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90章 古堡轶事
  艾默尔城堡中的所有血族仆从都能够看出亲王殿下的甜蜜和忧伤。

  亲王殿下从前不是这样的。他从前基本没什么情绪,对一切事物都表现得冷冷淡淡, 无聊的时候就会去棺材里睡觉, 一睡就是几百年。

  可是自从殿下这次回来之后, 他已经足足一个月没有睡过棺材了。

  这一切改变都是因为他带回来的那个人类。

  城堡里的所有吸血鬼都能看得出来:搂着人类睡觉和吸血的时候;以及看着人类每次说着“没有胃口不想吃饭, 让我回去否则我就绝食抗议你就没有健康的血可以喝了,叶迎之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你强行把我抱去餐厅也没用”但只要一坐到餐桌前还是会乖乖把他亲手做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亲王殿下都会表现出显而易见的甜蜜和愉悦。可是人类闹别扭不开心时的样子又让殿下感到烦恼忧伤。

  城堡中负责后勤的爱尔柏塔夫人悄悄和管家先生小声议论着:“恕我直言, 我没看出来殿下带回来的那位先生有多不开心,我也不觉得那位先生不喜欢亲王殿下。”

  这位同样已经存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夫人自认对人的感情体察入微, 十分敏感。据她多年来的观察, 没有谁能每天和讨厌的人睡在一起还夜夜安眠睡得香甜, 没有谁日日和讨厌的人一起共餐还能胃口大开。你可能因为讨厌一个人而格外留意一个人,但是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的目光却会无意识地跟着他打转。

  然而这位人类先生明显是后一种情况,证据就是他和亲王殿下同处一个空间的时候, 他们的视线总会不自觉地黏在一起,两人的目光纠缠着彼此, 却谁都不说话。直到殿下主动起身把他的人类抱回卧室, 那种静默又缠绵的气氛才会被打破。

  只活了二十年出头的稚嫩的人类,在吸血鬼的古堡中孤立无援,在这里最为亲近的“人”就是把他劫掠来的罪魁祸首, 甚至连强作出来的淡漠疏离都维持不了三天。感情丰富的爱尔柏塔夫人一面暗地里感叹,说他“简直可怜得像是剧本里被吸血鬼强抢来囚禁在古堡中的人类新娘”,一面心甘情愿地给罪恶的亲王殿下做着帮凶, 期盼着他们的殿下能早日讨得他的小点心的欢心。要知道这上千年来,这是第一次亲王殿下将外人带回自己的地盘,并表现出难以掩饰的喜爱之情。

  城堡里的所有吸血鬼仆从都知道可怜的弱小的人类注定逃不脱亲王殿下的掌心,这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连他们都没想到人类仅仅坚持了四天就完全失守,在第五天晚上就已经再次被他们的亲王殿下彻彻底底地拆吃入腹了——艾默尔亲王殿下并没有特意掩饰这一点,事实上他弄出了很大的动静。虽然城堡里的血族们平日里都装成认真工作毫不八卦毫不关心主人的私生活情况的样子,但这一消息还是第一时间迅速地传遍了整个城堡。

  而且他们还知道,自那天起,亲王殿下的大餐就没断过。

  所以当他们白天看见人类又在和亲王殿下闹别扭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叹息,人类,真是意志不坚定又喜爱自欺欺人的生物。

  爱尔柏塔夫人询问着管家先生:“格雷,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婚礼了?这得早点准备,至少提前半年,就得拟出宾客名单再向他们发出请柬。亲王殿下的婚礼可是一件大事。”

  格雷沉吟了两秒便点头道:“那就开始着手准备吧,有劳您了。”

  他们甚至没有去请示一下他们的亲王殿下。

  格雷暗自寻思着,这些婚礼中的杂事由他们去办好就可以了,反正殿下也不会在意到底要邀请哪些吸血鬼来观礼。至于王妃的受邀亲朋可以稍后再说,可能还得把执法队的队员们借过来做临时保护。当然最后的会场布置、礼服样式、戒指款式、花朵种类这些事宜还是要殿下亲自定夺。

  他把这些想法和爱尔柏塔夫人说了,吸血鬼夫人连连夸赞道:“您真是一位井井有条、考虑周全的管家。”

  格雷谦虚地回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之前并没有操办婚礼的经验,还需要您多加提点。”

  迟筵并不知道已经有吸血鬼开始着手安排自己的婚礼了,他甚至不知道这座城堡中到底有多少吸血鬼仆从。因为大家大多数都是在晚上开始工作,清扫城堡、打理花圃、准备食材……这些工作都是在晚上完成的,而那个时候他早已经被叶迎之抱回了卧室。白天大多数吸血鬼都会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只会留少数几个人“值白班”。

  事实上因为他的到来,血族亲王也大大增加了白天活动的时间,完全变成了一只“昼夜颠倒”的吸血鬼,为了满足主人的需要,格雷已经安排了更多的吸血鬼白天工作,并付给他们额外的白班津贴。

  这天早晨迟筵照例从血族的臂膀中醒来,他眨了眨眼睛,重新闭上,含糊地推着血族的胸膛:“叶迎之,几点了,去做早饭,我饿了。”

  “一会儿再去。”吸血鬼微微睁开眼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宝贝我们直接吃午饭好不好?还能再睡一个小时。”

  他说着便又向上拉了拉被子,盖好两人,搂着爱人温软的身体重新闭上眼睛。

  “嗯。”迟筵轻轻应了一声,向吸血鬼的身边蹭了蹭,彻底阖上眼睛准备继续睡。他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毕竟这一个月里他的作息时间已经越来越像血族靠拢了。经常是中午一两点才开始吃早饭并午饭,晚上八点吃晚饭并夜宵,然后就和血族一起回房间,一直厮混着,直到第二天中午再醒来。虽然颓废且不健康,但确实惬意。

  迟筵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一个词叫“鬼混”,他现在可不就是和吸血鬼在胡混。

  迷迷糊糊就快要睡过去的时候,迟筵却又警醒着清醒起来,再次问身边人道:“叶迎之,今天几号了?”

  “唔,”吸血鬼应了一声,“我想想……好像是六月六号。”

  他的回答并不确切,迟筵伸出手摸向自己的手机,按开看了一眼——已经是六月七日了,显然他身边这位色令智昏、完全沉迷于温柔乡中不问世事的吸血鬼亲王殿下过的还是昨天的日子。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叶迎之,我的考试周要开始了!我记得我第一门考试好像在六月九号。”

  这些天真是和血族胡混得太过火了。

  他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本来还又生气又害怕,但是那天发现自己每天吃的特别好吃的饭居然都是吸血鬼亲手做的后就服了一下软,退了一小步……结果后来就又被这只祸国殃民的吸血鬼半诱哄半强迫地弄得又发展成了这样亲密的关系。他还、还觉得挺享受的……他是不是没救了?被关在古堡之后他的斯德哥尔摩症状好像又加深了。

  迟筵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毫无意志力的出/轨的男人,澳门赌博网站:明知道学校才是家,学习才是正宫,这位吸血鬼亲王殿下不是什么好人,以前还骗过自己,但还是根本拒绝不了对方的诱惑,被勾引得整整一个月夜不归宿,对正宫冷漠到底。直到现在正宫拿着家法在家里等着才开始悔不当初——他该考试了。

  叶迎之也跟着坐起来从后面抱住他,低头亲亲他后颈:“别着急,没事,我可以让他们给你把考试也免了。你想要多少分?”

  这更气人了。这还是个有权有势能直接碾压正宫无法无天的小/三。

  迟筵干巴巴道:“交换课程不计成绩,回学校记免修,所以能及格就行。”

  但是这不是重点。他回头对吸血鬼道:“我得回学校考试,这是原则问题。”他得做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男人才行,虽然和吸血鬼胡混了这么多天,但也得回去考试,否则即使能拿上学分也心中有愧,于心难安。

  叶迎之想了想,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应许道:“可以。我安排明天下午的飞机送你回去。不过宝贝,我也想你能答应我一个愿望。”

  “什么?”迟筵偏过头看着他。

  “今天晚上陪我睡棺材。”叶迎之轻声道,“还有,为了迎接你的到来城堡里一直在筹备举办一个宴会,应该就是在今晚举办,你要作为我的伴侣出席。”

  迟筵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都是吸血鬼吗?”他震惊于宴会的消息,反而忽视了叶迎之提出的一起睡棺材的愿望。

  “别怕。”叶迎之摩挲着他的腰线,安慰着,“我们只需要露一下面就可以了,然后就可以回棺材里休息。我知道你明天要回学校,不会让你太辛苦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包子、矽卿、墙头的小树苗、观茶园、●v●、一朵蘑菇、爸爸等我、云小妖、大橙子、22088876、19999284、夏无姑娘们的地雷~

  对不起姑娘们今天练车回来后不太舒服歇了一会儿。因为去练车的话来回路程各要一个小时,觉得跑一趟要浪费很多时间,这两天我都是约的练六个小时,早晨十一点半从学校坐车走,练完回到寝室就要□□点,感觉很累歇了一会儿结果又晚了。这两天作者事情确实比较多请大家见谅(我现在还有一个原本该今天二十四点前交的报告,感觉是赶不上ddl了……)。谢谢姑娘们不嫌弃,明天没有安排学车 争取补一章粗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