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79章 阴天
  叶迎之说他为了度假,在索菲斯租了一个房子, 约迟筵到他租的房子里见。

  房子不大, 带一个小院子, 屋里布置得干净整洁, 离迟筵的宿舍和学校都很近。迟筵心道难怪上次知道自己出事之后叶迎之能那么快就赶过来。

  叶迎之在家里做了火锅,骨汤麻辣底料,说是麻辣, 麻是够的,辣却不足, 汤色几乎是白的, 只飘着一点点红油。叶迎之说是他病刚好, 不能吃得太辣,等以后再做红汤锅。

  迟筵自己拿了个小勺去锅里盛了一点白汤喝,舌头可以感受到明显的麻意,另有鲜美淳厚的感觉在整个口腔里扩散开来, 涮上菜品蘸上叶迎之特配的小料,简直美味得不能自已。

  迟筵想起叶迎之曾经说过他母亲是华裔, 于是百忙之中抬头问道:“迎之, 你是和你妈妈学的?手艺真好。”

  “是么?”叶迎之吃得很慢,和迟筵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母亲不会做饭, 而且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去世了,我父亲也有其他的妻子不再管我,我现在几乎记不起来她和我父亲的样子。这是我自己学的做的, 我还担心不好吃。”

  因为他尝不出除了鲜血之外任何食物的味道,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做。

  “这样……”迟筵没想到他的吸血鬼猎人朋友还有这样的过往,一时很是后悔提起这件事,母早逝父另娶,叶迎之和双亲的感情应该也不深,否则又怎么会“几乎记不起他们的样子”?

  接下来他就刻意转移了话题,给叶迎之自己以前在国内的生活。

  从“我们学校每年三四月份的时候花就都开了,黄的粉的白的,特别漂亮。我还记得两年前刚入学那年有一天早晨骑车到一个食堂,在岔路口的时候停车拿手机,结果抬起头就看到一树雪白的花,有一枝稀稀疏疏的,枝顶处有一串花正好在我眼前正上方。可惜今年在索菲斯,正好错过一季花期。”讲到“我妈以前养了一缸金鱼,她给金鱼换水的时候金鱼不老实,老要往出蹦,眼看就要蹦到地上。我妈就特别生气,开始批评金鱼‘我这是在救你,你怎么不识好歹呢’……”。说的都是自己身边的不足一提的小事,叶迎之倒是一直微笑着耐心地听着。

  直到两人吃完了,叶迎之收拾碗筷去厨房刷锅,迟筵也跟过去站在他旁边继续给他讲。他已经讲到自己三岁吃西瓜吃不了把剩下的西瓜冻进冰箱的事了,眼看着这一辈子之前所有有记忆的事都快给对方讲完了,他可不想半途而废。

  叶迎之一边低着头清洗餐具一边暗自低笑,笑容中有着掩不住的快活。他用余光瞥了一眼正在认真讲述自己的幼儿园历程的迟筵,心中得意地想着你天天和我摆出这么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的样子,要不是我偶然发现,还不知道你在梦里是怎么肖想我的。小坏蛋。

  他又觉得不满足,很想告诉对方他真的不介意的,就算在现实里亲他抱他摸他叫他老公他也不介意,真的。欢迎你来梦想成真。否则做梦的那个忍得住,他这个被当做做梦对象梦中情人的可要忍不住了。

  见迟筵终于讲完后叶迎之主动给他递上一杯茶,温声问道:“你电话里说想问我艾默尔亲王的事?”

  迟筵点点头:“是的,我总觉得他对我的态度有些奇怪。不过后来我也想通了一些。”

  迟筵抬头看向叶迎之:“人老了都会添一些奇怪的爱好,比如我爸过了四十岁之后就开始喜欢听相声转核桃。我想艾默尔亲王少说也活了上千年了,行为古怪点儿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他试图和自己的朋友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位亲王殿下还算保养得不错的对吧?至少他没得老年痴呆症之类的老年病。我都担心我老了之后会老年痴呆。”

  然而他发现他的朋友并没有附和他的玩笑,相反他的表情有些古怪,还有些,扭曲?

  吸血鬼猎人严肃地纠正他:“其实血族可以看作鬼怪的一种,他们是没有生命的,自然也谈不上年龄。按道理他们的生理年龄应该按照他们的力量来算而不是按他们存在了多久来算,艾默尔亲王如今的力量正处于鼎盛时期,所以按照血族的标准,他还正值盛年。”

  ————————

  这之后两人继续保持着通过电话和信息联系,然而叶迎之等了四天,迟筵都没再主动提出和他见面的要求,甚至和他打电话的时间都缩短了许多,四天里才打了两次电话,每天晚上打电话不到二十分钟迟筵就说他累了要休息了。

  叶迎之有些按捺不住,虽然他知道自己是被当做梦中情人的一方,应该适当矜持,享受被追求的感觉,同时不要让对方觉得他到手得太轻易,这样迟筵以后才会越发珍惜他,说不定知道他其实是一只吸血鬼后也会舍不得他继续亲亲热热抱着他叫老公……那场景想想就很美好,只要他再忍忍就可以了,阿筵心里一定是有他的,否则怎么会心无芥蒂地同他做那样的梦呢?

  道理他都懂,这两天他也一直都是如此劝说自己的。然而他还是在第五天通话时主动委婉地提出了见面的请求:“……你上次想吃红汤火锅的对吧?我这回想试着做一做,你要不要过来尝一下味道怎么样?”

  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提议。可是迟筵还是忍痛拒绝了:“我现在回不去,我现在在凯恩斯。”

  “在凯恩斯?”

  “嗯,来旅游。昨天刚去大堡礁潜过水,今天去的库兰达,现在在库兰达返回凯恩斯市区的火车上。”

  这是一辆供游客体验观景式的老式火车,完全是上世纪的产物,速度极慢,窗户可以自由拉开,黄色木质结构装饰的非常具有年代感的车厢倒是别有一番意趣。车厢里也没有几个人,迟筵完全可以自己占据一整排座位。火车会穿过未开发的森林,车上的信号并不好,叶迎之的声音听起来很低,也有些不清晰,迟筵不得不走到车厢车门处来和对方通话,同时很难通过声音辨别对方的情绪。

  “……你是什么时候走的?”

  “就是吃完火锅那天的第二天,我们学校从那天起放两个星期的假。”

  那边停顿了一秒:“你一个人?”

  “不是啊,和三个同学一起,两个女生一个男生。江田帮我联系的,我以前不认识。不过他们人都很好,和他们出来玩很有趣。”特别是和他同行的同伴们都有丰富的出游经验,条理性和实践能力都极强,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

  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能都不和我打一声招呼就和别人出去玩了?而且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迟筵并没有往社交媒体上发旅游照片的习惯,这两天两人聊天的时候没有聊到相关话题,迟筵竟也没惦记着主动告诉他自己已经离开索菲斯出去旅游了。

  你这么不主动不上心,甚至不和你的暗恋对象一起出游培养感情,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在现实里在一起?是不是还指望你的梦中情人主动来诱惑你?

  叶迎之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去找你。”

  迟筵很讶异:“我告诉过你,吃火锅那天,你还一直在笑着点头。你大概是忘了。不过也不用过来,我们定的都是两人间,你来也没有多余住的地方。而且我明天直接坐飞机飞去悉尼了,然后直接再从悉尼回索菲斯。”

  两人间……他还和别人一起住。叶迎之木着脸沉默着,他那时候应该是正看着眼前人同时走神地畅想着美好的可期待的情景,太过得意忘形,以至于错过了如此重要的信息。

  真是,骄兵必败。阿筵那么害羞,肯定只会隐晦地提一下,不会主动邀请自己的,自己居然错过了。他懊恼地捂住了额头。

  迟筵第二天下午四点钟到的悉尼。他的其他三位同伴都已经来过这座城市很多次,所以都直接飞回索菲斯了。

  迟筵在网上订的单人间,旅馆的位置有些偏,入口在一条小路的中部一个类似居民小区的地方,四周都不临近主干道。但胜在离地铁站比较近,从地铁口出来十多分钟就可以走到,而且环境干净,装饰清新典雅,价格合适,每天早晨还可以享用一顿简单的自助早餐。

  迟筵从地铁出来后拖着行李找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他的旅馆,单人间很小,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卫生间和洗浴间都是公用的,分布在走廊里。每晚住宿只用不到八十刀,在悉尼这个价格住上这样条件的旅馆他已经很满意了。

  他放好行李后看时间还早,就决定去附近转一转,吃过晚饭再回来。

  天气预报说这两天悉尼有雨,天一直阴沉沉雾蒙蒙的,压得很低,配上沿途可见的古老的哥特式风格建筑更让人觉得像是回到了中世纪。旅馆附近没有什么景点,迟筵又不打算走远,在附近一个综合性商场下的餐馆吃完过后见时间还早就拿出手机地图查了查,决定去附近一个教堂看看。

  他并不信神也不信任何宗教,但也乐意了解各种不同的宗教文化,这里的教堂很多都建的很漂亮,而且格具独特的风格。

  这个教堂的建筑规模不大,迟筵走到后转了十多分钟就出来了,他看了看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有细小的雨丝飘落在他的脸上。

  他不认识从这里直接回旅馆的路,只能全靠谷歌地图指引,而电子地图有时候也不靠谱,比如这次导航就总把他往各种难以辨别的小路上引。可能地图觉得这么走比较近。

  他走出教堂后走了约十分钟,只觉得越往他住的旅馆方向走就越寂静,行人也越少。有一段路根本没有路灯,只能依靠其他路上和远处商家的灯光来照明。

  这时候迟筵听到了一声女子的凄厉尖叫声从旁边的岔路上传来,他一惊,心头一跳,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而紧接着又是一声呼救,这次他听得清清楚楚,是中文的“救命!”。

  迟筵没再犹豫,拿出手机迅速查找当地的报警电话,同时悄悄向那条岔路走去。他尽量不发出声响,躲在了墙体的后面暗暗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只见一个年轻的穿白色上衣的女孩子正被四个人拖着向前走。

  女孩子坐在了地上,她的嘴中已经被塞住了什么东西,致使她发不出声音,她挣扎着,却抵不过其他四人的力气,依旧被拖着迅速向前移动。牛仔裤发出了刺耳的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而那四个人却根本不为所动,如机器人一般一味地拖拽着她的四肢向前,犹如拖着一只牲畜。

  岔路隐约的白色灯光下,迟筵可以看见女孩的脸,他觉得女孩有些面熟,仔细想了想,随即回忆起这是他在刚来时在机场遇到的中国女孩白秋。

  他转移目光,终于看清了其他四个人的脸,他们的脸色无比苍白,隐隐泛着青色,看起来如传说中的厉鬼一样可怖,更为显眼的有是两只锋利而稍稍弯曲的獠牙直直从他们的嘴中伸出。

  是吸血鬼。而且是最低级的吸血鬼。

  迟筵不自觉地微微仰了仰头,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么一熬、殇羽、●v●、一朵蘑菇、观茶园、四十、hein、爸爸等我、今天诚哥撩我了吗、夏无姑娘们的地雷和二黄姑娘的火箭炮~

  老叶认为小迟一定是暗恋他,然而貌似小迟目前只是沉迷于他在梦中的肉/体。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