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62章 不该来的地方
  迟筵和江田进门后就找不到亚历克斯和艾米丽了,甚至看不到任何一张熟悉的面孔,两人只好端着酒自己漫无目的地在会场转着。

  这场酒会的会场比迟筵想象得还要大。进门后最中间是一个大的宴会厅,主厅两侧还各分别有四个边厅。

  主厅的角落有一个乐队在演奏着舒缓的乐曲,另一侧则摆放着餐台,不时有侍者送上新的菜品、水果、甜点和酒水。容貌出众衣装整齐的男士们和女士们慵懒而随意地游走在会场之中——他们仿佛都和彼此熟识。另有一些和迟筵差不多年纪的年轻男孩和女孩们,他们大多站在靠近边缘的地方,同自己的交际圈在一起。

  他们到达时是晚上七点,迟筵和江田在会场四处无聊地晃到了八点多,发现唯一能吸引他们的只有那边的餐台,然而他们并不好意思一直去拿东西吃。

  江田把手上的空酒杯放到一边的餐台上,指了指右面的偏厅对迟筵道:“尺子,我去那边看一看,顺便找找亚历克斯他们。也不知道这个酒会要举行到几点,什么时候才能进入正题。”总不能一晚上都是这样,只是供人们拿着酒和彼此说话吧?

  “好的,我就在这里等你,有事的话短信联系。”迟筵目送着江田的背影消失,自己拿出了手机玩,反正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他。

  可是他想错了,他刚玩了十分钟游戏,就有一个男人走到他身边主动搭话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谁带你来的?”

  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迟筵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和意图,只好礼貌地收了手机,微笑着回道:“我是ahu的学生,同学给我请柬带我来的。”

  “这样,还是学生啊……你的同学不带你玩了的话,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好不好?”男人笑着提出邀请。

  迟筵总觉得男人的话和说话的语气有一些古怪,于是僵笑地拒绝道:“不用了,我应该待不了很晚就会回去,我同学会带我们一起回去的。”

  他装模作样地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向对方点头致意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去找他们了。”

  迟筵说着收起手机,转身向江田离开的方向找去reads;。如果江田回来了找不着自己肯定会给他打电话或是发消息的,倒是不用担心错过。

  男人没有拦他,只是微笑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早点回去?这个可爱的孩子恐怕还不知道自己来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吧……

  迟筵刚往那个方向走了没两步就被人抓住了手腕,亚历克斯拍了他一下,仿佛松了口气般道:“谢天谢地,总算找到你了。凯文呢?”

  “他去找你们了?你没看到吗?”迟筵反问道。

  “这样……”亚历克斯嘟囔了一句,摇了摇头,“那就先不要管他了,有你也够了,一会儿再去找他吧。”说着就拉着他向其中一个偏厅走去。

  迟筵努力试图抽出自己的手,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亚历克斯竟然力气很大,他的手就如被铁钳焊住了一般,挣脱不出。幸好亚历克斯发现了他的挣扎,主动放开了他。

  迟筵揉着自己的左手腕:“为什么说有我就够了?要做什么吗?”

  “……打牌。”亚历克斯回过头看他,“扑克牌,会吗?不会的话我们也可以教你。”

  “会,但是不一定会你们的规则,不过应该可以很快学会吧。”迟筵跟着亚历克斯走到偏厅,在最角落里一套暗红色的圆形沙发上落座。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五人,西蒙、朱迪都在其列,其他人也多少都有些面熟,都是和亚历克斯常在一起玩的朋友。

  迟筵给江田发了消息,让他到左边靠里的偏厅里面沙发处来找他们,随后抬头问道:“艾米丽呢?她怎么不在?”

  “不用管她,”亚历克斯随意地笑道,“她应该已经对这种场合很熟悉了,让她自己去玩吧。”

  这个偏厅很安静,关上门之后就将外面嘈杂的交谈声音乐声和脚步声全部隔绝起来,只有前面有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小声地说着话。

  打起牌后时间就过得格外快,三把牌过后迟筵摸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已经是晚上九点五十八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凯文怎么还不过来,不会是被哪个美女迷住了吧?”他玩笑般地调侃着,把手里的牌放到沙发前的矮几上,“我出去找找他。”

  他说着站起身,正准备出去,其他六个人却全都在这一瞬间站了起来,隐隐挡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了?我要出去找凯文,西蒙,麻烦让一下好吗?”迟筵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下是什么情况,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跟着自己站了起来。

  西蒙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偏厅的灯光很暗,他的半张脸隐在阴影中,勾勒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诡异样子。

  迟筵这时候发现不对了。他的目光在面前几人扫过,越发确认了——他们是故意在堵着自己的路,犹如几只堵住无处可逃的小老鼠的去路不怀好意的猫。

  迟筵回头看向亚历克斯,喉头动了一下,故作轻松地笑道:“……是在玩什么游戏吗?还是什么我不知道的恶作剧?”

  亚历克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左腕上的手表,对他笑笑:“杰瑞,多亏你提醒,我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了。”

  迟筵下意识地随着他的动作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已经又过去三分钟,现在是十点零一分。

  亚历克斯那句“时间到了”仿佛一把开启开关的钥匙,自那之后没人再说话,但六个人全部用一种异常热切的眼神紧紧等着被围在最中间的他。迟筵的眼角余光瞥到了自己记不住名字的那两个人,看到了极为惊悚的一幕——阴影之中,他们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变成了一种毫无生气的青白色,更为可怖的是有长长的两颗獠牙从他们的两唇中间伸了出来reads;。

  那一瞬间迟筵被吓得心脏几乎要停止,连忙调转了视线,还好,亚历克斯和西蒙他们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皮肤似乎变得比平日更苍白了一些——这也有可能是心理作用作祟,就像刚才那副景象可能也只不过是光影效果造成的错觉。

  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极为安静。仿佛连心跳声都停止了。

  不要怕,不要怕,他们可能就是故意营造诡异的氛围来吓你,想看你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出糗的样子。迟筵正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劲儿,突然在这静谧而诡秘的氛围中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甚至不着痕迹地向亚历克斯的方向挪了挪,仔细感觉了一下。

  随即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不是错觉,而是从刚才开始,其他人的心跳全都停止了。此时此刻,在这里只能感觉到自己一个人心跳声。

  在场七个人,除了自己,他们真的不是人。

  迟筵的瞳孔瞬间紧缩了一下。

  西蒙仿佛极为享受这一刻他终于发现真相时恐惧的样子,澳门赌博网站:张开嘴笑了起来。他满意地舔着自己的牙——长而锋锐的,闪烁着寒光的獠牙。

  亚历克斯用状似宽慰的语调安抚着:“放心,杰瑞,不用害怕,不会太痛苦的,我们也不会要你的命。说不定你还会爱上这种感觉呢,很多人类也很享受被吸血的感觉,比如艾米丽。”

  迟筵的大脑飞速处理着听到的这几个字眼,“痛苦”“人类”“吸血”……他们不是人类,他们难道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这个答案完全超出了他对现实世界的想象,迟筵竟一时间无法接受。

  按捺许久的吸血鬼们却没再给他反应的时间,在亚历克斯地带领下一点点向他接近,逐渐缩小包围圈。

  迟筵站在那里,紧张得无法反应,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平时看过的那些自救知识此时竟一个也用不上。

  “扣、扣、扣——”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不疾不徐的敲门声。

  紧接着没有得到回应的敲门人便自作主张地推开了门。

  随着“吱呀”一声门响,迟筵和吸血鬼们一起回头看向这个在关键时候突然出现的人。

  那是一个有着灰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他穿着整齐的三件套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胸前挂着一枚样式古老的金色怀表,怀表上铭刻着荆棘和玫瑰的花纹。

  他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用同样不疾不徐的声音道:“抱歉,年轻的先生和小姐们。殿下吩咐我来带这位先生离开。”

  他用的是陈述句,并没有征询其他人意见的意思,仿佛他已经拿到了这世间至高的旨意。

  男人的目光看向迟筵,不用他说明,在场的吸血鬼们也知道他指的是谁。

  有两个吸血鬼看向亚历克斯,另一个看向了西蒙,似乎在等待他们的意见。朱迪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西蒙死死按住了手。

  “当然,”亚历克斯收回了獠牙,向中年男人得体地微笑着,“希望杰瑞能让亲王殿下满意。”

  他伸出手,将迟筵推了出去。

  男人点了点头,示意迟筵跟着自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