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07章 暖暖
  许家给从各地赶来参加酬天祭的天师术士们都准备了住处, 叶迎之却带着迟筵直接回到了叶家。不是他当年养病所在的那处别苑, 而是叶家主宅。叶家和许家离得不算特别近,但也不远,都在同一片区域内,开车行驶约半个小时就到了。因为过去叶迎之不住在这儿,迟筵印象中以前自己很少来这里,偶尔过来几次也是同迟家人一起参加一些活动。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汽车一路开了进去,只能模糊地透过车窗看见外面建筑黑色的轮廓和挂在屋檐下的橘色灯笼,整个叶家大宅都笼罩在寂静之中。

  “怎么看不到人……”迟筵望着窗外忍不住喃喃道。

  “我那两位兄长去世之后他们的亲眷也就搬离了主宅, 其他的旁支也都不住在这里,所以很多屋子就空了下来。”叶迎之解释道。

  汽车驶进内院, 在一幢二层小楼前停了下来。叶迎之带着迟筵一同下了车, 打开门走进去。

  “所以现在迎之哥哥一个人住?”

  “嗯。”叶迎之一边脱外衣一边应道,“我怕吵,所以一个人住这里, 管家佣人医生都住在外院。”

  迟筵想起叶迎之的病,的确是喜静怕吵, 不能动怒,不能过喜, 不能有明显情绪波动;也不能劳累, 不能做太耗费体力的事情。所以当年为了养病他才会住到别苑。

  叶迎之已经脱下外套,转过身领着迟筵向楼上走去,推开一间屋门, 站在门口手搭在迟筵腰上,低头看着他道:“阿筵今天住这件屋子,你先自己收拾一下,然后到哥哥那里去,我房间在隔壁。”

  迟筵点点头,低声应道:“好。”

  他看见叶迎之眯起眼睛笑了一下,松开手转身进了隔壁的屋子。

  屋子看起来是没什么人住过,但打扫得很干净,迟筵没什么东西,直接进浴室去洗澡。他的行李还都在许家,跟叶迎之回来的匆忙,也没带换洗衣服,本来打算凑合着穿上自己刚换下来的衣服,结果从浴室出来后看见床上放着一件叠得整齐的白衬衫,不用想也知道这件衣服本来属于谁。

  迟筵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叶迎之果然还是把他当小孩子。以前他年纪小,虽然客观来讲只比叶迎之小五岁,但从外表上看却小得多。他九岁的时候叶迎之已经是一个身材开始抽长的少年;而他十五六岁逐渐长高步入少年的时候,叶迎之看起来已经完全是一个成年人了。所以那时候有时候他在别苑住没有换洗衣服,叶迎之就会把自己的上衣借给他当睡衣,晚上房间只有他们两人,没有其他外人,也不会觉得太奇怪。

  现在这小楼里虽然也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但自己毕竟已经长大成年,感觉上还是有些不对。迟筵把那件衣服拿在手里,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换上了,报着些许自己也不敢明言的隐秘心思——在心底,他期盼着能和叶迎之更亲密一点。

  隔壁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可以窥见屋里暖黄色的灯光。

  迟筵悄悄推门进去,站在门口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连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叶迎之正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躺在床上,翻着一本书,看见他呆站在门边便抬起头轻轻笑了笑,拍拍自己身侧空着的位置:“阿筵,过来。到哥哥这里来。”

  迟筵顺从地走了过去,爬上床坐到另一边。

  当人活到一定岁数之后,年龄差别带来的影响会越来越小,五十岁和五十五岁好像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在人小的时候,一岁的差别也会显得非常明显,更何况是五岁。在小迟筵心里,他的迎之哥哥一直是更为强大的一方,是会保护他而永远不会害他的人。所以在他还是一个幼雏的时候就很听叶迎之的话,就像自然界中懵懵懂懂的小兽跟在大兽后面一样。兼之叶迎之身体不好,迟筵又喜欢他,更不敢惹他生气,在他面前总是十二分的乖巧顺从。

  而这种习惯延续到了现在,他还是下意识会听从叶迎之的指示,打心底里不会生产任何违背对方的念头。

  他这样听话的模样明显取悦了叶迎之,叶迎之伸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挨着自己,忍不住轻轻抚弄着他的后颈道:“阿筵真乖。”

  他的手指冰凉的,带着寒意,弄得迟筵后颈发痒,轻轻哆嗦着,他下意识想躲,才往旁边躲了一下,看见叶迎之眯了一下眼,就又不躲了,向叶迎之的方向靠了靠,任他抚摸着自己的脖子。

  叶迎之眉头舒展开,将膝头的书放到床头柜上,向迟筵的方向侧了侧身子,依然一下一下轻轻隔着衬衫抚摸着他的脖颈和脊背:“我听说这次是许家兄妹把你带来的?怎么带你来的?”

  迟筵下意识躲闪着他的眼睛:“就、就让我冒充小欣的男朋友,自然而然地就跟着回来了。”

  “小欣的男朋友……”叶迎之轻声重复了一遍,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心思,“阿筵和他们关系很好?这些年在外面还一直联系着?”

  “也没一直联系。就是正好碰到了。”迟筵垂着头小声道。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叶迎之黑色睡衣领口露出的锁骨,在暖黄色的床灯下似乎泛着柔和的光芒。他不敢再看,调转了目光,看在别人眼里倒像是在心虚。

  “嗯。”叶迎之的表情和语气依然平静无波,手下却加了几分力气,滑到腰线的时候狠狠在迟筵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把,“正好碰到了就正好假装人家男朋友,过两天大概就该正好假戏真做地成婚了吧。办喜宴的时候是不是得记得给哥哥发喜帖?”

  小混蛋,从外面看着瘦,一摸才知道从小到大腰上那块软肉就没下去过。

  迟筵被他掐痛了,抬头看了叶迎之一眼,随后自己伸手掀起衣摆看向右腰被叶迎之掐过的地方,再仰起头看向叶迎之:“……红了。”

  叶迎之受不了他那个眼神和表情,好像自己怎么欺负了他似的,让他忍不住就想真的把他抱进怀里好好欺负一顿。其实他刚才也就是解解心瘾,并没使太大的力。

  “是我错,乖,过来,哥哥给你揉揉。”他只好妥协道。

  迟筵从鼻子里应了一声,这次光明正大理所当然地窝进叶迎之怀里,悄悄伸手搂住叶迎之的腰。

  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像九、十岁大的娃娃一样腻歪,不害臊;我就腻歪这一会儿,我都将近八年没见过他了,久别重逢亲热一点不也很正常吗……

  迟筵咽了口唾沫,压下心底纷乱的声音,开口道:“我没有瞒着迎之哥哥的意思,但是在外面我也找不到你联系不到你,只能找许瑞和许欣帮忙。我和许欣真的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是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她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要不是怕许伯父伯母生气,我当时差点假装许瑞男朋友让他帮忙。”

  “‘假装许瑞男朋友让他帮忙’……阿筵还挺吃得开的。”叶迎之的手停住了,轻笑一声道,“你倒是和谁都能当情侣,嗯?”

  “我们真的只是朋友,真的。”迟筵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什么都不会瞒着迎之哥哥的,如果、如果我真的有了爱人,一定会告诉迎之哥哥的。”

  虽然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也不太可能再喜欢上别人。

  “嗯。”叶迎之仰面躺着,目光变得幽深,“那阿筵喜欢谁?”

  “……我谁都不喜欢。”迟筵闭上眼睛,手不自觉地紧紧攥住叶迎之的睡衣,“就喜欢迎之哥哥。”

  小骗子,就会花言巧语讨人欢心的小骗子。他也是这么骗的许家兄妹让他们都甘愿假装情侣帮他的?心里故意这么想着,眉眼还是忍不住变得柔和,声音也放轻了:“……嗯。”

  迟筵悄悄睁开眼想看看叶迎之是什么反应,就看见男人平躺着,眼眸半阖,长长的睫毛垂下,明显是没什么反应,并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虽然知道这反应再正常不过,迟筵心下还是有些黯然,忍不住跪坐了起来,俯下身轻轻啄了啄叶迎之的唇。

  叶迎之睁开眼看向他,沉黑色的眼眸里看不出太多的情绪,但显然很是意外:“阿筵?”

  迟筵一下子畏缩了,也不知道刚才自己怎么就油然而生一股勇气敢这么做,他有些慌张无措地跪坐在男人身侧,搜肠刮肚地找着借口:“……就是,迎之哥哥的身上太冷了,阿筵想给哥哥暖暖。”

  这是那天傩神庙里那东西的说辞,让他“给他暖暖”,迟筵此时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不过叶迎之是真的体寒,手凉,唇也是凉的。

  迟筵垂着头跪坐在那里,暗自用余光观察叶迎之的反应。自己毕竟已经二十多岁了,是一个正常的年轻男人,又不是真的天真可爱的小娃娃,也不知道这样装痴卖傻还有没有用,是不是会惹人生厌。

  叶迎之抬起眼看着他,弯起嘴角笑了:“是么?那阿筵再给哥哥暖暖好不好?”语气中是一如既往的纵容和宠溺。

  迟筵一下子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他当然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什么小孩子,也和乖巧可爱什么的沾不上关系,叫对方“迎之哥哥”特别是自称“阿筵”的时候也会尴尬脸红——然而这件事很大程度上是由他所面对的那个人所决定的,他愿意宠他、纵容他,那么无论他是否长大,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待他如初。

  在叶迎之面前,他永远都可以做张开手要抱抱的阿筵。他可以永远都长不大。

  迟筵低下头,贴近对方的脸,伸出软软温热的舌小动物一样轻轻舔上叶迎之冰冷的唇:“……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煎饼果子狸、吃土、一朵蘑菇、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顾怀阙、默默、唐小兔。、云小妖、明祠、听妄、awh、夏无姑娘们的地雷和**小馬甲姑娘的地雷和手榴弹~

  #震惊!灵异文主角沉迷亲亲热热不走剧情,作者愤而弃坑!#

  向大家推荐我的微博晋江_大圆子,里面有一个猫咪小视频,是我昨天心血来潮搜叶三名字的时候搜到的,真的是神还原老叶和小迟的相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