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42章 冲邪
  迟筵一颗心这才彻底地落回肚子里,虽然早前他已经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叶迎之。

  他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书架,果然胡星已经不在了。

  迟筵收回手机,看见叶迎之已经拿起桌子上的书和蛋糕盒往自己书包里放。

  他抬起头,有些出乎意料:“现在就走吗?你……不学了?”

  叶迎之点点头:“不学了,回家吧。现在时间还早,这个点走不堵车,还能来得及买菜做饭。”

  “哦。”迟筵呆呆地跟着他往出走,居然莫名觉得自己像是某种惑得君王不早朝的祸国妖姬。

  坐进车里后迟筵把背包摘下来抱到怀里,小黑狐狸不甘寂寞地从里面伸出个头看着他。

  叶迎之淡淡瞥了一眼:“这是什么?”

  迟筵想起胡星特意把老袁打发走不让他掺和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说是对普通人不好。他以前不懂得这些事情,每次见着鬼怪都叫叶迎之和叶迎之说,现在知道了自然也不想再把对方牵连进来,于是随口瞎编道:“老袁最近在追一个女孩子,人家最近要出门就把养的狐狸托付给他了,但是他每天白天要出去实习照看不了,就又把狐狸托付给我了。今天请我吃饭主要就为了这件事,我替他照顾一段时间。”

  现在养什么做宠物的都有,养狐狸的虽然稀少,但也不算太奇怪。

  迟筵说到这里又小心翼翼地向叶迎之征询道:“……之前忘了问你,可以带狐狸去你家吗?”他记得叶迎之说过那个房子也是别人借给他住的。

  叶迎之倒是不在意,无所谓道:“没关系,我家里不怕进小动物,倒是小动物都很怕我。”

  迟筵只当他在说笑,也没在意他的话。

  回到叶迎之家之后迟筵就在厨房给小狐狸安了个窝,果然如叶迎之所说,他一进去做饭小狐狸就“蹭”地跑了出来,一改之前懒洋洋的样子,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看得迟筵哈哈大笑。

  两人买完菜回家就已经五点了,叶迎之在厨房把该准备的准备好后就坐到餐桌椅子上,用盘子把迟筵买的那块蛋糕盛出来,拿银质的小叉子分出一小块放进嘴里,偏着头尝了尝。

  迟筵坐在他对面眼巴巴地看着,问道:“好吃吗?”

  叶迎之又叉了一小块递到迟筵嘴边,看着迟筵吃下去才缓缓开口道:“你喜欢吃这个?”

  他用叉子拨了拨蛋糕,毫不客气地把剩下的都吃了:“这个我也会做了,改天做给你吃。”

  “好啊。”迟筵点着头笑着应道,其实蛋糕虽然好吃但也一般,吃多了更是会腻,还是叶迎之做的火锅比较好吃,不论吃多少就算吃撑了都不会觉得腻的感觉。

  但他不好意思说,说了显得像是天天觊觎人家的火锅一样。

  晚上迟筵照旧洗完澡就窝在叶迎之床上属于他的那个位置准备睡觉,叶迎之洗完澡出来时他已经迷迷糊糊地差不多睡着了。

  叶迎之躺下关了灯,借着月光眯着眼睛看了他许久,才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道:“算你乖,没有以为有了那个母狐狸保护就不要老公。”他声音低沉,犹带着淡淡的笑意。

  然后倾身过去,拨开他额前碎发,亲了亲他的额头。再在他身边躺下,把人牢牢搂在自己怀里。

  迟筵轻轻哼哼了两声,就窝在叶迎之肩头不动了,睡得香甜。

  一夜无事,第二天两人一起窝在书房,叶迎之抱着笔记本不知道在做什么。迟筵坐在他旁边抱着自己的笔记本整理数据,虽然导师暂时出门了但是他也得定期邮件向对方汇报工作,自然不敢太过懈怠。

  两个人排排坐在一起,简直像是坐同桌的小学生。

  到饭点两人就一起出来吃饭,该洗澡该睡觉就一起去休息,作息非常同步。

  直到晚上迟筵睡到半夜时突然听到门外有动物细弱的叫声,他躺在那里细细分辨了一下,察觉出这似乎是小狐狸阿笙的叫声。狐狸不比猫狗常见,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见狐狸叫。

  迟筵心里“咯噔”一下,想起胡星说过的小狐狸能镇邪的话,隐隐猜到事出有异。他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叶迎之,悄悄略微调亮了自己这边的床头灯,拿起手机轻轻下了床,推开卧室门。

  人也是随着时代不断变化的,以前人们拿着火把、烛台出去觉得安全,后来人们拿着手电,到现在手机变成了最能给人安全感的东西。

  它可以照明,更重要的是它意味着和外界和他人联络的可能。人最怕的或许不是妖魔灾祸,而是孤立无援,是明知自己身处绝境却无法脱难、无人能救的绝望。

  声音是从楼梯上传来的,迟筵走到楼梯边缘顺着声音向下看,小狐狸正瞪着一双棕黄色的眼睛挡在楼梯间,它听到响动后回头看到了迟筵,更向上跑了两步牢牢挡在迟筵面前。它四肢支在地上,颈间的毛微微向外炸起,低低向前倾着头,似是时刻准备攻击的样子。

  迟筵打开了二楼走廊上的壁灯,依稀可以照见一楼拐角阴影处的两个苍白身影——它们直直地站在那里,一个没有鼻子、一个没有耳朵。

  这次竟是两个受害者同时出现。

  小狐狸龇着牙,低叫着摆出威胁的姿态,那两个东西却一无所觉,依然一步一步、动作僵硬地向楼上挪着。

  迟筵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出乎意料的是小狐狸竟也跟着他又向上挪了一步。

  迟筵盯着脚下的小东西心说不是吧,小姐你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你主人也夸你有本事能帮忙,其实你只是一个色厉内荏只会装样子的狐狸?

  他内心翻滚不停,盯着楼梯处的那两个人形,强忍住夺路而逃、躲回卧室锁上门缩进被子里躲在叶迎之身边的冲动。

  走廊却在这一刹那间突然变亮了,迟筵回过头,只见叶迎之打开了他方才出来后原本轻轻掩上的卧室门,正穿着睡衣倚在门口看着自己,面容平静,带着一丝令人心安的优雅和从容。

  卧室顶灯的灯光明亮,从打开的门口流泻出来,映亮了有些昏暗的走廊。

  迟筵也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不觉得害怕了。

  他回头看向楼梯,澳门赌博网站:刚才那两个身影果然已经不见了。

  叶迎之微微偏着头看向他:“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

  迟筵连忙把小狐狸抱起来,编造理由道:“没事……就是听见狐狸叫,怕它饿了病了什么的。”听胡星说过普通人最好不要牵扯到这些事中之后,他就有意地想让叶迎之避开这些事,刚才又看到了那种东西也不敢让他知道。

  叶迎之又悠悠看了他一眼,才开口道:“你别抱着它,这种动物和普通宠物猫狗不一样,身上可能携带更多病菌或是寄生虫。再说男女授受不亲,我听说狐狸都有灵性,这是只小母狐狸,你抱着人家也不太好。”

  前一句还有道理,后一句就纯粹是瞎扯了。但迟筵还是立马听话地把小狐狸放到了地上。

  阿笙马上老实地跑下了楼,看样子是自己回窝了。

  迟筵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刚才在楼梯拐角看见那两个东西,让他自己此时下楼把小狐狸送回窝他还不太敢。

  叶迎之一直默默看着他明明被吓得不行还强忍着不说的样子,这时候才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向他招招手:“还傻站着做什么,快回来睡觉了。”

  迟筵跟着他进门,仔细把卧室门锁好才爬上床关上自己这边的床头灯。卧室内又陷入了黑暗,过了许久,他才偷觑着似乎已经再次睡着的室友,悄悄的,自认无人发觉地向同床人的方向蹭了蹭。

  黑暗中,叶迎之的嘴角几不可见地向上弯了弯。

  翌日一早迟筵就躲在阳台上给胡星打电话讲了晚上发生的事。

  那头胡星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看来还是没有防住,又有受害者出现了,而且这次一次就是两个……那东西是真急了。”

  迟筵才知道原来这两天胡星也都在忙这件事,每到入夜就一直试图捕捉那邪妖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对了,胡姐,还有一件事,昨天过后小狐狸就有点委靡不振,今天早晨我喂吃的它也没吃多少,这是怎么回事?”迟筵没什么饲养小动物的经验,更不要说是养狐狸,遇到问题就只有赶快向主人咨询。

  胡星一听很是着急,向迟筵要了叶迎之家的地址,说是她马上赶过来。

  果然一个多小时后她就赶到了。迟筵向叶迎之扯谎说是老袁最近在追求的那位女孩子来接寄养的小狐狸,便抱着阿笙走了出去。

  胡星心疼地把小东西抱在怀里,捋了捋它的耳朵。小狐狸在她怀里依赖地低叫一声,蹭了蹭。

  她抱着阿笙反复看了看,吁出一口气:“还好没有大碍,只不过是被邪气反冲了。”

  “被邪气反冲?”迟筵奇道。不是说这小狐狸能镇邪吗?还会被邪气反冲?

  胡星点点头:“阿笙要比我们人类对这种东西敏感得多,我察觉不到的邪气它也能感应到。看它这个样子……应该是这两天在你这里接触了邪气极重的东西才会这样。我没想到那东西的邪气竟然这么厉害,不过是被它害死的人所化成的怨鬼竟然也带着这么重的邪气,甚至能反冲到阿笙。”

  “不过这样的话我就得带阿笙回去修养了,不能让它继续待在这里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胡星叮嘱道。

  迟筵心说没关系,看这小家伙在他这里遭了难他还挺不落忍的,何况说实话他感觉这小狐狸还没自己室友管用。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向胡星打听道:“胡姐,我室友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说他是普通人,可是好像每次他一出现那些鬼怪就都消失了。”

  胡星摇了摇头,淡笑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人是很复杂的一种生灵,有的人气运盛、有的人八字重、有的人生来能克万邪,这些都说不清楚。研究人与天的是‘道’,我从小研习降魔除邪之术,习的是‘法’。跨专业的问题,我也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