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61章 满月盛宴
  叶迎之中文说得极好,就是说他是在国内长大的迟筵也会相信,实在是没什么需要纠正的地方。两人一般还是发消息聊天,但是叶迎之会拣夜里的时间给他打电话过来,说是以此锻炼自己的“口语表达”。

  迟筵不得不为对方精益求精的求学态度所折服,心道自己当年要是有这个精神托福考试至少能再提十分。

  叶迎之通常会在晚上十点钟打电话过来,迟筵这时候一般刚洗完澡,开着窗,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让头发自然风干。两人能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叶迎之也会同他讲英文,倒是真的帮他纠正一些发音和口音问题。本来和对方交谈就很轻松有趣,又真的对自己有所裨益,迟筵自然更乐意和叶迎之通话了。

  叶迎之的英语口音是较为纯正的英音,说话时总有端着的感觉,那种感觉说出口更是令人无法招架。听他讲汉语的时候还不觉得,听对方说英语的时候迟筵就得加倍凝神去听对方说了些什么,每每觉得耳朵都在发热。

  他第一次理解了为什么有人会说英音比美音勾引人。

  这天晚上十点半左右,迟筵正和叶迎之说着话,突然听到外面响起敲门和喊他名字的声音。

  听声音是亚历克斯。

  迟筵对着手机道:“稍等一会儿,有人找我。”

  他从床上站起来,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将门打开,外面的果然是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手上拿着两张黑底烫金纹的帖子:“嗨,杰瑞,这周末有一个酒会,是普瑞斯公司主办的。我现在在那里实习所以拿到了不少请柬,他们很欢迎ahu的年轻学生到场,可能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宣传公司的好机会。你不是想充分体验一下索菲斯不同的生活和多种多样的活动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我这里有两张请柬,你可以带你那个朋友一起来玩reads;。他叫什么来的?凯文吗?”

  凯文是江田的英文名。

  迟筵来这里之后还没有参加过比较正式的聚会,也的确对这个酒会有些感兴趣,于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并感谢了对方的好意。他接过请柬道:“好的,谢谢,我会问凯文的。”

  “你们能来那就真是太好了,”亚历克斯开朗地笑着,“聚会地点离宿舍有些远,我和西蒙他们会开车去。你和凯文可以坐我的车。”

  迟筵再次向对方道谢并互祝晚安后才关上门回去。

  他的手机被放在桌子上,屏幕亮着,通话还在继续中。

  “你都听到了吗?住我旁边的同学邀请我这周末去参加一个酒会。不知道这里的酒会是什么样子的,你有没有去过?”

  叶迎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道:“住你旁边的同学?是你给我讲过的那个经常和一群朋友鬼混的黑发蓝眼的男生么?我劝你少和他们接触,他们听起来都不像是什么正经人。”他的声音中罕见地透露出些许不满之情。

  “好了,知道了。”迟筵笑笑,没想到叶迎之居然这么保守,他还以为国外的年轻人都比较玩得开,叶迎之这个样子却活生生像他们中学的教导主任。

  “他们也只是爱玩而已,人都很不错的。我国内也有很多同学平时优哉游哉期末的时候临时抱佛脚就能有不错的成绩,每个人的努力方式不同嘛。再说这次我都已经答应他了,只是去看看不喝太多酒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普瑞斯也是很有名的公司不是吗?”

  普瑞斯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在澳洲还是很有知名度的。澳洲本土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环境和演化过程而拥有许多北半球没有的奇妙动植物,在生物科技、制药保健方面一直都有领先优势。

  迟筵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着亚历克斯送来的请柬。请柬制作得极为精致,且带着一股独特的暗香。黑色的卡面,上面烫着金色的花纹,翻开后是同样的烫金花体字——

  诚邀您于本周末参加我们的盛宴,您一定会拥有一个难忘的夜晚。

  同时注明了宴会的时间和地点。没有明确的署名,却让人看了就很有参加的*。

  叶迎之听了他的话后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却没再阻止。

  时间已经不早了,迟筵和他的汤姆叶互道晚安,给手机充上电便沉沉睡去。

  窗外街道上一片寂静,偶尔有车飞速行驶而过,车道间的绿化带间或响起一两声虫鸟的鸣叫。一道巨大的四蹄黑影从他的窗前急速掠过,阴影覆盖了整个窗面,甚至透过窗纱映在了对面的墙上。房间的主人在梦中嘟囔了一声,一无所觉。

  ——————

  很快就到了周六,迟筵之前同江田说了酒会的事情,江田性格外向,日常闲不下来,听说之后果然兴致勃勃地同意和迟筵同去。

  迟筵和亚历克斯约好了下午六点在宿舍门口见,然后由亚历克斯开车带他们同去。

  到约定的时间时门口只有亚历克斯一个人,已经穿着整齐打扮规整得等着他们。

  “西蒙他们呢?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亚历克斯那一群朋友至少有五六个人,最常见的看起来脾气性格也比较温和的有两人,一个叫做西蒙的男生和一个叫做朱迪的女生。迟筵不擅长记外国人的名字和脸,能记住的只有这两个人,因为他们最常来找亚历克斯并且每次见到迟筵都会同他主动打招呼。

  “他们已经先过去了,不过我们还得再等等,还有一个人reads;。”亚历克斯微笑着道,看上去心情很好。

  不一会儿穿着一条白色裙子的艾米丽便出现在三人面前,她一头美丽的金发高高挽起,手上提着一个珍珠色的小包。

  原来亚历克斯要等的人竟然是艾米丽,不过这也说得过去,毕竟他们住得都很近,看上去亚历克斯和艾米丽的关系也不错。对方既然邀请了自己那么很自然也会邀请艾米丽。

  “白色,真不错。他们一定会喜欢的。”亚历克斯轻声赞美着,带着三人上了车。他们两人坐在前面,迟筵和江田坐在后座。

  索菲斯就是这点好,迟筵来了这里这么久,从来没有经历过堵车。

  亚历克斯开着车一路向城郊的方向驶去。

  江田忍不住出声问道:“请柬上不是写着说宴会在城西那个会所举办吗?怎么往东边开?”他上学期去城西那边参加过一个学校举办的学术会议,所以还记得路。

  “昨天临时改了地点,”亚历克斯答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改地址。”

  酒会在近郊一处庄园中举行,离这里不算远,汽车行驶一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

  亚历克斯挽着艾米丽的手走在前面,江田小声对迟筵嘟囔着:“你可真可怜,你看亚历克斯多聪明,你也应该带一个女伴来而不是带我。”

  迟筵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不要妄自菲薄。”

  亚历克斯一走进会场就感受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紧张的气氛。

  他皱了皱眉,找到了正搂着一个人类男孩*的西蒙,把他强硬地拽到了一边,压低声音小声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多老家伙都过来了?他们不是很久都不出现了吗?”

  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满月鲜血宴会而已,怎么会吸引那么多年长的同族?他粗略看了一下,竟然还有几张根本不属于索菲斯的面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些家伙应该是特意从悉尼或是墨尔本赶过来的,甚至可能还有来自阿德莱德及其他地方的。

  那些老家伙碰着酒杯,彼此喁喁私语着,神情举止都带着几分刻意端着的庄严肃穆。

  拜托,中世纪都已经过去多久了?

  亚历克斯不耐烦地扯着自己的衬衣领口,希望好友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西蒙把头凑近了他,低声道:“听说……我只是听说,你那天晚上碰到的那位接了请柬。”

  他看向有些愣住的亚历克斯:“不过我觉得十有八/九是真的,你没看到有外地的目前管事的同族特意赶过来吗?而且宴会地点也从我们常去的城中会所临时改到了这里……毕竟那位这次来南半球一直很低调,也没公开露过面,没谁想在这时候出岔子吧?”

  “天呐,”亚历克斯捂着头□□一声,就像一位普通的青年人在抱怨来自长辈的约束,“那位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怎么突然会对我们这样的小聚会感兴趣?居然接了请柬?完了,有那么多老家伙在,这次大概又玩不了什么新奇的把戏了。”

  “嘘,小声一点。”西蒙看了看四周,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拍了拍友人有些僵住的肩膀,安慰道:“放轻松,这都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按照传闻里那位的一向作风他即使来了也不会公开露面,最多在偏厅里接受一些老家伙的拜见。那和我们可没什么关系。不是我说,你这次可真行,居然带来了三个人类,还有两个是东方的新人……”

  他舔了舔牙:“……我们今天有的享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