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50章 小坏蛋
  叶迎之直接做主让迟筵把车票退了,和他一起开车回去。

  从叶迎之家出发到火车站也得近一个小时路程,算上半个小时等车时间,到h市也得不短的时间,倒不如直接开车走高速方便快捷。

  迟筵直到坐上车系上安全带都没和叶迎之说过一句完整的话,甚至不敢抬眼瞧他,耳朵尖儿还有点泛红。

  叶迎之笑着启动了汽车,目视前方道:“怎么这么害羞,以前在游戏里我不是也这么叫过你吗?”

  迟筵听他这么说又有些脸发热:“……别说了。”

  叶迎之先去附近加油站加了油,然后就按照导航指引一路不停地向h市开,两人最终到迟筵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刚出发的时候迟筵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学校放假,他要带一个同学回来看一看住两天,并叮嘱他们最近外面不太安全,让他们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夜晚也不要出去。

  迟筵父母一向开明,以前迟筵也曾带老袁等要好的同学来h市玩过,因而倒也没有多奇怪,只是嘀咕着他们学校这是放的什么假,怎么突然就跑回来了。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迟筵一敲门在门外说了声“我回来了”,迟钟远就过来把门打开,热情地将两人迎了进去,安排着他们把东西放进迟筵的房间,然后招呼他们在客厅坐下。迟筵母亲刘凤莹则端上切好的水果,又给他们倒了水。

  迟钟远看着儿子道:“小筵,你们这不年不节地放的是什么假啊?”

  迟筵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他就是随口一编,学校根本没放假。但是按照父母的观念不管你是小学生还是研究生,学校不放假就该老老实实在学校待着学习上课,没事干逃学跑回来就更解释不清了。

  叶迎之坐在他旁边,淡定地微笑答道:“叔,我们这是校庆假。”

  迟钟远偏偏在这个时候记忆好得不得了:“你们校庆不是四月份吗?每年差不多都和五一连着休的?怎么这个时候又放假了?”迟筵从本科到研究生就没换过学校,四年下来他怎么也有些印象。

  迟筵心说完了,穿帮了。叶迎之却不慌不忙地答道:“抗战的时候学校不是搬到过西南一段时间吗?等到抗战胜利了才复校。这次校庆就是庆祝抗战胜利复校的,往年也没放过假,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所以特别庆祝。”

  迟筵都听得一愣一愣的,迟钟远更是信了,连连点头道:“原来如此。”

  当时是迟筵一副崩溃的样子,说家里“有妖邪要害命”,叶迎之才陪他回来。但迟筵自然也没敢将顾惜惜和a市这一连串的惨案及内情告诉父母,叶迎之也配合着他演戏,迟筵父母问起时就说是自己一直听说h市风景独特,秋冬季节别有意趣,才趁着放假跟着迟筵回来在附近转转。

  因为两人到家的时间就晚,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更不早了,到了该睡觉的时间。

  迟筵家是普通的公寓楼,面积虽然不小但是房间不多,一南一北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稍小的房间被当做了衣帽间,剩下的就是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等地,因为一般没有外人留宿也就根本没有“客房”这一设置,能睡人的房间只有两间。好在迟筵自己的卧室也够大,放的是双人床。

  所有人都默认叶迎之当然是该去和迟筵一起睡他的卧室的。

  迟筵的卧室自带一个小卫生间,叶迎之从里面出来后惬意地占据了半边床,打量着四周,问迟筵道:“阿筵,你从小就住在这里?”

  “嗯,也不算从小,大概初中的时候搬过来的。”

  迟筵回答着,感觉到叶迎之突然伸出手把自己搂了过去。

  他方才意识到一件事,自己很早就和叶迎之说过顾惜惜的事情,所以他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他在游戏里的夫君“叶三欠”,因为顾惜惜的缘故装成之前不认识自己罢了。现在说开了,算是一下子本性暴露?

  叶迎之搂着他挨在一起在床头靠坐着,咬着耳朵低笑着道:“阿筵,你不是这么没良心吧?我开了五个小时的车陪你回来见家长,你也不给我一些奖励?”

  “要、要什么奖励啊……”迟筵迟筵着道,反应过来后连忙补充,“……这是我家里,你、你不要乱来。”

  “就亲一下,亲一下就可以了……”叶迎之说着,声音渐渐暗了下去……

  迟筵特意带着叶迎之回来就是防备顾惜惜的,自然不能让父母落单,给她创造可乘之机。于是半强硬半撒娇地安排了一个去附近景区的三日游,让父母请假一起去,算算日子,等玩回来之后用不了一两天胡星也就该能回来了。

  迟筵早知道父母都已经是快退休的年龄,平时工作也不忙,三日中还有一天是周末,因为家里一同出游请两天假也肯定可行。果然夫妻二人见着儿子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也就高兴地准备跟着去,顶多嘴上说两句“你们两个年轻人去玩我们跟着凑什么热闹”,但还是乐滋滋地开始收拾出门要用的东西。

  他们年纪越来越大,这两年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能这样和迟筵一起出去玩心里还是高兴的。

  叶迎之打着午休的借口把迟筵拉进了屋,反手锁上门,拉着他坐在床上,笑着点他鼻尖:“你呀,一看就是被娇宠惯了,家里什么都由着你。”

  迟筵伸手去躲他的手指,反而被叶迎之逮到了机会,按着又反复亲了亲。

  他们去的景区是一个以原生态、天然无污染为卖点的,有一个月牙形状的湖,迟筵和叶迎之肩并肩看着湖景,眯着眼睛笑道:“我好像来过这个地方似的。”

  叶迎之站在他身后,突然俯身轻轻亲了亲他的耳朵。

  迟筵一惊,连忙偷看了一眼另一边正在一起赏景的父母,才掀起眼皮小小瞪了叶迎之一眼,微弱地抗议着:“你注意一点啊……”自己都觉得这话说的毫无力度,与其说是抗议倒不如说是撒娇。

  于是又低着头小声强调了一遍:“……起码得等到晚上回去。”

  顾惜惜毕竟不是人,迟筵也难以判断对方会以怎样的方式如何出现,只好和叶迎之须臾不离地跟在父母身后,定住宿也是定的有两间卧室一个客厅的套房。

  第一天的时候迟钟远夫妇还会轰迟筵:“你们两个年纪轻轻的去玩自己的吧,别跟着我们老人家。”

  迟筵就走上去抱着刘凤莹的胳膊撒娇赔笑:“娘,儿子就想多陪陪你和爹嘛。”

  刘凤莹不好意思地回头偷看着叶迎之,小声对儿子道:“怎么这么大了还是这样没个正形,都是我和你爹把你宠坏了,一点儿也不像个大男子汉,让你同学看笑话。”嘴里念叨着,语气却是无奈又纵容。

  叶迎之在身后跟着看着他笑,也陪着迟筵父母聊天说话,一天时间不到迟钟远夫妇就对他大为亲近,觉得这个孩子性格温柔,沉稳可靠,不像自家儿子成天就像长不大似的,让他们放不下心。

  晚上休息的时候叶迎之就搂着迟筵的腰,埋在他颈间呢喃道:“你什么时候也和老公说说就想陪着老公,我在一边看着都眼热不行。”

  迟筵笑着推他,反被叶迎之箍住不停地亲他眼睛。

  两人就这样嬉闹地偷偷腻着地玩了三日,才又开车踏上返程,倒是一直平安无事。迟筵始终分神提防着,却也没发现过疑似顾惜惜的身影。

  再回去就已经是迟筵和叶迎之到h市的第五天,迟筵盘算着差不多这两天就能有胡星消息,只要胡星恢复工作开始盯住顾惜惜,自己和叶迎之就能放心离开。

  一家人连续三天不在,回去之后一大早刘凤莹就张罗着要拉着丈夫出去买菜,被迟筵拦住了:“妈,您和爸在家收拾收拾家,看看电视,和迎之说说话,要买什么菜列个单子给我,我去买回来就行了。”

  现在是白天,自己心里有底,出去一会儿应该也不会出事,关键是得把叶迎之留下陪着父母。

  刘凤莹只觉得儿子这趟回来稍微有些和以前不一样,但也只当是他越长大越懂事了,倒也没推拒,列了个单子又嘱咐了一堆就放迟筵自己去买菜了。

  迟筵临走前又悄悄嘱咐叶迎之一通:“迎之,我就出去一会儿。如果,我是说如果顾惜惜或者是形似顾惜惜的人出现,一定要拦住我爸妈不能给开门,更不能让她接近我爸妈。”

  叶迎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知道了。你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大老远着急忙慌地跑回来躲着顾惜惜。”

  还不是就因为和你在游戏里成了个亲。

  迟筵腹诽着,向门里看了一眼,父母都在厨房,不在客厅。于是迅速踮起脚在叶迎之脸颊上亲了一下:“那就拜托给你了,我走了。”

  说罢飞快地跑了出去。

  叶迎之站在玄关处,左手还按在门上,看着迟筵迅速离去的背影,等到他离开许久彻底看不见了才轻轻关上门,弯起眼无声地笑了笑。

  “小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