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64章 交换条件
  本文已采用123言情最新防盗功能,不会影响正常正版读者迟筵突然热心发作,上去问了一声怎么了。

  保安对他们这些职工都很客气,解释说这位老大爷想进楼里去找地方复印,但是楼里都是人家单位办公的地方,他不可能放人进去,就给他指了最近的可能有复印店的地方,让老头过去找找看,迟筵过来的时候他正在给这位老大爷指路。

  迟筵单位大楼出去是一个大的十字路口,过马路都要绕天桥或地下通道,第一次过来的人拿着手机导航都未必能顺利找到路,何况他也知道保安大哥指的地方是一片综合性商业区,虽然繁华、店铺多,但未必能容易找到复印店。

  他下意识地猜测着这位大叔的身份目的。单位也离第三医院近,是从乡下带家人来看病的?要复印病历、身份证明?那怎么不在医院附近复印,他记得医院外面就有两家显眼的文印店。

  虽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但七月的天气依然炎热无比,迟筵看着老人头上不停冒出来的汗珠,想到带自己长大的外公外婆,突然心生恻隐。

  他对老人道:“大叔,我知道从这儿步行五分钟就有一个文印店,我带您过去吧。”

  那个文印店要从他们单位门口下地下通道,再从另一个通道出口出来就是了,虽然离得近,但不好指路,而且不显眼。叶迎之昨天炖的排骨还没吃完,今天下班早也不用买菜,迟筵索性送佛送到西,直接把人领过去。

  老爷子十分感激,连连道:“好人啊,还是好人多,谢谢谢谢。”

  迟筵领路在前面走,这老爷子就落后一步跟着,一开始不停在道谢,到后面反而沉默下来,但迟筵却能感觉到他在不住地打量自己。

  迟筵忍不住打破沉默,找话道:“大叔,您这么着急为什么啊?”

  老爷子吐出两个字:“救人。”但还是不停打量着迟筵。

  迟筵被他看得不自在,又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心想着果然是来带家人看病的。好不容易走到文印店处,只见老爷子打开牛皮纸袋子,拿出里面的东西——不是病历、身份证明,反而是一叠类似八卦阵法符篆之类的东西。

  老爷子对文印店店员道:“劳驾您每样复印五张,a4大小,单面就行。”看上去很有经验。

  店员嘀咕着看了老爷子和迟筵一眼,没说什么拿去复印了。

  迟筵这时候也看出来这位老人不是寻常的带家人来看病的老大爷,甚至隐隐有些后悔多管闲事,正要趁机告辞,那老爷子盯着他胸前又看了半晌,突然转过来对他小声道:“小兄弟,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但你怎么把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逝者骨灰戴在身上?”

  什么把骨灰戴在身上?迟筵被这话说的没来由地发毛,完全不知道对方指什么。

  他没搭腔,敷衍了一句:“那您就在这儿印吧,我走了reads;。”转身就想离开。

  老爷子却叫住了他。

  “等等,”老爷子道,“我再问一句,小兄弟家里就你一个人?”

  迟筵耐着性子回了一句:“不是。”心里已经非常后悔给这奇怪的老头带路了。

  他是听说过以问路为借口拐/卖妇女儿童的骗/子,但那些骗子作案目标一般都是独自一人的年轻女性,迟筵自恃年轻力盛,防范心和警惕性倒没有那么强,但此时也隐隐觉得不对劲了。

  老爷子听出他语气中的防备和不耐,叹了口气,递过来一张名片似的东西:“我不想多事,但怕小兄弟你身处祸难之中还不自知,也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今天还有急事,小兄弟你自己去看,真有问题再来找我。”

  迟筵急于脱身,敷衍着把名片塞进兜里就赶快离开了,没注意到名片背后还贴着一枚小小的折成三角形的黄色符篆。

  那是一张正经的清心符。

  迟筵心道难道大娘是被他们吓住了,嫌他们辣眼睛?

  另一边,一直站在远处刘大爷看着妻子一脸苍白地回来,掐灭了烟连忙问道:“怎么嘞?不是说要做好事给大娃积福吗?怎么就放着让那后生住老胡家房子了?那后生一看就是一个镇不住的。”

  刘大娘只默默摇了摇头:“没办法。”

  刘大爷看了看妻子的脸色,没说话。

  等跟着丈夫进了屋,刘大娘才拍拍胸口,小声伏在丈夫耳边道:“那个后生早就被更厉害的东西缠住了。”

  刘大爷大吃一惊,看看左右,也小声回道:“那你也没提醒他一声?”

  刘大娘垂着头,半晌道:“不敢。”

  过了一会儿从方才的惊惧中缓过来一些,她才提点自己丈夫道:“你没看到那个后生的举动?好像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样,而且他还觉得那就是个‘人’。咱们还是和孩子们说严了,离那后生远点,免得冲撞了。”

  自家扫取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他们也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过日子的普通人家,哪有本事管得了那许多?老胡家财迷心窍,明知道那房子有问题还租出去,他们遇见体质比较虚镇不住的有缘人,能提点就提点一句,权当为子孙积德。但像今天这年轻人这样的,即便是看出了些许端倪,又哪里敢多说一句。

  说破了你身边的那位不是“人”,那报复恐怕他们承受不起。

  ————————

  夜幕渐渐降临,迟筵想拉叶迎之去吃饭,叶迎之却道:“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那边有一家店,卖活鱼和新鲜蔬菜,咱们买回去我做给你好不好?”

  迎之好像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不过这里的餐馆手艺确实有限,胜在食材新鲜而已,买回去做也一样。

  迟筵从不会拒绝爱人的要求,这次同样笑着答应了。他心中失笑地想着,叶迎之说不定是给自己下了蛊。

  晚上两人照例缠绵了许久,最终迟筵抵挡不住疲累和困倦得到空隙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他隐约听到水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而那东西正

  离他们越来越近……

  他的心猛然跳快了一拍,悚然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reads;。偏头望望窗外,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可以清楚得看到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在沉沉夜色中反射着银色的光芒,

  这是一个晴天,月朗星稀,一切都清晰可见。万籁俱寂,没有丝毫异状,分明是一个美好祥和无比的假日夜晚。

  迟筵舒出一口气,权当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他看了一眼安详地躺在自己身侧,呼吸平稳的叶迎之,有些担心惊扰到熟睡的爱人,缓缓的,试图尽量不发出动静地重新躺下。

  叶迎之却已经醒了,缓缓睁开眼看见正半坐着的迟筵,同样坐起来搂住他的肩膀,声音犹自带着睡意中的低沉和沙哑:“怎么了?”

  迟筵摇了摇头,转过脸对上对方黑沉的眼眸:“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叶迎之就着坐着的姿势把他搂在怀里,轻轻他耳边吻了吻,安抚道:“别怕,有我在。”

  可能是夜晚太凉太寂静,迟筵竟觉得叶迎之洒在他耳边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寒凉,不过对方的怀抱却一如既往的温热而有力。

  他点了点头,勉强压下心中隐隐的不安,拉起被子准备躺下继续入睡。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扣扣”的敲门声。

  迟筵心里一惊,莫名地觉得此情此景有些熟悉,下意识转头去看叶迎之。

  叶迎之看出他睁大的眼眸中盈着的惊恐与不安,心疼地亲了亲他的眼睑,迫使他闭上眼睛。

  迟筵感受到那羽毛般落下的吻,连同着对方的声音:“没事,我过去看看。”

  突如其来的浓烈的不祥预感一下子攫住了迟筵的心脏,他下意识地出声:“别,迎之,别去。”

  他想像往常一样牵住叶迎之上衣下摆,发现对方睡觉根本没穿上衣后只好改为抱住他的腰。

  又埋在他腰腹处小声说了一句:“别去。”

  那一声声敲门声依然未止,如在耳边,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尤为刺耳,而更为奇怪的是这虽然平缓却一下一下始终均匀地敲击着的声音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叶迎之含笑顺势摸了摸他的头发,手下滑抚在他的脖颈处,失笑道:“怎么了这是?”

  迟筵也察觉出来自己这个举动和动作都过于小孩子气,涨红着脸微微抬起头看着叶迎之。

  叶迎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好好睡觉。”说罢迅速翻身下床穿上鞋,没再给迟筵挽留的机会。

  迟筵望着叶迎之走向玄关的背影,似曾相识的恐惧如阴霾般浮上心头——青白色的眼睛、惨白色的灯光、永不停息的有节律的敲门声、黑色的牌位……

  门外的……不是人!

  就为了防这些东西,他好像听人指点特意供了谁的牌位在家里,可是那是谁的牌位,上面写的是什么……那是,谁的名字……

  这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却没有旁的声音传来。

  对爱人的担忧瞬间压过了所有奇怪而昏乱的思绪,迟筵一下子跳到了地上,冰凉的瓷砖激得他瞬间从混沌状态清醒了过来,再一抬头,看见的是叶迎之的脸。

  叶迎之拉着他上床往被子里塞,一边塞一边数落:“我说了就去看一眼你怎么又下来了?还不穿衣服。这里晚上凉,冻病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