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38章 安家落户
  这一段时间已经足够迟筵看清楚地上那东西。

  那是一个人,匍匐在地上,一点一点依靠前肢爬着前行——因为他没有腿。

  迟筵缓缓地向后蹭着退着。

  他眼睁睁看着那东西彻底推开门,全部爬了进来。

  在那东西的一只手已经伸出来快要够上床单的时候,一个挺拔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房间门口,沉声唤他:“阿筵,怎么了?”

  自己的名字被男人从口中喊出的那刻迟筵便感到一直高悬的心猛地掉回到肚子里。

  他喉咙动了两动,垂眼去看床下,那个东西果然已经消失了。

  他仰起脸看着叶迎之道:“迎之,我又看到那种东西了,这次没听说死人的消息,也不是在学校……”怎么还会看到……那种东西。

  叶迎之疾走几步单膝跪在床上,伸出手直接将迟筵搂进怀里,不停拍抚着他的脊背:“……别怕,别怕,什么都没有了。”他微微垂着头,唇擦过怀中人的鬓发,忍不住轻轻吻了吻。

  迟筵却完全没注意到对方的动作,甚至没有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势有多么亲密,只是一味地趁机躲在叶迎之怀抱里平复自己饱受惊吓的心情。

  太可怕了……刚才那个东西太可怕了……

  从前在表叔家遇见的那个东西始终没有露出形貌,而之后在学校看见的两只鬼怪虽然可怖,但始终不过是就出现在那个地方,未近寸步。只有这次这个,竟然是一直在向自己逼近。

  他赖在叶迎之怀中许久才觉出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稍稍退开了,暗自庆幸屋中黑暗对方应该看不见。

  叶迎之放开他,轻声道:“好些了吗?没事了吗?我回去了?”

  “别,你别走。”迟筵急得一下子抓住了叶迎之的袖子,抓住之后低着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自己还害怕?说你先别走再陪我一会儿?现在都过了十二点了吧,自己一惊一乍的叫来就算了,怎么能还拉着人家不让人睡觉。

  叶迎之倒也好脾气,就那么极有耐心地站在一旁等着,任由他拉着自己的袖子。

  迟筵垂着头,慢慢松开手,却动作极快地把自己一床被子卷成一个团抱在怀里,嗫嚅道:“……叶迎之,我能不能去你房间和你一起睡?”

  叶迎之还是很好脾气,闻言非但不嫌他多事,反而浅浅笑开道:“可以啊,不用拿枕头了,我那里有两个枕头。”

  迟筵点点头笨拙地抱着被子试图站起来,方才精神紧绷不觉得,此时才发现刚才被吓得腿都麻了,站没站起来,反而差点栽倒在床上。

  叶迎之伸手去扶他,似玩笑似认真般揶揄道:“要不要我抱你过去?”

  迟筵赶紧摇了摇头,自己坚强地站了起来,紧紧跟在叶迎之身后搬去隔壁,好像生怕对方不要他一样。

  叶迎之虽然一个人住,房间里放的也都是一米八的双人床,足够他们两个人睡。迟筵把自己的被子堆上床铺好,占据了靠外的一侧。叶迎之见他躺好了就伸手关掉了床头灯。

  屋内顿时又陷入了黑暗,只有少许朦胧的月光透过米色窗帘映进来。

  迟筵原本是背对着叶迎之,这样他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卧室门,两间房间的结构是一样的,按的门花色也相同,这又让他想起方才的经历,随后便克制不住地向地上看,总怕有什么东西爬过来。闭上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里的不安却更胜一筹。

  他忍不住向叶迎之的方向挪了挪。

  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向对方的地盘挪了挪。

  叶迎之睁开眼,看着不断挤向自己的人:“怎么还不睡?”

  迟筵转过身看向叶迎之,顿时意识到自己侵占了太大的床上面积,马上退回了自己的地盘,开口解释道:“……看到门想起刚才那个东西觉得害怕,总担心有什么东西爬过来我还不知道,就又忍不住继续看。”恶性循环。

  叶迎之听完之后没说话。

  迟筵刚想表态“我这回老实睡觉不挤你了”,却见叶迎之伸出手臂,直接就着两人面对面的姿势将他搂过去和他挨在一起。

  叶迎之淡淡道:“那就这么睡吧,面向我就好。我替你看着门,不会有东西过来。”

  自己面对着叶迎之的胸膛,叶迎之面朝卧室门的方向,好像的确是很安全呢……迟筵没舍得推拒,说了声“叶迎之你真好”,就窝着头在这个好位置睡着了。

  睡梦中手无意识地伸出来,抵上叶迎之的胸膛。叶迎之拉过他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手轻轻滑过他的肩头和背脊,笑了笑,轻声呢喃着:“乖,睡吧……”

  所谓事不过三,这已经是他短时间内第三次见鬼了,迟筵再也无法自欺欺人淡定下去,但还不敢轻易和别人说。

  父母远在h市,而且年龄也大了,老一辈人思想和自己这一代人又不太一样,告诉他们他们还指不定会怎么担心,没准无端还会添出别的事情。交情不深的普通同学朋友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只会以为自己是编造出来哗众取宠,也帮不上什么忙。

  迟筵不知不觉也在叶迎之家里住了四天,第一天夜里之后倒是一切平安,没再发生什么事。但他也不敢晚上一个人落单回隔壁客房去睡,叶迎之不主动提哄他走,他就装作没想起有这回事,依然故作自然地一到睡觉时间就主动去叶迎之房间里报到,仿佛已然在此安家落户,落叶生根。

  他自觉叶公子的恩情自己无以为报,所以每天积极地帮忙刷过洗碗除尘擦地,连叶迎之的内衣外衣他都一力承包,洗熨晾晒到整理好收进衣柜全部负责。

  周六早晨依然收到老袁约他打球的消息。他今天本来就打算回学校一趟再多取一些换洗衣服,顺便去图书馆借一些参考资料,加上他左思右想之后也想把最近的事和老袁说说,让老袁帮自己出出主意,就很痛快地答应了去打球。

  他和叶迎之说了后吃过早餐就准备出门,叶迎之只点头说好,嘱咐道:“晚上要早点回来,我做火锅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