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29章 他去世了
  迟筵正焦急间,突然感觉到一双带着凉意的手搂上了他的腰。

  他一怔,随即听到熟悉的微带笑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想我了?”

  是叶迎之。

  “你没事?怎么过来了?”

  自己一介凡人,困住自己毫无意义,否则难不成他们还做买卖人口的生意?迟筵已经想明白,恐怕唐老、甚至他的这个师门在得知叶迎之存在之后就存了除掉他的心。

  他原本以为自己被叶迎之缠上是一桩“民不举官不究”的民事纠纷,没人会白费力气来管;现在才意识到恐怕在唐老和他的师门看来这实是一起刑事案件,害人的恶鬼必须伏诛。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半真半假,为的就是诱自己上钩。

  叶迎之进来找自己,无异于自投罗网。

  叶迎之亲亲他额头:“如果引不出我,他们怎么会轻易放了你?”

  门依然紧紧关着,门外却传来纷乱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也明显可以听出来那不止一个人。

  薄薄一层门板使得他们出不去,却阻隔不了外面交谈的声音。

  迟筵可以听到纷乱而低沉的念咒声,还有一些人上前在门上贴上各种咒符的声音。

  他能分辨出听过很多次的唐光远的声音。

  唐光远正焦急地说着什么:“……师伯,那个年轻人还在里面啊!八方诛邪阵的威力普通人的神魂也承受不了,那个年轻人本身就有体虚之状,神魂也不会太强,这样恐怕会直接变得痴傻甚至丧命!”

  他在说自己吗?自己会死?

  一个苍老而严厉的声音响起:“光远,莫要妇人之仁!不过新丧就能让你毫无抵抗能力的恶鬼,今日不趁机除去它,明日可能就再无机会,只能任他为害世间。明山,带你光远师叔下去休息……”

  门外齐声念咒的声音越来越响,吵得迟筵脑仁儿嗡嗡作响,他无力地靠着门瘫坐下去。

  明明还是白天,房内却变得漆黑一片,好似所有的光亮都被抽走,与此同时地面之上却浮现出隐约而斑驳的红色纹路,如同古老而诡秘的图腾法阵。

  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只能感受到叶迎之挨着他坐下,将他搂到了自己怀里抱住。

  叶迎之的怀抱带着丝丝彻骨的凉意,却是他在一片驳杂繁乱之中唯一的清明。迟筵不由得主动抱得更紧,靠在他的肩膀上半闭着眼小声无意识喃喃着:“头疼……”

  冰凉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碾磨许久才不舍离去reads;。

  意识在那一瞬间恢复了清醒,头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迟筵睁开眼,肉眼可见的一层黑气萦绕了自己全身,但那层黑气接触到周边空气后却似水接触到火般不断燃烧挥发,而随之又有源源不断的黑气继续补充进来牢牢护住他。

  想也知道黑气的来源一定是叶迎之。他在代替自己承受这诡异阵法的侵害。

  但是这样下去他又能支撑多久?

  “叶迎之……”他小声唤道。

  对方似乎看出他想说什么,轻轻笑了笑,伸出食指按在他的下唇上,阻住了未曾说出口的话:“乖,我没事。”

  他眉眼微弯,意态闲适,好似从唐光远宅中出来那晚鬼车之上,他也是这样笑着看着自己,说“谁想到你竟然傻到上错车”;好似每日清晨坐在一旁看着他吃早餐时,笑着说“明天想吃什么?”……

  迟筵忍不住闭上眼主动凑过去吻上叶迎之的唇。

  之前即使想着去相信去接受,心中依然有不安有犹疑有忐忑,根植在内心深处的依然是丝丝缕缕枝枝蔓蔓相互缠绕的恐惧,即使被按埋进土里,也不代表那颗种子不存在。

  缭绕在他们身侧的黑气不断燃烧挥发着,地面上阵纹发出的红光越来越亮,视野可及之处却一片黑暗。迟筵摸索着触碰拥抱对方的身体,凭借那隐约的红光仔细辨认对方的眉目,一点一点印刻在心里。

  他一面回应着叶迎之的吻,一边在心中小声的不断重复着他的名字“迎之”“叶迎之”……这个名字在心中越植越深,摧枯拉朽一般将心底那些犹疑不安的种子全部拉出绞碎。

  许久之后他们才分开彼此,迟筵斜靠在叶迎之肩头喘息着,轻笑着恍如自言自语般小声道:“……叶迎之,你为什么会缠上我……”

  不像是抱怨,倒像是情人间撒娇地问“你到底喜欢我哪点”。不过迟筵面子薄,后一种说法他是问不出来的。

  叶迎之很久没说话,在迟筵已经闭上眼睛放弃听答案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还活着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在找什么东西,可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我当时身体很不好,本来早就该死了,但是我不甘心,一直使尽手段努力苟延残喘地活着,就是想着多活一天……可能就找到了。”

  “……我最后还是死了。但是你出现了。我就知道,找到了。”

  他拉着迟筵的手按在自己本应是心脏部位的左胸处,那里感受不到丝毫的生机和跳动,却是满的。

  “从那以后我就想,把你圈在我身边,让你再也不离开我。”这执念来的突兀又顺理成章,仿佛源自本能的渴念。

  鬼和人是不同的,它们只会不择手段地达成自己的执念,化解自己的渴求。

  “阿筵,别离开我。”他低下头,轻轻吻着迟筵额角的碎发。

  迟筵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在黑气的保护下他的意识依然能够保持清明,困意和疲倦却不住地上涌。他下意识地回应着叶迎之的话:“那你抱抱我。”

  叶迎之笑了,澳门赌博网站:伸手把他拢进怀里:“傻瓜,不是一直抱着你么。”

  叶迎之轻抚着他的后背,看他一点点彻底沉入黑甜的梦乡,墨黑色的眼睛平静无波。

  围绕在他们身周的黑气愈加浓郁,渐渐弥散开来,竟有如实质般凝结填充了整个空间reads;。

  火旺水少的时候,一点点水浇上去就会被蒸发掉;可是在汪洋大海之中,又有什么火种能燃烧起来?

  叶迎之露出一点温柔笑意轻轻挨了挨迟筵的脸:“乖,好好睡一觉。”

  他脸上笑意尚未完全褪去,弯着嘴角双手抱着怀中的人站起身,转身直接踢开了面前的门。

  迟筵无论如何也打不开的门在他面前却如同纸糊的一样,他身后汹涌的黑气翻涌着从大开的门户处挤出。

  石阶之下,是一张张惊惧的脸。

  ———————

  迟筵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叶迎之就坐在他床边。

  没等他开口叶迎之就主动解释道:“我进去之前匿名举报了山上有人非法集/会传播邪/教思想还蓄意趁秋季天干物燥放火烧山。后来他们派人来调查,你睡着了,我就把你放到了路边石头上,他们以为你是昏迷了就把你送到了医院。”反正那伙术士也不算正经的道士,他觉得自己举报得挺对的。

  “那那些人呢?”

  叶迎之知道他问的是谁,笑笑:“他们当然关不住我,我出来之后就把他们关进了那间屋子里,反正里面的阵法是他们自己布下的,就让他们自食其果吧。说不定现在去调查的警/察同志已经把他们放出来了。”当然没这么容易被放出来。

  他笑的时候眼睛微微弯起,深不见底:“阿筵,不要为无关的人劳神了。”

  “叶迎之,”迟筵小声唤他,“我现在真的连死都不怕了……没什么可以还给你了。”

  叶迎之安静地握住他的手:“那就一直和我在一起吧。”

  迟筵正想说些什么,这时候护士进来了,奇怪地看着他:“七号床,你在和谁说话?”

  迟筵尴尬地看了叶迎之一眼,咳嗽一声道:“没谁,我在背菜谱。”

  叶迎之睨他一眼:“骗鬼呢,就没见你做过饭。”

  胡说,明明家里还供奉你牌位的时候我天天做饭供着你。迟筵暗暗腹诽,碍于他人在场,却无法反驳。

  护士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进来给他测了心跳和血压,表示一切正常,并给他讲了一遍他在山上昏迷被发现送往医院的事情。

  护士道:“你安心休养吧,没什么事,应该是没休息好的原因。已经通知了你朋友,他很快会来接你。”

  迟筵还在疑惑是哪个朋友,徐江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

  迟筵十分感动又觉得很是过意不去,没想到竟然劳动徐江又跑了一趟。

  徐江倒是义不容辞满不在乎的态度,他当时正好给迟筵打来电话,正准备联系家属的医护人员接到后告知了情况他就赶紧过来了。他知道迟筵没什么直系亲属,朋友里交情最深厚的当然是自己了。他问了问基本情况知道迟筵没什么大事也放下了心,和医生商量好今天晚上住院观察一天,没什么问题明天就出院回去。

  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玩手机,边玩边和迟筵闲聊:“尺子?你对象呢?今年春天的时候你不是恋爱了,我们约你出来聚一聚都不好约出来。怎么你一个人出来爬山玩,住了院都不见人也不见来个电话。”

  迟筵看了坐在床边时不时亲亲他眼皮拨拨他头发的叶迎之,含糊道:“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