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32章 画仙缘
  迟筵本科的时候曾经跟风玩过一款当时很火的角色扮演游戏,叫《画仙缘》。

  在起角色名字的时候他不知怎么的灵光一闪,突然想到“叶三欠”这个名字,顿时心生好感,觉得有种熟悉感并且十分顺口。有个性、不装逼、还带着一股子不羁侠客的味道,他当时就定下了这个名字。

  后来没过多久在游戏里面他就认识了一个叫做“筵宝贝”的女号。

  自己的名字不算大众,这个人却偏偏起了个带“筵”字的名字,迟筵当时便觉得有缘。之后各种机缘巧合下更和“筵宝贝”熟悉了起来,两人越处越相得,甚至在游戏里拜了堂成了亲广邀宾朋结为夫妻,在游戏里琴瑟和鸣地过了两年。

  日常交谈中迟筵得知筵宝贝是和自己一届的学生,而且也在a市上学,便含着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期待和憧憬委婉地提出了见面的请求,却被对方不着痕迹地拒绝了。迟筵此后也就没敢再提。再往后他忙于保研、写毕业论文等各项事情,也就不再登录游戏了。

  直到研究生开学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当初拉着他一起玩《画仙缘》的本科同学老袁又拉着他陪自己参加这游戏在a大附近举办的玩家见面会。

  就是在这次见面会上他遇到了顾惜惜。

  顾惜惜说自己就是筵宝贝,她特意考到了迟筵的学校读研究生,玩家报游戏服务器和id领纪念品的时候她发现了迟筵是“叶三欠”就赶紧过来相认。

  迟筵承认初见现实中的“筵宝贝”时他是非常惊喜的,但是可能是因为人在现实中的表现和网络中并不相同,和顾惜惜在一起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感觉对方和游戏中的“筵宝贝”给他的感觉大不相同,令他非常失望。

  毕竟他曾经幻想过如果“筵宝贝”真的在现实中和他见面,他就请求对方当自己女朋友的……甚至是娶回家……

  然而顾惜惜对他们在游戏中相处的每个细节甚至说过的话都记的一清二楚。而且《画仙缘》这款游戏是可以自定义角色相貌,澳门赌博网站:俗称“捏脸”的。每个玩家创造出的角色长得都不尽相同,顾惜惜却和游戏中的“筵宝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显而易见这姑娘是照着自己现实里的样子创造的那个虚拟角色。

  这些又让迟筵无法否认顾惜惜就是“筵宝贝”。

  出于对游戏中的筵宝贝的好感,迟筵也和顾惜惜一直礼貌地维持着朋友关系,甚至对于对方明显的示好也不忍过于直白严厉地拒绝。

  现在已经是十月下旬,算来离开学也已经过了三个月。

  但他和室友叶迎之依然说不上非常熟悉。

  研究生宿舍都是两人间,叶迎之家就在a市,所以也不会天天回宿舍住,基本一周里只住三天。他也不怎么去听课,哲学系的同学都不常看见他。而且对方很低调,不会参加任何活动,行事也不张扬。迟筵只能简单地判断出对方家境应该非常不错,他自己家中也比较富裕,能看出来叶迎之的衣物虽然简单却很考究。

  自己是经济系的,叶迎之是哲学系的,他听哲学系认识的同学说叶迎之成绩相当不错,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阶段都可以随便挑专业。现在哲学算是最冷门的几个之专业一,相较之下比较不好就业,大家还是更喜欢往金融这样易就业高收入的专业挤,成绩好却选择读哲学的同学大多都是没有什么家庭负担的真爱。

  迟筵当时和哲学系那位同学聊起叶迎之,支着下巴有些迷惘地道:“我有些无法想象叶迎之会喜欢像康德那样性/冷淡的画风。”

  那位同学很吃惊:“你怎么会这么想?他自己不就是性/冷淡的画风?”

  迟筵拄着下巴,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

  吃过早饭之后迟筵主动去刷了锅洗了碗,老老实实给叶迎之把锅放回原处。

  叶迎之正在穿外套,看上去是要出去。

  今天是周六没有课,他原本以为叶迎之晚上不会回来,他昨晚十一点就睡了,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几点回来的,干嘛一大早又要出去。

  他站起身看向叶迎之:“你又要出去?”

  叶迎之点了点头:“有点事情。”

  两人关系还没亲密到过问对方私事的地步,迟筵也就没再问,暗想着说不定叶迎之是去见女朋友呢?叶迎之会有女朋友吗?他对恋人会是什么样的,是生人勿近还是温柔地做早餐……想着想着就有点走神,直到被手机消息的震动声打断才回过神来。

  是老袁约他下午出来打球。

  老袁是他本科室友,关系很好,当初带迟筵打游戏的也是他。毕业之后他就去隔壁b大读研了,但是每逢周末有空还是会约以前常玩的同学一起出来打球。

  迟筵欣然应邀,等到中午换好衣服简单在食堂吃过饭后就在操场和几个朋友打了一下午的球,五点多才散伙。

  剩下老袁没走,哼哼唧唧地非说b大食堂饭太难吃了,麻辣香锅简直像是煮出来的而不是炒出来的。还是母校好,求迟筵带他去吃自己以前最爱吃且物美价廉的二楼铁板烧。

  两人边吃晚饭边聊天,老袁突然道:“诶,尺子你老婆呢?”

  迟筵:“……我没老婆啊!”

  “我说顾惜惜,她不是你游戏里的妻子嘛。”

  “这怎么能混为一谈……”迟筵有些无语,“游戏是游戏,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平常也没什么联系。”早晨送早点的事就不要提了,否则老袁他只能更添油加醋地脑补。

  老袁看上去也很纳闷:“为什么啊?去见面会那天我能感觉出来她对你挺有好感的。游戏里你不是也一直很喜欢她吗,给她放烟火熬夜刷装备什么的。那时候我们都说你老婆肯定是人妖你也不放弃,现在现实见着真是个小美女反而不来电了……”

  他自己嘀嘀咕咕的:“……而且我真的觉得你们挺有缘的,她叫筵宝贝,长得和你也有一像……”

  “你说什么?”迟筵震惊地忘了吃,放下筷子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和顾惜惜长得像?”顾惜惜放到哪都是个小美人,真真长得跟个游戏人物似的,怎么会和自己像?

  老袁摆摆手:“唉,尺子你别激动,顾惜惜跟你其实也不怎么像。我是说她创建的那个游戏人物‘筵宝贝’,虽然大家都能看出她是按照自己的脸捏的,但是配上游戏建模,那眼睛、那嘴、就……那种感觉是很像你啊。”

  迟筵一脸玄幻,完全听不下去了,连忙借口给两人买饮料跑路了,买回饮料之后就引导老袁换了话题让他继续吐槽b大食堂。

  把老袁送走之后迟筵就独自回了宿舍,上上网听听歌就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二点半。

  他想起明天是周日,正猜着叶迎之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就听到钥匙插/进门锁转动的声音。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迟筵摘下耳机回过头,正看见叶迎之推门而入的身影。

  叶迎之关上门,脱下外衣挂进衣柜里,转头看向呆呆盯着自己的迟筵,突然笑了。

  他走过去,站到迟筵身前微微低下头:“干嘛一直看着我?怎么还不睡觉?”想我了?最后三个字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他咽了回去。

  迟筵仰着头看他:“怎么没在家住回来了?”

  叶迎之“嗯”了一声:“最近外面不太安全,我都会住学校。你晚上也尽量早点回来。”

  不太安全?

  迟筵正想问,就见叶迎之从饮水机处接了一杯水后坐回来,解开胸前两颗衬衣扣子,随后低着头一边随意地解着袖扣,一边语气平淡道:“你没听说吗?就刚才两街口那里死了个人,睁着眼,被人剜心割舌。”

  迟筵悚然一惊,睁大眼睛看向对方。正撞进叶迎之平静的深不见底的黑色瞳眸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