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82章 又是一个平安的夜
  叶迎之扔下断气的吸血鬼后一路径直向迟筵走去。

  台下所有的血族都低垂着头,纷纷向两侧退避着, 甚至不敢看他一眼。

  这一场打斗极快, 迟筵才刚来得及担心, 叶迎之就已经回来了。他仰头看向吸血鬼猎人, 张了张嘴:“你……”怎么就回来了?

  叶迎之在他面前站定,缓缓低下头,嘴唇仿佛不经意一般擦过他的发顶和额头。他最终伏在迟筵耳边道:“我和他们打了个赌。我赢了, 我要带你走。”

  如果真的赢了能把眼前人赢走,从此彻彻底底只属于自己 ……那倒是非常不错。血族舔了舔牙, 心旌摇曳地遐想着。他一定会把自己的小奖品好好藏起来, 时时刻刻都不离身, 白天捧在手心里,晚上就抱进怀里。

  迟筵看了看四周的血族,所有吸血鬼都俯首帖耳地站着,原本离他们最近的行刑者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钢锥, 垂头跪在地上。

  这样子一点都不像仅仅是赢了赌约的样子。他微微皱了下眉,总觉得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叶迎之突然拉起了他的左手, 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来, 一点一点推着戴到了他的无名指上,好像漫不经心般道:“对了,这个给你。这是我的一个信物, 给你,有时候或许能起点作用。”

  信物?迟筵有些好奇地张开了自己的左手五指,成功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暂且压下心中的违和感。

  戒指的样式简单而庄严,中间荆棘玫瑰的图样却很别致,严丝合缝的套在他的手指上,仿佛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他试着用右手拔了拔,戒指却一动不动。

  怎么可能,他拿起叶迎之的左手细细端详,又伸出自己的手和他比对,叶迎之的手指明明要比他的稍微粗一些,对方都能从手上摘下来,自己怎么会摘不下来?

  叶迎之就浅笑地站着,任他胡闹,等迟筵不好意思地主动放下他的手后才有拉起迟筵左手,指着银色的戒指道:“因为是信物,所以只有我才摘得下来。”

  他说着把对方的手握成拳包在手心,轻声嘱咐:“收好了。”

  迟筵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却握紧了左手,没再推拒。

  黑色的眼睛很认真,也很真挚,静静凝视着他,像是把自己的心也一同交付出来一样。

  他突然间有些不好意思再和叶迎之对视,连忙错开了视线,正好看见另一边被叶迎之随意丢在地上的吸血鬼的尸首:“……你杀了他?”

  “我是吸血鬼猎人啊。”叶迎之轻声回道,“总有一些突发情况下的执法权。不这样做我怎么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怎么带你走?”

  “那他们现在会放咱们走吗?”迟筵小声问道,他看了看身边的白秋和另外九个意识尚且不甚清醒的人,“我是说,我们。”

  在这里需要离开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这么多的人都能离开吗?对方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但是方才那种违和感又回来了,那些刚才还猖狂无比的吸血鬼为什么现在突然都变得如此老实且……恭敬。就像在畏惧着什么一样。

  叶迎之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耳语道:“当然。我又不傻,我带着人来的,所以他们不敢不放咱们走。”

  迟筵抬起头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只见他话音刚落,又有十数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大厅之内,甚至有四五人凌空站在穹顶之上,将整个大厅包围起来。

  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脚踏长靴,周身自带冷厉肃杀之气,迟筵几乎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较普通血族更为深重的血气——他们手上染得是血族的血。

  叶迎之继续在他耳旁小声解释道:“我猜到你出事之后就先找过来了,然后通知了执法队的人来接应。”毕竟善后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是你上次提到的血族的执法队?”迟筵讶异地看向他,“你怎么和血族地联系这么……密切?”就算说吸血鬼猎人发现行为不端的血族后都是先检举给血族执法队处理,他们打过一些交道,有一些交情也说不过去。毕竟在连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血族执法队凭什么只因为他一句话就派那么多人过来接应。

  “不,”叶迎之显然也想到了要解释他为何能迅捷地调动血族的独立执法队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因而马上义正言辞地否认道,“这次跟我来的不是血族执法队,是吸血鬼猎人执法队。吸血鬼猎人也是有执法队的。”

  他拿起迟筵的左手,轻轻摸了摸他手上的戒指,眼神柔和地看着他:“你要相信我是一个有信物有势力的吸血鬼……猎人啊。”

  “那你也是执法队的成员吗?”刚才否认自己来自执法队只是为了使敌人麻痹大意?

  “……不是。”叶迎之顿了一下,诚实地答道。

  迟筵看了看大厅四周那些气势冷然肃杀,穿着统一制服,面无表情,看着就很厉害的吸血鬼猎人执法队队员们,再看向温温柔柔看着自己的叶迎之。两相比较之下,瞬间便明白了是什么情况:“没关系,你以后变厉害了一定也可以加入他们的。”

  叶迎之一定是因为现在实力还太弱所以才只能当编外人员,不能进入吸血鬼猎人执法队工作。不过从上次他赶走狼人和这次迅速猎杀低级吸血鬼的行动来看,迟筵觉得叶迎之也挺厉害的,是有潜力的。

  他祖上大概是出过非常优秀的吸血鬼猎人,家族在吸血鬼猎人内部比较有声望,他才会有这种类似信物的东西,其他吸血鬼猎人们也会多关照他一点。这个戒指可能就是他家族的象征,其他血族见到后知道他是厉害的吸血鬼猎人家族的亲友,自然就不会轻易动他了。

  迟筵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心软了软,更加感念对方的关护之意。

  “好。”叶迎之闻言沉默片刻后便柔声应道,看着轻轻摸着戒指的迟筵,眼角轻柔地弯了弯“我会努力成为更优秀的吸血鬼猎人的。”

  跟随前来的第二十执法队队员们此时有些悔恨自己的听力为什么会那么好——他们一点、半点都不想听到亲王殿下和他喜爱的人类那惊悚的、吓死吸血鬼的对话。

  作为战绩最为辉煌的一支血族执法队,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出来出了一个任务,封查一批进行纯血祭祀的血族,居然就直接被亲王殿下指认成成吸血鬼猎人了。他们一个个听得清清楚楚,却皆缄默无言,丝毫不敢申诉,更不敢反驳。

  虽然我们听到了,但是我们可以假装听不见。反正我们什么表情都没有。看,队长做得多棒,已经自欺欺人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地开始盘问那边的血族了。

  “总之这里可以交给执法队了,我们先离开。”叶迎之对迟筵道,“他们会把剩下的人类都安顿好消除记忆送回去的。”

  迟筵点了点头,有些担忧地看向了白秋,白秋也正紧张地看着他,双手不安地抓着上衣下摆。

  迟筵走近她小声安抚道:“没事的,别怕,会有人消除你的相关记忆然后送你离开的,你会感觉像做了一场梦,再醒来的时候就回到了熟悉的床上,这些不好的记忆都会消失。”

  “我明白,就像哈利波特一样,他们不会让毫无关系普通人保留这些记忆。”白秋点点头,苦笑了一下,“虽然我一点儿都不想让我的记忆消失,不管是好的坏的,恐怖的还是快乐的,我都想保留着它们。”

  她有些好奇地看向迟筵:“不过你为什么一直记得这些?你可以告诉我吗,我不会说出去的,事实上反正过一会儿他们大概就会让我忘掉。”

  迟筵笑了笑:“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和那个吸血鬼亲王的约定还没结束。等约定完成了,他大概也会消除我的相关记忆。”只不过离那一天看起来还很遥远,他暂时还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

  白秋又点了点头,同迟筵告别。

  叶迎之一直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他们,等到他们相互告别后便向离得最近的一名执法队员招了招手,又向白秋的方向扬了扬下颌,示意道:“你去照顾这位小姐离开。”

  那名执法队员领命走到白秋面前,向她微微行了一个礼:“请您跟我走,我会带您离开。”

  白秋又看向迟筵,她在这里唯一的同伴,虽然面上勉强维持镇定,眼睛深处还是有着掩不住的惶然。

  迟筵向她笑笑,安抚地点点头,看着女孩慢慢跟着执法队员从大厅背面的小门处离开。也有其他执法队员陆续将还没清醒过来的其他人类搬走。

  大厅是完全封闭的,只在背面处有一扇小门,叶迎之告诉迟筵他们现在在地下,要离开这个封闭的大厅还要向上走很长的距离。

  迟筵想到了自己来时蜿蜒向下曲曲折折的路:“你也是这么来的吗?”

  叶迎之没回答,只是向他招了招手,让他靠过去。

  迟筵不明所以地向他走了两步。叶迎之轻声道:“不够,再近点。”

  可是再近就要贴到对方身上去了,迟筵抬眼看了一眼两人的距离,犹豫着没有动。

  叶迎之等了两秒,索性直接伸出手把他紧紧按向自己胸膛搂住:“抓紧一点,闭上眼睛,我带你出去。”

  迟筵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起初还不听话地茫然地睁着眼睛瞅着他的脸,随即便感受到周身气流在高速旋转着,且速度越来越快。他紧张得本能闭上了眼睛,紧紧抱住了叶迎之的腰。

  血族轻笑一声,趁机低下头,在他的眼皮上偷偷吻了吻。他看着对方的睫毛若有所感地微微颤动了一下,体味着爱人在怀的感觉,舔了舔牙,便觉得心满意足。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aibfaww、喵星人2、咩咩咩、莫竹歌、七个铃、唐小兔。、kagomeraku、二黄、冬困、掉脑袋切切、一朵蘑菇、●v●、微笑看星星、ku_snarry、听妄、19160842、爸爸等我、hein、思念、柒痴、ciggenori、走路會跌倒姑娘们的地雷,夏无和爸爸等我姑娘的手榴弹和夏临楼姑娘的火箭炮~

  叶三今天掉马了吗?没有。——我也学会了(*/w╲*)

  不过他已经进展神速地把戒指给人套上了。此处应该手动张知音(另一篇的主角),我还记得以前连载boss的时候姑娘们天天催他送戒指。我这次吸取经验教训干净利落地把戒指送了,姑娘们又开始催掉马,啧,真是磨人的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