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41章 寄体
  “凑一副身体?”迟筵喃喃地重复着,有些不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

  他听说过替死鬼、听说过夺舍……可没听说用这种方式“凑”身体的。怎么凑?缝到一起都凑不成一个人吧?

  “确切说是找寄体。”胡星道,“正如我方才同你说过的,这种妖灵一般是依托在一些原本就有人形的物体而生,如神像、娃娃甚至是画像等。因为人是万物之灵,有人形的死物见血再被邪气怨气所附就很容易产生这样的妖邪。它的寄体就会被它当做自己的本体。”

  “如果邪气非常强横的邪妖或许不要寄体也能自己凝聚出实体而不散,但这样的少之又少,基本不可能存在。这一只却很奇怪,我来a市之后接触过遇害者的尸体,还可以感受到那东西残留下的邪气,它的邪气非常浓重且霸道,如今却要给自己制作寄体……所以我推断它之前应该是没有实体的寄体的,一直是凭借本身具备的邪气凝聚成实体伪装成人类混迹在人类社会之中,但是这样不能长久,它的邪气可能一直在流失,所以它才这么着急冒着暴露的危险以这么频繁的频率出来害人。”

  迟筵听着只觉得背后凉凉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问道:“……找寄体……要害这么多人吗?而且那些被害者为什么会找上我?”

  “这是一种邪术妖法,它如果没有天生的本体寄体,要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寄体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于那东西而言最简单的大概就是凑齐九个人的血肉拼一副身体出来。至于你……”胡星转向迟筵,又从上到下看了他一遍。

  迟筵一颗心随着她的话悬了起来,这时只见一颗毛茸茸的顶着两只尖耳朵的黑色小脑袋从胡星的大手提袋里钻了出来,“嗷呜”叫了一声,棕黄色的圆溜溜的眼睛有些委屈地瞅向胡星。

  胡星摸了摸它,似乎是安抚了一番,才又将那小东西塞了进去。

  她对迟筵笑笑:“这是我养的黑狐狸,不是妖,却很有灵性。是在我师门养起来的,能镇邪,一般的妖魔鬼怪都怕它,也能帮我不少忙。”

  解释完之后她才继续回答迟筵的问题。她看向迟筵,有些迟疑道:“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就确认问一下,你自己知不知道,你自己身上的邪气就很重?”

  “我?邪气很重?”

  胡星点点头:“你身上有很重的邪气,而且是打出生就带出来的。一般人如果带着这么重的邪气怕是会承受不住,或是戾气重而短福报,或是灾祸丛生而短命。但是你却和那邪气契合得很好,也是很罕见,那些邪气不会害你,倒是起到保护你的作用,让普通的魑魅魍魉不敢近你的身。但是也因为这些邪气,很可能让你被大的妖邪注意到,我推测这次这东西很可能就是由此注意到的你。”

  她看向迟筵的目光多了两分安抚的意味:“……没错,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和化身为人类的那东西已经有过接触,你自己区分不出来而已。这次那些受害人你都能看见,一是因为它们本身都是被妖邪所害,和普通鬼怪不同;二则很可能是因为……你早已经被那东西所选定,成为它找寄体的重要一环。”

  迟筵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甚至忍不住要跳起来!

  接触过的同学朋友们的身影一个个从他眼前滑过,或喜或怒,或嗔或笑,他却完全无法判断出来他们究竟哪个是人,哪个是披着人皮的害人妖物。

  他颤抖着问着眼前的女士:“您、您能知道那到底是谁吗?”

  胡星摇了摇头:“我也一直在找那东西的下落并研究除去它的办法,但是它伪装成人,会用周围人的气味掩盖自己,并不好找。我只有亲自看见那东西可能才能认出来,现在只能告诉你袁博是人,你可以相信他。”

  说到这里胡星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对迟筵道:“对了,咱们可以悄悄约一个人多的公共场合,你带你最近接触比较多的人来,我在暗中观察其中有没有那妖物。”

  “……好。”虽然想到自己还会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那妖物有接触,但迟筵还是应了下来。

  胡星看他这样子也动了恻隐之心,何况从面前这年轻人这里可能能找到重要线索,便拍拍包将小黑狐狸从包里抱了出来递给迟筵:“这两天你让阿笙跟着你吧。它虽然分辨不出谁是妖邪,但是如果再有受害者出现阿笙至少能护着你不被它们所化的鬼怪所害。”

  迟筵并不擅长和小动物相处,但想到这小狐狸能镇一般邪物,便连连道谢接了过来。

  胡星交待了一些喂食等注意事项,又笑着补充了一句:“阿笙是女孩子,你可要好好待它。”

  迟筵也因这句俏皮话感到略微放松,在胡星指点下将阿笙收进自己背包并给它留出通风的口,才想起来和胡星交换联系方式。

  做完这一切后他想了想又道:“胡姐你晚上有事吗?我想先请你帮我看一个人。”

  虽然他不觉得叶迎之有问题,但是叶迎之毕竟是近来一段时间和自己最亲近相处时间最长的人,哪怕是多此一举,他总得先确认叶迎之确实和袁博一样只是普通人而不是那伪装成人的妖物才能放下心来。

  胡星道:“晚上有事。不过现在你要是能把这人约出来的话我倒是可以直接过去看一下。”

  迟筵点头应好,便发消息问叶迎之现在在哪里,很快就收到对方回复说在图书馆。

  迟筵又回消息让叶迎之在那里等着,说自己有事要找他。

  但是因何事要急着找对方,这借口也不好编。迟筵思索了一会儿,从火锅店旁边的蛋糕店买了一块蛋糕打包好拎上,这才和胡星一起赶往学校图书馆。

  他和胡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一前一后进去,胡星长相年轻,装成学生也不奇怪。

  迟筵按照叶迎之信息里写的在图书馆二楼找到了他,澳门赌博网站: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上,看见胡星装作找书的样子走到了他们后面两排的书架中间。

  叶迎之垂着头翻过一张书页,轻笑道:“怎么了?这么急着找我?”

  迟筵吞吞吐吐地把自己手里的蛋糕递过去:“……没什么事,就是中午和老袁吃完饭路过这家蛋糕店,想起这种蛋糕好吃,就买了一块想让你尝尝……”事到临头他才反应过来这理由是多么得蹩脚,混像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在生涩地追求自己心爱的女孩。

  于是他补充道:“……还有就是想问你今天回哪儿睡,是回寝室还是回家……”

  叶迎之这才抬起头看向他,笑吟吟道:“我在哪儿睡有影响吗?”

  迟筵点点头:“我就想说你不管去哪都带上我一起。”

  说完这话他才后知后觉地心里一紧,虽说是不可能,但万一那位胡姐说叶迎之他有问题呢?

  想到这里他悄悄划开手机,只见胡星三十秒前发来信息道:“放心,你这位室友只是普通人,我看不出任何不对的,可以放心相处。我有事就先走了,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