额头滑了下去。他感到冰冷的气息接近,眼角处烙下一个寒凉的吻。

  男人在他身边躺下,把他搂进怀里。

  迟筵向对方怀里缩了缩,再次睡着了。

  心头却浮现上一丝淡淡的疑惑和担忧。不知道迎之哥哥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这次回来还没见他发病,但是身体却更冰了,印象中以前即使在发病难受的时候他的身子都不会这样凉……

  一夜无梦,翌日一早醒来时迟筵只觉神清气爽。叶迎之还像昨夜一样靠坐在他身侧翻着书,见他醒来就低头亲了亲他右眉:“阿筵快去洗漱,再不醒早餐要凉了。”

  海鲜粥鲜美可口,蟹黄灌汤包香气扑鼻,都是迟筵爱吃的,一尝味道就知道是叶迎之亲手做的。也不知道叶迎之是什么时候起床开始准备早餐。迟筵小时候不懂事,喜欢吃叶迎之做的东西,就经常撒娇耍赖让他做,也不太懂得心疼人,如今大了回想起来更觉得心中酸涩。

  “迎之哥哥,你多休息,不用特意给我做吃的。”在厨房里一忙碌起来就是一两个小时,他怕叶迎之的身体承受不住。

  “这有什么,”叶迎之坐在一边浅笑着看着他,“留下来陪着哥哥,哥哥天天给阿筵做。”

  “那,哥哥现在身体怎么样?有好一些吗?”

  “嗯。”叶迎之沉吟了一下,笑道,“还是老样子,就是那么吊着,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他越是这样无所谓的语气,迟筵心里越是难受,没法想象这个人离开他,没法想象这个人会消失在世界上,无处可寻,再也见不到。

  “以后不许做饭了。”没法控制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只是做饭真的没问题的……”叶迎之抬眼看向迟筵,看见对方有些泛红的眼眶才打住这个话题,似乎没想到迟筵反应会如此强烈,试探着换了个话题,“好好好,阿筵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迟筵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反应过度了,暗想着以后要盯住叶迎之不让他做那些劳神费力的事,好好静养。

  提起昨晚他倒是又想起来一件事:“我昨天晚上半夜醒过来,好像听说……我祖父过世了?”

  其实正如他昨天听到叶迎之说的那句话,他现在确实和迟家没什么关系,他和迟老爷子也没什么感情,若真要说的话,原本还有几分怨气,离开迟家后就连怨也懒得怨了,只当对方是陌生人。

  没想到叶迎之却有些讶异:“过世?阿筵你从哪里听来的?迟老爷子好着呢,只不过他现在在闭关修行,不怎么见人。你放心不下的话我可以带你回迟家看一看。”

  “可是我昨天晚上听见你和福伯说话……我听见福伯说的‘迟老爷子要没了’,还提到了我。”迟筵有些疑惑。

  “你听错了。”叶迎之平静道,“福伯是来给我送药的,他说的是‘药没了’。”

  迟筵心中还是有些犹疑,但由于叶迎之表现得过于冷静笃定,他也只能暂且将疑问按捺下去。

  吃过早饭后迟筵由昨天那位司机开车送回许家,并向叶迎之应诺了晚饭前还会回去。

  迟筵离开后叶迎之便独自回到卧室,站在窗前目送着黑色的汽车渐渐驶离,情不自禁露出一抹微笑。

  终于,他的阿筵又回到他的身边了。

  他转身在床上坐下,伸手抚过昨晚迟筵躺过的那个位置,眯了眯眼。

  阿筵说他喜欢他,他主动来亲他。叶迎之又想起了昨晚灯光之下迟筵躺在这里被他亲吻的样子,脸红扑扑的,眼睛很亮,汪着一层水光,家养的小动物一样依恋地看着他,看得他心软成一团,又痒痒的,恨不得把对方捉到手心摆弄。

  同样是吻,那晚在傩神庙阿筵可不是这个样子。

  他的阿筵是傻。可是再傻,在外面五光十色的社会里历练了那么些年,他会不知道亲吻是什么意思?他会不知道那样亲密而亲热的吻是什么意思?从在傩神庙时的反应来看,他明显是知道的。

  小坏蛋,就是假装可怜故意来勾自己的。

  叶迎之整颗心都飘了起来,一想到他的阿筵那时义正辞严郑重其事所说的“我有喜欢的人了”就是指的自己,哪怕只是有可能指的自己……他闭了闭眼,强自按捺下去醉酒一般荡漾的心绪。如果是从前,现在大概已经要发病了。

  他轻轻笑了一下,逐渐冷静下来。小混蛋,傻阿筵,哥哥倒是要等着看看,你要怎么办。

  迟筵到了许家见到许瑞后还是忍不住打听道:“昨天晚上迟家没发生什么事么?我祖父那边有没有什么事?”

  如果真是迟老爷子故去了,哪怕是病危,那么消息一定会传出来,许瑞他们也能得到消息,瞒是瞒不住的。

  许瑞疑惑他突有此问,仔细想了想道:“没听说什么消息?你是听说什么了?”

  “我昨晚上好像听说我祖父没了,感觉像真的一样,但迎之哥哥说我是听错了。”

  “啧,还迎之哥哥。”许瑞调侃了一句,“那就肯定是你听错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消息,而且迟老爷子身体一直很硬朗,最近还在闭关,不太可能突然就没了。倒是你,迟少,昨天和你的迎之哥哥发生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只叙了叙旧。”他想到昨天那个吻,心里一虚,随即便含糊了过去。

  不一会儿许欣也找了过来,三个人聊了会儿天,许二爷和夫人都有事出去了,中午就他们一起吃饭。

  许瑞兄妹得着机会就要调侃迟筵两句,实在是在他们看来迟筵都已经这么大了,见着叶迎之还是“迎之哥哥”长“迎之哥哥”短,死活改不了口,太有意思。

  许欣道:“迟少,你说我以后怎么在亲戚朋友面前抬头呀?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看见了,我从外面带回来的男朋友一个照面就吸引了叶家家主的注意力,然后当晚就上了三公子的车,彻夜不归,直到第二天才被叶家的车送回许家。你说这可怎么办?以后所有人都知道我被叶三公子挖墙脚了。”

  许瑞打趣自家妹妹道:“你这也不亏,竞争不过叶家家主么,也没有什么。”

  本来只是寻常的玩笑,但迟筵心虚,只听得面红耳赤。他敢坦坦荡荡地和叶迎之申辩自己和许家兄妹只是普通好友,却不敢对许家兄妹分辩说自己对叶迎之只是兄弟情谊。

  三人正说笑间,许瑞家管家禀报了一声走了进来,他看看迟筵,又看向许瑞,踌躇着等待对方下指示。

  许瑞问他:“什么事?”

  管家道:“是关于林二嫂他儿子林柱的事。”

  许瑞摆摆手:“没事,你就直说吧。”

  管家面孔上浮现出一缕怪色,似乎在斟酌这事情该怎么说,犹豫两秒道:“刚才林柱被找到了,人已经没了,尸体就在山中林子里。大管家已经找人看过了,但是去看的人说,人在三天前就已经没了。”

  “怎么可能。”许欣突然出声,蹙眉道,“我前天晚上还看见他了。”

  事实上,前天不止许欣一人看见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顾怀阙、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柒痴、●v●、云小妖、三千花杀、默默、一朵蘑菇、爸爸等我、**小馬甲、我自妖娆我自生、帅的人都养猪、夏无姑娘们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