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03章 聚阴阵
  那个声音之后就没有了声息。し

  迟筵实在是撑不住, 挨着宋锦靠着墙坐了下来, 竟然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他是被摇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后就看见友人放大的脸。宋锦一脸的不明所以和惊慌失措:“尺子, 我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在这里?我刚出去看了一眼,村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我怎么昏过去了?你昨天让我回去取行李, 我上楼正开门的时候看见老板家那个小姑娘在冲我笑,然后就没有意识了。”

  这事情千头万绪, 迟筵一时不知该给他从何处讲起。于是拍拍他示意他闪到一边,站起身来,首先向供案上的神像望去。

  那神像和他昨日白天所见并无二致,依然是矮小的幼童童子神像,戴着黑金色面具, 穿着红色锦袍,并不似他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高大。所以昨夜所见, 究竟是烛火光影交错下产生的错觉, 还是真的是什么东西故意扮成这庙中的神主在装神弄鬼?

  不过无论如何,看样子至少他们现在是安全了。

  迟筵向宋锦摇摇头:“现在先别问,咱们赶紧走, 等彻底离开之后我再和你细说。”

  神庙之外艳阳高照, 天气正好,天很蓝,春风和煦,村子里却死寂一片,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也听不见人活动的声音。

  迟筵终于想起来自己最初感到违和却忽略了的地方——他们来到村子里的那个晚上,夜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外公的老家也在附近乡下,外婆去世那年他曾陪母亲和外公回过一次外公老家,当晚就在亲戚家留宿,可以听见鸡鸣狗吠之声,也可以听见虫鸟的啼鸣。

  而现在是早春,气温已经开始回升,万物复苏,然而村子里听不见任何动物的声音,也看不到除了“村人”之外其他生命的痕迹。他的潜意识已经察觉出了异样,却没有反应过来。

  迟筵的摩托车已经没油了,但宋锦的摩托车还在招待所门前停着,两人前去取车,迟筵不说话,宋锦也不敢开口,看着村子里如死一般的荒凉景象就觉得后背汗毛倒竖。

  招待所的门大开着,迟筵不敢进去细看,视线却不受控制地从门口飘了进去——一个人影倒在门口的柜台上,苍白的布满尸斑的手从柜台前面垂了下去,地面上有一个摔成两截的老式游戏机。

  迟筵连忙调转了视线,他生怕节外生枝,并不敢入内确认那是谁的尸身,只催促宋锦赶紧发动摩托车离开。

  直到他们彻底驶离那条小路,回到那天晚上发现三轮摩托车之前所走的大路上迟筵才让宋锦停车,一遍讲着村里发生的事、他昏迷期间自己的经历与推测,一边细细查看周围的环境。

  他心里还有一个疑问挥之不去。

  宋锦听完迟筵的讲述后怔愣了许久,摇了摇头:“这可真是……”

  最终什么话都没说出口。面对那样的人间地狱,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难以评价、也难以描述。

  他跟着迟筵看向那条小路,突然疑惑道:“尺子,你看这条通往何家村的路不是挺明显的?为什么咱们那天白天和小李一起过来查探的时候来回走了两圈都没有发现?”

  “因为那时候整个村子、连同进村的路被鬼气笼罩着,如果不是特殊的时间,活人是看不见的,就像中了障眼法一样。”这也是迟筵的疑惑所在——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偏偏那个时候活人就能看见那闹鬼的村子?

  他左右看了许久,都看不出端倪。这里手机没有信号,也发不出消息,二人只好先一同骑摩托车回到凤水镇。

  宋锦回去后打电话汇报了工作,下午时就有一批人带着工具赶了过来,在宋锦带领下赶往发现三轮摩托车的地方。那条路过于狭窄,汽车开不进去,他们又现从镇子里租了两辆三轮车载着所需工具开进去。

  迟筵换了一辆摩托车在后面跟着。其实到这时候就没他什么事了,但因为那个疑惑未解,他还是忍不住想跟去看看。

  迟筵看着那些专业人士拍完照留存好证据之后将朱辉一家的三轮摩托车从路旁那道沟里搬出来。他离得近,正巧看见那道沟里原本被三轮车压住的位置有一道没有抹去的朱砂。

  那朱砂的颜色极正,比鲜血略暗一些,映着黄褐色的土沟,虽没有光,却几乎一瞬间晃花了他的眼。迟筵不由自主地走进了一些,低下头,试图看得更清楚。那抹朱砂并不是随意的一道竖线,而是斜着的一道加横着的一点,犹如正三角形的一部分——迟筵相信自己不会错认,这个朱砂颜色、这个符号模样——这是迟家画阵的方式。

  他在迟家从来没有正式学过那些术法,却日日看着这个朱砂颜色,日日看着那些符篆阵法的样子。后来他离开迟家,拿走的那本大书里也有介绍基本的阵法绘制方法和最基础的几种阵型。

  一个念头划过脑海,迟筵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鼓噪起来。他倒退两步,重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一根斜出的树枝,路边的一块大石,原本红色三轮车所在的位置……都渐渐连成了一个圆,形成了一个阵图的形状。他还看不出这阵法的细节,只能从轮廓中大致区分出,这是一个聚阴阵,每到晚上日落之后,就会逐渐将何家村里的鬼气导向这里,从而打开一个缺口,令过路的人发现这条路和那个村子。

  在朱辉一家失踪,三轮车倒入沟里之前,这个阵法是缺失的,是一个不完整的圆,所以有人在土沟中刻意画了阵将这个阵法补全。

  而那个三轮摩托车之后可能也被人动过,被刻意摆成了那个位置。

  所以说朱辉一家的失踪并不是偶然。即使当时遇难的不是他们,也会是别人。

  那两个警员的死,也在一些人的预料之内。

  这一切都有人操纵着、策划着。那个**未必是他们刻意导致的,但是他们发现何家村的异变之后却有意利用它来构害他们想害的人。

  鬼吃鬼,鬼吃人,人吃人。迟筵甚至分不出害死那些人的究竟是鬼,还是人。

  什么身份的人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一个**的形成?

  而他们最终想害的那个人……是谁?

  宋锦和警队里负责带他的师父正并肩向迟筵走来,迟筵隐隐听见他们的交谈声:

  “……上面特别点名让你负责这个失踪案,我还有些担心你一个人不行,没想到你挖出来这么多。”

  宋锦不好意思地干笑着:“没,没,这次主要还是多亏我一个朋友,否则我大概得把命搭进去。不过师父,说起来这次的事真还有些诡异……”

  他们开始谈论起案情,走到迟筵近前的时候宋锦向两人互相介绍道:“师父,这是我朋友迟筵,我俩从高中就认识了,关系特别铁,这次的事全靠他。”

  随后宋锦又向迟筵介绍了他师父。

  迟筵向对方问了好,说了几句话后故作随意地问道:“大宋还挺有名的?我刚正好听见您说有人特意指名把这案子交给宋锦去办。”

  他师父点点头,没当回事:“是,估计也是想让小宋历练一下,没想到倒是被你们发现了何家村这么奇怪的事。他们村子本来就偏,入冬以来就更没什么进村的人,村子里的人也没怎么出来过,也没人当回事,谁能想到一村的人居然一个一个的全都没了。”

  他们刚才进村子里看了,发现了村人们的尸体,初步判断这些人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并不相同。从第一个去世的人到最后一个去世的人的死亡时间足足间隔有一个多月,可却没有一具尸体被收殓。

  即使没有宋锦讲的那些怪力乱神、疑似出现错觉的经历,澳门赌博网站:这件事也足够诡异了——一个家里,妻子死了,而那时候丈夫还活着,丈夫为什么不给妻子出殡下葬呢?按照死亡时间看,一个村子里的人死的只剩下两三个人了,家家户户都能看见尸首,剩下还活着的那两三个人为什么会毫无反应,继续在村子里生活着,直到自己也死去呢?当所有人都死了,最后剩下活着的那个人在想什么呢?

  这些想法让他不寒而栗,想得头都痛了,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里他们都要苦恼何家村的问题,此时也没注意迟筵的问题。他工作多年,从业经验丰富,虽然知道宋锦当时为了入职托了些关系,但宋锦为人积极上进,工作也努力负责,他也不会因此排斥对方,该指点该传授的、该让对方历练的他都会去做。这次上面点名指派宋锦去负责这个失踪案,他只当是宋锦当时托的关系特意想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也没有太在意。

  迟筵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却觉得心中一凉。

  以迟家的势力和能量,想做到这点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说……其实他们利用这个**,最终想害的人是自己?即使当初宋锦没有来向自己求助,自己没有主动答应一同前来,他们也能利用自己和宋锦的关系诱导自己过来吧?

  迟筵闭了闭眼,摇摇头。自己和迟家犹如蚍蜉和大树,况且自己在明迟家在暗,迟容或是迟远山要是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害死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何必要费这么大的功夫,绕这么大的圈子,还枉害了那么多条无辜人命。

  除非……他们在顾忌着什么人,不敢留下谋害他的证据,所以才特意选用这么麻烦的法子,只为了让他神鬼不知地死在这**里,让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个意外。只要之后再毁了路口这个聚阴阵,如果不是有心追查,根本不会查出什么端倪。

  可是他们在顾忌什么人?手眼通天的迟家又会顾忌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吃土、迟忘悬、听妄、顾怀阙、云小妖、一朵蘑菇、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观茶园、23254401、夏无姑娘们的地雷,二黄姑娘的手榴弹和灯里姑娘的二十五个地雷~

  太晚啦姑娘们晚安,我明天再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