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91章 酒后真言
  迟筵把叶迎之的手推了下去。

  都什么时候了,吸血鬼还在勾引自己。他侧过身推了推血族的肩膀:“叶迎之, 把我的衣服递给我, 昨天又不知道被你扔到哪里了。”

  吸血鬼走下床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递给他:“新做好的礼服, 先试试合不合身。时间太紧了, 不合适的话只能拿给爱尔柏塔夫人简单改改,下次改好尺寸再多做一些。”

  好在吸血鬼看起来是一个很与时俱进的种族,礼服也是简单的现代西装款式, 而不是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很奇怪的中世纪风格。迟筵穿好之后站在地上,叶迎之半跪在他面前给他整裤脚, 又站起来低头给他整理袖口和领口, 最后才半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整体打量他一番:“还不错, 以后都可以按照这个尺寸来做。”

  吸血鬼很快也拿出自己同款的衣服换上,穿上衬衫系上扣子之后却故意把手伸到迟筵面前,理所当然地要求着:“阿筵,帮我系上袖扣。”

  迟筵没当回事, 自然地低头给他整理袖口,系上袖扣之后又像对方方才做的那样半跪下来给他理顺了裤脚, 再直起身子给吸血鬼整理领口。

  吸血鬼亲王微微垂下眼的时候两人就正好对视在一起。吸血鬼轻轻道:“阿筵, 以后这些就都由你负责好不好?我也会对你负责的。”

  迟筵抬头看着他抿着唇没答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泛红。血族就趁机低下头, 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晚上八点的时候衣冠楚楚的吸血鬼宾客们陆陆续续抵达了艾默尔亲王的古堡。

  这个宴会原本的确是单纯为欢迎迟筵的到来而举办的,澳门赌博网站:然而一个星期前管家先生向亲王殿下提议不如就在宴会上完成订婚仪式。血族亲王没怎么想就同意了——反正戒指早就已经送了出去。

  城堡给到场的宾客们都准备了新鲜的血液,血族们一面品尝着鲜血一面交谈着等待着主人的出现——一向深居简出、以神秘和强大著称的艾默尔亲王突然要在城堡里举办宴会本来就足以令人惊奇, 更为重磅的消息则是,亲王殿下要同一个人类订婚了。

  他们根本不敢置信,如果不是时间和主角不对,几乎要以为这是一则拙劣的愚人节玩笑。然而艾默尔亲王殿下从没开过玩笑,更没谁敢那他开玩笑,所以这只能是真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即使新娘现在还是人类,等到婚礼的时候亲王殿下肯定会给他初拥,将他转化为吸血鬼。血族的力量强弱一般会受给他初拥的血族影响,而接受艾默尔亲王的初拥后这位王妃殿下自然也会变为强大的血族。

  于是血族们开始好奇,是怎样一个人类,有着多么香甜的血液,竟然能够令艾默尔亲王那样传说中的血族神魂颠倒,甚至愿意与他结下婚契——吸血鬼很少会举办婚礼,因为爱情本就飘忽不定,说不准哪天就会变心,考虑到血族漫长的生命,谁也没法保证自己能够从一而终,和另一位血族长久地走下去。他们会结成短暂的伴侣关系,但却鲜少缔结婚姻契约。

  管家先生找到城堡的主人时发现他们的亲王殿下正在厨房里煎牛舌,而准王妃正站在一边眼巴巴地盯着他:“不够,再多做点。迎之,多放点蒜好不好?”

  吸血鬼亲王面不改色地又扔了几瓣大蒜进锅里。

  格雷站在厨房边上,轻轻敲了敲门:“抱歉,殿下,恕我打扰。宾客们已经到齐了,您该带迟先生回去换衣服了。”

  “等一等,阿筵想吃牛舌,等他吃完再说。”吸血鬼不疾不徐道,“前面的事你们去主持,我和阿筵露一面就可以。”

  叶迎之已经发现了,迟筵吃饱的时候一般不太和他计较,比较好骗,也好哄。所以他越想做坏事的时候越会提前有求必应地做好好吃的,把爱人哄好了。

  格雷点点头,行礼后悄无声息地离开。吸血鬼亲王熄了火,将煎好的牛舌盛到盘子里,随手雕了一朵萝卜花,配着温水煮过的绿色西兰花一同端上桌,放到爱人面前。再拿起餐桌上已经醒好的葡萄酒给两人倒上。

  “多吃蔬菜。喝点酒,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他温声劝着,“不用着急,对于那些吸血鬼来说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他当然知道迟筵酒量有多差,即便是普通的没什么度数的果酒喝一杯也就晕了。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晚上十点的时候吸血鬼亲王终于带着传闻中的人类出现在到场宾客面前——他只是站在二楼的走廊中央,对着楼下大厅中的宾客们点头致意,并没有来到血族中间。他身边的人类软软依靠着他,脸颊泛着红晕,看起来就很听话很依赖他的样子。

  叶迎之捏了捏迟筵的手,小声道:“阿筵,给他们看你手上的戒指。”

  迟筵吃牛舌宵夜时被叶迎之哄着喝了两大杯酒,思维早已变得迟钝,连刚才换衣服都是吸血鬼帮他换的。

  他听见吸血鬼在耳畔对他说话,下意识地仰起脸对着血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两个酒窝都露了出来。他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吸血鬼说的是什么,随即转过头对着下方的大厅扬起了左手,脸上笑意不减。

  叶迎之一瞬间简直被他笑得花了眼,心快速地跳了起来,恍神片刻后连忙搂住他的腰,掐着他左腰的软肉低声道:“傻阿筵,不许笑了,不许笑了。来,过来,转头看着我,看我。”

  他看着迟筵又偏过脸看向自己才舒缓了表情,拿出一个黑色盒子悄悄塞进爱人手里,嘴里继续诱哄道:“乖,打开盒子,把里面的戒指取出来,给我戴上。”

  “这是订婚戒指,我后来特意又让人去打造的,和我之前给你的那枚是一对,都是银的。结婚戒指的样式由你挑好不好?”

  他小声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特意张开无名指两侧方便对方戴戒指。

  迟筵一板一眼地按照他的指示做着动作,戴完之后又仰起头对着他笑,像等待表扬似的。

  吸血鬼再也忍不住,用力将他抓进怀里,用獠牙刺进他的脖颈——交换血液本来就是订婚仪式之一,但他也是真的忍无可忍了。这个家伙,从开心地吃完牛舌开始,就开始诱惑他。

  大厅中的吸血鬼中爆发出祝贺声和喝彩声,喧闹而喜乐。

  怀里的人类也像是被这些情绪所感染,软软地搂上他的脖颈,开心地小声道:“叶迎之,我好喜欢你。”

  他看见血族挑抬起眼睛看他,一对上对方的目光便又腼腆而无比灿烂地笑了。吸血结束一被放开就倏地亲上了吸血鬼的嘴角。

  叶迎之简直恨不得现在就直接抱起人类抱到自己的棺材里藏好。

  但是仪式还没有结束。鉴于对方只是普通人类,按照仪式,交换鲜血的最后一步是要他主动割开左手食指指端,让对方吮吸他指尖伤口的血。

  吸血鬼的喉咙动了动,看向爱人。阿筵现在醉成这个样子,想一想就能猜到这个仪式会是何等甜蜜的折磨。简直是对他的考验。

  还是要速战速决。叶迎之果断地直接用自己左手拇指指甲割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将染着血的指端抵到人类的唇边,垂下头轻声诱哄道:“乖,阿筵,帮我舔一舔,舔一舔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休息睡觉了。”

  迟筵喝醉后果然好骗,闻言没怎么犹豫,点了点头便把血族流血的食指含进了嘴里。有他熟悉的鲜血的味道。他特意仔细用舌尖舔了舔流血的指尖。

  吸血鬼黑沉的视线一直凝视着他。他感觉到后就抬眼去看吸血鬼,露出柔软、信赖而毫不防备的笑容。

  喝醉之后他真是格外爱笑,面对叶迎之时更是一点都不吝啬。

  应该都已经结束了。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血族亲王绷着脸扫了他的管家一眼,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看向大厅中的吸血鬼宾客们略作致意,随即打横抱起自己的未婚爱人直接离开,将大厅中的欢呼声和祝贺声都抛在后面。

  他相信格雷他们会招待好这些客人们的。

  迟筵一直到被抱到地窖中的黑色棺材之前才稍微清醒过来,他被血族放到地上,微微仰头看向吸血鬼:“叶迎之,为什么来这里,说好的回去休息睡觉了。你骗人,你又骗我。”

  叶迎之知道爱人现在比较幼稚,思维也直线而简单,只能顺着哄:“阿筵,我没骗你。你早晨答应我今天我们在棺材里睡觉的,你忘了?”

  迟筵想了想,好像的确有这件事,虽然他自己也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唔,他大概是想哄叶迎之高兴,如果叶迎之喜欢的话他也不是很介意陪对方睡棺材。他认真地点点头:“那今天我们就在棺材里睡。”

  吸血鬼掀开棺材盖,把爱人推进去,然后自己也躺了进去。昏暗的地窖中,两人的身影渐渐全部没入黑色的暗沉沉的棺材里。一只苍白而修长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在烛火下反射着微弱的光芒,它缓缓将棺材板拉正、合上,只留下一道供空气流通的缝隙。

  黑色的棺材里逸出血族亲王轻柔的叹息:“……宝贝,我也爱你……”

  ————————

  很久之后迟筵才渐渐清醒过来,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和吸血鬼正紧密地拥抱在一起,四周很暗,空间狭小而封闭——叶迎之一定是又趁机把他骗到了棺材里。

  他的意识渐渐回笼,方才醉酒后的那些记忆也跟着一起回来。他情不自禁地在吸血鬼侧颈上狠狠咬了一口。

  吸血鬼亲王好脾气地安抚着他:“乖啊,醒了?头疼不疼?喝点水?”

  黑暗中一个保温杯被递了过来,迟筵拧开杯盖喝了一口,温度正好,有点甜,是蜂蜜水。

  迟筵刚想说的话又忘了。

  半晌后他迟疑着小声道:“叶迎之,你要把我变成吸血鬼吗?”

  不管怎么说,当着那么多吸血鬼的面交换戒指都不像是简单的仪式,他没法自欺欺人假装自己忘了或者猜不到其中的含义。

  叶迎之在他耳廓上亲了亲:“不会。”

  他把惶惑不安的人类轻轻搂进怀里:“初拥无异于亲手杀死你,我既下不去手,也舍不得。”

  随即吸血鬼在他耳边轻巧地笑了笑:“何况你这么贪吃,把你变成没有味觉的血族,我怎么舍得。”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云小妖、思念、墙头的小树苗、一朵蘑菇、爸爸等我、赛罗zero、lucette、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v●、夏无姑娘们的地雷和墙那边有口井姑娘的手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