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99章 傩神庙
  第二天一早迟筵和宋锦两人七点钟就起来了。为节省时间, 两人决定兵分两路, 宋锦自西向东去打听消息,迟筵自东向西去搜查线索。

  昨天一天都没往家里打电话, 迟筵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外公, 一边走一边留心着四周的景物,还一边拿着手机想找一个信号好的地方给外公打个电话。

  这条路比较僻静,没什么人, 还有许多分岔的、只容一人通过的小路,白墙青檐, 青石板路,建筑风格上虽有差异,但真的很有徽赣村镇的感觉。

  不过一路上都没有信号,迟筵沮丧地把手机收进夹克兜里, 抬头正看见前面道路右边有一座建的极为周正的青灰色建筑,门口正上方刻着三个字:“傩神庙”。

  迟筵想起来昨晚上那个傩面。何家村里是有跳傩传统的,有傩神庙自然很正常。神庙外两扇黑色实木大门虚掩着, 迟筵想了想,推门进去。

  神庙并不大, 三面无窗,只有从门洞处透进来的光,因而显得格外阴暗。庙的正中央供奉着一尊傩神像, 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塑成的,外面套着一件红色的戏服一样的锦绣衣袍,澳门赌博网站:脸上戴着一具黑金色傩面, 这神像不似一般寺庙里的神像巍峨魁梧,相反显得瘦弱矮小,红色衣袍配着黑色面具,似笑非笑地看着进来的人,看起来不似神明,竟似恶鬼。

  迟筵骇了一跳,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站在原地对着供案上的神像拜了拜。他视线上移,看见神像上方挂着一幅青色的帐子,上面绣着四个金色大字“傩神太子”。迟筵这才反应过来,这傩神像是一尊童子像,按照男童身形所制,所以看起来才会这样瘦小。

  他退开一步,同时视线向左看去,不由又是一惊。只见数十张脸都齐齐看着他,嘴角上钩,喜眉笑眼地向他笑着。那些脸大小颜色各异,有青蓝红黄的神面鬼面,也有苍白或接近正常肤色的人脸,有的有眼瞳,有的却只有眼白,若是细看就能发现那些脸上的表情也有细微的差异,只是无一例外地都嘴角弯弯地笑着。

  迟筵昨天晚上被招待所里那小女孩莹莹吓过一次,此时已经能迅速反应过来,这些也都是傩面,挂了整面墙的傩面。可是即使知道这些都是假的面具,在阴暗的神庙里看见这么多张人脸还是令人毛骨悚然。迟筵可以感觉到自己双臂上的鸡皮疙瘩已经一颗颗冒了出来。

  他向右面墙看了一眼,那面墙倒是空空如也,只用彩色的帷幔装饰着,那些帷幔的颜色都很新,显然是才换上不久。

  过年的时候会跳傩,应该也是那时候换的吧。

  迟筵没多停留,再次拜了拜那傩神像并向左右拜了拜后就匆匆转身出来了,在踏出神庙庙门之前却总觉得如芒在背,好似后背右面的那数十双眼睛都在齐齐盯着他。

  走出傩神庙后迟筵又不甘心地拿出了手机,正好发现有一个信号,他心里一喜,连忙拨给了家里,这个时间外公应该已经晨练回来了。

  老人家行动慢,电话响了五声后才被接起来。迟筵问了外公是否一切都好,告诉老人自己大概回去得晚,不用等他,晚上按点睡觉就好。他刚讲了两句话,手机就又没信号自动挂断了。

  迟筵无奈地收了手机,转过身去打算继续向前走,就见背后几乎紧贴着他站着一个人。

  是一位老太太,不到迟筵胸口高,满头白发,穿着一套老式的黑色绣花缎子衣服,拄着一根黑色的拐杖,正抬起头眯着眼看着他。

  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因为外公外婆的缘故,迟筵在外面遇见其他老人也会格外关照一些,当下连忙弯下腰道:“阿婆,没撞到您吧?”也不计较老太太站在他身后差点吓他一跳的事。

  老太太眯着眼笑了笑,摇摇头:“少年是在给家里打电话?”

  老人说话时带着浓重的赣南口音,迟筵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太太问的是什么,于是笑着回道:“是,打给我外公,家里就他一个人在,我不太放心。”

  老太太听后点了点头,向下招了招手,示意迟筵低下头凑近她。

  迟筵不解其意,但还是照做了。离得近了,可以感觉到老人身上传来一股长了年纪独有的有些腐朽的气息。

  老太太的声音压得很低。很轻,在他耳边小声道:“少年人听婆婆的话,趁着早赶紧走吧,不要让外公等着你。婆婆是老死的,婆婆不会害人。”

  她乡音很重,声音又轻又模糊。迟筵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或者说不确定自己听得是否准确。他只觉得背后一凉,再抬起头时老太太已经拄着拐杖嗒嗒地走远了,很快就消失在街角处。

  迟筵摇了摇头,心里自我安慰说一定是自己听岔了。离得那么近,又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如果老人不是人,自己肯定能分辨得出来。老人说的可能是让他听劝,多陪陪家里老人,别等人没了之后再后悔,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道理。

  他转了一圈也没什么收获,手机还是没有信号,他有些理解老板为什么还在玩那种老式的游戏机了。联系不上宋锦,看看已经将近中午十一点了,便决定回招待所等他。

  他回去路过村口的时候正看见宋锦和昨天那小卖部的老板正在一起抽烟,顺便套话。迟筵走过去,宋锦向他轻轻摇了摇头,意思是没问出什么。

  迟筵也跟着说了几句,转问道:“老板,我看那边有一个傩神庙,挺有意思的,你们这里跳傩是怎么个跳法?”

  小卖部老板开门做生意,明显很会说话,闻言便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我知道r城这面没有这个习俗,你们来了我们村都对这个感兴趣。跳傩主要就是为了驱鬼逐疫,从正月开始每日清早到夜晚一直跳,跳傩人戴上傩面就象征着鬼神,仪式开始前后都要去庙里拜傩神太子。最后还有搜傩仪式,跳傩人举着灯火挨家挨户去‘搜傩’,驱逐恶鬼和恶疫。”

  宋锦想到了自己和陶娟娟曾经撞邪的经历,闻言不由好奇道:“这真能驱鬼?”

  小卖部老板闻言却沉默了,深深抽了一口手上的烟,缓缓吐出来,把烟屁股按在脚下土里才抬起头四面环顾一圈,最后看向宋锦,压低声音道:“真能。今年过年的时候就真的搜出来了恶鬼。”

  宋锦闻言一惊,见老板那副样子也有些胆寒,只觉得背脊上窜起来一股凉意。他也小心翼翼地小声问道:“那搜出来的恶鬼怎么办呢?能赶走吗?赶去哪呀?”

  “有傩面。把恶鬼做进傩面里,恶鬼被封着就出不来了。”

  宋锦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迟筵:“还有这种法子?”

  迟筵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小卖部老板还以为宋锦是在问自己,憨厚地一笑道:“说起来其实我也不是何家村的,我以前在石方村,娶了我媳妇儿才跟着她定居在了何家村,然后才慢慢了解的。跟着看过几次仪式,这些也不是很懂。”

  宋锦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什么了,又买了一盒烟后就向老板告辞,和迟筵一同步行回招待所吃饭。

  村里人没有太多讲究,招待所的餐厅里迟筵和宋锦在一桌上吃饭,店主人一家就在另一桌上吃饭。迟筵和宋锦第一次看见店主人的妻子,是一个看上去有些苍白瘦弱的中年女子,眉头一直微微蹙起,像是有什么愁思未解。

  小女孩莹莹简单吃了些饭就一个人玩了起来,女人吃完饭后就拉起有些不情愿的女儿离开,小女孩嘟了嘟嘴,最终还是跟着母亲走了,走之前还回过头来,向迟筵笑着挥了挥手。

  店主人一个人收拾餐桌,宋锦趁机和对方搭话道:“孩子她娘看上去精神不太好?”

  “嗯。”店主人抬起头看向他们,苦笑道,“找村上的王大夫看过了,说是身子没什么问题,就是心病。”

  他边擦桌子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过年时候开始我妻子就老恍恍惚惚的,说她总觉得除了莹莹之外我们应该还有一对儿女。哪有当妈的记不得自己的孩子的,我正想这些天不忙的话请邻居帮忙看着店和莹莹,我带她妈去镇上医院好好看看。”

  “不行的话直接去市里看看,精神方面的病不好看。”宋锦接道。

  “我也想,可太远了,路也不好走。这都多少年了,进出村的路还是修不好。”店主人小声抱怨着,没再说话。

  “我看这几天住店的人就不多,我们下午就也走了。”宋锦趁机问道,“老板,前些天住店的多吗?除了我们还有别的人吗?”

  村里只有一家招待所,如果朱辉一家或是那两名警员来过何家村,那么肯定也得住在这里。

  店主人沉默了片刻,定定看向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又或者只是在回忆这些日子来过店里的客人。半晌后他把两人桌前的餐盘收走,摇摇头:“没,没有人住过。从过年后就没有人来过这里。”

  这消息和上午宋锦在别处打听到的一样,宋锦不免有些失望,叫了迟筵两声。

  迟筵一直在走神,神思不属的样子,直到宋锦拍了拍他的肩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友人,凝重道:“大宋,咱们得赶快走,这村子不能待了。”

  宋锦不明所以,疑惑道:“怎么了?你发现什么还是刚想到什么了?”

  迟筵定定看着他,喉咙动了动,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道:“这村子里有鬼,关键是,在这里我根本分不出来哪个是鬼。”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光光光光光、折骨、食声、一朵蘑菇、观茶园、今天叶老三出场了吗、木槿栢、青提、夏无姑娘的地雷~

  我正想写这个内容的时候发现北京舞蹈学院在我们学校前两天有个叫《傩·情》的演出,就果断买票去看了,感觉很不错,整场舞就是围绕傩文化设计的,正式表演之前还要一个关于幕后去江西省南丰县石邮村采风的纪录片。这章写到的傩神庙参考了纪录片里石邮村傩神庙的样子还有“搜傩”仪式。当然为了创作需要也有很多是我编造的,不能当真(*/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