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26章 送骨
  迟筵看向坐在他前面两排的一名乘客,车窗上映出他的脸——让人看过后记不住的不起眼相貌,平板的表情,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

  迟筵瞬间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名乘客不是看着窗外,而是一直在通过窗子的反射看着坐在后面的自己!

  迟筵下意识摸向胸口,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叶迎之的骨灰早在惊吓之下扔回去了,灵玉几乎已经没了效力,唐老先生已经被他连累得差点丢掉半条命,自然也顾不得在他出门时准备什么保命的东西。

  他实在不该高估自己的运气,以他的体质,就这样深更半夜出门遇上鬼车也不足为奇。实在是之前跟在叶迎之身边时这些魑魅魍魉都不敢接近,让他在这近一年时间中不知不觉就失去了以往的防备心;况且方才他的全部心神都被家中那尊所攫取,自然顾不上再防备这些小鬼。

  居然上了鬼车,这种情况下实在不好逃脱。没想到还没回去见到叶迎之,反而要丧命在这里。

  恐惧之外,他竟然觉得有些亏得慌。

  同样是死,他倒宁愿死在叶迎之手里。

  “抱歉,食言了reads;。”他在心底喃喃着。

  迟筵扯了扯嘴角,笑容露出一丝苦意。

  就在这时,车停了,车门打开,夜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吹散了车内沉默的,令人昏昏欲睡的沉郁空气。

  迟筵诧异地望向车门处,却只暗暗握紧拳,并不敢轻易过去——谁知道那外面是人间还是地狱,谁知道进来下去的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车内的“乘客”们都没有动。

  一个人随意地登上了车。他穿着和迟筵款式相近的白色半袖衬衫和黑色西裤,仿佛一名普通的夜归上班族,却两手空空,意态闲适,丝毫没有普通人工作一天后的疲累。更兼之他相貌出众气势非凡,一望之下也知道他绝非等闲之辈。

  迟筵看着他,竟是不知不觉就放松了握紧的拳头。

  之前还让他心神紧绷,觉得紧张、害怕、畏惧的人,此时突然看到却是由衷地舒了一口气。似乎这辆鬼车,眼下这诡异的情景都不再值得恐惧。

  竟然下意识里浑然忘记了这位才是他此生所见所遇的最大的恶鬼。

  一个“叶”字堵在喉咙口,迟筵瞪大眼睛看着男人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最后在他身边的座位上挨着他坐下。

  他和这车上其他“人”一样,都没有影子。

  迟筵转过头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我出来接你。否则你被拐走了怎么办?”叶迎之自然答道,仿佛一个正常的因妻子迟归而忧心不已的丈夫。

  他道:“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还以为你又反悔了,谁想到你竟然傻到上错车。”他说着看向迟筵弯起眼睛低低笑了起来,便如同两人还是一对爱侣,之前种种不曾发生过。

  他这样笑的时候总有别样的魅力,做鬼也比别人做人来的好看,迟筵看着他笑,突然忍不住地红了脸。

  车子依然平稳地向前行驶,车顶的白炽灯依然惨白,前座的乘客依然坐姿僵硬,窗外依然雾气浓重漆黑一片,他却顾不得这些了。

  毫不在意,因为叶迎之就在身边。

  “叶迎之……”他张嘴想说什么,叶迎之却伸出右手食指贴在他唇上阻住了他未完的话,左手牵着他站了起来。

  迟筵这才发现不过一句话的功夫,那车在他尚未察觉的时候就已经再次停下了,后门大开。其他乘客都依然未动,只有叶迎之拉着他下了车。

  车外是他家两条街外的公园里的小树林。

  真是奇妙的公交车站。

  叶迎之拉着他继续向树林内走去。

  “叶……叶迎之,”迟筵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是要吃了我吗?”

  他听说过恶鬼生啖其人的传说。叶迎之这样的,不像是那些找替身的普通鬼怪。自己拿了他的骨灰,大概只有连皮带血肉全还给他才能了了这桩债。

  叶迎之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迟筵以为他默认了,犹豫了一下小声祈求道:“……能不能别在这里,回家再吃?”

  虽然是他错在先,但他还是贪心地想多保留一丝体面,不想曝尸荒野。

  叶迎之脚下转了个方向,带他向外走去:“好,回家再吃reads;。”

  虽然他本意是想带他来逛公园的。

  ————————

  回家之后看表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迟筵进门之后就一直惴惴不安地看着叶迎之。

  他不知道恶鬼会怎么吃人,从哪里开始吃,是生吃还是弄死他之后再吃,他会不会疼。

  叶迎之:“去洗漱啊,傻站着做什么?”

  迟筵“哦”了一声按照命令去洗漱。

  叶迎之让他上床。迟筵就老实地坐到了床上,摸着米色的床单走神地想着如果在这里被分吃的话会不会把床单弄脏,这可是他很喜欢的一套床单。

  叶迎之跟着走了过来,这次都懒得说话,直接动手把他按进被子里,关了卧室灯。

  “叶迎之?”他叫他的名字,静谧的深夜中听来格外温软,还带着些微的不知所措。

  “睡觉吧,今天不吃你了,太晚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别着急,明天再吃。”

  叶迎之看着迟筵的睡颜有些忍俊不禁。明明之前见到自己都怕得要死,现在躺在自己身边还能睡得香甜。

  完全敞开,完全不设防。

  第二天迟筵依旧是被早餐的香味唤醒的。

  叶迎之曲起食指敲着他的脑门,微带凉意:“起床,七点半了,上班迟到会扣奖金吧?”

  迟筵一下子坐了起来,分不清究竟是怕叶迎之还是怕扣奖金。

  床的旁边整齐摆放着一套洗好烫好的新衣服,迟筵昨天那套穿了几天在唐光远处也没得换洗的衣服已经被收走了。

  吃早餐的时候叶迎之又把公文包递了过来,里面手机、钱包、车钥匙等样样齐全。

  迟筵从前万万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叶三公子会降尊屈贵给自己做生活助理。他抽了抽鼻子,抱着包坐在椅子上小动物般看着叶迎之。因为回家后的发展和他原本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他已经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对。

  “下班记得买菜回来,多买些青菜,不要总买肉食。”

  “哦。”

  “养好了才比较好吃。”

  迟筵再傻再摸不着头脑此时也明白过来叶迎之嘴上说的“吃”不过是随口说着骗他的。

  但是如果连他一身血肉连他的命都不要,他真的想不透叶迎之是想做什么。

  叶迎之这时候站起来转到他身后,伸手在他脖颈间系了一个东西。他的手指有些凉,但就像是普通天生体寒的人一样,却不冰,尚在人体接受范围内。

  迟筵低下头,看见一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小瓷瓶。

  他知道那里面装的叶迎之的骨灰。

  但这次却是主人亲手将自己的骨灰给他挂上。

  他感觉到叶迎之俯下身,在他耳边吐息道:“这次戴好了,不许再摘掉,更不许扔。”