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33章 见鬼
  迟筵有些吃惊于叶迎之能用如此平静的口吻和表情陈述这样的事实。那个场景他只要想象一下都不寒而栗。但是奇异的叶迎之这样的态度反而安抚了他,让他也不至于太过失态。

  两街口离他们学校不过一个地铁站的距离,这样凄惨的死状一定会引起议论。

  根据同学的小道消息,死者是两街口莲花商城内销售化妆品的女孩子,今天值晚班,商城营业到晚十点,她十一点多才下班出来去乘地铁,没想到竟然就此遭遇不测。因为死状诡异凄惨,现在消息已经封锁了,公共部门只发出了通知提醒附近居民注意安全,不要晚归。

  两街口商业繁华,离学校近,a大学生都爱去那里吃饭购物,说不定自己也曾经过过案发之地,说不定在商城中还曾遇见过受害人。迟筵脑子中划过“死不瞑目、剜心割舌”八个字便不由得一哆嗦,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向叶迎之道过晚安便上床睡觉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感到窗外似乎有什么动静,迟筵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暗道难道有贼?不应该啊,他们寝室可是在六楼……

  迟筵睁开眼向声音来源处看去,透过窗子隐约看到室外阳台外围栏杆处有一个人影。他清醒了一些,睁大眼去看——

  一个穿着暗红色裙装的女子正在栏杆上坐着,她死死地看着迟筵,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溢满了血丝。她似乎想说什么,张开了嘴,嘴里空空的,没有舌头,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

  迟筵潜意识地视线下移去看她的胸口,只见胸前被挖了一个大洞,隐约可见里面模糊的血肉和袒露的肠腹……

  迟筵一下子闭上了眼睛,瞬间差点背过气去,他刹那间恍恍惚惚地想起今天叶迎之也在,这个念头刚在脑海浮现他已经叫了出来:“叶迎之!叶迎之……”

  “怎么了?做噩梦了?”

  听到室友冷静平和的声音后迟筵才敢睁开眼睛,他不敢再往窗外看,直接瞅向对面的床,叶迎之已经坐起来了,正平静地看向他。

  他吞了吞口水,用手小幅度地指着窗外,小声道:“……你看外面是不有个东西……”

  叶迎之镇定地向窗外看了看,转回头看他:“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什么都没有?”迟筵又确认了一遍,才狠下心自己转头向窗外看去,阳台上空荡荡的,只有自己昨天晾出去还没收的两件衣服。

  “……我刚才看见外面有个女的,穿着红裙子,看不见下半身。她一直看着我,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她被人割了舌,剜了心。”说到后面他又觉得背后凉意上涌,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叶迎之笑了笑:“没事,一定是今天听说那个消息吓着了才产生错觉,或者是做的梦当真了。别想了,睡吧。”

  鬼神之说毕竟玄之又玄,迟筵还有些后怕,但是也不好意思在室友面前表现得太胆小没用,不过听说这么一起凶杀案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于是也点点头重新躺下。

  短时间内睡是睡不着的,闭上眼睛方才那一幕的景象就会浮现在眼前。三更半夜的迟筵也不好意思继续骚扰叶迎之,只能自己拿起手机默默玩了起来。

  可他总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而且那视线仿佛就来自阳台外面……

  大半夜的已经把室友吵醒一次了,人家说不定现在刚睡着,迟筵不想再吵醒对方第二次;但如果不确认一下又实在觉得心里发毛,不踏实。

  犹豫半天,左思右想之下他终于壮起胆子再次向窗外看去——

  那东西咧开没有舌头的嘴,冲他露出一个空洞的笑。

  迟筵这次也不喊了,连滚带爬地爬下了自己床,一心一意瞄准叶迎之的床铺,一眼都不敢再往其他地方瞥,抓救命稻草一样爬上了叶迎之的床梯,握住了他的被子。

  这么一番动静叶迎之不可能不醒,他睁开眼坐起来,低着头看向迟筵:“又怎么了?”

  迟筵摇着头说不出话,喘了几口气才战战兢兢开了口:“……那个还在外面……”

  他的手不停颤抖,看样子简直要哭出来了。

  叶迎之往里挪了挪,从上到下瞄了一遍对方除了一条短裤完全光/裸的身子,拍拍自己的被子:“先上来吧,外面凉。”现在是十月下旬,北方气温并不高,一没供暖二没空调,他再这么在梯子上站下去大概得感冒。

  迟筵如同得到了某种敕令,迅速地爬上了床,小心翼翼蹭起被子一个角盖住自己。

  叶迎之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还是什么都没有。一定是你看错了,自己吓自己。”

  但这次迟筵说什么也不敢再往外看了。

  叶迎之挨着墙躺下:“在我这里睡吧,不过你得回去把被子拿过来,我这里就一套被子。”

  迟筵心有余悸,刚才跑到叶迎之这里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到现在他双腿还在打颤。他听见了叶迎之的话,却没有动,呆呆坐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可怜。

  叶迎之掀起半边被子:“进来睡吧,快天亮了,凑合一会儿。”

  迟筵犹豫了一下,钻了进去,脑袋贴着叶迎之小声说了句“谢谢”。

  宿舍的床都是一米宽的,挤两个青年男性实在是勉强。两人只能侧着身子睡,背对着背,倒也相安无事。

  迟筵这一晚上连番受的惊吓太大,精神紧绷,松懈下来后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睁开眼睛时看见屋里已经亮了,脖颈间感受到另一道呼吸声。他微微偏过头,发现叶迎之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头抵在他脖颈处,右手臂也完全搭在他腰上,两个人身体紧贴,呈现出叶迎之环抱他的状态。

  更为尴尬的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下面无意识地顶动蹭弄着。

  迟筵张了张嘴,呆了一瞬。

  昨晚已经打扰麻烦叶迎之太多,搞得对方根本没睡几个小时,这时候迟筵实在不好意思把他推醒。他试着改变自身的姿势和位置,向前蹭动身体,但由于空间实在有限,叶迎之右手压得他又紧,根本是无济于事,反而像是他在主动迎合侍候对方一样……

  迟筵脸涨得通红,最后一咬牙,闭上眼睛,决定装没发现不知道。

  反正……用不了多久就会好了吧?

  由于早晨被自己装作不知道而对方无意识发生的那件意外事故和昨晚自己太怂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等叶迎之醒来后迟筵根本不敢直视对方,耳朵根都红了。

  叶迎之缓缓睁开眼睛,抬起胳膊,就着当下的姿势道:“抱歉,有没有压到你?”

  因为贴得近,耳根和脖颈都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气息。

  迟筵赶紧摇摇头,摇了几下又补充道:“没有。嗯,没有,昨天多谢你了。”

  他坐起来,不太敢看叶迎之。

  叶迎之微微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模样:“没事。别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了。”

  “这个世上根本没有鬼。都是编出来骗人的。”

  迟筵点点头,迅速地下了床回到自己那边穿衣收拾。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外,天光大好,一派明媚。

  果然是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