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96章 求助
  今天可能要靠这瓷瓶来救自己一命了。

  迟筵并不确定这地缚灵的力量有多强, 只感觉对方不会轻易被自己身上的邪气吓退。不过午夜二十四点就能显形出现,露出人形的地缚灵……

  他不敢把后背露给那东西,只能背对着它,小幅度地向外挪。

  莲蓬头下那个“人”依然在洗头, 慢慢洗着, 一点点转过了身子。

  迟筵不敢看它的“脸”,却又不敢错开视线,只能看着那东西转正身子,抬起头,露出正面。

  那是一张苍白麻木的脸, 五官单薄,如木刻一般, 单薄到令人记不住它的样子。浴室中的顶灯明明暗暗,映照着斑驳的光影,昏暗的光线下那个东西似乎是在……笑。

  木雕般的嘴角向上扬着, 如同寺庙道观神龛中的咧着红艳双唇的笑着的泥塑神像。虽然这东西的脸上并无一丝血色。

  它一点点地向迟筵挪着, 迟筵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积着水的澡堂地面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深渊泥潭, 令他深陷其中不得逃脱。这种感觉和陷入沼泽地中越挣扎越身陷还有所不同, 更像是鬼压床的那种感觉, 明明意识清醒着, 却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无法做出反应,心中很惶急,意识在拼命挣扎, 偏偏什么都做不了。

  迟筵感觉到有水从上面冲下来,他早已关掉的莲蓬头不知什么时候又开了。水流流泻而下,浇在他的身上,也将他画在手心上的驱鬼符冲刷殆尽。

  他眼睁睁看着在水流作用下缠绕在自己手上的黑绳被冲散,一圈圈散开,他的手垂在那里,一动不能动,最终在重力作用下,小瓷瓶轻轻的,“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在那一瞬间痛惜的感觉甚至压过了恐惧。

  迟筵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随着瓷瓶垂落,刹那周身邪气溢散。而就在这转眼的功夫,再抬起头时,那个东西已经消失不见了。

  迟筵有些疑惑,难道那个东西畏惧他的邪气消失了?不对,他现在还是不能动,那个东西一定没有离开。

  就在这时,他感到右脚脚踝一凉。迟筵缓缓地用眼角余光去看那个方向,只见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右脚,那个东西正趴在地上,仰起头看着他……

  宋锦率先走出去迅速穿好衣服后还是放心不下,找到门房就打算回去救迟筵。他留了个心眼,没说闹鬼,否则门房肯定不会信,而是谎称里面有人小偷溜进去偷他们东西,现在他朋友正拦着小偷不让走,让他出来找人帮忙。

  没想到门房还是不信,坚持说他一直在这里盯着,根本没看见有人溜进去,偏要自己进去看一眼确认一下。

  宋锦见迟筵迟迟不出来也放心不下,也想回去看友人,便拿手机打电话给自己最好的一个兄弟,让他做好报警救人的准备,跟着门房回到了浴室。

  浴室非常安静,只有滴答的滴水声,宋锦一眼就看到迟筵靠在浴室墙上,闭着眼睛,像是已经晕过去一样。

  他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不敢确定对方是否是为了保全自己已经遭遇了不测。并且他要承认,他很怕,甚至不敢接近自己的友人去确认对方是否安好。

  他怕,怕被他叫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个已经不是和他高中朝夕相对的好兄弟迟筵,而是迟筵口中那个要借着一个人的身份“出去”的东西。

  最终还是对友人的担忧战胜了恐惧,宋锦走上前拍拍他的肩道:“尺子,尺子,迟筵,你没事吧?醒醒,快醒醒,你可一定得醒过来啊!”

  他又叫了好几声迟筵的名字,对方才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清明,看向他时也是熟悉的感觉。宋锦缓缓吐出一口气,没错,这个还是迟筵,消失的是那个东西。

  迟筵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却是看向地上。他在地上逡巡了一圈,明显是在找什么东西,没有找到后露出了明显的惶急之色。就在这时他低下头,看到了好好挂在自己胸前的小瓷瓶,他用手举起瓷瓶,低着头看了许久,直到确认瓷瓶完好无损后才徐徐吐出一口气。

  之后两人便收拾了东西相携着一起往学校走。

  从前走时没什么特殊感觉的昏暗道路现在在宋锦眼里看来也变得鬼气森森起来,他不由得跟迟筵跟得近了些。

  “尺子,你怎么能认出那种东西……还会画这个符?”他举起自己左手问道。沐浴露已经干在了他的皮肤上,但他还是没敢蹭掉迟筵给他画的那个符。

  “我爸他们一家都是以此为业的天师,所以我多少也会点。”

  宋锦听闻之后很是好奇,顿时胆子也变大了一些,很想抓住迟筵多问他些相关问题,但看见友人一副不想多提的样子也就住了嘴。他以前就知道迟筵他爹做了对不起他们母子的事,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没多少关爱之情,所以从感情上友人应该很不喜欢自己的父亲,也不喜欢他口中的那个“迟家”,不想提也是自然的。

  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好奇,于是改口问道:“尺子,那刚才是你把那个东西消灭了?赶走了?”

  迟筵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小瓷瓶,摇了摇头:“不是。这是我的一个护身符,刚才是它救了我。”

  在那东西抓住他的脚的时候,他曾隐约看见掉落在地上的瓷瓶中散出了一股黑雾,随即他就失去了意识,直到宋锦回来将他叫醒。而他醒来后,那个东西已经消失了,瓷瓶却好端端得被他戴在脖子上。所以一定是瓷瓶内有乾坤,能在关键时刻救他的命。

  迟家的术法遵循天道,叶家的传承却是鬼道,虽然同为天师世家,但本身走的就是不同的道法体系。迟筵知道自己的见识修为较那人自然远远不如,小瓷瓶周身完满无暇,浑然一体,除了穿黑绳的地方找不到第二个空缝,因而迟筵也从没指望能看透这瓷瓶内里的玄机。

  宋锦却不在意迟筵究竟是凭自己能力消灭的那东西还是靠护身符力量取胜,得知友人这一层出身之后他就一直觉得对方不一般,能解决一些普通人寻常办法解决不了的问题。

  时隔多年,这一次迟筵又成功帮陶娟娟摆脱了缠着她的恶鬼,澳门赌博网站:宋锦更觉得友人能力非凡。

  他这次也是为寻求帮助而来。

  在迟筵房间坐定之后宋锦便从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叠照片和案宗文件,指着其中一张寻常的一家三口合照对迟筵道:“尺子,你看一下,这是r城下面屏谷县凤水镇的朱辉一家三口,他们一家本来在过年时开一辆三轮摩托货车离开凤水去相距不远的青尧镇探亲戚,然而至今过了一个月还没有音讯,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是凤水镇还是青尧镇都没发现他们的踪迹。沿途也没有任何明显线索。”

  “当然这还不是最诡异的。”宋锦顿了顿,看向友人道,“屏谷县的两名警员在查这家人的下落时决定在他们出发的同一时间从凤水出发,骑摩托车重新走一遍他们可能走的那条路,以图发现线索。然后……那两名警员也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帅的人都养猪、潇op、咩咩咩、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墙头的小树苗、木槿栢、一朵蘑菇、夏无姑娘的地雷~

  今天实在是不太舒服,对不起姑娘们,明天会再修一下这章,然后周六补一章粗长的。

  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