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05章 主
  一阵夜风吹来。电视里的球赛已经结束, 迟筵拿起遥控器随便换了个台, 舞台上的男女歌手正在对唱着:“……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迟筵一时陷入了怔愣。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迷路, 被鬼物追着吓得大哭,跑进人家院子里,看见少年的身形愣了一下就冲进去抱着人家大腿不放的小娃娃了。他知道轻重, 也历经了炎凉, 许瑞话中的意思他当然听得明白。他借着许家兄妹的帮助回去,自然是不要多生事端的好。

  况且,许瑞说的也很有道理。毕竟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就能肯定那人没有变, 那人还会同以前一般无二地对他呢?

  迟筵在心中摇了摇头,看向许瑞,点点头道:“放心, 我明白的。”

  第二天一早就要上路, 迟筵和许瑞收拾了残羹冷炙便分头去睡觉。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迟筵却久久难以入眠。因为许瑞那番话, 他突然清晰地认识到这次回去后就一定会再次看见那个人了。思绪翻飞, 好像重新又回到了九岁那年的春天, 他傻乎乎地跟着几个堂表兄弟出来玩,结果那些人趁他不注意的时候都偷偷跑掉了,剩他一个人在一条从没来过的陌生的路上。

  他试探着向前走, 走了好久才终于看见一个人影,他小跑着过去问路,提高声音说了几遍“您好”,那人却始终不回头,也不理他。他忍不住用小手拍了拍那人的后背,那人终于转过头来,“他”的脸上,什么都没有。

  迟筵吓得转身就跑,像一只慌不择路的小动物一样,根本不辨方向,时而回头,却惊恐地发现那东西始终跟在他身后一步的距离。

  最后他闯进了一处清幽别致的院落,那院子里植着很多花树,正值花期,一个错步一个转身都是风景。

  少年长身玉立,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正站在一株玉兰之下伸手去摘垂下来的一枝玉白花朵。

  迟筵愣住了,特意向一边闪了闪,偷偷去看少年的正脸,确认对方是人后便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抱着对方大腿嚎啕大哭……

  迟家那样的天师世家大多隐世而居,迟家、叶家和许家却挨得很近,迟家钻研天道,叶家研修鬼道,彼此相邻也有让阴阳之道互为补益的用意。迟筵后来才知道,他闯进去的是叶家家主幼子用来养病的别苑,他抱住的那个人,便是叶三公子叶迎之。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开车上路,路程不近,一路上三个人轮流开车。虽然许欣只比许瑞晚出生一点,兄妹俩小时候天天打架,但许瑞如今年长懂事后还是会心疼妹妹,知道许欣好强,没说不让她轮班,只有意地自己多开一会儿,让许欣多休息一会儿,迟筵不认得路,到最后临近目的地时一段盘山路就全部由许瑞来开。

  许家其实不再偏僻的山野之中,而就在国内有名的繁华都市m城城郊的山上,但由于各种阵法的作用,一般人误入其家族范围内的可能性极低,而这条盘山路就是直接通向许家的路。

  从车窗向外看去,一片云雾缭绕,几乎看不见窗外的景色,前后也没有其他车。迟筵坐在副驾驶座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这一切都表明他们已经离许家越来越近了,也离迟家和那个人越来越近了。

  他望着窗外的雾,不由自主地又回忆起当年的事。

  那时候他抱着人家大腿哭,那看起来也不过比他大四五岁的少年也不生气,也不说话,竟然直接把他抱了起来,抱在自己臂弯里,还把刚摘下来的那枝玉兰花给他玩。一直把他抱进屋里放到一个柔软的沙发上,又亲自拿热毛巾过来给他擦脸,给他倒温牛奶喝。

  除了母亲,还没别的人这样悉心照料过他。迟筵一下子有些被吓住,两手呆呆抱着装着牛奶的大玻璃杯,仰头看着面前的少年。他身子小,把一个大杯抱在胸前,黑黑圆圆的眼睛里盈着一层水光,眼眶还红肿着,看上去既无辜又可怜。

  少年就把玻璃杯从他手中拿开放到桌子上,同时把他抱进怀里,特别放柔了声音哄着:“乖,小可怜,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的手指有些凉,但怀抱却很温暖,有让人安心的气息。迟筵忍不住就主动靠了过去,软软趴在人家胸膛上,小声道:“……我叫迟筵。”

  他枕着那人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不知不觉没有缘由地就哭了出来。叶迎之只当他还是在害怕,搂着怀里又热又软的小娃娃哄了许久,才把他安抚下来。

  后来那天迟筵就在叶迎之所住的别苑住了下来。叶迎之喂他喝牛奶、陪他吃饭、给他讲故事,告诉他他在路上遇见的那东西不过是一只迷途的游魂,因为找不到路,所以会跟上人一起走,他进到这个院子范围内后那东西就不敢再跟了。等到晚上两人一起睡在叶迎之的床上,叶迎之也是把他哄睡着了,看着他进入梦乡后才入睡。

  第二天迟家的人才找了过来,将迟筵接回去。叶迎之做了一枚福囊挂在他的脖子上,福囊里装着一枚双源引路符,他的别苑离迟家不算远,日后迟筵想过来就可以循着引路符的指引找过来,而只要他动身向别苑方向走叶迎之就能察觉到,可以提前出门去路上迎他,把他接过来。

  迟筵那时候小,可也能分得清好坏,他在迟家待着不快乐,但在别苑里却过得舒心安逸,自那以后便三天两头向别苑跑。迟家别的人不怎么管他,迟筵的母亲也知道自己儿子在迟家过得不快活,了解情况后也默许了迟筵常去别苑的行为。到后来迟筵甚至在那里一住就是一个月,他母亲特意派人来接他回去他才会依依不舍地离开。

  负责别苑事务的管家福伯起初很是惊异,澳门赌博网站:但后来年头一长也就慢慢习惯不以为奇——在迟筵之前,他还从没见生性冷清的三公子和什么人这么亲近过。

  叶迎之是叶家家主的老来子,上面两个兄长都大他二十岁左右,和迟远山平辈论交。按照辈分,迟筵原本该叫他叔叔。但因为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相遇,年龄相差又不大,迟筵就一直叫对方哥哥。

  迟筵缓缓闭上眼,那人的身影在脑海中时远时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刻意去回想时,那人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又都变得生动无比,仿佛两人分开只不过是昨天的事。

  车子缓缓停下。许瑞摘下安全带,扬声道:“好了,到了,该下车了。”

  许瑞兄妹带着迟筵回去先见了他们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和长辈说的,是否坦白了只是帮迟筵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来参加酬天祭的事实,还是编了其他他们可以接受的故事。总之许二爷和二夫人对他这个所谓的自家女儿的“男朋友”也没太多的反应,就像儿子女儿带了一个普通朋友回来一样,交待管家给他安排住房,言行间不过分热络也不冷落。

  晚上迟筵和许瑞一家四口一起吃饭,许瑞父亲开口对儿子道:“再过十天酬天祭就该开始了,明天来客就应该都到齐了,这些天你们出门在外都多小心一些。”

  许瑞点头应是。

  他父亲看了迟筵一眼,又道:“明天晚上为欢迎各路宾朋,族里会举办一个宴会,人到的很齐,到时候你们也带小迟一起过去吧。”

  迟筵抬起头,看向许父,顿了顿沉声道:“谢谢伯父。”

  许父摆了摆手,五人继续吃饭,没再提起这个话题。迟筵隐隐猜到许瑞兄妹应该是没瞒着自己父母,把一切照实说了,许父才会有意提点一句。

  宴会就在许家一个会场内举行,从许瑞他们的住所走过去要十几分钟。第二天傍晚时分迟筵便和许瑞许欣一起出发,许父许母已经提前过去,并不和他们一起。

  迟筵离开迟家已经有七八年时间,身量拔高,少年时稚嫩的模样褪去,很多人见了他觉得面熟,却也一时认不出来。许瑞介绍的时候也没说明,只说是胞妹现在的男友,这次特意陪许欣一起回来。

  这些天师们内部也有一些心照不宣的规矩和讲究,酬天祭这样的仪式通常是不许带外面无关的普通人来参加的,但既然是许小姐的男朋友自然又不一样。人家陪自己女友回家,天经地义,感情融洽稳定发展的话说不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男方要是愿意入赘,以后就算许家人,那就更没的说了。

  三人和许家的后辈子孙坐在一起,位置靠近角落,丝毫不引人注目。倒是许瑞的几个堂表兄弟姐妹悄悄打量迟筵,觉得他眼熟,再一打听名字,一听“迟”这么特殊的姓就联系到迟家,继而想起他就是那位从迟家“分”出去的长孙。

  迟筵坐在许欣和许瑞的中间,悄悄打量着在场的众人,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格外关注主位,没看见那个人,倒是看见了自己的父亲迟远山。不过迟远山没注意到他,一直在和许瑞的爷爷说着话。他们的旁边还有几个座位空着,迟筵看向许瑞祖父左边的那个空位,停了一会儿,才调转开视线。

  天色越来越暗,主桌上已经坐满了人,只有那个位置还空着。迟筵一直留心着那个方向的动态,看见许老爷子招来许家大管家吩咐了些什么,大管家依言退下。不多时大管家又疾步走了回来,附在许老爷子耳边低语了几句,登时主桌上的人全都转过身子向会场门口看去。

  其余人不明所以,也跟着向门口看去,有的人猜到了什么,和身边人交头接耳着。

  迟筵心中也隐隐有了预感。

  只听见门外传来汽车停泊的声音,接着宴会厅的两扇木门被侍者从外向内推开,迎客的侍者恭敬地低头欠着身,让刚刚到达的客人进去。

  一行人鱼贯而入,当先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身形高挑修长,面容俊美,脸上却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他一双黑眸幽深而沉静,微微垂着,仿佛对万事万物皆不关心,迎着所有人的目光,不疾不徐地向前走着。明明是早春时节,随着他的到来,室内却仿佛生起了一股阴冷的寒意。

  许老爷子早就站起来离开自己的座位迎过来,主桌上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这样一来,整个会厅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迟筵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从男人进来起,视线就不可自拔地黏在对方身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只能看见这一个人。许瑞未免他露出异样或是表现得太过奇怪而悄悄拉他的袖子,他也恍若未觉。

  男人和许老爷子寒暄了两句,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许老爷子连连笑着点头,向会场左边看了一眼,随后就独自回到主桌招呼众人落座。而男人却向身后跟着的人们摆了摆手,调转脚步,独自径直向左边走来,最终站定在迟筵面前,目光沉静地看向他。

  迟筵“嚯”地一下子又站了起来。

  方才众人都已经跟着主桌上的人落座,此时会厅里还站着的两个人就格外引人注目。

  但见男人微微俯下身,左手抚上迟筵的下巴,微微向上抬起,细细打量着他的眉眼五官,嘴角泛起柔和的弧度,轻轻道:“几年不见,阿筵已经长大了。”

  迟筵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想起许瑞之前说的话,下意识向左边人看去。许瑞也正看着他,一副呆愣住束手无策的样子。

  迟筵犹豫了一下,抬起视线看向男人,小声回道:“是,叶家主别来无恙。”他也觉得直接叫叶家主有些奇怪,但昔日的称呼不能叫,他一时竟不知道别人都是如何称呼面前这人的。

  男人勾了下唇,似笑非笑的模样,墨黑的眼睛盯住他:“阿筵叫我什么?”

  迟筵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便领会了他的意思,迟疑着,更小声唤道:“……迎之哥哥。”

  男人一下子笑开了,和方才的笑不同,这次是真的笑,整个面部的线条都变得柔和,眉梢眼角也染上了笑意。

  他似乎才意识到这不是一个说话叙旧的好地方,揽着迟筵让他更贴近自己,贴在他耳边轻声道:“哥哥想阿筵了,今天晚上跟哥哥回去,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明明知道男人一向疼他宠他,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邀他去叙旧,迟筵还是不由自主地瞬间红了脸。他觉得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举动如此亲密不太合适,毕竟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迎之哥哥却还用对待当年那个奶娃娃的方式对待他,搂搂抱抱的。

  他的手抵在叶迎之前胸上,想轻轻把对方推远一些,但临到头却没舍得,只保持着这个姿势,低低应了声:“好”。

  看上去倒像是他顺从地主动趴在对方胸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顾怀阙、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观茶园、一朵蘑菇、听妄、夏无姑娘们的地雷~

  太腻歪了,没眼看……希望姑娘们不要嫌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