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97章 线索
  “这都快八点了, 怎么赶这时候跑过来?陶娟娟呢?”迟筵一边翻看着宋锦拿来的照片和案宗一边问道。し

  “娟娟今天值夜班, 我刚把她送过去,顺路来了你这儿。一会儿我就直接回家睡觉,正好明天早晨接娟娟下班把她送回家再去上班。”宋锦道,“这个案子是刚报到市里的, 我师父分到我头上让我先看看有没有什么眉目,我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东西,就是觉得挺邪门的, 所以想着拿过来让你看看。”

  迟筵“啧”了一声, 放下手里的照片,抬头看向友人:“我又不是这专业的,我哪懂这些啊?”

  “你不是会点道术吗?”宋锦嘿嘿地露出一副“你别谦虚了”的笑容,指指照片道, “我见人家小说电视上有这种术法,看一个人的照片、拿着这人用过的物件就能算出来这人的下落。我就想着……万一你会呢。”

  说到这里他不好意思地揪了揪头发,自己也觉得这想法有些不靠谱了。友人也许有本事驱走那些东西, 但未必会这种还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术法。

  没想到迟筵点了点头肯定道:“我用的那种不算道术, 不过我倒的确知道有相关术法, 也有会使的人, 可惜我不会。”这种寻人找物之法不算高深, 迟家就有很多人会, 然而他并不能算“迟家人”。

  说话的功夫迟疑又看了一遍对案情的描述,眉头微微蹙起:“大宋,这案子很急吗?”

  “急, ”宋锦点点头,“毕竟关系到五个人的性命。现在他们根本是不知生死,如果正处于危险之中那早一点找到他们这五人获救的希望就大一些。而且这是我师父交给我的第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案子,我想办好了,让他看看。”

  迟筵点点头:“这上面写了,朱辉一家在凤水是开小卖部的,为了不耽误生意,正月十五晚上七点钟关了门后才驾驶三轮摩托车前往青尧镇,目的是回妻子刘青凤的娘家探望,过了正月十六再绕到去县里拿货然后再回凤水。关于这些朱辉家的邻居以及刘青凤娘家人说法都一致,如果一切顺利朱辉一家三口应该在晚上十点左右到达刘青凤娘家,可是他们却一直没出现,刘青凤的哥哥联系不上他们,正月十六等了一天,十七的时候一早跑去凤水镇询问才从邻居口中知道他们一家人早就出发了。”

  “所以屏谷县那两名负责的警员判断他们是在凤水到青尧镇的路上失踪的,但是白天在沿途搜索线索的时候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被困扰了一个星期后他们决定同样在晚上七点开始沿途搜索,希望能发现一些白天容易错过或忽略的线索……结果这两名警员就也失踪了。”

  “那么这个出发时间可能确实有些问题。”

  “没错。”宋锦烦躁地扒了扒头发,“这些我也清楚。娟娟明天白班后天休息,我正打算明天去单位和师父说一声就出发去凤水镇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行就等晚上七点也走走去青尧镇的那条路。”

  他暗骂一声:“我还不信真有鬼了。”

  迟筵平静地看着他:“是真有鬼啊,你还见过。”

  宋锦抬起头看向他,脸色发青,怨怼道:“尺子!”

  迟筵笑了笑:“没事儿,别紧张。我这两天正好没什么事,等我和外公说一声,明天陪你一起去。”

  宋锦自然是对这个消息喜出望外,约定好了明天从单位出来后就来接他。

  家里有速冻水饺和火腿肠、罐头等速食食品,澳门赌博网站:外公简单加工一下就可以吃,陶娟娟后天休息的时候也可以给外公送饭。外公则表示自己身体还很好,自己料理生活没什么问题,就算迟筵十天半个月不回来也没事。

  翌日十点多的时候宋锦来迟筵家里将他接上,中午十二点钟的时候便到达凤水镇。凤水镇一名姓李的警员接待了他们,指引两人去朱辉家中的小卖部看了看,并和周围的邻居聊了聊,得到的信息和案宗上所写的并无什么不同。

  三人在镇中走访了一中午,并在凤水青尧两镇之间骑摩托车打了一个来回,然而还是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

  回到凤水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迟筵看了看手机:“先吃饭吧,吃完饭等七点咱们再过去看一下。”

  姓李的警员听到这话后明显有些畏惧,向两人讪笑道:“我这也该到点儿下班了,晚上估计陪不了您两位了,您看行不?”

  宋锦眯起眼打量着他:“那条路到晚上是有什么不对的吗?”

  李姓警员不安地搓着手,有些犹豫道:“倒没什么不对的,就是从正月开始到现在没了五个人了,还有两个是我同事。虽然说咱们不信这个吧,但心里多少有点发憷,现在晚上都没什么人敢走那条道。”

  迟筵想起一件事:“那以前没出过这样的事吗?晚上从凤水镇去青尧镇的其他人呢?他们就没走失过?偏偏只有朱辉一家和追查他们失踪的两个警员消失了?”

  李姓警员道:“那条路咱们下午也走过,您二位也已经看过了,偏得很,您开来那汽车根本开不进去。从凤水到青尧的能通车的大路不是这条,当初朱辉一家是为了图快,一直走的这条翻山的小路,平时这条路很少有人走。以前也没听说过有类似的事,据朱辉邻居家说朱辉家以前也走过这条路,还带他们走过,也从来没出过事。”

  宋锦点了点头,让那警员回去了,只继续借着他们下午骑的那两辆摩托车,说是等回来之后再还。

  两人在凤水镇等到晚上七点,开始沿着那条山间小路骑行。这时候不过三月中旬,北方倒春寒,天气并不暖和,太阳落山后更甚。还没到春分,天黑得早,这个时候已经全黑了,只能靠摩托车前的大灯照着前方的路。

  两人骑得并不快,一边骑着一边打着手电筒观察路两边的景况,宋锦看左边,迟筵看右边。

  骑了两个多小时后山间渐渐起了雾,视野变得更不清晰,迟筵拢了拢身上的夹克,打了个哆嗦,回头对宋锦道:“大宋,这太冷了,而且也看不清楚,不行咱们回去吧,或者骑到青尧镇再歇,然后明天再过来。”

  宋锦却没理他,而是直直看向左边,半晌后才开口,拿手电筒照向一个地方:“尺子,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东西?”

  迟筵顺着手电筒光柱所指向的方向看去。山间一片黑暗,只有影影幢幢的的仿若鬼魅的重重树影和生长得杂乱无章的植被,一颗树下有一条小土沟,凭借着手电筒的光芒依稀可见有一个红色的东西。

  有些眼熟。好像是在照片上见过的朱辉家那辆三轮摩托车的一角。

  宋锦向迟筵点了点头,翻身下车,把摩托车停在原路,自己朝那里走去。迟筵也跟着过去。

  离得近了,没有雾气遮挡可以很清楚辨认出那就是朱辉家的三轮摩托车。整辆车身都翻在了沟里,但周围很干净,也没有散落的物品。

  宋锦蹲在地上拿出手机给三轮摩托车照相,一边照一边和友人分析道:“应该是路上摩托车出了问题翻进了沟里,但是不像是有人员伤亡的样子。朱辉一家是要去探亲然后进货,随身拿的行李不多,看上去也都被人拿走了。”

  “他们三个搬不出来车,所以肯定要去找人求救,但是从这里步行回凤水镇要走三四个小时,到青尧镇也要一两个小时。他们走去青尧镇了?”宋锦拍完照把手机收起来,一边念叨一边分析着。

  “不对。”迟筵晃了晃手电筒,示意友人看向他们脚下,“看这里,有人走过的痕迹,还有摩托车碾过的痕迹。”

  宋锦顺着自己脚下向远处看,这里明显有一条岔道,是一条只容两人通过的小路,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没发现那辆三轮车,也没注意到这里还有条路。

  他重新蹲下来端详草地被压过的痕迹:“没错,是摩托车的车辙,应该就是不久之前留下的。那两名警员应该也发现了这辆三轮车,然后发现了这条路,所以沿着这条路向前追查去了。”

  迟筵心里隐隐觉得奇怪,前方一片黑暗冷寂,并没有有任何人类聚落或是烟火人家的征兆。那两名警员为了探查朱辉一家的下落沿着这条路行去可以理解,朱辉一家当时走到这里又是为什么选择沿着这条偏僻无比、不知道终点通向何处的小路向前走,而不是沿着他们熟悉的道路回凤水或是去青尧?

  他觉得有些冷,不禁打了个寒颤,又拉紧了衣服,回心更甚。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手机没有任何信号,也接收不到网络。

  迟筵转向宋锦:“大宋,今天太晚了,山路不好走,回去的时候骑快一些也得一个小时。记住这个位置,做个标记,咱们明天再来吧。”

  宋锦也拿出来手机看了看,不甘心道:“咱们趁着现在过去看看吧,万一明天白天又发现不了线索了呢。现在是九点半,咱们沿着这条路骑到四十五,没什么线索的话再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朵蘑菇、云小妖、关霜、赛罗zero、观茶园、夏无姑娘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