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48章 人形
  姑娘们累积订阅本文一半以上v章即可第一时间看到更新正文~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叶迎之绕过来,从正面双手向下搭在迟筵背上,俯身轻轻亲吻他的鼻尖:“……抱歉,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用那种方式出现在你面前。是我也迷了心窍,无计可施才会那样。我没喜欢过什么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网上说恋人约会会一起看电影、去公园散步,我以后都可以陪你去。”

  “阿筵,别怕我。这次试着用你自己的眼睛来认识我。”

  迟筵后知后觉地察觉原来叶迎之昨天半夜带他在公园下车是要带他去散步。

  他看着叶迎之的眼睛,竟无法拒绝,他仿佛能通过这双黑沉的眼睛看到对方的心底,看到他最本质的那一点。

  叶迎之也不在意他的沉默,伸手将他拉起来:“没事,慢慢来,我等你。”

  反正你也跑不了。

  他轻轻吻着迟筵的额头,打开门目送他去上班,笑得温柔又甜蜜。

  ————————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经过这一番事情迟筵已经做好了将自己彻底赔给叶迎之的准备,甚至做过必死的打算,迟筵这次很平静地就顺其自然接受了这样继续和叶迎之一起生活的模式。

  最初的惊惧无措过去之后才能静下心去回顾平日的生活,拿到骨灰后的一幕幕一帧帧从脑海中依次划过,无论是显形前还是迷惑了他的心智之后,叶迎之其实并未害过他,还从其他鬼怪手中救过他许多次。

  比如当年他们出去旅游,那家房子恐怕真的有古怪,是叶迎之瞒着他帮他渡过了那一劫。还有自己从唐光远处出来就上了鬼车,如果叶迎之不特意出来接他他怕是真的没命再回去。

  更何况,外婆去世之后,再没有人像叶迎之一样悉心对他好过。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是不是别有用心。

  如果叶迎之真的是欺他骗他谋他性命,他也认了。

  倒也不会多害怕,但是大概会有些伤心。

  从各种意义上讲,他现在也离不开叶迎之。有叶迎之在起码暂且安全,要如何处置他何时处置他全看三公子的心情;但如果没有叶迎之的骨灰和气息护身,他大概活不过一个月。

  叶迎之已经把持了家中的财政大权。迟筵父母和外公外婆给他留下的那些遗产都被叶迎之打点得以迟筵的名义做了投资,各种红利利息收入都要比迟筵的薪水高。换言之迟筵并不清楚自己现在名下有多少资产,都投在什么地方。

  他曾经试图把工资卡也一同上交,却被叶迎之退了回来。

  叶迎之原话是:“乖,工资留着买菜吧,爱吃什么就买什么。”

  爱人会做饭、会理财、还不用上交工资,薪水自己随便花,全无后顾之忧,说出去不知多少同事都会羡慕。除了不是人,都挺好的。

  其实不是人也不是大问题,迟筵甚至不怕妖精灵怪,狐妖美人红袖添香是古人多么美妙旖旎的幻想。偏偏叶迎之是鬼。

  他是鬼。

  这个念头如跗骨之俎般挥之不去,时不时就会不合时宜地冒出来。

  晚上迟筵原本正窝在叶迎之怀里准备入睡,突然想起枕边人早已亡故,环拥自己的并不是人,便吓得睁开了眼睛,身子也随之打了个寒颤,微微向后退了退,想要退出叶迎之的怀抱,却不敢动作得太明显。

  叶迎之感受到他的动作,也睁开眼睛,缓缓用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阿筵,别怕我。”

  “我不会害你。”他低下头,用额头抵上迟筵的额头,映着月光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郑重得仿佛在许下一个誓言。

  这是第一次他明明白白地告诉迟筵,“我不会害你”。

  迟筵一时怔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半晌后似乎有些惭愧地垂下了头:“……我害怕。”

  即使愿意把命都给你,可是我还是害怕。

  “叶迎之,我怕鬼。”他垂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一五一十地将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叶迎之听完后沉吟片刻,淡笑道:“没关系。戏本里还有《牡丹亭》,聊斋里也有聂小倩。我虽然做不成给你红袖添香的狐美人,但还可以试一试叶小倩。”

  “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不用着急。”他低声说着,不知是说给对方,还是说给自己。

  迟筵没说话,原本向外瑟缩的身子却靠近了叶迎之,悄悄握住了他的手。

  理智上告诉他应该摆脱,心却想相信想靠近。

  ————————

  就这样又过了三个月,很快已经入秋了,迟筵已经再次习惯了和叶迎之一起同居的日子。

  一天下班后迟筵惊讶地发现单位门口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是唐老先生。

  唐光远看见他后向他招了招手,示意有话要说。

  他们单位临着主干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唐光远说要找个适合说话的好地方,便领着他去了对面的麦当劳。

  快餐厅里充斥着小孩子的欢笑和尖叫声,几个三四岁的孩子在不知疲倦地追逐打闹。迟筵点了两杯热饮请唐老在靠窗的位置坐了。

  唐光远扫了一眼他胸前的小瓷瓶:“那个东西一直都在?”

  迟筵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迟疑道:“……如果您是为‘它’来的,那么还是不劳烦你了。我已经想清楚,既然是我招惹他在先,那么就该负责到底……他一直待我很好,帮我挡了许多灾祸,就算哪天要取走我的性命,我也认了。”

  古人信奉鬼神,为求庇佑甚至常用活人做祭品。奴隶制时代人牲普遍不提,封建社会里这样的例子也有不少,《西游记》里耳熟能详的一节便是鲤鱼精充作灵感大王,向附近百姓索要童男童女作为供奉,顺则佑他们风调雨顺,不顺则要他们家破人亡。

  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又是天生邪性的命,得叶迎之护佑多活一日是一日,除了自己以外却没什么可以供奉给他的。

  何况……这三个月自己是意识清醒的,叶迎之他……也很好。

  唐光远听了大皱眉头:“你年纪轻轻,正是最好的年龄,怎么能有这么得过且过的老朽的思想。人活在世,就是与天争命,你这个年纪却这样消极无为,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想?”

  迟筵被他说得一怔,想起外婆在世时带他走访四方道观寺庙求人拜佛只为保他性命的辛苦,不禁也觉得十分羞愧,但还试图为自己辩解一二:“……也不是这样的,叶迎之他是不一样的,如果是被其他的缠住,我也不会这么轻易认命。”

  叶迎之和其他鬼怪到底不一样在哪里,他也说不上来。

  对他好?对他好虽然是确实的,但最初时明明迷惑了他的心智欺骗他在先,如果是其他妖魔鬼怪如此作为,他现在肯定是胆战心惊依然极力要摆脱对方,说不定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但是对叶迎之似乎就能轻易谅解,最初醒悟到事实的惊惧过后就自然地接受了和对方一起生活的状态,好似灵魂深处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迟筵拿出叶迎之的话回唐光远:“聊斋里也有聂小倩,他说要做我的小倩的。”毕竟是当着外人,说完后他便情不自禁红了脸。

  那日在别墅书房里到最后唐光远已经意识模糊,只隐约知道是这年轻人答应和那东西回去那东西才放了自己,让自己捡回一命,却并不记得其中细节。但如今一看迟筵的神态表情又怎么会不明白?

  他和那东西分明已是那种关系。

  这回没等他再推辞,那位大娘倒是自己放弃离开了。

  迟筵心道难道大娘是被他们吓住了,嫌他们辣眼睛?

  另一边,一直站在远处刘大爷看着妻子一脸苍白地回来,掐灭了烟连忙问道:“怎么嘞?不是说要做好事给大娃积福吗?怎么就放着让那后生住老胡家房子了?那后生一看就是一个镇不住的。”

  刘大娘只默默摇了摇头:“没办法。”

  刘大爷看了看妻子的脸色,没说话。

  等跟着丈夫进了屋,刘大娘才拍拍胸口,小声伏在丈夫耳边道:“那个后生早就被更厉害的东西缠住了。”

  刘大爷大吃一惊,看看左右,也小声回道:“那你也没提醒他一声?”

  刘大娘垂着头,半晌道:“不敢。”

  过了一会儿从方才的惊惧中缓过来一些,她才提点自己丈夫道:“你没看到那个后生的举动?好像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一样,而且他还觉得那就是个‘人’。咱们还是和孩子们说严了,离那后生远点,免得冲撞了。”

  自家扫取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他们也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过日子的普通人家,哪有本事管得了那许多?老胡家财迷心窍,澳门赌博网站:明知道那房子有问题还租出去,他们遇见体质比较虚镇不住的有缘人,能提点就提点一句,权当为子孙积德。但像今天这年轻人这样的,即便是看出了些许端倪,又哪里敢多说一句。

  说破了你身边的那位不是“人”,那报复恐怕他们承受不起。

  ————————

  夜幕渐渐降临,迟筵想拉叶迎之去吃饭,叶迎之却道:“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那边有一家店,卖活鱼和新鲜蔬菜,咱们买回去我做给你好不好?”

  迎之好像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不过这里的餐馆手艺确实有限,胜在食材新鲜而已,买回去做也一样。

  迟筵从不会拒绝爱人的要求,这次同样笑着答应了。他心中失笑地想着,叶迎之说不定是给自己下了蛊。

  晚上两人照例缠绵了许久,最终迟筵抵挡不住疲累和困倦得到空隙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他隐约听到水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而那东西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