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54章 空旷的世界
  叶迎之将迟筵抱到自己椅子上放下,右手撑在椅背上,俯下身轻轻地若有若无又连绵不断地吻他。

  “真的哭了……还是这么怕我吗?”他低声呢喃着,吻去迟筵眼角的泪滴。

  屋门在这一刹那被破开,他也适时地、好整以暇地站起了身,站在座椅旁边,犹如一个寻常的关心室友的好同学一般。

  胡星带着小安破门而入,四处巡视了一番,最后盯住了叶迎之两人:“顾惜惜呢?”

  “……在那里。”叶迎之有些紧张地指着地上那团黑色的东西,惊弓之鸟般打量着胡星,“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胡星先是蹲下身讶异地翻检了一遍顾惜惜所留下的黑色液体,惊疑地喃喃着:“它这个样子,像是被更强大的邪气反噬了……”

  她抬头看见愣愣缩在座椅里像是受惊过度的迟筵,又看看他旁边明显十分戒备的叶迎之,开口介绍道:“我叫胡星,这个是我的师弟小安,我们是迟筵的朋友,知道他可能遇到危险所以特意赶来保护他的。”

  为了取信于对方,她特意道:“我知道你叫叶迎之,是迟筵的室友,和他关系很好,你们一直住在一起reads;。迟筵也常常和我提起你。”

  最后一句话让叶迎之明显缓和了神色。

  胡星见状再接再厉道:“那叶同学,你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叶迎之垂下眼,依然是不知所措的样子:“今天早晨我和阿筵起了点矛盾,他就自己从我家跑回学校了,我心中有愧,觉得对不住他,就赶紧开车追了过来。结果我刚进宿舍门没多久,都没来得及和阿筵说话,顾惜惜就出现了。”

  “那时候小迟应该在和我打电话。”胡星道。

  “原来是你。”叶迎之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我只看见他在打电话,不知道对方是谁。”

  “因为以前顾惜惜也经常来宿舍找阿筵,所以我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也没特别在意,没想到阿筵这次看到她后却一副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一直看着我,想往我身边躲又不敢的模样。我直觉觉得有异,还没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就见顾惜惜瞬间出现在阿筵面前,手按在阿筵的左胸上。然后从阿筵左胸处突然涌出一股黑气,把顾惜惜包围住了……之后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叶迎之讲着,脸上露出后怕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胡星走到迟筵面前细细打量着他,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被迟筵体内与生俱来的邪气反噬了?不过怎么感觉他体内的邪气比上次见更厚重了。”

  她摇摇头走开,和小安两人取出符纸将地板上的黑色液体全部吸入符纸中,再将符纸全部收进一个瓷瓶里,封上口。这些东西他们带回去再做处理,不管怎么说,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至少顾惜惜已经被解决了,具体原因还要再做研究。

  这里已经没事了,但这连环惨案留下的影响还在,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胡星有些担忧地看了迟筵一眼,对方坐在椅子里,从她出现起就一直沉默着,不看他们也不说话。

  她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叶迎之道:“麻烦你照顾好小迟,他这段时间也受了不少的惊吓。”

  叶迎之点头应好:“这是我应该做的。”

  然而就在她走至门边时,迟筵却被惊动了一般,右手在腿旁无声地张握了两下,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叫住了她,声音微弱,还带着些许沙哑:“胡姐……”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他一双黑色的眼睛直直盯住胡星:“胡姐你说,我室友他是人吗?”

  这个问题配合着他略显苍白虚弱的表情,有种别样的诡异感。

  他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希冀和哀求,可是胡星并没有看出来。

  她看了叶迎之一眼,向他歉意地笑笑,又转向迟筵:“小迟,不要疑神疑鬼了,你最近是被吓傻了。你室友他怎么可能不是人呢?放心吧。”

  迟筵张了张嘴,微微偏过头,正看见叶迎之站在门框处,微笑地看着他,黑眸深沉,笑容温柔。

  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急切道:“顾惜惜是被他消灭的,我亲眼看到的。”他刚才……也全是骗你们的。

  胡星安抚地走近他,澳门赌博网站: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吓得太厉害,产生幻觉了。最近好好休息,最好出去散散心。”

  想必在迟筵眼里,他很难接受自身的邪气反噬了顾惜惜这一事实吧。可是他身上的邪气是天生的,不是他的错,更不是罪恶。

  胡星再次看向叶迎之:“抱歉,麻烦你千万照顾好小迟,不要在意他说的话reads;。希望你能理解他这么说不是对你有偏见或恶意,他只是这段时间太紧张太害怕了才会这样,你一直都是他最信任最依赖的人的。耐心地疏导他,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这种事情也不能建议迟筵去看心理医生,因为心理医生肯定不会相信他说的这些怪力乱神的话,只能寄希望于同他一同经历过这些事情的身边人的帮助。

  叶迎之听到“你一直都是他最信任最依赖的人”那句时眸光闪了闪,随即点头应道:“我明白的,我会把阿筵照顾得好好的。”

  叶迎之将两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走远。

  屋里一下子陷入了安静,又剩下了他和叶迎之两个人。

  迟筵木然地坐在那里,像是失去了最后一点希望。犹如受害人向警/方求救,警/方反而亲手将他交回到凶手手里,告诉他,这个是好人,你要好好地跟着他。

  叶迎之垂着眼锁上门,重新走回到他身前,俯身在他耳边轻笑着道:“阿筵真不乖。你是想让老公被他们收走吗?那我的阿筵岂不是要守活寡?我怎么舍得?”

  迟筵别过脸,低着头,手微微抖着,一眼都不肯看他。

  叶迎之用左手轻轻抬起他的脸,用鼻尖和唇摩挲着:“阿筵,你看着我,你别不看我……是我错了,我当年不该太心急的。”同时用右手执起他两只手,一同握在自己的手中。

  当年果然也是他。

  而且根本没有认识到错误。

  哪里是太心急的问题。

  迟筵闭上眼,喉头动了一下。

  叶迎之用鼻尖贴着他的鼻尖,像是回忆着什么:“……可是我一看到你,我就克制不住。我一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的。”

  “阿筵,你属于我。你身上有我的气息……即便如果有上辈子,你也是属于我的。”

  我的,我的。

  这是他的人,不管过多久,他都不会让出去,谁也别想抢走。

  “我不会伤害你的。”他轻柔地耳语着。

  迟筵依然执意不肯睁开眼睛。顾惜惜也说过那样的话,什么“迟筵哥,我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所以把你的心给我吧,我们永远都在一起”。最终不过还是要他的命。和这样不是人的存在,哪有什么道理和感情可讲。

  叶迎之轻轻吻着舔舐着他的眼皮,他也只是轻微躲闪着,睫毛颤抖,却不肯睁开眼看一眼。

  叶迎之这次真的显现出一丝不似作伪的茫然无措来。他突然站起身,打横将迟筵抱进了怀里,直接往寝室外走。

  迟筵忍不住睁开了眼,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男人的侧脸。

  “……去做什么?”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难道叶迎之就要这个样子抱着他出去?

  叶迎之却不答话,直接这样拉开门走了出去。

  时值正午,外面却不是迟筵想象中人来人往的样子,而是空旷得一片寂静,和顾惜惜那时将他困在寝室里展现的景象相同。

  迟筵紧张得攥紧了叶迎之的袖子。

  叶迎之始终没有说话,直接抱着他去停车场,将他塞进自己车里,系好安全带reads;。开到郊外一个机场后又将他拉上了飞机。

  “到底要做什么?”顾惜惜要他的命,也不过在寝室杀人取心就可以了,何必还要上天?

  “阿筵,你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到了。”叶迎之走进驾驶室,“我们去办结婚手续。”

  迟筵直到真的被拉进c国结婚登记处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别胡闹了,我连签证都没有!”

  更为诡异的是,这一路行来他没有看到一个生灵,不仅是人,连虫蚁鸟雀都没有。

  空寂得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不用管这些东西,”叶迎之似模似样地操作着,露出一个微笑,“我可以把我们和其他生命全部隔绝开,我们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他们也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等做完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再回去。”

  顾惜惜也展现过类似的能力,然而“她”当初只隔绝了一个寝室,叶迎之却隔绝了整个世界。

  怪不得他们都能轻易地给自己伪造各种身份。

  忙碌了片刻之后,叶迎之递过来一份黑皮证件:“嗯,结婚证,你看一看。”

  他看着迟筵,眼睛里闪动着雀跃又企盼的光芒。

  迟筵却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没敢接。

  叶迎之眼里的光略微黯淡下去:“我答应了你父母会和你结成合法的关系。阿筵,人类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伴侣的,我以为这样,你就可以相信我,原谅我。”

  才不是。即使是人类里,也有妻子杀害丈夫,丈夫谋害妻子的事情。迟筵这样想着,却没有说出口,而是问了一个有些无关的问题:“叶迎之,顾惜惜的事……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

  知道“她”是沾染你的邪气而生的残忍邪妖,知道“她”会杀害人类,毫无人性。

  “知道一点。”叶迎之垂着眼,“……可是它做的孽,怎么能归到我头上?即便它是因为我的邪气而化生,我对它也没有监管的责任。”

  他抬起头看向迟筵:“我和它,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阿筵,我想要你的心,可是如果你要的时候,我也会,毫无保留地把我的心全部给你。”

  迟筵傻傻站在那里,和眼前人彼此对视着,一瞬间忘了动作也忘了言语。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纷乱地说着一些什么,他却听不清,只是本能地想要靠近,靠近如今这个空旷的世界中,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另一个存在。

  叶迎之在这时向前跨了一步,将他紧紧搂在怀里:“阿筵,你真正体会过妖邪缠身的感觉吗?虽然自私,但是从今以后,我都会,一直缠着你。”

  说谎。你分明从五年前就已经缠上我了。

  迟筵安静地闭上眼睛,一点一点靠上对方的肩头。

  反正我也跑不掉。

  反正我也……喜欢你。

  从游戏里的筵宝贝开始,从研究生开学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一个妖物……

  念念不忘、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