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40章 妖邪
  迟筵之前被吓得脑子都不转了,什么都没想就套上了叶迎之递过来的睡衣,现在才觉出尴尬。し他如今只有三个选择,一是把自己之前穿的那件洗了湿的穿上;二是去隔壁那个柜子里拿那个东西可能碰过的;三是不穿。

  叶迎之看他很苦恼地站在地上,合上《正义论》问他有什么问题,然后一本正经地提出了第四条解决方案:“你可以穿我的,我不介意。”

  他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我好像没有全新的了,洗得很干净的……你介意吗?”

  随后又微笑地安抚道:“其实你保持这样我也不介意。”

  其实洗过之后用吹风机吹一吹很快就干了,更别说他家还有烘干机这种东西。叶迎之默默把《正义论》放到床头,假装已经忘记了家中所有的现代电器。

  翌日一早迟筵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老袁发消息,询问他那个初中同学的事情。这样的日子太刺激太惊悚了,他也不能总扒着叶迎之不放,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办?

  他焦急地等着消息,想到老袁周日通常不会这么早起才勉强多了两分耐心。

  没想到老袁这次居然很给面子起得很早,见到他的消息后直接回了一个电话过来。

  “尺子,你现在一个人吗?”老袁在电话那边问道。

  迟筵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着做早餐的叶迎之,回道:“没,和我室友在一块儿呢。”

  老袁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那好,我和你说件事你别害怕啊,最好站得离人近点。”

  “你说。”

  “昨天你给我讲的我都记的呢,然后就刚才得到一个消息,说是警/方在咱们学校附近出租屋里又发现了两具尸体,一个没了腿,被藏在床底下;另一个被、被剥了皮……藏在柜子里。”

  “……那个没腿的据说已经死了快一个星期了,不也和你说你看见的那个相吻合么。那个没皮的是昨天刚没命的,我就说是不是和你遇鬼这些事还是有关系……”

  老袁的声音依然从手机中传来,迟筵却吓得根本拿不稳,手机一下子掉到了餐桌上。

  叶迎之听见响动回过身来看他:“怎么了?你同学和你说什么了?”

  “没,没事……一会儿再和你说。”迟筵颤抖着对叶迎之道,嘴里说着没事,眼神分明怕得不行。

  叶迎之关了火,端着两枚煎蛋坐到了他身边,无声地安慰着他。

  迟筵这才又鼓起勇气重新拾起电话,听见老袁在那头询问:“喂,尺子?怎么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一下子吓到了,手机掉了。”迟筵努力地尽可能镇定地回道。

  老袁安慰了他两句,又道:“我问我初中同学了,简单给他讲了你的情况,他有事过不来,而且说感觉你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不一定能解决得了。不过他说他师姐前两天正好有事来a市了,他师姐是专门干这个的,比他有本事得多,我已经托他约去他师姐了,最近应该就能见一见。你再坚持两天。”

  迟筵应了好,谢过老袁和他同学后才挂掉电话,看向叶迎之把刚才从老袁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他戳着盘子里外焦里嫩的煎蛋,只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

  事到如今,他已经能确定自己是撞邪了,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这一连串的凶杀惨案为什么会和自己扯上关系?

  他突然想到,难道是凶手和自己有关?

  可又怎么可能?他在a市的交际面很窄,打交道的只有表叔一家、老师和同学们,他们都不像是能跟这种凶残至极的惨案有关系的人。

  得知这消息之后迟筵更不敢一个人回寝室住了,叶迎之没有要回去住的意思,他周一回学校上课,下课后也自觉地回到叶迎之家里。因为不好意思天天蹭吃蹭喝,他回去时还主动去超市买了不少酒水和食材拎回去。

  周二傍晚迟筵又收到老袁发来的信息,说是已经约到了那位师姐,周三中午在东门外新开的那间火锅店见。

  叶迎之听说之后表示他周三也该回学校了,正好可以带迟筵回去。

  迟筵和叶迎之昨晚睡得太香,早晨双双起晚,迟筵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天光大亮,拿过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十点一刻,他连忙坐起来抱住叶迎之的胳膊把对方摇醒,两人匆匆忙忙洗漱,连早点都没顾上吃,饶是如此出家门的时候已经是差一刻十一点。

  好在这个时间一路上还不算堵车,但是迟筵到达约定的火锅店匆匆下车同叶迎之告别再进去的时候老袁和师姐两个人已经到了。

  那位师姐自称姓胡,名星,梳着利落的黑色短发,看上去也很年轻时尚,像是不过三十岁,和迟筵想象中的峨眉师太形象差距颇大。

  老袁给他们彼此做了介绍,就张罗着让大家先吃东西。

  东门外这家火锅店出名的一点在于摆菜摆肉的方式别出心裁,比如用半米长的木板摆放羊肉片,让人从视觉上得到满足;比如把牛羊肉片像衣服一样挂到芭比娃娃身上摆出造型等。迟筵尝了一口,觉得味道虽然也不错但是比起叶迎之在家做的还是差远了,他心里又存着事情,就没胃口吃太多。

  等到三人都吃得差不多了胡星才开口说正事,她看向迟筵道:“小迟是吗?可以这么称呼你吗?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袁博说了个大概,情况比较复杂,我稍后再详细和你说。”

  随后又转向老袁道:“小袁,这件事情和你没什么干系,能不牵扯进来就最后不要牵扯进来,不知道是最好的。你不用管我了,就先回学校吧。”

  迟筵也听出这位胡师姐话中的意思,向老袁点点头道:“老袁你放心,先回去吧,别到时候有个意外再把咱俩都搭进去,连个报/警的人都没有。”

  老袁嘴里嘟囔着:“不会那么可怕吧。”但还是听话地背上自己的包离开了。

  胡星这才对迟筵开口:“我这次过a市来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这些天接连发生的案子,没想到刚到就听师弟说起你的事情。”

  “……我已经基本能断定,这次作案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妖。”

  隔着火锅上方的袅袅雾气,迟筵注意到对面的女士有着一双狭长惑人的眼睛,但对方平静的陈述却让他不由得悚然一惊。

  “妖?”他不可思议地重复了一遍。即使之前接连遭遇匪夷所思的事件,他也不太敢相信这世界上真有那么多妖魔鬼怪的存在。

  胡星继续道:“是,但和你想象的那种妖精和神话可能不太一样。我给你举一个例子。”

  “民国的时候四处战乱,天下很不太平,福祸否泰各种气运交织在一起。d省山野间有野神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的,动乱时期没人祭拜,神庙渐渐都倾颓废弃了。后来神像面前见了血,受了邪气,就有妖邪寄托着这神像为本体而生。”

  “当时有逃难的一群过路人天黑后到破败的神庙里借宿,半夜看见神像突然眼中流出血泪,张开口,龇牙而笑,那嘴中都是一指长的獠牙。那一群人一个个都被神像吸过去吃了,只有一个人见机快跑得早逃过一劫,逃生后把这事和附近的人说了。后来又发生过几起事件,闹得大了才请来高人把那妖邪收了。这次作案的这个东西就和我讲给你的神像性质类似。”

  “现在已经死了四个人了,从死状上看,我也能大概猜到它想干什么。”

  “它想给自己凑一副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