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87章 倒数三天
  大巴抵达索菲斯市中心的停车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街上很寂静, 基本看不到行人或车辆。温度有些低, 一阵风吹过来, 迟筵忍不住拢了拢衣服。又降温了, 他前天离开索菲斯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么冷。

  他和江田一起走出大巴的停车场,拿出手机看了看,他预约的出租应该快到了。

  迟筵停下了脚步, 对友人道:“大江,我不和你一块儿回宿舍了, 我刚才把回来路上的事和我爸那个朋友讲了, 那个叔叔很担心我, 让我今天去他那里。”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他明天开始休息,正好想带我出去玩。正好开学第一天我也没课,所以可能这三天都不会回来,你也不用担心。”

  这个“叔叔”还是上次在血族亲王那里留宿的时候编出来的, 没想到又用上了。

  江田果然依然没有怀疑:“那你小心一点,到了之后给我发个消息。明天好好玩。”说完就挥挥手独自向公交车站走去, 完全没有想到友人是要去见一只吸血鬼。

  迟筵如今已经对到血族府邸的路记得很清楚了, 即使是深夜也轻松地指挥着司机将自己送到建筑正门门口。

  格雷显然对他的深夜造访吃了一惊,拉开门把已经冻得浑身发凉的人类让进来:“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房子中的暖意迅速驱逐着体内的寒意,即使这样迟筵还是忍不住向壁炉的方向走近了几步, 同时拿出手机给江田发了报平安的消息。他已经预知到自己未来几天大概什么都没法看到,更别说使用手机了:“我来找艾默尔亲王,我有事情想和他说, 能帮我通报一下吗?”

  格雷让他坐到沙发上,给他端上一杯热的红茶:“你等一下,我去告诉殿下。”

  迟筵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上端着精致的瓷质茶杯喝了一口 ,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样突兀地跑过来的行为有多么奇怪而冒失。

  不一会儿格雷就从二楼的房间里走出来,向迟筵做了一个手势。

  黑色丝带依然挂在房门前的把手上,迟筵伸手将它摘下来,熟络地蒙上自己的眼睛,然后缓缓推开面前那扇厚重的木门。

  这次他站在门口玄关处没有继续向前走,也不像往常一样等着卧室门自动合上,而是主动转过身伸出手摸索着将门关上,随即便就势趴伏在门上,露出细白的后颈,柔顺的、毫不抗拒的献祭一般的姿态,像是一只主动趴上祭坛露出致命弱点供观者赏玩的小鹿。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知道血族一定能看见——从他进门的一刻,血族就能看见他。

  果然,他听到吸血鬼亲王的脚步声迅速接近。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吸血鬼用左手搂住他的腰,右手抚摸着他的后颈,更用力地将他向门的方向压去。

  獠牙刺了进来。

  迟筵把右手臂抵到额前,克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但是依然有忍受不住的闷哼从他嘴中溢出。这次被吸血的感觉似乎比往日的都更要强烈。

  他想他真是疯了,没有什么原因,却偏偏要找借口过来,让这个吸血鬼吸血。

  他确定他不是叶迎之所说的那种被吸血上瘾的症状,他只是想想办法接近这个在所有传闻中都极为难以接近的血族而已……哪怕被他吸血也没什么。他不抵触,不反感,甚至是自愿的。

  他想在忘记之前,更接近这个血族一点。

  过了许久血族才拔出獠牙,一面沾着津液用拇指抚平他的伤口一面淡淡问着:“这么晚了,又主动跑过来,一进来就这么乖得先让我吸你的血。又是为了什么?”

  迟筵没有回答,而是主动转过身来,试探着伸手回搂住吸血鬼,微微仰起头在他侧脸上吻了一下,像一只小心翼翼要讨人欢心的小动物。

  血族从鼻腔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可以听出来他并不没有不满,相反,他很享受这个感觉。

  “殿下,”迟筵放下心来,依旧保持着趴伏在对方肩头的姿势小声道,“我今天晚上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群流浪的袭击人的吸血鬼,你能不能帮忙去惩治他们?”

  血族轻笑了一声,突然使力将他横空抱了起来,几步走到沙发上坐下,却没有把迟筵放到一边,而是继续把他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后颈轻声道:“就为这点儿事情?”

  “就为这点儿事情?嗯?”他又重复了一边,轻声呢喃着,“我不信,又是主动趴着让我吸血又是主动献吻,乖成这样只为了这点事情,我才不信。”

  迟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张了张嘴,正想回答,却感觉到血族拿起了他的左手,轻轻抚摸着无名指上的那颗戒指:“你不是还有吸血鬼猎人朋友吗?你还带着他的戒指。这种事情又何必来找我。”

  迟筵没有说话,艾默尔亲王也沉默了一秒,突然又开口道:“我才想起来……送你戒指,他是向你求婚了吗?你已经接受了吗?还跑来抱我吻我,小坏蛋,你男朋友知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哦,你是知道他即使知道也没什么办法是吗?毕竟他又打不过我。”

  迟筵很少听艾默尔亲王说这么一长串话,而且还是如此刻薄的奚落的话语,自己方才傻兮兮的自我感动的吻和拥抱都变成了他嘲讽的理由。

  迟筵觉得嗓子眼儿有些发堵,却兀自争辩着:“不是的,他只把我当朋友,澳门赌博网站:我也只把他当做朋友,我们是纯粹的友善的关系。他送我戒指只是为了保护我,像这次如果不是有他送我的戒指,你大概就再也喝不到我的血了。”

  “那我倒真要谢谢他。”吸血鬼的声音冷淡而优雅,透着一股浸到骨子里的漫不经心,“不过朋友?给你戴上戒指的朋友?还是你做梦叫他名字叫他老公的朋友?”

  他亲昵地把人类抱进怀里,嘴里的话却完全不是那回儿事,像是想从他嘴里逼问出什么似的:“小坏蛋,你以为你睡觉时说的那些梦话我全都没听到吗?你忘了你在这里过夜的时候是谁搂着你给你盖被子了?所以你们是两情相悦的吧?结果你受了委屈,又特意偏偏跑来找我伸张,为什么?嗯?乖,告诉我,为什么?”

  迟筵偏过了脸,只觉得心里一阵凉一阵热。他想他是解释不清了,他没法解释自己的那些梦,在现实里他的的确确是小心翼翼规规矩矩地和叶迎之做着朋友,但是在梦里,那个和吸血鬼猎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却和他亲密如宿世的爱侣,而他也顺理成章地接受着梦中的情景。

  是他不对。叶迎之一直是一个可靠体贴、值得信赖的朋友,多次救他于危难,他在梦里那么对待人家还不觉得特别愧疚,确实不对。事情都是他犯下的,梦话也的确是他说的,说他对叶迎之一点旁的感觉都没有也是撒谎,他自己都不信。所以没什么可辩解的。

  迟筵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最重要的那个目的,便又突然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艾默尔以为他喜欢叶迎之也无所谓,反正留给他和这只吸血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与其争辩、解释,还不如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

  他从血族身上滑了下来,坐到旁边,从背后抱住吸血鬼,缓缓贴上去,把头也贴在对方背脊上:“……殿下,我来是想说,距离我们约定结束只剩下三天了。您说过,约定结束就让我彻底离开。”

  如果不是骤然醒悟到这个约定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他恐怕还在骗着自己,骗着旁人,他恐怕永远都不会承认,他舍不得一直吸血鬼,一直以冷酷无情而著称的、狡诈的、至今未曾露出真容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即轻轻笑了笑:“这样。果然你还只是担心这个而已。放心,我会遵守约定的,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放你走。”

  他转过身子,把人类仰面推倒在沙发上,再次压上去去肆意地吸他的血。

  这次吸血鬼咬得很用力,迟筵一直强忍着,没有像往常那样痛哼出声。虽然他知道只要他表现出不适血族就会放松力道。

  沙发空间狭小,吸血鬼拔出獠牙后便和人类并排挤着侧躺在上面,血族几乎将刚被吸过血的人类完全圈在怀里。一直等到吸血结束,迟筵才问出酝酿了很久的话:“艾默尔,等约定结束了,我会被消除相关记忆吗?关于血族、关于……你的。”

  他面朝沙发靠背,血族从他身后搂着他,声音柔和,刚刚喝饱了血的血族总是很好说话:“你呢?你想不想忘掉?宝贝,我可以答应你,这由你来决定。”

  迟筵这次沉默了很久,才轻声回道:“忘掉吧。艾默尔,让我忘掉吧。”

  血族用牙摩挲着他的后颈,微微抬起身趴在他耳边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讨厌我。”

  他是笑着的,声音里却听不出喜怒,既没有高兴,也没有生气,仿佛这只是一件理所当然而微不足道的事情。迟筵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一突一突地在疼。

  不是讨厌……而是……喜欢你。

  喜欢上一个最不应该喜欢上的吸血鬼。爱上一份永远不可能被回应的爱情。

  从不敢表露出来,甚至不敢坦诚给自己知道。

  他听见吸血鬼随意道:“我知道了,我会让你忘掉我的。”

  反正还有叶迎之,反正还有你喜欢的人类,反正你们不可能做一辈子“朋友”的。先做朋友再做恋人,慢慢渗透……总得来说未来还是光明的。即使你暂时忘了我,也没什么。你还是会爱我的,你只能爱我。

  血族抬手抚上爱人的唇,目光幽深。

  迟筵蒙在黑色丝带之下的眼睛黯了黯,心中突地蔓延上一股难以言表的酸涩——果然,对于血族亲王而言,他根本不介意自己是不是会忘掉他。自己不过是一颗可口的小点心而已。他以前不直接从人体里获取血液,但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说不定他以后还会有更多更可口的小点心,直至忘记第一口吃下去时的滋味。

  我不记得你,你不记得我,足够公平。

  他甚至,没有埋怨的资格。对方慷慨地给了他豁免的选择,是他主动要求遗忘——不能得到、不能独占,不如忘却、不如陌路。

  迟筵闭了闭眼,手紧紧按着身下的沙发纹路,强自压下了白板情绪。他翻了个身,伸手搂上血族的脖子,仰起头轻轻吻着他的喉结,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殿下,这三天里,我是你的……我属于你,全部,属于你……”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咩咩咩、云小妖、墙头的小树苗、●v●、一朵蘑菇、bobinsky、珺囍姑娘们的地雷,墙那边有口井姑娘的手榴弹,夏无姑娘的地雷和手榴弹~

  我也感觉小迟对吸血鬼马甲的感情前面交待得不是很清楚,等有空再修一下前面的内容~

  谢谢姑娘们的支持,有时候也会很低落感觉写了这么长时间也还是没什么起色,但是自己回过头来看自己写的内容就觉得还是自己写得不够好,就会特别谢谢姑娘们不嫌弃我渣一直给我留言撒花鼓励我(*/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